真实经历:写日记遇见的灵异事件!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有写日记的经历,或多或少都把自己想保留的事情记在纸上,经年之后在翻阅一下,回首昔日自己的所见所闻。

自然我本人也很喜欢把秘密都告诉日记本,我一直保持着写日记的好习惯,直到那一天,我将日记本锁在了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因为它埋藏着不为人知的恐惧……

记得我是从两千零六年开始正式写日记的,我喜欢把自己经历的事情,遇见的人都保存在日记本里,这种习惯一直坚持到前两年。

就在两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再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秘密都告诉日记本了。

记得那天是一个没有月亮也没有星辰的夜晚,天空比平常黑的多,我徒步走在街上,仿佛被漆黑天空所影响的路灯忽明忽暗,给人若隐若现的既视感。

渐渐的,天空开始起雾,使本就不明朗的夜空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我走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这是一条较为宽阔的马路,两侧树木林立,被人行道周围的绿化带所衬托的树,似乎具有生命一般,静静的聆听属于夜晚的声音。

我时不时抬头仰望天空,却始终无法如愿的见到皎洁的月光,我出门的原因,正是因为朋友都说这两天的月亮是黄色的,而听过关于黄色月亮的传说。

这种罕见的现象似乎对我有着无尽的吸引力,曾听闻过在黄色月亮满月时的夜晚人能与鬼通,或许是好奇心驱使,我丝毫没有回家的想法,一个人在路上缓缓踱着步,似乎是在等待着“它们”的出席……

渐渐的,我的视线越发的模糊起来,不知是不是大雾的原因,我仿佛看到前方有着若隐若现的人影。

这种大雾天气,我的视野极其受限,仅仅能看清一米以内的物体。

那些模糊的人影像极了话剧社的群众演员,在雾里翩翩起舞,每一个人影仿佛都有自己说不尽的故事。

我有种直觉,它们在向我表达着什么。

或许是我看的太入迷,不曾注意,雾已经渐渐开始散了,随着大雾的悄然离去,我的视野逐渐恢复正常,而眼前却是独剩一片空旷,仿佛那些人影从未出现过一般,莫须有的一股好奇驱使着我向前方走去。

走到一个丁字路口,看到路上缓缓行驶的车辆,我的内心却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有一丝失落……

我沿着斑马线径直向着二十米外的马路另一头走去,但其实这条路远比我想象中的要漫长的多。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不觉的便停下了脚步,我回神一看,眼前是一片开阔地,杂草丛生,乱石耸立,我并不记得这里附近有这么一片开阔地,难道是我以前没有注意到吗?

正当我思想抛锚的时候,月光忽然一亮,眼前仿佛有一道微弱的光芒一闪即逝。

那束光芒来无影去无踪,但我有一种深入灵魂的感应,那道光就是我附近的什么物品所发出的,我不禁开始用手拨着杂草,寻找着神秘光芒的来源。

我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魔,仿佛不知道累一般,围绕着刚才的位置扇形搜索,然而,最后却什么都没有找到,也可能是我太过于敏感了吧。

正当我准备放弃寻找的时候,我看到了不远处有两颗绿油油的圆形,正在淡淡的散发着光芒。

这时我立刻来了精神,径直向着那里走去,当我靠近的时候,一只黑猫慵懒的躺在地上,目光充斥着凌厉,头转来转去的,似乎在打量着我,最后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然后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想寻找时已经来不及了,我总感觉那只猫似乎有些灵性,或许它能通人言也说不定…

当我眼神不经意的打量四周时,发现刚才那只猫的身下位置有一点微弱的黄色光芒,似乎有些东西,我刚准备用手翻,四周便刮起了怪风,我一把抓起那东西,捂着口鼻离开了那里,等到我跑远了,仔细一看,一只造型古朴,做工精美的钢笔静悄悄的躺在我的手掌上。

它似乎陷入了沉睡一般,钢笔在月光的照映下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芒。

这时四周的环境静的可怕,好奇心驱使我将其收了起来,然后便急匆匆的回家了……

回到家后已经临近午夜,父母早早便睡下,我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

坐到靠窗的位置拿出那根神秘钢笔细细打量着,钢笔做工极为精细,但却不知道是何材质,笔帽的位置有一个骷髅妆的图案,眼睛位置散发着青色的幽光,似乎具有生命似的。

钢笔的尾部有一个六角星的蓝色宝石,还散发着阵阵凉意,我仔细打量后,发现并无别的奇怪的地方。

这时一阵睡意突然来袭,便将钢笔放在了靠窗的位置,然后就躺在了床上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我似乎来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四周都是灰暗暗的一片,这里的环境透着无尽的荒凉与孤独,就在我不远处的一个地方,一个背影映入我的眼帘,我有种直觉那个背影的主人似乎无惧世间的一切,那个背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时忽然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着我向着他走去,就在我离他的身影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背影的主人忽然说道:“一切尽是劫数,看来我命该如此,罢了,罢了。”

