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宇宙来的人

另一宇宙社会形态

我和阳子经常神秘谈话的另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打探她原先所居住宇宙的社会到底是甚么样子。阳子讲起来总是津津有味。

「我们原来的地方那真是美极啦!」阳子小脑袋一摇,两眼眯成一条线。

「我们那个宇宙距离这里远得很,和我们的宇宙相连的,是另外的宇宙。好多好多个宇宙是互相连着的。现在地球的这个宇宙也是和别的宇宙相连的。不过,地球人现在还认识不到,要过好多年才能认识到。」

「在我们的宇宙里,那简直太发达,太发达了——唉,我都跟你没法说。」阳子叹了口气好像我是个孩子,她倒是个长者,怎么讲我也不会明白似的。

「比如吧,我们那里繁华得简直没法说,所以人们心理状态跟地球人一点也不一样——没有一个人的脑子里想过没有吃怎么办?没有穿怎么办?从来也没有人讲过这些,因为吃的东西太多了,随处都有。」

「我们那里的人分成三个国。小人国,中人国和大人国。」阳子像讲家常一样,随口就讲起来。

「小人国?是不是很低,很小,像故事里写的那样?」我在小孩子的书里曾看过小人国的情景。

「不,不对不对。」阳子摇摇头道:「小说里的小人国是不管多大年龄都只能长那么一点点个子,我们那里可不是这样。我们的小人国实际上就是孩子国,全是小孩。小人国里的人最大年龄只有四岁,小人国嘛,年龄就特别小。」

「四岁的人怎么管理?还离不开爸爸妈妈呢?」不管阳子怎么讲,我是这么想的。

「那你就想错啦!那儿一岁的人都很懂事了,我在那儿才是几个月的孩儿呢。」阳子看我还用正常地球人的观念去往她身上套,觉得有点可笑。

「谁管理你们呢?」

「有专门的人管,还有人给我们上课呢!」

「谁给你们上课?是幼儿园的教师吗?」

「不是我们的教师是教主,教主上去还有教神,教神是教主的老师。教主十天才给我们讲一次课。」阳子说。

「那儿的老师怎么那么懒呀,十天才上一次课?」

「你知道十天是多长时间?」阳子问。

「十天就是十天,一个多星期,三个十天才一个月。这还用问?」我觉得她故弄玄虚。

「我不是问这个。这谁不知道。我是问十天是地球上的多长时间?」

「不知道。」对此我只好摇头。

「告诉你,那儿的一天要等于地球一千年呢!」阳子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我们那地方要比天上远得多得多。」

「那你们老师不是太懒了吗?那么多年才给你们上一次课?讲甚么?」我觉得她讲得似乎又有点道理。

「你知道甚么?我们那儿的人小时候根本不用学习,就是玩!直到十五岁以前,根本就不用学!」阳子对学习之类的事看来很不满意,整天满脑子是玩。

「老师来了,也只讲一两句话,就算是上课,因为小孩还不是正式学习。但是,那一两句话就是忠告,告诉我们十天里应该怎么做。」

「那你们吃甚么?喝甚么?住甚么?」

「我们吃的东西哪儿都有,要吃甚么就有甚么。从没见人吃过米呀面呀那些东西。主要是各种各样的蔬菜,和现成的蛋糕呀汤呀那一类的东西,种类多得很。食堂特别大,甚么东西都有,你要甚么就能做出甚么。喝的水有各种各样的味儿,酸甜苦辣和没味的水,冰水,饮料那些多得数也数不清。连树皮也能吃,味就像饼干一样,树里的水就像牛奶一样。」阳子讲的时候好像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孩子们住的是甚么样子?」

「住的更美啦!有房子、有飞行器,还有各种摇篮。摇篮到处树上都有,随处都可以休息。飞行器里头也美得很。上飞行器以前,还得戴一种宇宙帽。宇宙帽上有些按钮那类东西。人进了飞行器,还有床呢,里面不大,但干甚么都很方便。躺下的时候,上边还有一个圆筒筒一样的东西伸过来,自动能看见前面的地方,方便的很。躺在那儿要吃甚么也有东西会递过来,根本不用发愁!」阳子边说边用手比划,好像飞行器就在眼前,可惜我还是莫名其妙。

