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养子

大家知道,朱元璋是一个白手起家的皇帝,

在他南征北战的过程之中,他的旗下渐渐聚拢了一批十分强悍的武将,

从而最终建立了强大的明王朝。

而在朱元璋麾下的武将之中,有一位8岁孤儿叫做沐英。

沐英父亲很早就过世了,全靠母亲将他辛苦抚养到8岁。

这个时候,他的家乡爆发了红巾军起义,

母亲就带着他准备逃往濠州城的亲戚家之中避难。

可惜的是,他的母亲因为身体不好,

在路上就因为疾病去世了。

于是,8岁的沐英独自走入了濠州城中。

在濠州城他遇到了一生的贵人,

那就是朱元璋了。

朱元璋觉得沐英和自己当初的家境差不多,便动了恻隐之心,

将沐英收为养子。

从此十几年期间,沐英的少年时期都是在兵荒马乱之中度过的,

但是朱元璋却从来没有放松过对他的教育。

而在朱元璋最终建立了明王朝之后,此时的沐英已经功成名就,

有了很高的威望。

但是与此同时,大明的边疆地区还不稳定,

并且时常爆发叛乱。

这个时候,沐英自告奋勇跟随朱元璋参加了平定云南的战役,

最终朱元璋班师回朝,而沐英却没有选择回去。

原来在云南被平定之后,沐英为了报答朱元璋的恩情,

选择留在了当时还很荒凉的云南地区,大力发展当地的经济,

让当地百姓过上了幸福安康的生活。

可惜的是,由于马皇后和太子朱标相继去世,

沐英得知之后遭到了巨大的打击,

最终病逝云南,年仅48岁。

而在沐英去世之后,他的子孙后代世代镇守云南,

直到276年之后明朝灭亡。

以上是养子报恩的历史典古。

而今天我要讲述一个关于养子的故事。

这次的业务地点位于诸暨市次坞村一个偏远的村庄。

1987年8月,我在那里处理了一桩单子,

圆了一位老母亲的心愿。

事情是这样的。

当年7月的一天,杭州古荡的某处工地上,

五名建筑工人正移动着打桩机,

赶往下一处施工点。

按照规范要求,打桩机移位必须保证道路平坦坚实,

畅通无阻。

因当时天色已晚,几名工人只想着快些完工好下班,

而疏忽了对周围环境的观察,

导致在打桩机过一上坡时碰触了高压线,

造成三死两伤的重大触电事故。

事件在当时闹得比较响,

有心的朋友也可去打听一下。

三名死者中,年龄最小的是一位23岁的未婚男子,

而今天的委托人便是这位未婚男子的亲舅舅。

男子说自己姓吴,今天为他大姐而来,

触电身亡的真是他的外甥。

他说因姐姐不能生育,

出嫁多年也没有孩子。

所以,这个外甥并非姐姐亲生,

而是捡来的。

捡到孩子的那一年,姐姐差不多50岁了。

他说外甥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因而非常懂事、孝顺,

小小年纪就懂得了生活的不易。

因为家庭困难,

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他就忍饥挨饿着,

不吵不闹,从不给父母添堵,

小小年纪就能体恤大人们的无奈与辛劳。

孩子这般懂事,

做父母的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姐姐常常暗自垂泪,

心里总觉得亏欠了这个苦命的孩子,

不能给他更好的生活。

转眼之间,外甥渐渐长大,

而姐姐姐夫也相继老了。

他说外甥长大后也一样懂事,

勤俭节约,从不乱花钱,

四处打工,

把赚回来的钱如数交由姐姐保管。

即使在外面吃了亏或受了欺侮,

也总是闷在心里,从不回家来说,

免得年迈的父母又替他操心。

这次出事的工地他已经干了好多年,

老板也是自己村里的。

为什么好人总是不长命?

这么好的一个孩子,老天还让他遭受如此厄运。

他说当姐姐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崩溃了,

几次哭晕过去。

说本以为老天待她不薄,

让她捡了个这么优秀的儿子回来,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终究是让白发人送黑发人。

说到这里,男子情绪有点激动。

看得出来他们姐弟之间的情深,

也打从心底对于这个外甥的不舍。

我说了些安慰的话,能做的只有这些。

片刻后,他平复了下来。

他说出事的当天晚上,外甥的尸体就运回了村里。

尸体全身发黑,惨不忍睹。

因姐姐家住的是台门屋,

邻居们怕不吉利,所以不让进,

就在台门外搭了个棚临时安置。

工地老板也很担责,慷慨地赔偿了钱。

之后,办丧事安葬了外甥。

他说一段时间后,姐姐在晚上就梦到外甥了。

梦中外甥告诉姐姐,说他很想再见见俩老,

可是一直找不着回家的路。

男子这么一说,我首先想到的是49天的特殊期限,

因为一旦过了期限,亡魂可能已经自行离开或处在往生途中,

再要喊回来就十分困难了。

于是,我立即问他外甥是上月几号出的事故?

他说7月21日黄昏的时候。

我一算时间还没到49天,

于是,就准备了下与他一同前往他姐姐的家中。

因为远,到达男子姐姐家中时,

差不多傍晚时候了,但8月的夜晚来得迟。

路上男子问我到家喊魂时需要他做些什么?

