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宇宙来的人

外宇宙的星际挑战

「不是打仗。我们那儿的挑战是对话。人和外星球人对话。谁胜了,就是谁把谁说得没甚么话说了。我们那儿的科学家发明家全部都是幻想家,他们有的人觉得自己的力量还不够的话,就挑一个小孩带着一块去,小孩有很多特别古怪的想法,外星球人有时也解答不了。如果外星球的人被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人战胜了,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人就可以带着那孩子一块到外星球去啦!」

听了这种奇特的「挑战」形式令人思索颇多。第一挑战是非武力的,是语言形式,说明在那个宇宙,人们的文明程度的确要比地球高出许多许多倍,野蛮的武力已经结束,代之而来的是语言智慧的较量;其次,挑战看来是一种类似学术研讨式的、或答辩式的争论,完全是知识、创造力的交锋;其三,孩子在那个世界得到高度的重视,孩子的智慧和创造力得到了最全面的发挥;其四,「挑战」的结果不是你死我活的惨烈结局,胜了是一种进取,资格得到的认可,败了……,败了会是甚么结果呢?我又向阳子提出败了会怎样的问题。

「失败了?主要是我们那儿的人如果失败了,就不能上高一级的宇宙去,只能在我们的星球上继续修练,直到有一天能取得胜利!」

「他们不打仗吗?」我还是有点想不通。

「怎么不打?打的方式不一样。好像下棋一样,你走一步,我走一步。你走一步要说你这一步的道理,人家会问,如果你答不上来就失败了,如果答上来了,人家还要继续问。如果你一直能回答,反而最后让他没法问了,那你就胜利啦!」阳子说。

「你能不能讲个具体的例子?」我还是难以理解。

「不太好讲,他们讲的那些内容你无法懂,比如这样,」阳子歪着头想了一下说:「比如你是挑战的,你说我要到你们的星球上去。人家那星球的人说,就凭你这点本事?没门儿!这时候如果你没话说服他们,那就败了,就得回去,可是如果你说,没门儿有窗户!把他说得没话可说了,他就得让你进去!」

「那人家在别的星球,你们的人怎么去挑战?」

「开着飞船去呀!」阳子感到我问得好笑。

「去以前告诉你们这里的人不?还是悄悄地自己去呢?」

「一般都要告诉这个星球的人。因为你是代表一个星球去的,去时要穿这个星球人统一穿的衣服,那种衣服上有一种代表星球标志。飞船上也有那种标志。」阳子在臂膀上比划着,说衣服上的标志是在臂膀上的。

「对方怎么知道你们的人去了呢?」对这种闻所未闻,想所未想的奇事我兴趣十足。

「人家那边的星球更发达,星球外边有一种保护膜。你的飞船离人家还很远的地方,必须发出一种东西,这种东西一打就粘到那种膜上,那膜一转,就把信号传进去了,人家就知道你来了。」阳子绘声绘色地说。

「不打那种东西直接开进去不行?」

「不行,根本不行,还有危险呢!有的人挑战失败了就想开着飞船闯进去,可是飞船一碰人家星球上的膜,就会被弹回来,根本进不去。

外星人的死亡

「如果有人老是挑战,老是失败怎么办?」我想世界上总是有些人是命运的宠儿,有些人机运不佳,无论甚么宇宙空间,这点恐怕是一致的,这也符合辩证法——世界的不平衡是绝对的,平衡是相对的,因为只有不平衡才是物质界运动的原始力。

「这种事也是有的,」阳子说:「有的人挑战几次不行,失败了,他们觉得再回原来的星球太丢人,就到低一级的星球去了。有的人就不想活了,干脆自杀。」

「自杀?外星人也有想不开的?他们不怕死吗?」

「不怕,一点儿也不怕,从没见过人哭,也没见过人怕死。」

「怎么自杀?」我想不外乎是个死,上吊、服安眠药或者有一种甚么高级自杀工具。但人死时的心理状态应该是很痛苦的,居然能不哭,实在不可思议。

「自杀也不是你想的甚么上吊呀、跳河呀、吃安眠药呀那些,自杀是专门有一个地方,那地方有一个很大的黑洞,谁不想活了就到那里往里一跳,人就不见了。」阳子用手比着一个大洞的样子说。

「黑洞?通向甚么地方?」」这种奇特的自杀方式也颇令我惊异,好似游戏一般,还专门有规定的场所。

「黑洞通到哪儿谁也不知道。说是自杀,其实人也没有死。从那里跳下去,就会到别的低一级的星级上。」

「跳的时候人不害怕吗?」对未知的愚昧落后的地域,人总是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好像文明人突然要去一个吃人生番的野蛮原始部落,岂有不惧之理?

