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宇宙来的人

奇特的预测方式

由于一些事实接连被阳子言中,我开始从怀疑她逐渐变为信任,甚或发展成请教,她居然充当了我的顾问。有时候我想了解一个人的实力,一下子又没那么多时间,就问阳子。

「他是几号人?」阳子歪着头问。

「甚么几号人?我不知道。」我听不懂她的话。

阳子就给我讲,人是可以分型号的,每种型号的人有一定的活动规律。比如,七号人遇到星期天,或者带七的日子,情况就特别顺利,到有些日子就不行。

「我告诉你,人怎么分型号,主要是看他是几号头。头和头之间要互相搭配,人才能合作。像你这种人是三号头,和三号头的人就不能合作,要和五号头、六号头合作。用他们的长处补你的短处。两人一样号头的人在一起就要吵架、打架呢!」阳子认真讲解着,而我则像听天书。学了很久,还是不会分型号。没办法,以后阳子就问所要测的人的名字。

「赵邦英,你看这个人怎么样?」

「这个人呀,是个大官,是大官里的小官,但是比中官里的大官大一点点,懂吗?」阳子说。

她有自己区分级别的办法!官分三等,大中小,而大中小三等里又各分三等大中小,这样就将官分为九品了。她这是说,此人是高级领导中的最低一级别。她说的对,此人正是这种职务。如果说到财产时,她也是用大中小财区分,分为九等,这完全是无师自通的分法。

更奇怪的是,平时她是一个极顽皮、比男孩子还调皮的小姑娘,像是甚么也不懂,一旦你向她请教时,她若认了真,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有时令人好笑,有时令人毛骨悚然。记得有一次我要去找一个领导,问她这位领导怎么样,她就学起那领导的样子来。她双手叉腰,肚皮挺起,头昂得老高,脚步慢慢地,一摇一晃地走着,做出一些指手划脚的姿态,脸部表情严肃,嘴角下撇,让法令显露出来,幷不时地说:「这领导心里想的就是威风!威风!哼!哼!威风!」那怪模样,叫人看了忍不住会捧腹。她还告诉我:「你看人家大官,都是说话慢慢的,不着急—–这个事,嗯—–就这样吧!嗯—–,好—–。小人物说话都是快的,是是是,对对对,好好好。」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会观察到这些情况的。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注意不到这种问题,她当时才七八岁。

有一次,我想再试试她,就问她我妹妹能不能出国去深造。她骑着小三轮童车要我和她出去玩。

「阳子,爸爸跟你说的是正事,你怎么光知道玩?」我很不高兴。

「爸爸别生气,让你跟我去玩,就是我在玩当中会告诉你姑姑的那些事。」她歪着小脑袋抬眼望着我说。

我只好陪她骑三轮。她领我穿过马路,来到一家单位门口,那是个大上坡,上了坡才能进单位门。她从车子上下来要推着走,我让她骑着上去推着她和车子进了大门,那单位的里面有的路面高有的路面低,一会上坡一会下坡的,她也不着急,悠然自得的骑着,反正上不去坡时有我帮助,该下坡时她就一个人骑。我不耐烦了,问:「你姑姑的事情到底怎么样呵?」

「别急嘛!来,我告诉你!」她压低声音,又向四周看了看,仿佛怕有人听见泄漏了天机似的。见近处无人,这才说:「告诉你吧,姑姑这事情一开始有点门,但是很费劲,好在有人帮助,问题不大。」

「为甚么?」我不知她如何得知这些情况。

「你看,就像我们刚才要进这个门一样,门虽然开着,但在坡上头,想上去还要费劲,可是呢,又有你在后面推我,说明有人帮助她。」

「会是这样?」我苦笑着摇摇头道:「那到底能不能出去?」

「别着急嘛!事情都有个经过呢!你看就像这有上坡下坡一样,一会儿顺利,一会儿不顺利,挺费劲,不过一直有人帮忙!」阳子不慌不忙,胸中似乎早已了然一切,不紧不慢地讲着。

「后来呢?」我又问。

「别急,来咱们骑着再往前走!」她又骑着车子走,绕了许多弯,后来到了一个死胡同里,只好掉头又走回来,接着我们出了大门,穿过马路回家了。

「爸爸,我告诉你,姑姑的这件事办的时候,她想走的那条路是走不通的,只好改路要不然就出不去。」

「她到底能出去不能?」我很着急,这关系到妹妹事业的前途。

「能是能,不过还得回来。」

「出去多长时间?」

「一年。」

「不回来或时间长点不行吧?」我不理解,为甚么只能出去一年,中国人出去都想在外面停留久一点。

「不行,开始只能是一年,回来以后还可以出去嘛!」阳子原则性很强,从来不会顺着我的意愿讲话,她认为是甚么就是甚么。

后来事实的发展完全证实了她预言,一九九一年九月妹妹终于经过艰难曲折办成了出国手续。本来她打算走自费留学的路,但有关部门就是不批准,结果搞了个公派自费,名义上是公家派出的,实际上让你自己出钱。留学的时间定为一年,临近入学日期,手续才办完。慌慌张张路过西安,到家里看望了父母亲和其他人,准备休息一天再到北京签证。我一看离入学期限时间太近,怕来不及,悄悄问了问阳子怎么办,她告诉我不要让姑姑停,马上就走。我立刻去买了火车票,当夜冒大雨送她去了北京。走后,我仍不放心,因为误了入学日期,所办的出国手续就全部作废,得等到来年另行申请。

