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三部曲之一:难言之痛

“没有问题,为什么一到夜里就莫名的疼,从那天起到现在已经是第七天了,一天比一天疼得厉害。”他在心里发问,“难道,真的是……”

立冬过后,北京的温度越来越低,有风的时候更冷,但没风的时候却有雾霾。李奇岩和老乡小津调侃说,比起老家儋州,北京真是苦寒之地!

凌晨十二点半,李奇岩与同事换岗后走出公司,一阵阵寒风刮得他直打哆嗦。他是大专毕业,前后干过销售、服务员等工作,后来老乡兼大学室友小津介绍他来到南六环边上的这家公司当保安。听起来虽然有点掉份,工资还是蛮可观的,管吃管住,他干一年多了。

住的地方距离公司将近二十分钟的脚程,这条路偏僻,又是深夜,只有李奇岩一个人,还有他的脚步声。

有一段路的灯坏了,往前望去黑漆漆一片,不辨路在哪里。在这一眼望不穿的黑色当中,好像隐藏着许多恐怖的恶鬼!

李奇岩停了下来,心跳加速,打开手机上的手电,又放了一首歌曲《开往早晨的午夜》,缓解他的恐惧。

他一咬牙,闯进了恐怖的夜色。

“曾像夜那么黑 每个清晨

曾阻挡每个梦 每一道门

终于也可能 无限可能 自由发生……”

走在着黑夜中,他喜欢的这首歌变了味道,仿佛女鬼在幽怨泣诉,令他毛骨悚然,冷汗一下子涌出来,慌得关了音乐。

他前后看了一眼,除了脚下的这点光亮,其余地方漆黑如墨,如同置身在一个魔鬼的巨口当中。他呼吸跟着急促起来,尖叫一声,甩着身子就跑。

说来也怪,原本坏了的路灯,居然闪了起来,跟着李奇岩的脚步,一闪一闪,极其的诡异和恐怖!

“呜呜呜呜……”

他更怕了,十分用力地跑,寒风中有女人的抽泣声时近时远,“不要!不要!你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的,再也不敢了!”他一边跑,一边喊叫。

不知道怎么回到的住处,当他倒在床上时像一只死狗,眼瞪得死死的,嘴里不断的呼气,身体抽搐,一点力气没有。

就这么持续了半个小时,他才逐渐恢复意识,没敢关灯,将两个被子蒙住头躺下。

看了一眼时间:01:44!

“44”,这个数字让他心跳停了半拍!

公司的住宿环境算是不错,一个十来平的房子住一个人,有厨房还有卫生间,唯一不好的地方是没暖气。

躲在两层被子里的李奇岩睡不着,他恐惧、胸闷、焦灼!

昨天上午他在男科经过各种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直到大夫忍无可忍,说再不走就叫保安,他才离开。

“没有问题,为什么一到夜里就莫名的疼,从那天起到现在已经是第七天了,一天比一天疼得厉害。”他在心里发问,“难道,真的是……”他不敢想下去,却又控制不住地去想。

度日如年,好像回到了学校,守着表盼下课,他现在是盼黎明。

忍不住去看时间:02:08。

已到了凌晨两点,他的心“砰砰”剧烈跳动起来。

本来没有睡意,此时更没了睡意,过一会儿他又忍不住去看时间。

02:10

02:13

02:14

02:19

02:21

02:23

02:25

“25,还有五分钟吗?”他在被窝里扣转手机,紧紧闭着眼睛,虽然还没有来,可是他已经能够感受到了。

02:27

他不敢再看手机,在两层被子下的他已是满头大汗,浑身湿漉漉,快要窒息。

忽的,一股疼痛从他的下体传来,随即疼痛不断加深、加强,身体别处无恙,仅仅此处!

剧烈的疼,比起之前六天更甚,一天胜过一天!