「刚才给你说过,我们那儿的人,从没人感到害怕,觉得有害怕感的太低落了!太低落了!」阳子不耐烦了,觉得讲话讲的时间长了,想要去玩。

「等一下,还有事没问完呢!」我拉住她。

「啥事,快点!」

「你们那儿的人有没有像地球上的人正常死亡的那种?」

「有呵,怎么没有呢?有的人活到一百多岁,就死了,说是死了,其实是到别的星球去了。」

「死了就死了,还怎么到别的星球上去?」

「你这人也不想一想,那些低一级星球上的人要到我们这儿来,我们的人如果不出去一些,星球能装下?告诉你,他们说是死了,实际上是修练成了,到别的更发达的星球上投胎去了!」

「那儿的人都懂得投胎吗?」因为地球上的人对投胎、转世一类的事尚不明了,绝大部分人认为那都是荒诞不经之谈,所以我对这一点特别感兴趣。

「怎么不懂?大家都知道。所以,活着的时候,要多努力,做些好事,对我们那个空间多一些贡献。死了,才能升到另一个更高的空间,如果不做好事,不努力,只能到一个低落的星球去投胎。他就连这个星球的样子也记不起来啦!」

「那到高一级星球去投胎的人会记得原来的星球吗?」

「当然能记得。」阳子对我的话感到莫名其妙。

「到低一级星球去投胎的人为甚么就不记得呢?」

「我不是跟你说过?因为他们没做好事,如果让他们记得原来干的事,他们就会本性不改,继续坏下去,一直低落,再也到不了高层次。可是如果让他们忘了这些事,就会像一个新人一样,还有机会重新做人,重新努力创造、修练,再回到原来的星球上去!」

经阳子这一点拨,我明白了,「那么说,你们星球上的人到更高级的星球上去的时候,原来的事情都记得,是为了让他们记住自己是如何修练才有好的结果,到那个星球去以后要更努力才对,是吗?」

「对,对极了!就像地球上的人一样,不好好修练,不干好事的人死了就会变成鬼,鬼再投胎时就记不清原来自己是干甚么的。而那些做了好事,修练有功的人却记得原来是怎样修练的,如果他还没修练成,再投胎时,就能记住以前的事,投胎以后就可以接着修练。再修练成以后,就可以到别的星球上投胎修练了!」

「原来你讲的神佛也要再修练就是这个意思?」我想起来阳子讲过佛也得继续修练的事。

「没错儿!他不练,在他们那个空间只是一个消费者,没有给那个空间带来好处,没有让那个空间更进一步,就还会被打下来,再到人间受苦。」

「照你这么说,你们那儿的星球很多,星球都有人,总之,还有很多星球都有人。」

「我也说不清。你想,我们只能知道比我们发达和落后一些的星球的情况,而发达的星球也只能知道比他们星球更发达的一些星球,更发达的星球才能知道更更发达的一些星球,那是永远没有完的。就像地球人现在知道鬼不如人,人不如神佛,而神佛不如谁,地球人就不知道了,现在地球人已经知道有外星人,比外星人更发达的人呢?你们根本就无法想象!」阳子的声音铿锵有力,讲着讲着越来越激动,全然不像孩子,那神气仿佛一个高智能哲学家在给落后的地球人上课,我被再次震动了。

生命的进化无有终极,修练无有终极,人类的发展创造无有终极,而被打下去的向落后、愚昧的方向的倒退亦无有终极!像时间的无始无终,生命运动的进化,人类的发展亦无始无终!任何发现都只是某个宇宙生命演化中间一环上的一个点,一个片断!只看到前进的无终极是不够的,只看到正的无终极是不够的!还要看到倒退的无终极性、负的无终极!这真正的辩证思维不是来自地球上的哲学家,而出自一个不满十岁女孩子之口!这种突破行而上学的巨大智慧,是来自一个自称「外宇宙来地球探险的人」之口!这能令人不感到震惊吗?!