「刚刚能赶上,紧张得很!」阳子悄悄告诉我。

后来妹妹来信说,幸亏当天从西安出发,去了先找日本使馆签证,本来使馆办公人员已下班了,因她的担保人给使馆打过电话,为等她一个人留有人值班办了签证。接着又为国内其他手续和机票问题伤脑筋,总算幸运,搞到了入学期限最后一天的机票,次日早晨十时赶到学校,参加了考试,居然还考了第一名。一年学习期很快就满了,本来她申请考博士的导师以及学校,保人方面,都不成问题,然而国内的原单位说甚么也不同意,只好到期回国。

想起这件事我就感到奇怪,好像阳子每次用的预测方法都不太一样,看上去很随便,但有时却出奇地灵验。母亲家要搬家时,母亲也让她「看一看能不能分上大一点的房子。」连续几次,阳子都是摇头。我问她为甚么,她说:「奶奶问房子的时候,一个老太太提着水壶往外倒水,刚倒了一点,水壶里的水就完了,这说明是没有大房子的。」后来,我明白了占卜上奇门外应的原理,怀疑她用的是奇门外应,或许她无师自通会这种东西,用的根本不是甚么特异功能。若果是这样,会用外应的人也多得很,她是不是一直在骗我?或者她年龄太小,自己也说不清楚?我向她提出了这个问题。

「爸爸,我没骗人。我脑子里有电视机呢。你问甚么,电视机里就演甚么。」她神秘地说。

「那为甚么我有时问你一些事,你就不知道呢?」我不相信。

「你问那些问题的时候,电视机没调好,嗤嗤嗤全是麻点点,或者是线线条条,人的头脸一会儿就变歪歪的了,像一条线一样,我看不懂嘛!」她委屈地说。

「还有,你说的有些事,我根本不懂,当然不知道啦!」

后来有一次我带她到C先生家玩,C先生一见就问阳子的情况,我把阳子的话告诉他,他笑了:「我女儿开始也是这样,有时候一件事情过程很长,要看很长时间才知道结果,她后来也变聪明了,只看事情的开头和结尾就省劲了,又快。阳子,以后也要学着这样做,懂吗?」

「嗯。」阳子点点头。在别人家里,她显得很听话。不了解的人都觉她挺文静,其实是个调皮鬼。

「阳子,来!」C小姐一见就把阳子领去玩了,她们是好朋友,C小姐常和阳子交流些甚么,她们俩的悄悄话谁也不知道的,包括父母也不例外,只有天知道她们说些甚么。

邵伟华家的神

一九九二年七月初,我带阳子去被海外易学界称为「易坛泰斗」的周易预测学大师邵伟华老师家玩。邵老师让阳子坐在沙发上向大柜子上看。

「阳子,你看见柜子上有甚么东西没有?」邵老师指着柜子问。

「有。」她怯生生地说,这是她第一次去邵老师家,显得很拘谨。

「是甚么呀?」邵老师看一下我,又问。我知道C先生的女儿C小姐说过,邵伟华家里有「神仙」,就在柜子上,这会儿见阳子这么说,我的耳朵立刻立起来。

「是个老爷爷。」阳子说着揉了一下眼睛。

邵伟华一听,点点头,笑着对我说:「好多特异功能孩子来了都能看见!」

我很好奇,忍不住问:「阳子,那老爷爷甚么样子?在干甚么?」

「他的胡子挺长,在那里坐着,腿看不见,好像是盘着腿,眼睛闭着,只露出个小缝缝,看见我就哼—–的一声!」阳子说着,就学着老头的样子,「就这样—–哼—–」惹得邵老师、邵太太和邵老师的女儿都笑起来。

我使劲睁大眼睛看柜子上面,只见空空荡荡的,直恨自己第三只眼睛没睁开了。

「阳子,你别怕,那个老爷爷可好了。你可以跟他讲话!」邵伟华很高兴,他觉得自己学《易经》预测学之所以进步很快,也和这位看不见的老人在暗中指点有关。

「我不敢一直看他。」阳子说着,又揉了揉眼睛。

「为甚么?」我觉得奇怪。

「他的额头上有两颗红珠珠,放着光,可亮了,射我的眼睛呢!」阳子说。

「竟有这种事!」看着阳子认真的那种样子,我知道她绝不会编谎,说明在我们正常感觉以外,的确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当时心里感到很震动。

「不光这里有,阳子,你看这图!」邵伟华家因新近刷房子,将他发明的八卦六爻图收了起来,这时,又挂出来,叫阳子看。

「这图上也有人,还有马。呀—–这图会转呢!」阳子说。

邵伟华发明的这挂图,其他有特异功能的孩子也看过,说上面有「神仙」,不只一位。

「阳子,你看这个姐姐的病不要紧吧?」邵老师指着自己的女儿问,对女儿的病他心中自然有底。不过,他非常喜欢有特异功能的孩子,初次见阳子一定要试一试她的功能。邵老师的女儿正在发烧,脸色发白,不过看上去精神还好。

我以为阳子一定会说「不要紧」之类的话。大人一般在这种场合肯定会这么说的。因为邵老师实际上有点暗示,怕将病说重了女儿会担心。谁知道阳子声音低低地点着头说:「有点要紧!」

一听这话,气氛立刻有些紧张。小孩不会说谎,大家都忙问怎么回事。

「她发烧要发三十多天呢!发到十八、十九天时可严重了!过了那几天就会好一些!」阳子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有点荒唐。按一般常规,发烧也就是三五天,一个星期,最多也就是十多天就该好了,如果不好,就应该有大病,人身体也难于支持。看邵老师女儿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差,莫非还要再烧很长时间?