「这飞行器是临时住的地方,到比较远的地方去旅行时候才用的。去比较近的地方,根本不用坐飞行器。有一种飞椅,跟秋千的样子差不多。上面有两根线线一样的东西,但是装饰得很好看,手边有个按钮,往上一坐,想到哪里,一按马上就到了。那种椅子都有编号一样,谁喜欢甚么样子的,你需要的时候一招手,嘟——就出现在你的面前,方便极了,哪像这儿的人这么笨,还坐甚么汽车呀、飞机呀,飞老半天,有的走好几天才到一个地方,我们那儿从来也没有这种怪事!」

「住的房子怎么样?」

「房子样子是各式各样的。房子的顶上都有一种东西,那种东西有的像月亮,有的像太阳,会发出一种光,那种光就是和外边联系吸收宇宙功能用的。房子的外面墙上有好多吸热片,那种片上各种颜色都有,大小不同,形状不一样,每一个片吸收的功能都不一样。从里面可以看见外边,外边看不见里边。里边的设备呀高级得很!」阳子摇头晃脑连讲带比划。

「房子里有没有家具?」

「家具?」阳子瞪大了眼,连连摇头说:「哪里有甚么家具,根本不需要!你要甚么样的房子提前告诉人家,人家按你的要求就做出来了。里边设备早就有了,吃的、住的、用的、甚么也不缺,电视机只有硬纸板那么厚,还有,人躺在那儿,想听甚么音乐,全自动放出来,那种音乐好听得很,地球上的人从没听过!那儿先进的呀,地球上再过一万年也赶不上!光房子,就有多少种!有天房,是在天空中悬浮的那种房子;有地房,算是普通的房子;有水中房,专门是给那些爱在水底下住的人设计的;还有摇篮房,是一种比地房高,比天房低的房,挂在甚么上。摇篮房跟飞船不一样,会自动摇,里面是弧形的,不大,是专门为孩子们设计的!」阳子滔滔不绝地讲着。

我像听天书一样的听着,觉得新奇好玩,又感到惊异。若说她是编造,为何不假思索,毫不间断,说起来脱口而出,看样子对那些情景十分熟悉,丝毫没有编造痕迹。这使我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阳子,你能不能把你见的那些东西画下来?」我想这些图形一定会有些用处。

「当然可以。可是,这里没有水彩笔呀!」阳子说着,马上就要找笔来画。

「不着急,我来找!」

外星系的功能住宅

「来,你先画住房。」我对阳子说。

「好吧。」她拿起笔随手画起来,不一会儿,就画好了。她画这画的时候既不需要想,也不用打底稿,一遍就过手了。

「这是甚么?房外面为甚么会分成这么多小块?」我指着画面问。

「这些就是吸热片。」阳子说。

「吸热片?」我从没见地球上甚么房子用过这种东西,于是问:「它是干甚么用的?」

「它能吸热和放热,屋里的温度需要多高就多高。这种吸热片从外面看不到里边,从里边却能看到外边。它还是一种警报器呢!」阳子指着画说。

「警报器?怎么报警?」

「人离房子还有好几十米远,这吸热片就感觉到了,就通过房子里的一种东西嘟——嘟——地叫着,告诉主人有人来啦,电视上就显示出,来的是甚么人,你要想见就见,不想见就不见。不过,在那儿很少有那种情况。一般都是嘟——嘟——声一响,主人一看电视,就打开门,迎接客人了。」阳子娓娓地讲着。

「这房子顶上的东西,像太阳和月亮一样的玩艺儿又有甚么用?」

「这种东西我记不起名字来,每家房顶上都有,各种形状不一样,功能却差不多,是专门吸收宇宙间各种能量的。它也是有生命的,既需要能量供它用,同时也给房子里供能量,它的颜色一发红,就说明吸收的能量足了,就休息了;一发黄,就又开始工作了,全是自动的。如过家里干甚么需要能量时,它就把能量供给家里,自己再吸收,不用人管。」阳子小脑袋一晃一晃讲的非常自豪。看来,外星系的建筑材料业发达得难以想象。

「房子里的东西都一样吗?」

「那不一定,是根据每个人的需要而定的。如果你爱搞电子,就专门为你设计一个搞电子的房子,房子里有各种设备,适合你搞电子用。而且房子的位置也不是随便摆的,要摆在一个能吸收宇宙能量,又适合搞电子的地方才行呢!」阳子这番话使我想到地球上的风水学家,在那些高度发达的人类看来,地球上搞风水研究的人一定很原始。