越往深、往细谈,我越发现,这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事实,都是一个个人类目前尚未了解而又确实存在的实在。那些自以为不可一世的人呵,在外空间智慧面前显得多么愚昧无知!

在多次谈话中,我领悟的另一点是:所有宇宙生命可以分成阴阳两种型态:阳性生命是实在的,一般人不借助于特异功能凭人类自身感觉器官即可感觉到,比如地球的人、动物、植物、微生物等等,这些是凭人的视、听、触、嗅、味、温等感觉系统可以直接感觉到。阴性生命一种虚空的,一般人不能凭着自身感觉器官感觉到的,如地球人所认识到的神、佛、鬼、怪之类。而在外宇宙空间情形也与地球大致相近,生命的种类也是这两种,只不过其级别不一,神佛之类地球人认为是一种高级生命型态的东西,在那里正好可能相当于「鬼」之类的低级阴性生命,这就是阳子所说的「神佛想当宇宙人」,是因为神佛还需要有一种新的实在的机体来附着生命,而他们已深感地球人类的躯壳污浊不能满足于要求,因而瞄向了更高一级的宇宙生物。而「宇宙人想当另一层次的人」,是讲宇宙人也要修练,从他们本身躯体中再复制自己的灵魂、神魄,变成更高一级的阴性宇宙生物,而「宇宙人想当我们」,是指宇宙人修练成的阴性生命,再去投向更高一级的外宇宙的生命实体,也就是阳子所说的她的那个星球上的人。这种阴阳变化的层次也没有完结和终极。而我们地球人类在目前,连自己这个层次的阴阳生命形态是否存在还争议颇大,基本上还是一种否定态度呢!同是生命形态,智慧量级的差别竟如此之巨大!

到地球探险

当我和阳子谈了多次以后,思维已经逐渐进入了她的思维轨道,对她所描述的那个宇宙的新奇世界有了初步的理解。这越发引起了我对她本人的疑问。

星期天,我们一块到公园去划船。就我们两人,乘着脚踏船,在兴庆湖中漫游起来。因为我平时事务多,很少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来陪她,阳子吃着小米薄酥脆,喝着雪碧饮料,品着开心果,乐得手舞足蹈。看着她如此高兴,真又为她可怜——当父亲的平时对她关心得太少太少,偶尔出来,孩子便高兴得如此。

「爸爸,你今天有甚么事问我吗?问吧!」阳子看着我,似乎知道我要问她甚么。在最高兴的时候她才会如此。

「是的,爸爸想知道你是怎么来地球的?」我讲出最关心的话题。

「嘘——」阳子食指指口,先向四周看了看,见附近并无船只,才小声说:「这是秘密。我不是跟你讲过吗?我是被人推下来的!」

「那是不是被人打下来的?」我听过许多某神因犯了「天条」,被「打下天界」的神话故事,也听阳子讲过一些「打到低一级的星球去」的说法,便怀疑她也是其中之一。

「不是!被打下来的,都是一些对我们星球没有贡献、又不创造的那些人,我怎么会被打下来呢!我在那儿才四个月,是个小孩,根本不会被打下来!」阳子辩解说。

「那怎么会有人推你?」

「我也不知道。推下来可能是我不太想接受这个任务。」

「甚么任务?」

「到地球来探险呀!」阳子边吃锅巴边说:「你不知道,我们那儿的人,过一个阶段,都要被派到一个落后的星球去探一次险。探险,就是来了解这个星球的人和社会的各种各样的情况,回去以后要做汇报呢!找到了这个星球落后的根儿,我们的星球就会更前进一步!」

阳子的话使我想起一些深入原始人群进行考察的地球科学家,也许阳子正像那些科学家一样,是来深入了解地球情况的。但为甚么要采取「投胎」一般的形式?