话音刚落,背影的主人便有回头的意思。

他开始缓缓的转身,随着他的转身,这片灰蒙蒙的天地开始震荡,天空红光大作,地表开始龟裂,俨然一副世界末日的境况。

随着他缓缓的转身,天地似乎越发的狂暴起来,剧烈晃动的大地使我险些站不住脚,后面我似乎看到了他渐渐转身后的侧脸,这时,天空惊雷阵阵,似乎这天不容他一般。

可就算如此,他还是依旧桀骜的回头,当他回头后,我震惊的不禁张开了嘴,随着我的震惊,天空降下一道水缸粗的红色闪电,劈中了他那桀骜不驯的身影。就在那么一瞬间,我看到一个傲视天下的目光和笑容,强烈的火光使我瞬间失明。

就在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早已经不在那个神秘的地方,而是在我的房间内,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正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支钢笔还是静悄悄的躺在窗户边上,但似乎多了些苍凉古朴的感觉,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不知不觉中已经睡了这么久。

在洗漱完后,我便拿出了我的日记本将昨晚那似梦非梦的场景记录下来,我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环节,于是便详细再详细的写着。

在我写了个开头以后,忽然发现笔竟然坏了,一时家里也找不到别的笔,我怕再耽误下去会渐渐遗忘那个场景。

于是便四下打量,不经意间瞟到了窗台的那支钢笔,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打开了那支钢笔,在钢笔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浓烈的熟悉感扑面而来,直觉这支钢笔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主人。

我开始将昨夜发生的事情都记录在日记本里,我的思想随着钢笔一直在本子上疾行,不知过了多久后我看着自己的成果,忽然有一股满满的成就感充斥全身……

在写完的瞬间似乎大脑似乎被抽空般,顿时一片空白。

后面的一段时间无论我如何回忆,似乎都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挡我一般,我有直觉,这个梦一定不像平常的梦一般,它一定代表着某些征兆,我收起日记本,将其小心翼翼的放进抽屉里,然后将钢笔随手放在了卧室窗户的一角。

后来我看了看时间,正好是下午的两点半。

我接了个电话便急匆匆的出门了,走到楼下时,我下意识的看了看窗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睛疲劳我看到一个身影正在注视着我,我赶忙揉了揉眼睛,却发现似乎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大概是眼睛过于疲劳了吧。我努力眨了眨眼,去到不远处的公交车站等车,要去找一个朋友,也不知等了多久,车来了……

车子似乎来的比往常要晚的多,而且今天车上的人似乎格外的少,上车后的我明显感觉到一股阴冷的风吹过来,在还算闷热的下午,这股阴冷的风顿时让我精神一震,我找了个比较靠近门的位置,打开窗户,感受着窗外徐徐的清风,那一刻我的心情平静极了。

在到达目的地以后,已经接近饭点,我与几个朋友找了个较为清净的饭店,开始讨论着近况与一些打发时间的话题,此间,我曾向朋友们提起我那个奇怪的梦,但似乎有一股力量刻意不让我想起,无论我如何回忆,却只能跟朋友说个大概。

说完后其中有个朋友眉头紧锁,开始打量我,还时不时拿出小镜子来照照我,我很诧异他的做法,但出于尊重还是没说出来,之后我们进行了长达几个小时的谈话,一直到我接到父母的电话后,才不得不向朋友告别。

走出饭店以后,我看了看表,已经将近十一点了,我不确定究竟还有没有公车,于是便就近打了个车。

上车后,司机室内后视镜上绑着的铜钱忽然莫名其妙的掉在了地上,然后就怎么也挂不上了,司机似乎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便向我道了声抱歉,然后推脱说还有事,便将我“请”下了车。

看着出租车渐行渐远的尾灯,我忽然想起来了刚才饭店那个朋友,然后一阵头脑风暴,我似乎在寻找这两件事情的共通点,又过了一会,我总算打到了车。

值得庆幸的是这位出租车司机似乎并没有任何奇怪的行为举止,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和两边景物的快速后移,我明白车子已经在我回家的路上,看着窗外的景物,我又一次开始想起了那些奇怪的事情。

对于我这个强迫症晚期的人来说,我如果想不明白这件事情,那么我一定会坐立难安,严重时还会导致失眠……

就在我头脑风暴的时候,司机叫了我一声,我回神后看了看周围,熟悉的建筑物让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这就是回家的感觉。

付了司机钱后,我径直上了楼,到家后,给父母打了个招呼,洗漱后已经到达午夜,我便又拿出了我的日记本,打算把今天所有奇怪的事都记录下来,但在我翻来第一页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股淡黄色的光闪烁的我睁不开眼。

等光芒逐渐微弱下来后,我适应了一下这种亮度,看了看扉页,一边看我的腿一边抖,因为眼前的一切让我太过于震惊,甚至已经超出了我所能接受的范围。

只见扉页上写道“往生苦,往生难,往生与尔等何干”这些字都是金色,仿佛有人融了黄金后写上去一般,散发着淡淡光芒,让我震惊的是我的日记竟然全部变了,全部变成了金色的字。