「对,没错!」邵老师听这么一说似乎放下心来,一问才知道,女儿已烧了二十多天,一直在医院住,当烧到十八九天时,确实比较严重,偏巧这时邵老师从外地赶回来了。邵老师在预测上的造诣名动中外,人尽皆知,但人们并不知道他还会治病。他的手有一种奇特的功能,谁发烧,他一摸很快会退烧。他们家原来有个邻居,孩子拉肚子发烧,吊了几天液体,体温还是降不下来。因和邵家住得近,听邵太太说过邵老师手能退烧的事,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孩子妈就去请邵老师。邵老师用手把孩子身体摸一遍,告诉她下午五点以后,烧会逐渐退的。孩子妈很高兴,孩子的爸在一旁直撇嘴—–压根儿不信,觉得可笑。谁知下午五点后,孩子果然退了烧,下了床,第二天就好人似地去玩了。这种事以后在单位里做过多次,都是人们没办法时才请他去的。这次邵老师回来,听说女儿发烧,先去把女儿看了一回,第二天烧就退下来,现在只是发点低烧,要不然还在医院躺着呢。

「问题大不大?」邵老师关切地问阳子。

「没甚么,就是她会觉得没劲,很累。过一会就好了。」听了这番话,大家才放心。

这一次,我没见阳子用甚么奇门外应,而且时间说得很具体,「电视机」也只能显示图像,数量的概念从何而来则不得而知。

惊人的超前记忆

因为我有事常问阳子,她从小时就神气起来。还未上小学时就经常学着幼儿园阿姨的口气要给我「上课」。开始也不过是游戏,在墙上写个「abcd」之类,那「a」写得极可笑,该圆的地方不圆,拖着尾巴,像一个留着辫子的人头,让人忍不住发笑。

「不要笑!注意听!」阳子做出训人的姿态,用筷子敲着墙说。

「是!」我做出学生相。

一天,阳子在讲课以前,叫我先别看,说她要讲「新内容」。说完就拿了一张纸,找了支水彩笔躲在厨房画起来。过了一会儿说:「爸爸,快点儿,上课了!」

我来到厨房,只见墙上贴着两张纸,纸上歪歪扭扭画着一只手和一只脚。

「这是干甚么呀?」我觉得很意外。

「冠玄先生,注意!你整天研究手相,而手相别人早就研究很多年了,有甚么意思?」阳子用筷子敲着墙说。

「你这画的不也是手吗?」我问。

「我画的是手背!手背!知道吗?为甚么你不能发明一种手背相?为甚么别人研究甚么你才研究甚么?」阳子很严厉,敲着墙问。这使我哑口无言。历来手相都是研究掌纹、掌线、掌之色、形、质等,很少有专门研究手背的。同样是手,手背当然亦可窥探人生奥秘,而我从未想到。

「注意!这是甚么?」阳子见我无言以答,很得意,又指着她画的脚问。

「菜刀!」我故意逗她说。

「不对!你再仔细看看!阳子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茄子!」

「嘻嘻,」阳子忍不住笑起来道:「你这个同学一点也不细心,茄子能长那么多把儿吗?告诉你,这是脚!」

「脚有甚么意思?」我真的不知道她为甚么画只脚。

「你们只知道看手相,为甚么不研究脚相?告诉你,脚相和手相一样重要!」她用筷子指着脚说,眼睛瞪得很大,很神气。

「我没想到。总不能见人就看脚ㄚ子,脱臭鞋,那多不文明!」我说。

「你这个同学,还敢和老师顶嘴?告诉你吧,看脚相、手背相都是启发你,要有自己的东西,而不是人家干甚么你跟着干甚么!」阳子又用筷子敲着墙说。这话使我心头不由一震,是呵,应该有自己的心得,自己的东西,任何学问都应有自己的见解。想到此内心一阵激动,我一把把阳子拉过来,抱在怀中说:「孩子,你讲的没错,真的对我有启发,谢谢你啦!」阳子只是很得意的仰脸笑着,并不说话。

「哎,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呢?」我想,孩子跟大人讲道理,这种事是很反常的。同时我又想起阳子跟大人讲道理的另一件事。

一次,我们从母亲家回来后,阳子很神气地对我和太太说:「爸爸妈妈,以后你们俩都得听我的话!」

我们不知她为何会这么说,就问:「为甚么?」

阳子头一扬神气十足地说:「因为我是你们的孩子!」

「孩子的话为甚么要让爸爸妈妈照着做呢?」我和太太都觉得阳子的话没道理。

「当然得照着做!今天你们两个人给奶奶爷爷讲道理,不让他们吃肥肉,还非要他们听你们的不可,还说因为你们是他们的孩子!平常你们整天说孩子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为甚么你们不听奶奶爷爷的话,反而要他们听你们的话?」阳子一口气讲出了她的心里话。