「你前边还讲有摇篮房让孩子们住,挂在半空中,人怎么往上去呀?」我觉得这种房太荒谬。

「那还不容易!」阳子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是一种不屑一顾的模样,「人家房子有一种装置,到底下一招手,上边就放下来一个秋千一样的东西,你一坐上就自动把你送到房间里了!」这种奇特设计是我未想到的。

「有没有楼房?」

「有,不过不太多,也没有很高的房,觉得那种房没必要。」

「人要是觉得在房子里没有甚么意思,想出去在院子里找点甚么乐趣呢?」我总是用我们见惯了的情景去套阳子描述的那个世界。

「没甚么?甚么都不缺!就是吃饭,一般都是到食堂,从没有去做饭!」

「食堂?在甚么地方?里面怎么样?」

外星系餐厅

「一般说来,我们那儿虽然很繁荣,可是人口太多,十个房子在一块的地方,就有一个食堂。那食堂又宽敞又干净,进去,闻到的都是那种花一样的香味,舒服极了。你想吃甚么,有一种菜单,手往上面一指哪几种菜就行了。那些菜就在一个像带子一样的东西上由各种盒子包装好的,很快从你你面前往过走,到你面前就会停下来,这些盒子里装的就是你想要吃的东西,主要都是菜呀甚么的,人们根本不用排队,也不用像咱们这里要排队,有时候还挤,还插队,有时候还等饭菜。我们那里从来也不挤,也不等,去了一伸手就拿,快极了!」阳子边说边比划,看来她是常光顾那种地方。

「拿了盒子站到那儿就吃?」我想发达的外宇宙里总不至于如此吧?

「哪儿能站到那儿!你不知道,食堂里面还有许多小房子呢!一排排,里面都不大,刚好能坐一个人,玻璃隔音很好,听不到外面的噪音,但能听到房子里自己喜欢的音乐,既干净又安静。一个很小的桌子,你吃的喝的东西全在盒子里,自己打开就只管吃了。如果还想要甚么,面前还有一个喊话器一样的东西,对里面说一声,你要甚么,立刻有人就送来了。吃完饭,出去时一按按钮,桌上的东西就被自动吸光了!地上的脏东西也被自动扫净了!哪像咱们这里,再好的宾馆、酒店都比不上,差太远了!我们那里从没见过大桌子,也没有一堆人围在一起吃饭,都是一个人吃饭!」阳子对地球人的生活习惯觉得很不理解。

「大家在一块吃饭多热闹!一个人有甚么意思?」我问。

「反正那儿的人不喜欢凑在一起。食堂里都是那种小格格房间,中间隔的也不厚,很方便,干净极了!」

外星系交通工具

「人们吃了饭要到哪里去玩或者干甚么,是不是也要坐车?还是只坐你说的那种椅子?」我记起阳子刚讲过他们坐的是一种椅子。

「根本不用车,那种东西太落后了!」阳子对车之类是嗤之以鼻了。

「我们要去哪里,就坐在那种椅子。每家门前都有那种专门为椅子设计的通道一样的路,比椅子稍为宽一些。一群住房十来个的话,就会有两条那种通道,多了也没用。你要到哪里,一招手,你家的那个椅子就过来了。椅子上有些按钮,坐上很舒服。小孩坐的有为孩子专门设计的那种,很好看,适合孩子坐。坐上后,你必须告诉椅子你去哪里,有多远,一定得说清楚,你就不用管了,它就自动开了。椅子的通道很多,速度快得很,人还觉察不着,很快就到目的地了。椅子上的能量如果完了,到一个地方,它会自动去加能量。」

「那不管到哪里,就只坐这种东西了?」我问。

「那也不一定!这是去近的地方坐的。去远的地方,要坐天上飞的东西呢!」

「天上飞的是甚么东西?」

「是一种不大的圆形的东西。这东西小小的,一个人坐刚好。那儿的人干甚么都喜欢一个人行动,别看这东西小,速度可是快极了。地上那种椅子是让人们到近处像散步观光一样用的,那种东西的速度和这种圆形飞行器比起来飞行器更快,而且随时能停到空中,还能在空中翻跟斗呢!那种东西还能防止敌人进攻,在离敌人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知道有敌人来了。敌人还没有攻击,它就飞得不见了。」

