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三部曲之二:恐怖快递

似在梦中,小津异常的冰冷,身体被束缚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一动不能动,好像身体不是他的。

经过这些年的炒作,双11逐渐被人们接受,成为黑色星期五一样的日子。小津与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在双11之前把购物车装得满满的,只等双11到来一键支付。那种花钱如流水的感觉,是相当爽快!

转眼一周过去了,快递陆陆续续到来,最后只剩洗衣手套没到。

很快,他收到一条短信:

【菜鸟驿站】亲爱的肖津先生,对不起,对于您的快递,我们深感抱歉。在经过台北高速公路滕州路段时,运送快递的货车突然着火,您的快递因此烧毁。由于我们的失误给您带来不便,十分抱歉,稍后客服人员会电话联系,沟通索赔事宜。祝您生活愉快!

肖津是小津的大名,发音上相近,别人干脆叫他小津。

晚上回到家九点多了,小津伸个懒腰,明天周六,今晚准备大干一场。

在游戏里时间很快流逝,后面连输三把,气得小津差点摔手机。

这时,门铃响了,推开门是一个气喘吁吁的男子,穿着某家快递制服,“快递,麻烦签收一下。”

“好。”小津没多想,接过快递员的笔签了名,末了说:“辛苦!”

他回到屋才反应过来,快递都收到了,怎么多出一个?

他懒得去想,把快递丢到地上,进了卫生间。

等他洗完澡躺床上,时间已经是0点,眼角余光扫到地上的快递。

他仔细看了看快递面单,隐约能看到手套两个字,“咦?不是说已经烧毁,我连赔偿都拿了,怎么又送过来了?”

可能是烧毁的快递太多,快递公司搞错了,小津觉得自己赚了,于是将快递打开。就在打开的瞬间,一股子呛人的黑烟从里面冒出来,正冲小津的面门,呛得他眼泪和鼻涕流出,赶紧把快递丢了。

等他从卫生间洗了脸出来,再找快递居然不见了!

“开什么玩笑!”小津满脸错愕,可是快递真的没了。

小津又洗了一把脸,端详着镜子里的他,印堂上有道黑色若隐若现。他晃了晃脑袋,再看时一切正常,“玩游戏太累,出现幻觉了吗?”

……

深夜的黑,望不见底。一辆印着某家快递LOGO的大货车,急速地行驶在高速公路上。

司机一边听着《尘埃里的烟火》,一边摇头晃脑,同时眼睛不忘盯着前方。他已经连续开车六七个小时,又是晚上,他也累。不过,想想再有一个钟头就能达到下个快递点,将会有人接替他的工作,他有种要解脱的快感。

“我就是我 我只是我

只是一场烟火散落的尘埃

风阵阵吹过来

风一去不回来

能不能慢下来”

忽然,他闻到一股烟味,连忙侧身去望后视镜,看到一丝的火光。惊得他起了一身冷汗,赶紧停车,他下车后看到车厢不停有烟冒出来。

“不好!”

赶紧遁离货车,但是他没有发现后方一辆车子快速逼近,等车子的司机发现时已来不及。紧接着,货车司机的身体撞飞了起来,并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最后狠狠地摔在地上!

台北高速公路滕州路段上,倒在地上的司机,感到身体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他的眼球直直瞪着,视线所及正是一点点被火烧起来的装满快递的大货车。

“啊!不要!不要!”

小津猛的坐起,只觉得世界冰冷冰冷的,屋里的暖气似乎已经失效。他打开床头灯,过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来,摸了摸身体是完好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我会梦到这种事?他百思不得其解时,突然一个激灵,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快递!

他睡前拆开这个快递后,里面冒出一股浓烟,然后丢了地上,等他再找时已经不见了,现在怎么是出现的?

浓烟、快递,小津身体一下子冰冷起来!

快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可是他感到快递里好像有一双眼睛,紧紧地凝视着他。

“尘归尘,土归土,大哥,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吧!”他双手合十念叨着。

一阵阴风莫名的略过,快递无端的燃烧起来,伴随着一个男子的痛苦呻吟。不多久,快递化成飞灰消散在屋里。

“天呢,我看到了什么?”

过了片刻,小津始终惊魂未定,看了一眼手机,2:34。

此时,他想找人说说话,可是这么晚了找谁呢?“就他了!”通讯录里找到了李奇岩,这人是他的老乡兼大学室友,人挺实在的,可惜不够上进又不懂变通。快三十的人了,始终没有正经工作,更别说女朋友了。去年的时候,是他给李奇岩介绍了一份工作。

电话打出去没人接,小津准备挂断时终于接通,“老李,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喂,你怎么不说话?”

“喂?喂?什么情况?”