我们听了觉得好笑又有意思,就同她讲道理,甚么奶奶爷爷缺少这方面的知识啦,我们也是大人啦,大人和大人是可以互相商量的等等。

阳子还是不服气:「反正你们是他们的孩子,孩子让大人听他们的话,你们就得听我的,哼!」

到下次再去母亲家时,一进门阳子就跑着进去,见了母亲搂着母亲的腿说:「奶奶,奶奶,爸爸妈妈今天要叫你去看电影,你不能听他们的话!」母亲瞪大眼睛说:「咦?他们是我的孩子,叫我去我为甚么不听他们的话呢?」阳子着急地说:「我也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可是他们都不听我的话,所以,你也不能听你的孩子的话!」

「那可不行,他们都长大啦,说得对我就得听!」母亲笑着,要把阳子抱起来。

「哇……」阳子忍不住一下子哭起来,她觉得委屈极了。

「没错,平时我们教育孩子时,总是用小孩要听大人的话来说服她,没想到逻辑上的漏洞被她发现了,这个孩子……」就在暗想这些时,母亲抱着阳子直哄她别哭,可是怎么哄也没用,直哭到她觉得哭够的时候才停止。那一次非但是我,全家都留下了深刻印象,那时她才五岁,就已经会同大人讲道理了,现在当然也应该有自己独立的思维。

「我师父教的!」正当我回忆往事时,猛然听到阳子这么说。

「你师父?」我吃了一惊,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从未见过甚么高人指点,会有甚么「师父」?

「是的,我师父教了我好多好多东西!」她继续这么说。

「你师父在哪里?甚么时候教的你?」我更不解。

「在天上!」阳子很神秘但很认真,眼睛一闪一闪地说。

「天上」,我想,一定是和如来佛、诸神那样,她的师父只有她能看见。

「告诉你吧,我本身就不是你们这个宇宙里的人!」阳子目光四射,突然说出这么一句,叫我听了,头皮不由一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六岁的孩子会讲这种话!

「那你是从哪里来的?」我心有余悸看着面前的阳子问。

「我们的宇宙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是从那边来的!」阳子说。

「很远很远地方的宇宙?你说仔细一点!」我急切想知道那个神秘的世界。

「我不敢说。我师父不让我说。」阳子声音很低,样子有些畏惧。

「那,你师父都教你甚么?」我不想为难孩子,就把问题转向师父。

「教我读经!读了可多可多的经书!」阳子声音这才大起来。看来师父的是不太忌讳。

「读经?读哪些经?甚么时候在哪儿读的?」我从没见过阳子读甚么经书,记者的本能使我要搞清事情发生的时间、地点和过程。

「在我妈肚子里读的!」阳子的答案又是一个意想不到。

「在你妈肚里时候的事你就记得啦!」我不相信会有这种事,但看阳子认真的样子又不像在骗我——她没理由也不可能会编了这些鬼话来骗我。

「当然记得,记得可清楚了。读的经呀,多得很——从早到晚都不能停止,把人累得没办法,只好读,读不完不许从我妈肚子里出来。师父过几天就来检查一次,要背会,要是背不会,还得从头读。告诉你,那些日子,我可是把苦吃够了!」阳子小手来回挥舞,情绪激动地讲述着。

「我不信。我先问你出生以后的事,你要是能记住我才相信你今天说的这些话!」我的确难以相信阳子的话,虽然她没有理由骗我,但我从未听说过也未见过任何文字记载会有胎中读书的这种奇异记忆。

「我问你,你刚生出来的时候,得了一次皮肤病,我给你打针还记得不?」

阳子出生十多天,身上突然起了脓包疮,这是一种新生儿常见病。在她出生后十八天的时候,我就被逼抱着她去看医生,一生让给她注射青霉素。

「怎么不记得?我身上的衣服那时候全都染成了兰花点点颜色,医生给我打针,开始我还不知道干啥,就知道痛。后来医生一抹酒精,我觉得凉凉的就知道下来该疼了,就哇哇哭呢!」阳子瞪大眼睛回忆着说。

她说得不错,由于背部、胸部都长了脓包疮,医生让涂紫药水,结果衣服全被染成了紫色。「这些你还记得?」这次我真的很有些吃惊了。

「记得!你还和我妈吵过架呢!你给我妈吃鱼,我妈不吃,你很生气说了我妈甚么,我妈把我往床上一扔,吓得我也不敢哭!」阳子说。

噫!竟有此事!如果不是阳子提起,恐怕这一生永远也不会想到生活中这段小插曲。那是生了阳子出院后的第二天,住在母亲家。我为了给太太补养身体,特地从市场上买了两条鱼。母亲将鱼烧好,我高兴地端给太太,满以为她也一定很喜欢,会很香地吃下去。谁知她一见鱼,立刻皱起眉头转过脸去,摆摆手连声说:「快点端走!吓死人了!再没东西吃了,从哪里弄来这种怪物!瞪着眼睛吓死人!