「你能把它们的样子画下来吗?」

「当然能。不过这东西难画,我画不好。」阳子说着又拿着笔画了飞行器的图。

外星系通讯

「你们那里的人平时互相打不打电话?」

「不打。那里从来没有电话。」阳子摇摇头。

「不打电话,总不能想见谁就开着椅子或者飞船去找吧?」

「不过有比电话更先进的东西,是一个小圆片片,很薄,像塑料膜一样的东西,人们每人手心里都贴有一个,要跟谁说话时,就看手心,那圆片里面就显出你要找的人的图像,你就可以跟他说了。好像也不用拨甚么号码,很随便,方便极了。」阳子说着,抬起左手,看掌心,好像那东西就在眼前,她经常用似的。

「那么小的东西,人怎么能看清楚?要是找错了人呢?」

「不会错,从来也没有人找不到谁,你觉得不清楚的时候可以调光,一调就清楚。随时都能找人,也没有人找错过。也不用装电话、修电话,或者像警察叔叔手里拿个那么大的盒子喂喂喂叫半天,还不知人家听到没有。」阳子有点嘲笑地学着警察拿无线通话器的样子。

「我觉得还是图像太小,哪能看得那么清呢!」由于本人视力不甚佳,当然会想到这种问题。

「那有甚么难的呢,放大图像也很容易。到处房子里、飞行器里都有一种磁瓦,你把手心对着磁瓦,图像就放大到了磁瓦上,和电视一样,又大又清楚!」阳子也不想,随口就解了我的难题。

「那么小一点东西,能量从哪儿来?能量用完怎么办?」我还是不相信那个星系的人到底能比我们高明多少。

「这更好办啦!那种东西根本也不用装甚么电池呀、通甚么电线呀的。它靠吸收外界的各种能量当自己的能量,一般都够用了。如果长时间没有用或者能量用完了,有一种小圆盒子,把它放进去几分钟就加足了能量,可以随便用很长时间呢!」

听了阳子的话,我不由想起国内近来时兴起来的「大哥大」无线移动电话,初时见人们拿着它可以对世界各方通话,不免暗为地球人类的智慧感到惊奇,以为是电话发展登峰造极之成果。但这种玩意若与阳子讲的那种「膜」比起来,又不知差了多少代,那才真是地球人想也未想过的通讯工具呢。

外星系婚姻

「你们那里也是大人小孩住在一起吗?」我想那个奇异世界里人们家庭生活的方式,不知道是不是也与地球一样。

「不在一起!不在一起!孩子和大人从不在一起住!」

「小孩一生下就住幼儿园?」这外星系的孩子也未免太可怜,生下来就得离开父母。

「也不一定是幼儿园,大部分都是一个人住,也有的是和科学家、发明家住在一起。」

「不是自己的孩子,他们会照管吗?」我不由想到那些地球上的后爹后娘被人们描写的种种可怕嘴脸。

「谁用他们照管?孩子从不用人管!」阳子觉得我问得怪,我觉得她回答的更怪。

「不用人照管,难道是自己管理自己?谁给他们喂奶、洗尿布?」

「嘻嘻嘻……」阳子听我这一问忍不住笑个不停。

「怎么,那儿的孩子不尿床吗?」

「爸爸,你真是太好玩了!我们那儿的孩子从没见过吃牛奶!他们生下来甚么都懂,自己甚么都会干,会自己走路,自己穿衣,自己吃饭,跟大人一样,就是小,少点经验,光爱玩!」

甚么?这简直是在开玩笑!人就像小鸡一样?生下来就会找吃的?会叫?会走?会玩?我真难以相信这不是阳子编的弥天大谎。再看阳子却根本没有一点撒谎的样子。

「当然会!因为我们那儿的女的怀孩子不像地球上怀个几个月就生了,要怀好几年呢,怀了孩子甚么都不干,就光玩。所以孩子生下来甚么都会。不光会走会说话会自己管理自己,你知道科学家、发明家为甚么要和小孩在一起吗?」阳子又提出了我更无法解答的问题,我只好摇首。

「我们那儿的孩子可不像地球上的孩子,几岁以前连甚么都不知道,迷迷糊糊的。小孩都特别聪明,从小就有两种任务,一是玩,二是创造!」阳子把「创造」二字讲得特别重。

「创造?小孩会创造甚么?」乳臭味干,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孩子会甚么创造?我难以想象。