他身体蜷缩,握紧了拳头,不断抖动,幅度越来越大。

疼得他想叫,却叫不出来!以前要是有人告诉他这个地方能疼成这样,他绝不相信。昨天上午他特地问了男科大夫,下体会不会疼到难以形容、恨不得去死的地步,大夫呵呵一笑说,这个部位引起的最高疼痛是属于一般级别的。

“去你的男科!去你的知名专家!”李奇岩只能在心里咆哮,但是莫名的剧痛使他说不出话来。

闷在被子里的他,在颤抖、在挣扎、在忍耐、在窒息,更在绝望!

终于,他不再忍受,将被子掀飞,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因为剧痛,他的脸已经变成了红色,眼珠充血似要随时爆裂!

他紧紧咬着牙,有血从嘴角溢出。

十来平的屋子,在灯光照耀下白森森的,没有任何颜色,像是葬礼上的白布,冰冷而无情!

李奇岩张开了嘴,想叫也叫不出来,只能像风箱一样呼呼的喘气。

犹豫了片刻,他颤抖着拿起手机,想要拨打电话却因手在抖操作不了。

他艰难地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恐怖的东西出现,可是在他心里,比出现了恐怖的东西还恐怖!

疼痛越来越甚,仍然只是那一个地方在疼,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小的地方,疼起来居然如此的要命!

渐渐的,他的视线里出现血色,白与红交织。

他的手紧紧握着手机,仿佛这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身体控制不住的往厨房走去,他停在砧板前,上面放着一把菜刀。不知是眼里充血,还是刀上染了血!

手不受他的控制,拿起了菜刀,这一刻李奇岩的脑海里出现一副残忍的画面,一股强烈的恐惧涌上心头。

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了身体!

手机响了,那种身不由己的力量忽然消失,小津打来的电话,他按了接听,正要说话。那种力量又出现了!

手机掉落在砧板上,里面传来“喂喂”的声音。

李奇岩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解开腰带,脱下裤子……最后,他将自己的下体按到砧板上,右手举起了菜刀!

这时,在房间有女声在笑,很是快意!

这时,李奇岩的脑海不由浮现七天前的一幕,那是凌晨2:30,他在回家的路上发现一具粉色长发的女尸。他先是吓了一跳,随后走了上前……

几百里开外的一个小山村,全村唯独老陈家里亮着灯,屋里停放着一具粉色长发的女尸。老陈在哭,他媳妇走得早,艰辛的把女儿俊芝养大,由于家里没钱,女儿高中没毕业就去了北京工作。女儿在厂子里上的夜班,他劝女儿别上夜班对身体不好,但因为工资多,女儿始终坚持下来。他知道女儿是想多赚点钱,好给他寄回来。

不想噩耗传来,夜里女儿死在上班的路上,由于地方偏僻没装摄像头,司机肇事逃脱。可怜的女儿没结婚就死了,更可恶的是,女儿的尸身还被人玷污!

因此,俊芝的眼睛始终怒睁,无论如何也合不上。按照当地风俗,不能瞑目的情况,万万不能入土,否则必引起尸变!

这女儿的头七了,想到这里,老陈哭得越加伤心,这让他死后如何面见老婆?忽的一阵风来,老陈不由打了一个激灵,抬眼一看女儿俊芝,原本盖在她脸上的布被这阵阴风吹去,露出一张面容姣好的脸蛋,却发现女儿已闭上了眼,并且有血泪流下。

这时,村里传来一声鸡叫,老陈抬头望了一眼外面,天要亮了……

未完,请看后续篇章《夜的三部曲之二:恐怖快递》。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植物园灵异事件

2020-1-13 22:05:03

鬼话连篇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盲魂

2020-1-13 22:31:50

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欢迎大家留言交流 ✗咧嘴笑✗

  2. 写得挺好,你特别善于用环境衬托氛围,你这是长篇类型的连载小说吗?

    • 谢谢!
      短篇小说,算上外传共四篇

  3. ✗棒棒的✗

    • 看在老哥读了我不少文章的份上,给你一个大大的爱心 ✗我爱你✗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