我听了这话,才猛然想起,太太当时不独不吃鱼,虾也不敢吃。一次她与她姐姐到饭厅吃饭,两人没见过对虾,见菜单上有「对虾」,不知是何模样,就叫了一盘。服务员端上来后,吓得二人连忙叫端走,她们平时只吃猪肉和羊肉。当时因生阳子一时高兴,倒把这个忘了。不过既然鱼已烧了,还是希望她能吃下去。我忙向太太解释,鱼是很有营养的,你是大学生,又是学医的,应该懂得这些,不然别人是会笑话的……没等我说完,她已然有些恼火了——嫌我笑话她没见过世面或以为我故意气她,便发了孩子脾气:「快点端走,我说不吃就不吃!」说着,把怀中抱的阳子往床上一丢,头转向墙躺下。我见她真的动了火,赶快把鱼端走,怕阳子哭,赶回来抱阳子,阳子只是略睁着眼,却幷没有哭。这种怪事也只能发生在我们家,以后,阳子长大了,太太渐渐也不怕鱼了,不知甚么时候,见了鱼虾也知道其香而必大嚼一番,这件事也就从记忆中被淡化得无影无踪了。只有阳子现在提起,才猛然勾动了记忆深处的那根弦。

「孩子,你说得对极了!」我忍不住把阳子抱在怀里一时百感交集。

「你还记得我给你剪指甲,把手剪破了吗?」沉默了一阵后,我又问阳子。

「记得。当时你好像在沙发上坐。爷爷奶奶听见我哭都跑过来了!」阳子说。

那是她满月,十指指甲尖尖的、红红的,十分好看,因怕指甲长抓破了身上皮肤,我给她把指甲剪了。尽管十二分地小心,还是剪破了一点手指。事情总是这样,有时越小心越出问题。阳子哭了,父母闻声赶来都责怪了我一番,当时心里的难受劲儿就别提了。

「我说的没错吧!」阳子又得意的看着我。

「对的。」

「我没骗你吧?」她更得意了。

「是。不过,你师父都教你读的甚么经?怎么教呢?」在肚子里读书的事我怎么也想不通。

「读的内容都是以后要用的东西,可多了。给你讲你也不明白。师父告诉我怎么读,然后就走了,过几天来检查一次,不会背不行呢。C老师的女儿也读了经,她聪明,爱着急,胆子也大,读得快。我呢,胆子小,调皮爱玩不想读,就读得慢。我师父来训了我一回,我又赶快加劲读完了。读完后可累了,我就不想出来,所以我妈生我就费劲!」阳子手作读书的样子,兴致勃勃地讲着。

阳子是过了预产期一个星期才出生的。因为我与太太都是学医的,到了预产期没有生的象征二人都有点着急,我叫她从楼梯台阶上一阶一阶往下跳,还是不行。

后来听到胎心跳得快,赶快让她住院。生产过程特别长,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一点,当时主管的医生还以为出来的孩子会没气儿的,因为生产时间太长了。

「你说的是C先生的女儿吗?」我回过神来又再问她。

「是呵,她也有师父,也读过经,所以她现在才知道这个知道那个,她没见过人家的面,人家在美国她在中国,只要来个人一说话,她就知道人家美国那边人的情况。靠甚么?告诉你,靠的就是原来读过的经!原来学好了,现在才能用!」阳子眼睛睁得溜圆,满目神光异彩。

「你读的经很难懂吗?」

「难得很——」阳子把「很」字声音拖的又重又长。「别看那经书一本只有几个字,都是很难的。意义呀可多啦!一般人的智力和脑子,根本就没办法懂!一般人看那种书觉得很简单,就是几十个字,其实错啦!他们不知道,字数越少的书内容越难懂!字数越少,就是要让你通过几个字知道一本书、一个国家、一个人、一个社会、一个世界呢!让你人要想很多很多的问题,多得一般人根本就想不出来!相反,你们现在读的这种书,字看起来很多,而让人要想的问题却不多。根本不费脑子,所以读了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只要读过我们的那种经书的人,再看你们现在的这种书,那简直太简单了!太简单了!」阳子作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把「太简单了」连说了好几遍,好像感慨极深。

「你能不能把你读的经给爸爸讲一讲?」我很想知道这么高明的书是一种甚么书。

「唉,没办法讲!讲了你也不会明白!」阳子十分惋惜的摇摇头。

「你讲一讲试一试,或许我还能明白呢!」我坚持说。

「好吧。比如,这本书讲的是数字。1、2、3、4、5、6、7、8、9、10就是一本书。1是一种人,2是一种人,后面的每个数字都是一种人,而每种人都还会变化,每种人还有和别的一种人在一起的时候会怎样……多啦,你能听懂吗?」阳子问。

「听不懂!」我只好苦笑着摇摇头。

「告诉你,这还是简单的书,字还算多一点的。还有字少的,只有几个字,那种书才难呢!我就整天坐在那儿背呀、读呀、想呀,想玩都不敢!忍不住刚玩一会儿,师父就知道了,你怎么不听话呀?我就又得背书,唉,把苦吃够了!」阳子先学着师父的粗声音,作出严肃的样子,然后又叹着气。

我不知道小小的孩子哪儿会来这种慨叹,却又为她以前吃的苦感到悲伤——未入世时已然先经历了艰苦磨练,相比之下,我们这些人不是太幸运了吗?