「这你就不懂啦!别看孩子小,脑子特别灵活;想的全是最新的东西,他们想的往往是科学家、发明家他们从来也想不到的东西!他们自己会发明创造很多稀奇古怪有趣儿的东西,所以,科学家、发明家要和他们住在一起,发现他们有甚么想法,马上纪录下来,研究一下,就成了新发明新创造啦!所以呢,那儿的科学家、发明家还经常请孩子们讲课,向孩子们学习呢!」阳子脑袋一晃一晃指手划脚地说着。

哦?是这样的!其实仔细想来,这貌似荒诞的话里却不无深刻的道理。孩子们通常有些出奇的怪异想法,不管他们做甚么,思路总是与大人不大一样,因为他们的脑子没有任何条条框框的制约,自由度最大。切苹果大人是顺着果把儿往下切,孩子们却不管,会把苹果放倒就切,有可能顺切、竖切、横切、斜切,总之,甚么可能性都有,所以,他们会发现苹果的核是个星形,而有的大人切了几十年的苹果还不知道这一秘密。发达的外星系,能充分利用孩子们天才的创造力,实在是最高明的思路。而阳子讲的情况,在那里也完全可能是一种现实。既然外星系高度文明发达,那么将动物比如小鶏、蜜蜂等之类的先天本能的某种遗传密码程序,通过基因工程改造人类本身,使人一生下就具有阳子所说的那种能力,更是可以在想象之中的事。仅此一端,就可见外星系人的素质有多高,能节省多少劳动力,而人的早慧又不知可以多带来多少社会财富。这种思路,我想是地球上科学家、艺术家所应努力追求的。

「所以,你想我们那儿的孩子怎么会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大部分都是自己住!」阳子见我在沉思,又强调了一遍。

「爸爸妈妈不管你们,也不去看你们吗?」

「想看就去看,随时可以看。一般那儿的人都是两个人一家。也有一个人一家的。两个人住在一起的,都是一块搞研究的。生活很方便,也不用甚么买菜做饭的,也不用争吵甚么饭好吃,甚么饭不好吃,你要吃这个,我要吃那个。谁想吃甚么就吃甚么,谁想穿甚么就穿甚么。大家心里从没想过没有吃的、穿的怎么办。」

外星系教育

「那你也给科学家讲过课?」我从阳子种种讲话时的口气推测道。

「当然讲过!还讲过许多次呢!科学家每过一个星期或半个月就请我讲一次。」阳子得意地下巴一扬说。

「那你们甚么时候上学?」

「不是给你讲过吗?我们那儿分小人国、中人国、大人国。小人国是孩子们住的,很少学习,过十天教主才讲一次课,只说几句话,然后都是玩,整天玩。要玩到三岁半,或者四岁,就开始有教主带了。在教主身边要一直待到十岁,教主主要是启发人的智慧,讲一些开窍门一类的话。到了十岁,就到中人国去了。在中人国,还要玩五年,自由玩,尽情地玩,因为那时候,人的玩性还没有完,更会玩了。到十五岁时,才开始进入大人国。到大人国里的时候,人已经玩够了,甚么都玩遍了,再不想玩了,就开始创造发明,要一直创造发明下去。」

「一直创造发明下去?创造到多少岁?那儿的人能活多大年纪?」我很想知道那个高度发达社会中人的寿命。

「一般可以活到三十岁。」阳子说。

「三十岁?这么短?」我对阳子的话非常失望。如果那儿的人,只能活三十岁,何以证明他们的发达呢?

「你不懂,那里面好几种情况呢。」阳子解释说:「主要看你创造的多少。到二十岁以后,如果你不创造,活到三十岁就必须离开那个星球,到下一级星球去,那可是谁也不愿去的地方!」

「有这种奇怪规定?你说得仔细一点!我觉得这种「开除球籍」的做法实在太新颖了。

「我们那里把活到二十岁以后的生命叫进入创造生命。创造生命阶段,人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创造。每天都要创造。在这种阶段,人要吃一种药,叫『创造生存剂』,只有吃这种药才能延长生命。一般的人都要创造,『无穷量创造剂』,是给开始创造的人吃的。吃了这种药的人一点也不想玩,不想休息,只是创造。想死的话,闭上眼就死了,想活就得天天努力。『普通创造剂』是给才做出一点贡献的人吃的,吃了这种药,几年以内可以保持自由。还有一种『巨大能量创造剂』,是给那些做出特别大贡献的人吃的,那些人的贡献使那个宇宙空间更前进了一步。吃了这种药的人,可以永远生存下去!」阳子讲述想活下去的创造的三个层次时,说到「创造创造」的话,特别有力,好像她很理解「创造」对于人来说是多么重要。