「你不是自杀以后来投胎的吧?」

「不是自杀,也不是投胎,更不是挑战。探险就是探险,和那些是不同的。探险的人知道自己的任务,而投胎的人却不知道自己有甚么任务,他们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一切,我也不是转世,转世的人是为了修练,修练以后功力提高了,才能向上一级星球挑战。谁会向比自己星球落后那么多的星球挑战?那太可笑了,因为这里的一切没有一点儿值得我们挑战的。我只是来探险。」阳子说完,又拿起了饮料。

「问吧,还有甚么问题?」

「探险来的就你一个人吗?」我怀疑会让一个小孩来冒这么大风险。

「还有呢,一共好几个人呢!」

「那些人在哪儿?」

「就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各人有各人的任务。」

「都是些甚么任务?能不能告诉爸爸?」我对外宇宙人的使命很想了解一下。

「各人的任务是不同的。我一下子也很难讲清楚。有些任务可以讲,有些不好讲。」阳子像个成熟的领导,讲话很有原则性。

「你就说那些能讲的,举个例子吧。」

「好吧。」阳子答应了,歪着头略想了一下道:「比如有些科学家吧,他整天研究这个,研究那个,研究完了就把研究的东西写成文章或者写成书,你知道这是为甚么吗?」阳子没正面讲任务的事,反而提起问题来。

「不知道。」我想科学家爱研究问题,那是天性,每种人都有自己特殊的爱好。至于为甚么要研究问题,天晓得。

「告诉你吧,那就是他们不是地球上的人,但他们自己却不知道。他们研究这,研究那,就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光研究还不行,还必须总结,写成书,这就是他们的作业。回去的时候,要往上交作业呢。没有作业,人家就不要你了,不往回接了,就会被打到下一级的星球去,或者留在地球上。」阳子说的话声音不高,但是有板有眼有根有据的。看来科学家爱研究问题,原来是生命密码中带有先天使命,而且这使命还非完成不可。

「是不是地球上有许多不是地球人的人?」按照阳子的话的思路我推测地问。

「是的。一般来说,那些智力比较高的、聪明的人都不是地球上原来的人,都是外星人投胎来的。地球本来人投胎变成的人都比较笨,只能做些简单的工作。外星人到处都是,比较高级一点儿的就变成地球人,以地球人的面貌出现。那些稍低一点的,才开着飞行器呀甚么的来。」阳子回答我的问题时,又出人意外地谈出了新观点,外星人就在我们中间,他们多是投胎而来的。

「是不是外星人都要投胎到城市而不投到农村?」我以为投胎时高智能的人不一定要选生活条件好的地方。

「那可不一定。主要看投胎的人的兴趣。有些人觉得农村有意思,就投到农村去了,再从农村奋斗出来更有意思。」阳子的话总是反逻辑的,尤其与地球人的逻辑,我的思维路子总是和她不一样。

「爸爸,你为甚么要写书呢?」我正品味着阳子的话,她却突然又提问了。

「我是觉得有些问题应该向大家说清楚。甚么事情都不要犯一边倒的毛病。今天这个好,这个对,这个事就完美无缺,一点弊病都没有;明天这个东西又成坏的了,坏的连一点好的地方也挑不出来。比如对古代预测学,很多人都是这种态度。所以我才想把实际情况给大家说一说,就写书。本来是不想写这种书的,后来觉得自己有责任写,就写了。」

「对呀。你觉得自己有责任,其实谁也没逼你,是你自己叫自己写的,这就是因为你原来带有任务,不写是不行的。你写的书,这就是回去要交的作业。作业完成的越多,越好,回去才有好的机会。」阳子像老人指点孩子似的对我说。弄了半天,人生一些重要大事居然提前已安排好了程序,我们只是完成程序的命令而已,真没想到。

「任务完成以后呢?」

「完成以后我们就会被接回去了!」

「接走?」我很怀疑,「这么大的地球,别人怎么知道你在哪儿住?怎么能找到你?你又没有联系的办法。」

「当然会有人来接!」阳子信心十足地说:「你想着他们找不到我,错啦!人家先进得很,你在哪儿都知道。我不是跟你讲过,不管是谁投胎也好,到地球探险也好,都要先到一个地方登记、喝药。」