「你师父很厉害吗?」

「嗯。不过,对我可好了。」

「他长得甚么样子?」

「胡子长长的,白的,眉毛也是白的,整天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阳子做很庄严的样子,眼睛微闭,神情严肃。

「他是和如来佛一样的神仙吗?」

「不是一类。是我们那儿的。现在还不能告诉你。」阳子压低声音,语气神秘。

迷魂汤

据阳子说的那些话,人们一定会推理——她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我也如此想。但事实却不尽让人满意。考试成绩,忽高忽低,整天贪玩,老师都不知道她脑子里装的是甚么。

一次她的班主任老师告诉我:「她不好好学习,脑子倒够用,也不糊涂,就是贪玩,上课不专心听讲,你看她,也不知道在想甚么,整天歪个脑袋出神儿。」

我因为工作忙,也不太管她的学习,听了这话,就好好训了她一番。

「知道了,下次一定好好学!」阳子说。

「每次一说都是下次,有多少个下次?」我大发雷霆。

「那你说怎么办?我这娃,没其他毛病,就是爱玩。原来就爱玩,在我妈肚子里受了那么多委屈,好不容易出来了,也该休息休息好好玩玩。现在整天还是学学学,我都学烦了!」阳子还是很委屈的样子。

「你还有理由了?」我声音更加严厉,她不吭气了。

「你说你过去读的经很难,那现在学这些应该很容易才对。为甚么学不好?」我怀疑她以前讲的尽是假话。

「嘻嘻——」阳子忍不住笑起来。

「你说话呀!」我催问道。

「当然,现在学的这些课很简单,越简单越觉得没意思,没意思就不想学。这些东西和我们以前学的那些是两回事,我也没办法给你说明白。老师说的话你也听见了,不是我听不懂课,而是不想听。」她声音越来越小,有点不好意思。

「孩子,你现在正是打基础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学习,不然以后大家都有工作有饭吃,你连饭也没得吃,到时候怎么办?」

「爸爸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学习的。」阳子认真起来,我才松了口气。

晚上,太太在办公室值班,阳子做作业,我看书。功课完了她就过来同我说话。我们谈话的地方一般在厨房,那是我们的「根据地」。因为太太如果不值班,会在套间里看电视。家里进门一个过厅,左手套间,过厅直往里走向右拐就是厨房。

名为厨房其实不常做饭,饭都是职工食堂买来的,厨房就成了吃饭的地方。既然套间被太太占领了,过厅说话不便,阳子不愿让她说的话被第三人听到,我们就躲在厨房说。每次她都要先看看太太在干甚么,然后悄悄闭上门,我们两个人就开始说一些神秘的话题。开始太太还问:「你们俩鬼鬼祟祟干甚么呢?」「你管呢!」我说。「你管呢!」阳子笑着也跟着说。太太似知非知。久了也就认为我们两个整天谈神道鬼,说的也不是甚么她想听的话题,也不太过问。她一旦推门或者脚步声响起来,阳子立即就住了口。现在太太不在,我们谈话少了一层障碍,气氛更轻松了,阳子还是关上厨房门,这是习惯。

「关门干甚么?」我问。

「嘘——我们的秘密谈话,不能让人知道。问甚么事,问吧!」阳子已经很老练,凡我叫她除了吃喝学之类,一般就是有事要问她。

「你上次说,在你妈肚子里的事你还记得,我还是有点不信。你说,你妈肚子里是甚么样子?」我又想起了过去的话题。

「在我妈肚子里呀,黑糊糊的,好像还有个球一样的东西,我就坐在那里头。周围是红颜色,像蜘蛛网一样,红网网都挂满了。我还在里头游泳呢!」阳子眯着眼,摇头晃脑连比带划地说。显然,「红网网」是指血管了。根据医学常识,她的描述应该说是相当准确的。她可是从来没学过医,也不可能知道从解剖学角度讲,胎儿在母体中是甚么样子的。这不能不使我暗自称奇。

「能听到外边的声音吗?」

「怎么不能?不过声音不太清楚,有点小。」

「那没来你妈肚里以前,你在甚么地方?」我想起人们关于鬼神的种种传说,关于十八层地狱,关于投胎等那些神秘的话题。

「那时候——」阳子刚要说,又停下来,拉开厨房门看了看。

「你妈不在家!」我说。

「那时候呵,我在离咱们这个星球很远很远的地方,在我们那个地方,也就是在天上呢!」

「那你怎么会下来呢?」

「轮到我下来我就下来了。这个星球上,很多人都是从外边星球来的。有的星球很先进,像我们原来的星球。有的星球很落后,比现在的地球还要落后好多倍呢!」阳子回答我的问题时,猛然间又道出一个我意想不到的话题。

「会有这种事?」我想起来了,对于灵魂存不存在人们常有争议,而认为灵魂不存在的一个重要论据,就是灵魂总数应该同地球上人的总数吻合,死一个,空出一个灵魂,才能有一个人降生,让那个空出来的灵魂去投胎,可是地球人数有时多有时少,多的时候灵魂不够用从哪里来?人少的时候用不完又怎么安排?听阳子这么一说,似乎这种问题已经不再是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了。