「那种永远能使人生存的药是长生不老药吧?」我想起中国神话小说中后羿射日,至西天王母处求「不死药」,而嫦娥偷服药后升登月宫的故事以及种种关于可以使人长生不老的人蔘果、仙丹、仙药之类的传说。地球上不知有过多少皇帝梦寐以求这种东西,但人类始终未能造出,难道那个宇宙的人已经突破了生命和时间的界线了吗?

「也可以这样说。这样说是比喻可以活的时间很长很长,但是如果宇宙、空间发生甚么变化,他们照样也逃不脱,还得修练,和地球上的人成神、成佛以后的道理是一样的。只是在我们那个星球上可以活很长很长时间。所以,一般人没有谁愿意靠那种药维持生命的。」

「那靠甚么?」这又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命题。

「靠挑战!」阳子小手一挥做了一个很有力的动作。

「挑战?向谁挑战?向死神?向阎王爷?」我想难道那里的情况也和地球一样,有甚么「阎王」?

「不对,不是。是向另一个星球——更高级的星球挑战!」

「向更高级的星球挑战?搞星球大战吗?」我惊奇地瞪大眼望着面前这小不点姑娘,她简直是一部奇异的神秘外空间活词典。

人已赞赏
探索发现

死星的爆炸与复生

2020-3-10 20:56:20

探索发现

无限的宇宙——虚幻!

2020-3-15 22:28:08

1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个人认为阳子应该是来自其他的星系,也就是来自于我们这个太阳系以外,并不是她所说的来自于另一宇宙。

  2. 还是别谈宇宙大小之类的话题了,对神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人的大脑更是容纳不下,我们人类置身在第一层宇宙,也叫盘古宇宙,这个宇宙是无数宇宙中的一个小宇宙,而这个小宇宙就是由27亿个银河系,这么多的星系构成的…………

    • 请问我哪里讨论宇宙大小之类的话题了?
      还有,你自己倒是在讨论宇宙大小的话题哦!你说的这些是从哪里听来的,有确实的依据吗?如果是你自己猜测的,请不要妄加发表定论,以免一些人看到之后形成一种错误的观点,这样就是你造下的口业了。

  3. 日本人吗,有空我买本

  4. 地球上就有很多种人类,除了我们以外,更不要提星系了,而且,你挺让你姑娘操心的,明明自己不有娃娃懂事,却每次都要跟她犟,我虽然没有你姑娘懂事但是我爹也是每次都是嫉妒我,一到外面不会说话的时候我帮忙圆场了,还被他说三道四的,这就是当父母的不甘心吧!懂事不在年高,即便将来我女儿比我懂事我也不会因为嫉妒她而跟她犟的。但是要是有人欺负她那我就是她的最强后盾。这也是我作为父亲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了。

    • 一脸懵逼~完全没看懂,这样的评论还是头一次看到,虽然每个字我都认识,愣是看不明白究竟说了些什么。。。

    • 这是我看了这本书后,照抄上来分享的。也许是我没交代清楚,另这位读者误会了。。。

  5. 世界上真正能看透整个宇宙的所有人种和科技的,恐怕只有天帝,还有那些成就很长时间的大仙,大神,佛,菩萨。像我们这些投胎到地球的难民能看得清楚的几乎不有。我很累了,闲着时候还要断毛病和研究一大推我不懂的资料,不想趁着现在做人时候 因为 没有学到完整的知识留下遗憾而痛苦奋斗,你很有福报,能有一个替你分担和很懂事女儿,这辈子注定衣食无忧咯 我估计你女儿上辈子跟你关系匪浅呢 哈哈哈哈 趁着现在女儿还小多跟她谦虚学习一下,等以后嫁出去就便宜别人了 再说了谁讨你女儿真的很有福气 这男人也是非常厉害喲!

    • 你误会啦!我抄书的哦。

    • 想了解更多宇宙的奥秘和我们本身的实体真相及灵性指导方面的内容,请看我其他的文章,正在持续更新中,希望能让你明白我们为何而来,我们从何而来,我们来做人的目的和意义又是什么?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