我告诉他需要准备好一张床,我今晚要住下,

而明天一早他要陪我前往杭州工地一趟,

因为很大可能性他外甥的灵魂还留在那里。

一进门我就看到挂着堂屋中那张黑白遗像,

尽管相片有些模糊,

但遗像中那张稚气未脱的脸还是让人过目不忘。

两老都在家中,

我和他们招呼后坐下来拉家常。

与其说我们是在聊天,

倒不如说我是在倾听,

倾听一个老母亲叨叨着儿子的一生,

开心处欢笑,

动情处落泪。

不难发现,老母亲对于养儿的离去是多么伤心和不舍。

“你给我生命,我奉养你终身”,

如今阴阳两隔,一切化为虚有。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我们通常所说百善孝为先,

五千多年的中华文化,孝道始终贯穿其中。

所以,无论你多忙,也请常回家看看,

无论你多累,也记得打个电话给你的父母。

因为,无论你富可敌国或穷困潦倒,

在父母亲的眼中,你始终只是他们的孩子,

家,永远是你最温暖的港湾。

之后,在男子的陪同下,

我楼上楼下查看了下,并无异样。

晚饭简单地吃了点。

晚上10点左右,等两老回房就寝后,

我在楼下上了香,画了符,

尝试着请魂,

但几次都没有成功,

更加验证了我当初的判断,

他外甥的灵魂没能回家,

仍旧留在工地中。

我清理了现场,

之后告诉男子只能去杭州一趟了。

这时,他让我去楼上他外甥的房间睡。

我连连摆手,

说我认床睡,随便在楼下哪里缩一晚就行了。

其实不为别的,就因为我这人洁癖还特重。

不要说别人睡过的床不要睡,

就连别人坐过的凳子我都要用手掸掸再坐下去,

当然那凳子并不脏,完全是出于下意识。

我也不喜欢吃东西的时候一旁有人看着,

那样我再饿都情愿不吃。

无论春夏秋冬我都必须每天洗澡,不然浑身难受。

但你可别想歪了哦!

哥可身强力壮的很,身体倍儿棒。

特别是大冬天,天天洗澡惹得小腿肚皮纷纷抗争,

裂得跟老树皮似的,又痛又痒,

倔强的是我还不肯用什么“护皮霜”。

没办法,哥就这德性!

见我坚持,男子也没再说什么。

于是,那晚上我就在楼下的那张老得掉牙的竹躺椅中睡了一宿,

幸好天气热,不然准感冒。

而男子我没注意到,估计是睡在了他外甥的床上了。

第二天一大早,早饭都没吃,

我们就动身去了杭州。

在湄池上的火车,

那时期的绿皮记忆犹新,

唯独慢了些。

感谢时代的进步,科技的发展,

如今时速300公里以上的高铁,

感觉都快要飞起来了。

在男子带领下找到古荡的那处工地时,

已到了午饭时刻。

在马路边的小摊上点了两碗面条,

填饱肚子后,

我对男子说就近找家旅馆住下吧。

他质疑地看着我问还要过夜吗?

我说兄弟,大白天的你外甥能出来吗?

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找好旅馆安顿好后我问男子出去不?

他摇摇头,说还是躺在床上安心。

于是,我撇下他自个儿出去闲逛了。

出来后我沿着右边的马路一路溜达着,

远远地看到前面的人行道上,

有两只狗子在吵架。

等我走近后,它们停止了吵闹,

突然齐刷刷地对着我呲牙咧嘴起来,

还步步紧逼。

我本想捡块石头扔过去,

但想想还是算了,

强龙斗不过地头蛇!

哥输了。

于是,灰溜溜地回到了旅馆里,

百无聊赖地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长话短说。

晚上9点过后,我们再次赶到了工地。

向看管大爷表明了来意,

征得同意后,来到了事发地点。

那时工地寂静无声,漆黑一片,

除了大爷住的工棚里渗透出来一点昏暗的灯光。

我在地上点了两根蜡烛,又上了香,

接着,把男子带来的他外甥的一件上衣铺开,

放置在地上。

然后,我念了咒。

念完后我对男子说现在可以喊他外甥了。

他问我怎么喊?

我告诉他就喊你外甥的名字,让他可以跟你回家了。

男子准备喊时,我突然有所发现,

于是,阻止了他。

因为我发现灵魂有两个,

但并不在同一地点。

我见过他外甥的遗像,

所以能肯定其中的一个便是,

而另一个眼下我虽不得而知,

但很大可能性同样是此次事故中的死者。

为避免他的误闯误入,

我在一侧撒了把坟土。

男子喊了两遍后,

灵体向我们慢慢地靠近,

最后藏匿在铺开的上衣中。

我把衣服折了起来,用一截红绳扎紧,

放入了背包中。

事情已办好,现在我们要回去也可以,

但放着另一只鬼不捉,任由他逍遥法外,

想想实在是愧对于这份行当。

万一他害人呢?

我岂不成了千古罪人了。

于是,我就站立着远远地观察他。

他一直在原地打转,

就像是被人封闭在一处狭小的空间里,

四面都是墙,出不来。

依据灵魂形体与道行判断,

我基本确定这是个新亡魂,

也就是此次事故中的死者之一了。

而要是这样的话,我还真没法超度他了。

将心比心,谁还没有个家人亲戚朋友的,

要是明天他也来个我身边一样的舅舅呢?

我岂不成了刽子手,

葬送了人家最后一丝念想了?

那样的话,可毁了哥一世英名了!

我慢慢地向灵体走了过去,一点点地靠近。

我本以为他会突然消失不见,

但并没有。

于是,我大着胆更加靠近了他,

在距灵体三米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终于发现了端倪。

(未 完)

人已赞赏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11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然后呢

  2. 我来迟了

  3. 快更新快更新

  4. 支持作者,大力支持!!!!

  5. 路过。。。

  6. 支持支持!!!赞!

  7. 后来呢

  8. 后来呢?你这小说是连载啊?

  9. 什么时候更新啊?

  10. 然后要收钱了,这网站变质了!

    • 收费不是常态,根据作者要求做的一种新的尝试,除了该系列文章之外,其他文章都是不收费的。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