「我也是从外星球来的吗?」我瞪大了眼,不由想起道家的那句话:「未生之前谁是我,既死之后我是谁。」

「咱们两个是从一个地方来的。我说的天上,是很远很远的地方。」阳子两目放光地说。

原来,本人竟然也不是地球人!我有点毛发倒竖,却又不能反驳,对那些来生前之事我真的一无所知。人想起来,有时真可悲。凡事总有因果,整个世界是一个因果链条。来到世界上这个果的因是甚么?作了几十岁的人,对自己本身又有多少了解?不要说未来的事,即便是以前的事,想起来也是这么茫然。

「你是怎么下来的?」我又想到刚才的话题,接着问。

「我是知道自己该下来了,人家就把我叫到一个花园里,和我玩,玩着玩着,趁我不注意,把我往下一推,我就掉下来了!」

「就掉到你妈肚子里了?」我觉得这似乎太简单了些。

果然,阳子又说出令人惊异的话:「哪儿那么容易!掉下来的时候,我就变了样子,变成一只石鸟,一下子钻到我妈肚子里了。」

又是一个闻所未闻的转换。佛家、道家所谓投胎都是鬼魂直接在人出生的一剎那才附到胎儿身上的,于是胎儿才有了灵气和智力,有了思维和感觉,这种先变成他物直接进入人腹的情况未见诸记载和传闻。

「肚子里下去以后是甚么情况?」

「当时我妈肚子里有三个种子,红红的,扁扁的又圆圆的,就是最小最小的娃娃,我当时有点饿,就把他们全都咬着吃了!他们还反抗呢,咚咚咚地跳来跳去跟我斗呢!」阳子边说嘴边动,学着当时吃的样子。

「甚么味道?」

「跟鸡蛋差不多,挺香的!」

「那你吃了他们,怎么会从石鸟变成人呢?」

「这你就不知道啦!我妈肚子里挺暖和地,我吃饱了就觉得想睡觉,一睡醒,就变成了这种人的样子。不过,当时还有一点没变好,所以胸前头还留有一点尖尖儿,那就是石鸟样子的影响。」阳子伸个懒腰,作出懒洋洋的样子。

我记起来了。阳子出生后当时的确有一极怪的现象。当怀阳子的时候,太太总希望能生个男孩,没想到生出来是女孩。我当时在医科大学工作,和妇产科的医生比较熟悉,是亲眼看着阳子出生的。接生的护士见阳子生出来没出声音,以为没气了。一拍她的背,却「哇」地一声哭起来,大家方松一口气。接着医生便发现了阳子胸骨的问题,一个护士惊奇地叫了一声,刚要说,被医生摇摇手制止了,怕阳子妈刚生了她太累,听到会受刺激。

我一眼看到阳子胸骨柄的地方尖尖地翘起老高,难受极了,以为她是个有生理缺陷的畸胎,我一把抱着阳子,她立即就不哭了,两只畏光的眼睛慢慢睁开,看见我,就甜甜地笑了一下,一会儿又缓缓闭上了眼。我急忙叫医生来检查。几位医生都是熟人,仔细检查了阳子全身,发现幷无异常,只是胸骨柄尖翘着,这种情况临床上也没见过。医生安慰我说大概不要紧,不会有太大影响。我觉得医生们是在说宽心话。既然以前没见过怎会知道「不要紧」?又是女孩子,将来胸骨那种怪样子,连裙子也无法穿。那些天的心情,真是终身难忘。

在医院住了一周,那个尖儿也没下去。回去我告诉母亲,以为她一定也很难受,没想到母亲说,娃好好的,这又不是甚么大毛病,裹个布就会下去的。果然她用布裹上没几天,尖儿就下去了,而且缩得无影无踪,完全同正常孩子胸部一样。想不到今天竟听阳子说出了如此解释。

「那我们既然是一个地方来的,我怎么记忆不起来呢?是不是喝了迷魂汤?」我想到了人们关于阴间投生的传说,「迷魂汤」一般是一定要经过的程序,喝了「迷魂汤」,人就会忘记前世的事情,觉得自己是一个新的我,重新做人。没喝「迷魂汤」的人,就会记起前世的事,那是有趣的。记得岳父曾遇到一位这样的「记前世」的人。岳父家从前曾是大户,在当地颇有名。到爷爷辈时出了一件怪事。爷爷死的那一天,在离爷爷家几十里以外的一个边远山村出生了一个孩子。这孩子颇有些与众不同,从小不爱说话,问甚么却又都能讲清楚。平时小小年纪整天皱眉头,倒背着手,走来走去,像个小老汉。直到十二岁那一年,突然一天对家人说,我不是你们家的人,我家在某某地方我姓甚名谁,家里原来很有钱,不是现在这种样子。家人惊惧,问其来由。答曰原来在那地方,一天病了,很重,见人都来救他,他觉得自己没有甚么事,就从屋里同医生一起走出来,骑上马走了,到了现在住的这一家,从屋顶上烟筒里钻了进去,掉下来就迷迷糊糊睡着了,醒后才发现变成了一个小孩子,想说甚么也不敢说,怕别人见怪。家人按其所说的地址和人名去找,找到岳父家。