我始终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无论我如何闭眼睁眼,这都是事实,我快速的翻开日记本,浏览着每一页的故事,除了字变了颜色,其余的都很正常,直到我翻到了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写着那个奇怪的梦,我看了看自己写的,一时震惊到接受不了,只见日记的最后写道,“我看着那个背影回头后,是一张充满沧桑的脸,桀骜不驯的眼神,而那张脸就是我自己……”

我顿时震惊到无以复加,就算我记不起来梦的详细过程,但我有印象我绝对没有写过这一段,那这一段究竟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日记本的字都变成了金色?为什么扉页写着奇怪的话语?这一切都让我始料未及。

正当我思想抛锚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似乎缓解了卧室寂静的气氛,我看了看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没有想太多,我便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声音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他说道:“我是今天饭店吃饭的,你不用问我太多,你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太乐观,记住我的话今天晚上千万不要睡觉。”

话音刚落,电话便占线了……

得,又一个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我潜意识似乎更愿意相信他的话,我看着面前的日记本,陷入了沉思。可是无论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毕竟对这种事知之甚少,在之后的半个小时里,我好几次打哈欠,险些熬不住。

但我还是坚持着不去睡觉,也许应该说我不敢去睡觉。

因为我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情。看着卧室内的一切,自然而然的容易犯困,我打开了窗户想通通风,也许这样就能起到遏制睡觉的念头,这时月光打在了窗台的钢笔上,钢笔似乎活了起来一般,自己打开了笔盖,然后在日记本上快速的书写着,我看着钢笔写出来的字一个个都变成金色,我顿时想通了,这些奇怪的事情都源于这个钢笔,我跟随着钢笔书写的轨迹快速浏览着内容,直到写到最后一段,它写道:“日记本忽然散发着一阵强光和吸力,我被那股光带进了日记本”……

看着最后一段,我越发的害怕起来,那种生命被别人操控的感觉着实令人害怕,我害怕会按照日记本上写的发生。果不其然,钢笔书写完后,自己盖上了笔帽,又静悄悄的躺在窗台上,似乎这一切都与它无关似的。这时,日记本忽然散发出一阵强光,之后便散发出一阵强烈的吸力,我感觉身体渐渐地失去控制,向着日记本靠拢,就在我即将靠近那股光的时候,我猛的闭眼,再次睁开眼睛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没有一丝杂质和别的色系。

我开始四处走动和打量,走到一处山崖边上,我又一次看到了那个背影,这次他一袭白衣,身影依旧傲立在这片天地,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开始渐渐的回头。

这次他回头并未出现任何的异常,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直到我看见了他的脸后,我才明白了日记本上昨天的最后一段,的的确确我看到了我自己。

但面前的自己从骨子里便透着的狂傲与自信却是我没有的。

他向我扬了扬嘴角,开口说道:“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因为我沾染了太多业果,这天地不容我,你可以把我理解为你的前世。我是化外人,却沾染了太多的红尘琐事,招来了老天的不满,便降下劫难于我,我死在了那次劫难下,但却留有残魂未灭,注入那根笔内,等待着你的出现”……

眼前的人明明就是我,却与我有着天壤之别。我深知现在自己已经在日记本里了,他似乎看出了我所有的问题,又说道:“这种被命运操控的感觉你也尝试到了,我和你的关系很难解释,因为我并未消失,而你的出现应该是因为天带走了我大部分的魂魄,这也就是你降生的原因。其实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这一切的信息量太大,我这两天已经快被折磨疯了,他在说完这些话后身体越发的透明化,似乎就要消失一般,最后,他留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狂傲的,不可一世的笑容。

随着他身影的消散,天地间似乎响起了一段话“往生苦,往生难,往生与贼老天何干”……

直到这段话音消散,这日记本的世界似乎少了点什么,随后便开始剧烈晃动,像之前一般,大地龟裂,天空颤动。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是如此的渺小与微弱。

那一刻,清楚的理解到了命运不在自己手里操控的感觉。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股金色的光芒将我笼罩,我猛的一闭眼,再次睁开后,我又回到了我的卧室,日记本上没有金色的字体,钢笔安静的躺在窗台上,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我坚信,那一定不是我的幻觉。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活在那件事的阴影中,之后我没有再继续写日记的习惯,而那根神秘的钢笔也似乎中了魔一般再也打不开了……

日记是我们每个人都会写的东西,但你们真的清楚究竟是我们写日记,还是有人在写我们呢?

我们的命运也许早已注定好,似乎就有那么一个人在写着我们所有人的故事,我们无论多么辉煌,多么伟大,最后都会悄无声息的归于湮没,消逝在时间长河里,没有人会知道我们,没有人会记得我们,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难归:

每个人都会写日记,都会或多或少的把想记录的事情写下来,但你们真的知道会发生什么吗?也许,也会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世界上,被另一个人所替代,因为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也许人的命运是真的被书写好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 或许是的,至少我这么认为!

  2. 什么?难以置信。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