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照片

九一年至二000年是我职业生涯的关键时期,

大大小小处理了许多的案子,

同样也是在这个时期当中,

我的两位敬重之人先后离世,驾鹤而去。

师傅与黄老太分别于九七年、九九年过世,

两位老人对我恩重如山,教会了我很多的东西,

不光是我赖以维持生计的这番抓鬼本事,

更多的是教诲我做人的道理。

他们生前说得最多的话是人要以善为本,常怀感恩之心,

行善积德,增添福报,渡人也在渡己,

只有这样,当福报来临时,好运才会追随着你。

1991年12月,我在诸暨一个偏远的山村处理了一桩离奇的案子。

那天女子找到我时已是傍晚时候,

女子三十五、六岁的年龄,是红着眼睛走进门来的,

看样子情况已经十分严重了。

我照例安慰了她几句,然后让她说说遇到了什么样的难处。

女子说她老公快不行了,两个月前在两条腿的膝盖位置各长了一颗疮,

因为不痛不痒,起先并未在意。

但一段时间后,疮却越来越大,还开始流血流脓了,

这个时候还是不痛不痒,只不过两条腿已经失去了知觉,

不会走路了,

他们这才急急忙忙地赶去了医院。

在医院呆了十来天,做了各种检查,

非但没有好转,病情是一天比一天严重,

医生也慌了,怕出事情,叫他们去大医院看看,

于是,他们又转院去了杭州。

在杭州住了二十天的院,又是各种检查,

拍片、B超、抽血、大小便化验……能上的项目差不多都上完了,

之后就是输液,二十四小时不停地打点滴,

可病情却与之前那个医院一样,每天都在加重,

女子说到后来几天中,她老公已经吃不多了,还要喂食,

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整个人也瘦得剩下了皮包骨。

最后,医生就叫他们出院了,说是送得迟了。

她说直到出院也不知道老公究竟得的是什么病。

你还别说现在想要去趟医院还真是不容易,

取个号排队排个老半天不说,

关键是一个普通感冒医生都会给你开出一大堆的检查项目出来,

真有那必要吗?

要说这医院体制还真得进一步改革,

但重点我们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平时加强锻炼,注意劳逸结合,

只有强健的体格,才能远离病魔。

这时我对女子说她老公得的应该是疑难杂症一类,

看病还得找医生,这事不归我管。

女子说她知道我做的是捉鬼的行当,

但现在她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只能找我去试试,

因为村里人都说她老公这疮来得蹊跷,得的怕是“鬼病”,

“鬼病”只能找治鬼人,这才找到了我。

女子说她也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了,

假如我还是治不好她老公的疮,

那么,她只得放弃了,也不会有遗憾了。

我问女子她老公生病前做什么工作的?

为人如何?有没有跟村里人结过仇什么的?

女子说她老公一直在家务农的,脾气很好,对周围邻居也很和气。

我又问她近段时候家里有没有明显的变化,听到、看到或感觉到了什么?

她摇摇头说家里没有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

我最后问她老公目前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她说老公每天只能吃一点流食,也就是一小碗米粥汤,

几乎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了。

从内心来说我并不想接下这样的案子,

我怕女子对我期望过高,

而从事情发展的程度来看,几乎已没有回转的可能性了。

也就是说就算是“鬼病”,以她老公目前的身体状况而言,

我治鬼后病也难以痊愈,

说白了,我插手不插手进来,结果都一样。

但女子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

我若拒绝未免显得有些不通情理,

就当是遂了她的心愿了,走一趟便是。

女子家坐落在一片山凹之中,三面环山,地段相当偏僻。

我们到达时天色刚刚暗了下来,

看着眼前老旧的土坯房及几乎家徒四壁的陈设,

我知道女子一家人生活得并不好,

贫穷加上疾病,已让这一家人陷入了困境之中。

在门口我遇到了一名“男子”,

他默默地站着,没有与我招呼,

我与他擦肩而过。

我没有见过女子老公的面,

但这八成是他的灵魂,

灵魂出窍,必定命不久矣!

进门后女子领着我直接去了左边的偏房,

我看到房子里有两个孩子在玩,

大点的女孩十岁左右,

小一点的男孩三、四岁的样子。

女子的老公躺在床上,这会儿像是睡着了,

苍白的脸,形销骨立。

女子掀开被子后我查看了她老公膝盖上的疮,

依然流着脓血,惨不忍睹。

见到母亲,两个孩子都跑了过来。

女孩对母亲说叔叔刚刚喝了点粥汤又睡过去了。

我又各处转了转、看了看,之后我们出了房间。

来到堂屋后我问女子孩子怎么叫她老公叫叔叔的?

女子叹口气,说女儿今年十一岁,

是她与前夫生养的,

而现在的老公与前夫多年之前就相识,两人还是好朋友,

前夫在世时现在的老公也经常会来家里坐坐的,

所以,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一直叫他叔叔,

直到她们结婚后也没有改过口来。

我一时间有些听迷糊了,

女子应该是二婚,而她第一个老公与现在的老公还是好朋友,

女子说“前夫在世时”,

也就是说她的第一个老公已经过世了。

我并不是个八卦的人,

但有时为了案子不得不打听别人的隐情,

有时听着听着无意中就能听出一些端倪出来,

会让案子更加的明朗。

于是,我请女子详细与我说说她的家庭情况,

为便于讲述,我把她的话重新整理了下,

我从她的口中听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女子说前夫与现在的老公年龄相仿,又谈得来,

自然就成了好朋友。

后来两人一起去了建筑工地做事,

只有农忙及过年才回家来,

其余的时候都是在工地上的,

这一干就是好几年。

女子说有一年老公回家来告诉她,因为他做事负责任,

工地老板打算调他去看护场子。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End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老花镜

2020-4-7 21:40:27

鬼话连篇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箫魂

2020-4-7 21:42:09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难道是第二任杀死了前任,还娶了他老婆?

  2. 小豆腐

    唉,这个支付系统太差了,支付很多次都不成功,””请稍候,正在为你跳转…”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