那时岳父家已经败落,岳父的父亲吸鸦片,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几乎全卖了。听说这样的奇事,叫人把孩子接到家里。孩子来后,把村里情况、家里情况、人与人关系说得一点儿不差,大家才知道真有投胎这回事。岳父的父亲因想让孩子来把家里埋藏的金银挖出一些来好买大烟,就让孩子在院子里看哪里埋过东西。那孩子历数何处埋过多少金银,一问,果有,不过已被岳父的父亲挖去买大烟用完了。那孩子又指了一两处,再也不肯指了。照孩子指点,又挖出两缸铜钱。孩子又叫岳父来,认岳父为自己的亲戚。后来,岳父的父亲死了,岳父参加革命,发现那孩子也在革命队伍中,而且担任领导职务,解放后在北京工作,每次岳父进京他都要召岳父去问话。这件事太太全家都知道,岳父碰到的那位,按说就是那种未喝「迷魂汤」的。我怀疑自己一定喝了「迷魂汤」。

「那不叫迷魂汤!迷魂汤是给鬼魂喝的,而我们不是鬼魂。」阳子眼睛瞪圆了,小脑袋左右一摆一摆地,神气极了。「告诉你,我们喝的是一种药。那种药散发着一种香气,人家早就告诉你那种药多么好吃了,一般人只要闻到那种味都要非喝不可!」

「你喝了没有?」我急不可耐地问。

「哼,我是甚么人?你知道吗?我在我们那里是出了名的最聪明的人,每过一些时间,科学家们还要请我去给他们讲课呢!而我们那里的科学家,看地球上的科学家就跟看见小蚂蚁一样可怜!我怎么会上他们的当,喝那种药呢!这明明是对我的考验!」阳子目光四射,头仰得老高,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你没喝人家会让你下来?」我不相信她能躲过这一关。

「我端起碗装着要喝的样子,人家刚一眨眼,我就用手一指,那汤就跑不见了!因为一般人都要抢着喝呢,我不喝,嘴动了动,人家还以为我喝的特别快呢!」

「那爸爸把那碗药全喝了?」我为自己那时贪嘴很懊恼。

「不,只品尝了一小口,不过你已经反应过来不该喝了,就没再喝!」阳子笑着说。

「只一小口就变成现在这种笨蛋啦?」我不服气。

「只要人家见你动了嘴,喝了那种药,就知道你上当了,就不管了。不过,你别难过,早晚你还会醒过来,因为你只喝了一点点。」阳子安慰我说。

我还是有些悲哀,一个「馋」字使我今天丧失了灵气。好奇心有时可以帮助人,有时也害了人,不可不引以为戒。阳子说的那些事,我们无法印证,她却说得那么有板有眼,宛如亲历一样,又叫人难以否定。

人已赞赏
探索发现

死星的爆炸与复生

2020-3-10 20:56:20

探索发现

无限的宇宙——虚幻!

2020-3-15 22:28:08

1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个人认为阳子应该是来自其他的星系,也就是来自于我们这个太阳系以外,并不是她所说的来自于另一宇宙。

  2. 还是别谈宇宙大小之类的话题了,对神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人的大脑更是容纳不下,我们人类置身在第一层宇宙,也叫盘古宇宙,这个宇宙是无数宇宙中的一个小宇宙,而这个小宇宙就是由27亿个银河系,这么多的星系构成的…………

    • 请问我哪里讨论宇宙大小之类的话题了?
      还有,你自己倒是在讨论宇宙大小的话题哦!你说的这些是从哪里听来的,有确实的依据吗?如果是你自己猜测的,请不要妄加发表定论,以免一些人看到之后形成一种错误的观点,这样就是你造下的口业了。

  3. 日本人吗,有空我买本

  4. 地球上就有很多种人类,除了我们以外,更不要提星系了,而且,你挺让你姑娘操心的,明明自己不有娃娃懂事,却每次都要跟她犟,我虽然没有你姑娘懂事但是我爹也是每次都是嫉妒我,一到外面不会说话的时候我帮忙圆场了,还被他说三道四的,这就是当父母的不甘心吧!懂事不在年高,即便将来我女儿比我懂事我也不会因为嫉妒她而跟她犟的。但是要是有人欺负她那我就是她的最强后盾。这也是我作为父亲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了。

    • 一脸懵逼~完全没看懂,这样的评论还是头一次看到,虽然每个字我都认识,愣是看不明白究竟说了些什么。。。

    • 这是我看了这本书后,照抄上来分享的。也许是我没交代清楚,另这位读者误会了。。。

  5. 世界上真正能看透整个宇宙的所有人种和科技的,恐怕只有天帝,还有那些成就很长时间的大仙,大神,佛,菩萨。像我们这些投胎到地球的难民能看得清楚的几乎不有。我很累了,闲着时候还要断毛病和研究一大推我不懂的资料,不想趁着现在做人时候 因为 没有学到完整的知识留下遗憾而痛苦奋斗,你很有福报,能有一个替你分担和很懂事女儿,这辈子注定衣食无忧咯 我估计你女儿上辈子跟你关系匪浅呢 哈哈哈哈 趁着现在女儿还小多跟她谦虚学习一下,等以后嫁出去就便宜别人了 再说了谁讨你女儿真的很有福气 这男人也是非常厉害喲!

    • 你误会啦!我抄书的哦。

    • 想了解更多宇宙的奥秘和我们本身的实体真相及灵性指导方面的内容,请看我其他的文章,正在持续更新中,希望能让你明白我们为何而来,我们从何而来,我们来做人的目的和意义又是什么?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