「管登记的是不是阎王判官甚么的?」

「我不知道,但根本不是甚么大官,在我们那儿只是芝麻官儿,是当差的那种人,还经常换人呢。所以,不登记是不行的,到时候没法接,登记过了,随时都能来接!」

「甚么时候会来?」我有些紧张。说实话,我可不愿让谁把她从我身边接去,哪怕是再好的地方、再好的人来接也不行。

「那就是秘密啦。」阳子对这些似乎不在乎,「爸爸你放心,到时候,你也会和我一块走的!你也别担心,大家都还有任务,任务完成了才能接走。完成不了,你想走也没人接!」她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

「能有这样的机会就好了!」我叹道。若真有那样的奇遇,我一定要设法把我经历的一切,如实告诉地球上的朋友们。

「放心吧,肯定会有机会的!」

「为甚么小孩也会被派来探险?」

「因为小孩的记忆力特别强,探险中发生的事都记得很清楚。另外,小孩爱玩,脑子里也没有甚么框框,见甚么都觉得稀奇好玩,来探险还是和玩一样。大人可就不一样了,他们整天想的都是创造创造,向高一级创造、挑战!要让他们来这里,就觉得没意思透顶,觉得太委屈、太受苦了,所以就派小孩来了。」

「你来探险有甚么好处吗?」

「当然有呵。」阳子放下饮料,眼睛望着远处的水面出神地说:「我来探了险,回去以后,就有了这方面的经验,科学家就会带我去挑战,我可以不在那个星球学习创造了,可能会到一个更高级的星球去啦!」

「原来科学家和你在一起玩过吗?」我想起阳子前面讲的自己那种生活方式。

「当然玩过!好些科学家,过几个星期就来我住的地方请我给他们讲一次课呢!我在那儿是出了名的人!」阳子头一仰,又得意洋洋道:「所以探险回去以后,找我的人会更多的!」

「天机」不可泄露

「阳子,能不能给我讲讲地球上以后的事?」我很想提前知道地球人类以后的命运。

「甚么事?」阳子又歪起了小脑袋。

「不管哪方面的都行。」

「那么多叫人怎么讲?再说,有的话是不能说的!」她压低声音似乎怕人听到。

「是天机不可泄露吗?」

「对。」阳子点点头。

「为甚么不能泄露?露了会怎么样?」这种话从古书描写中也好,从地球上「高人」的口里也好,见的确实不少,但从无人道出其中之奥秘。

「不能讲的话是绝对不能讲的。因为那里都有规定的,你一讲,人家就知道了。知道了,对自己不利。另外,人家就会改变计划,叫你的话不灵,让别人都说你是骗子,再也没人信你的话。或者,严重的还要惩罚呢!」阳子小脸绷得平平的严肃地说。

「那你上次说有两个宇宙人要来统治地球,这是不是天机?」我想起阳子原先说过的话。

「当然是,不过,他们不是我们那儿的人,是比我们那儿低好多级的星球,所以我不怕。不过,他们也灵得很,我这么说,也许他们会知道,会改变计划。来的那两个人在地球人看来他们是厉害的不得了,聪明绝顶,神通广大,在我们那儿,他们还差得太远。就是在他们的星球,他们也是最笨的。」提起原来的话题,阳子一点也不陌生,她所有的思维、讲过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话,不管你变多少次去问她,逻辑上是丝毫不乱。

「他们在地球上要统治人类多长时间?」我又杞人忧天起来。

「时间大概也不会长,半年多到一年的样子。」

「是地球人联合起来推翻他们吗?」我对现代地球人的力量还是很有信心的。

「靠地球人门儿都没有!是他们自己的人把他们召回去了!」阳子对地球人之类的话显然不屑一顾。

「自己人为甚么要召他们回去?」

「因为这两个人是那儿最笨的人,他们也没有经过那个星球人的同意,两人偷偷跑到地球上来了,违犯了那儿的规定。他们一出动,就被发现了,人家从后面就紧追过来,把他们召回去惩罚呢!」

「那地球就又恢复原样了?」

「不,地球比以前来了个大飞跃、大发展!」阳子的回答出我意料。

「没受损失?反而发展起来了?」我想应该是比世界大战更可怕的结局才对。

「没多大损失,因为那两个人大家都觉得他们很聪明,很能干,他们的智慧对地球人很有影响。地球人从此真正知道了有宇宙人,知道人家那么先进,再不赶快发展就会被消灭!害怕了,全世界人都齐心合力地干,地球的科学就发展了一大步!」