电话接通了,始终没人说话,隐约间能听到呼呼的喘气,接着是切东西、油炸的声响。小津皱眉,李奇岩在玩什么,干脆挂断电话。

这么一折腾,小津不再那么恐惧,躺下接着去睡。

……

似在梦中,小津异常的冰冷,身体被束缚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一动不能动,好像身体不是他的。

隐约间,有一阵阵冷风,通过缝隙钻进来。

“老公呀,你倒是走得轻松,留下我和孩子。现在你公司来人要钱,说你把快递全烧了,公司已经赔了大半的钱,剩余的钱要咱家补齐。”一个女人的痛哭声传来,十分悲切。

“你知道的,咱们辛苦这些年,才把当初结婚借的钱还上,哪有钱赔?”女人念叨着,悲痛欲绝,“要不是孩子,我……不如让车把撞了,跟你一起走,这样多省事!活着远比死要难很多、很多!”

赔钱、快递……小津明白了,死去的快递大货车司机缠上自己。

怎么办?

他想不到办法,急得把嘴唇都咬出了血,说来也怪,混杂着咸腥味儿的液体流到嘴里时,他眼前的画面一变,回到他在北京的居所。

他开了灯,感受着暖气带来的阵阵温暖,安心许多。

“这!”

他的身体一抖,死死盯着地面,是那个快递,消失了又出现!

这次不等他念叨,快递呜呜的悲泣,似在倾诉人间苦痛,又似在怨恨,恨这世间的不公!

“放肆!你等着,我天亮了就找人来收拾你!”小津急了,放出狠话。

那快递仿佛有意识,剧烈抖动起来,忽的破碎,化为滚滚黑烟。一会儿的功夫形成了人脸的模样,凶神恶煞的嘴脸,向着小津扑了过来。

慌得小津连忙用手臂格挡,不料人脸烟气一般直接穿过,小津只感到一股冰冷邪恶的气息钻进身躯,接着,感到身体一僵,便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

“嘿嘿!嘿嘿!不用天亮,现在我就收拾你!嘿嘿!”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从小津的口里发出,然后小津身体不由自主地往门口走去。

北京的冬日是寒冷的,何况小津穿着睡衣出门,他能感到深深的寒冷,却控制不了身体。

他走路僵直,踮着脚尖,有一个肉眼看不到的存在,附在他的身后,控制着他的身体。

虽然不能控制身体,但小津是有意识的,他发现自己正在往车流最多的路口走去。

“大哥,你不能这样,我还年轻呀!”

“你年轻?难道我老吗?”邪恶的声音说,“要不是你们这群人动不动投诉,嫌弃快递慢,我怎么会被催着赶路?如不赶路,我就不会死,都怪你,都怪你们这群人!”

随着怨恨的声音,小津发现“他”走得越来越快,眼看着要到路口了。

一条手臂伸出,横在小津面前,手臂的主人是位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嘴唇上方的那一抹小胡子,既活泼又绅士。留着饱满自然的油头,身穿西服,极为干练。

“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小津开口,声音却不是他的。

男人说:“我要是管了,你能怎么样?”那磁性的声音,给人一种信任感。

小津僵硬地扭过头,与男人对视。

男人眯起了眼,另一只手伸出,快速地在眼部打出几个手印,“借我阴阳,识破虚妄,给我开!”

男人的话音刚落,眼里似乎闪过一道亮光,如光明刺破黑夜。

“一股怨念而已,也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男人的嘴角勾起,带着一丝讥讽。他手掌疾速伸出,握拳,小指张开,抵在小津眉间。

“路归路,桥归桥,亡者命……归阴曹!”

温暖的力量,从男人的小指传出,由小津的眉间流向全身,身体的控制权也在恢复。

“我死就死了,可是我的家人是无辜的,凭什么他们让我的家人赔钱?”小津嘴巴开合,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叫道:“我不甘!我不甘!”

男人叹了一口气,“放下吧,一死百了,万事成空,世上的事自有它的运行规律,不是你能决定。”

男人的小指陡然加大力度,小津不再开口。

片刻,小津身体一软,幸好男人扶住,“小老弟,平时多锻炼身体,不仅增强免疫力少得病,也能壮阳避邪。”

小津惭愧地低下头,“谢谢您,要不是您及时出现,或许我就……”想到这里,他一阵心惊。

“正好撞见了,不然这种事没人信……算了,不提这些,按我说的做对你有好处。”男人淡淡一笑。

小津伸手摸了摸口袋,尴尬地发现没有现金。

男人拍了拍小津的肩,“不用,顺道发现的又不费劲,属于举手之劳,不收钱。如果你过意不去,打车送我回家好了。”

小津用手机叫了滴滴快车,不一会儿的功夫,司机张向晨赶了过来。

见男人要上车,小津这才想起忘了问对方姓名,男人回头一笑,“叫我苏先生吧,不必挂念。”

挥着手与苏先生告别,车子渐渐远去。

呼出一口浊气,望着将要黎明的天空,小津忽然有些孤单,“俊芝,你现在过得好不好?”他想起了女朋友陈俊芝,她总上夜班,搞得他们像牛郎织女一样,虽然住在一起,却很难见上一面。为此他们吵了好几次,最后干脆分手。

小津自嘲地笑了笑,明明一直在挂念她,总是找借口不去联系,“也许应该,不,我一定要把她追回来!”

未完,请看后续篇章《夜的三部曲之三:午夜快车》。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真实经历:医院见鬼事件

2020-1-14 23:04:52

鬼话连篇

暗黑童话——小红帽

2020-1-15 21:54: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