「他们没给地球带来别的影响?」我仍觉得不满足。

「怎么没影响?他们会使地球的气候发生变化呢!」

「哦?」能使地球气候变化,那神通一定非比寻常,我想。

未来的地球气候

「宇宙人甚么时候来?」

「不是跟你说过,这些具体的时间一般是不能说的!说了以后,也会发生变化。不过,可以告诉你,一九九四年前后,那两个宇宙人已经开始出动,离开他们自己的星球,向地球这边飞过来!」阳子说着,看了一眼外边的天空道:「快下雨了,咱们走吧,回去再说!」

我抬头一看,果然老天又沉下脸。阳子原先讲九二年秋季雨多,这雨已下了不少日子,还是乍晴又雨。

「怎么还没完没了的下?」

「不是告诉过你今年秋天雨多吗?这雨一直要下三十多天呢。雨停了时间不久,冬天就会来的,今年冬天气候会比往年冷得早。但是明年春天会来得早一些,刚到四月份就开始变暖和了。」阳子说。

「好吧!咱们赶快回不然要成落汤鶏了。」我们把船靠了岸,收拾了东西就往回走。

「哎,为甚么气候会变成这样子?」我又问。

「这有甚么难理解的?」阳子小嘴一撇道:「地球就跟人一样,慢慢也会变化。到后年,地球春天来得更早,以后夏天要比现在热,都要到四十多度呢!整个地球都要升温呢!」

「那海南岛上的人就无法活啦!」我去过海南岛,那里的确很热,一月份我还在大东海游泳场游过泳,一点也不冷。

「那也不一定!只是咱们这种地方温度变化大一些,海南岛那种地方只增加几度。」

「那也受不了。以后地球就越来越热啦?」

「不,还会有一小段时间气候比平常冷一些。」阳子摇头否定我的话,我感到奇怪,为甚么我按逻辑判断的推论往往在她这里遭到否定。

「为甚么?」

「因为两个宇宙人来地球的时候,他们会破坏地球表面空气的那层膜,带来一股很冷的冷气,所以地球会有一段时间,大概半年多时间,会比平常冷一些。」没想到阳子又将宇宙人的事和地球气候联系起来。

「再往后呢?」

「再往后又慢慢热起来。」

「这又是甚么原因?」

「这是因为地球慢慢运动,向这个星系的边沿移动。这种移动久了,到时候,地球运行的轨道就会发生变化,还会出现一个比地球稍大一些但不会发光的星球;地球那时候轨道就会发生变化,环绕太阳运行,也绕那个星球运行。」回家的路上,阳子坐在自行车前梁上,边说,边用手给我比划。她用手比划着说:「比如,这里是个星球,那里是那个星球,这边是太阳,地球就这样转——」她手在两个点之间绕起了「8」字型,这不能不令我惊诧。

「地球会这样改变轨道?」

「嗯,是的。」阳子肯定地说。

倘若如此,地球的气候发生变化或者较大的变化当属无疑。不仅如此,光线,白昼和夜晚,时间的长短、一年的天数、每天几小时等等这一切都将发生变化。那将是一个十分巨大的变化。我不知我们这一代人是否有幸经历这种罕见的天文自然演变。

能驾驭星球的外宇宙人类

「到时候,咱们这个地方就没有人了。」阳子说。

「人类完蛋了吗?」我刚听到地球会变轨道,从何而来人类又灭亡的话题?

「不是这个意思。咱们这个地方地球已经离开了,你想,这里还会有人吗?」

「哦,你是说这个地球原来停留的空间变成了空白,所以没人了,是吗?」

「是呵。可是,这个地方还会有新的星球来填补空子的。」阳子说。

这又是一个想不到!地球脱离原轨道,而原轨道被另一新的星球占据!

「新的星球是个甚么样儿的?」

「是一个比咱们地球稍差一点的,小一点的星球,慢慢移转到咱们现在的位子上。」

「那咱们地球转移以后情况怎么样?」我为地球的命运担忧,它关系到人类的命运。

「那时候,地球的位置跑得很远很远,快到咱们这个宇宙的边上去了。那个地方比现在危险得多。」阳子摇摇头,看来情况不很乐观。

「怎么个危险法?」

「地球上不太平静,经常山摇地动的。」阳子忧虑地说。

「那人们有甚么办法吗?」

「会有一些办法,但是,不这样也不行。这样毕竟是地球前进了一步。」

「怎么能算前进?是地球自己运动到那个宇宙边缘的,还是人类让它运动的?」

「总的来说,是地球自己移动的。」

「那和人类是没关系的了?」

「也不能那么说,和人类有一定的关系。是人类发达引起的。但是这种关系我一时还说不太清楚。」阳子想讲但好像很复杂,不太好表达。

「那在你们原来那个宇宙,你们的星球上,人们能驾驭星球运行的轨道吗?」我异想天开,提了一个玩笑式的问题。

「当然能啦!」阳子的回答令我愕然,她瞪着眼说:「你觉得没可能。其实是可以的,但控制的力量是有限的,不太大。可以向前走一点,就这么一点,也是非常非常难的。但总之,是可以控制的。」

「怎么控制?」我很想知道这新奇命题的隐秘。

「那可不是简单的事。」阳子摇摇头:「很难说清楚。」

人已赞赏
探索发现

死星的爆炸与复生

2020-3-10 20:56:20

探索发现

无限的宇宙——虚幻!

2020-3-15 22:28:08

1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个人认为阳子应该是来自其他的星系,也就是来自于我们这个太阳系以外,并不是她所说的来自于另一宇宙。

  2. 还是别谈宇宙大小之类的话题了,对神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人的大脑更是容纳不下,我们人类置身在第一层宇宙,也叫盘古宇宙,这个宇宙是无数宇宙中的一个小宇宙,而这个小宇宙就是由27亿个银河系,这么多的星系构成的…………

    • 请问我哪里讨论宇宙大小之类的话题了?
      还有,你自己倒是在讨论宇宙大小的话题哦!你说的这些是从哪里听来的,有确实的依据吗?如果是你自己猜测的,请不要妄加发表定论,以免一些人看到之后形成一种错误的观点,这样就是你造下的口业了。

  3. 日本人吗,有空我买本

  4. 地球上就有很多种人类,除了我们以外,更不要提星系了,而且,你挺让你姑娘操心的,明明自己不有娃娃懂事,却每次都要跟她犟,我虽然没有你姑娘懂事但是我爹也是每次都是嫉妒我,一到外面不会说话的时候我帮忙圆场了,还被他说三道四的,这就是当父母的不甘心吧!懂事不在年高,即便将来我女儿比我懂事我也不会因为嫉妒她而跟她犟的。但是要是有人欺负她那我就是她的最强后盾。这也是我作为父亲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了。

    • 一脸懵逼~完全没看懂,这样的评论还是头一次看到,虽然每个字我都认识,愣是看不明白究竟说了些什么。。。

    • 这是我看了这本书后,照抄上来分享的。也许是我没交代清楚,另这位读者误会了。。。

  5. 世界上真正能看透整个宇宙的所有人种和科技的,恐怕只有天帝,还有那些成就很长时间的大仙,大神,佛,菩萨。像我们这些投胎到地球的难民能看得清楚的几乎不有。我很累了,闲着时候还要断毛病和研究一大推我不懂的资料,不想趁着现在做人时候 因为 没有学到完整的知识留下遗憾而痛苦奋斗,你很有福报,能有一个替你分担和很懂事女儿,这辈子注定衣食无忧咯 我估计你女儿上辈子跟你关系匪浅呢 哈哈哈哈 趁着现在女儿还小多跟她谦虚学习一下,等以后嫁出去就便宜别人了 再说了谁讨你女儿真的很有福气 这男人也是非常厉害喲!

    • 你误会啦!我抄书的哦。

    • 想了解更多宇宙的奥秘和我们本身的实体真相及灵性指导方面的内容,请看我其他的文章,正在持续更新中,希望能让你明白我们为何而来,我们从何而来,我们来做人的目的和意义又是什么?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