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阳双生系列三——燃烬(1)

冥阳双生系列——恶怨的结晶(1)

我叫杨卿,是一名普通的自由撰稿人——这是比较高端的说法,其实说白了就是没事写点文章,以换取些糊口钱而已。 原本

冥阳双生系列——恶怨的结晶(2)

第二天早上,明媚的阳光穿过窗户,仿佛能刺穿一切黑暗。我和林琳各自顶着黑眼圈,在客厅中相遇。 对视三秒,林琳忍不

冥阳双生系列——恶怨的结晶(3)

(中长篇故事,建议同学按顺序从“1”观看) 全凭胸中提着一口气,我迈开步子冲向厨房! 屋子总共才70多平,从卧

冥阳双生系列——恶怨的结晶(4)

(中长篇故事,建议同学们按顺序从“1”观看) 我叫林琳,是一名普通的大三女生,说实话,我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

冥阳双生系列二——白之键,黑之键(1)

中长篇故事,建议大家先按顺序观看冥阳双生系列恶怨结晶。 精神病人将内心的真实展现出来,所以他们被当成精神病。我

冥阳双生系列二——白之键,黑之键(2)

我蹲在女厕所里,听着高跟鞋声快速逼近。 嗯……来者气势汹汹!如果不是来抓我的,就一定是被憋急了…… 果不其然!

冥阳双生系列二——白之键,黑之键(3)

才刚获得冥阳双生的能力,勤勤就迫不及待想要去最后一间厕所找麻烦。 见这姑娘跃跃欲试的样子,我有些迟疑:“不好吧

冥阳双生系列二——白之键,黑之键(4)

“哈哈!咯咯咯!杨——卿——哥——哥——!” 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道绯红从远处蹦蹦跳跳地跑来,悠扬的稚嫩声

“嗡嗡——”

引擎转动,轮胎飞驰,车子在平坦的柏油路上愈行愈远——我不知道这条路通向何方,我所能做的只有“面对”而已。

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两旁高楼耸立,形形色色的商店连成一条长龙,人们熙来攘往地走在街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出行的目标。

“哦哦——外面变得好厉害!好多好多人在街上走!好热闹!”小蝶趴在车玻璃上,努力向外张望,不断发出惊叹声。

总归是小孩子,从精神病院出来时,还哭哭啼啼地想妈妈,可车子一启动,小蝶很快就被窗外的风景所吸引——毕竟这段旅途不会很久,快的话,可能连半个月都用不了,小蝶就会重新回到妈妈身边。

悲伤,只是暂时的产物。

其实,如果我们再等个几天,就会遇到林琳来探望我……

但命运有时就像转动的齿轮,仅凭我们根本无力扭转。

路途遥远,一路颠簸,我们终于在傍晚抵达了市中心的精神病院。

仅仅从外部观看,气势恢宏的高大建筑就远比之前的病院更豪华。

内部装潢反而简单朴素:纯白的地砖,莹白的灯光,乳白的墙壁——茫茫白色让巨大的空间充满了“医院”的气息。

大厅里不时有护士医生走过,甚至还有一位病人剧烈挣扎着,被一群护士押送到病房,其架势让我想起了不久前警察押送我时的样子。

在护士的带领下七拐八拐,我很快入住病房——这里最高级的病房有独立的卫生间,电视,内部装潢简直和外面的旅馆差不多。

当然,这种房间价格不菲,我肯定没这个待遇。

被带到一间多人房,医生指着一个写有我名字的床位告诉我,以后我就住在这里。

为我解释了一番注意事项,又事无巨细地告诉我作息饮食表后,护士才离开。

既来之则安之,有了以往的经历,我这次静心居住下来。

几天过后,我发现这里比之前的病院要管得严很多,电子类产品一律不准使用,更不准上网,平时只能看看电视。

二楼有一间面积巨大的娱乐室,大家经常在这里来回散步,聊天,也有患者低头坐在长凳上,默默地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说实话,这里的大部分人看上去很正常!正常的简直……不太正常……

就像外面,有些人疯狂到不算疯狂。

除去繁多的病患,这里地势也非常复杂,光是病房就分成男女,各种疾病,病症轻重等诸多房间。

加上严格的门禁和作息,让这里像极了迷宫。

如此复杂的设计,自然是为了防止病人逃走。

不过我倒是并不放在心上——有勤勤和小蝶在身边,想出去不是难事。

说起勤勤,她来到这里的当晚便直接突破了瓶颈——这里的病人实在太多了!怨气与阳气仿佛取之不尽!还没有任何其他厉鬼碍事,小蝶还是个孩子,天性爱玩不肯修炼,所以,所有资源都属于勤勤一个人!

几天下来,虽然还是没办法将玻璃自如幻化成各种武器,但勤勤已经可以很轻松地唤出玻璃,并将它们变成一些简单的形状,用来自保足够了——20天左右将自身修炼到如此境界,可以说勤勤已经非常努力了。

……

时光流转,我来到这里也快一星期了。

每隔一段时间,病人都要由医生进行心理检查。

今天傍晚,我们在护士姐姐的带领下,穿越重重门禁,拐过一个又一个拐角,上了一部又一部电梯,最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不愧是全市最大的精神病院,看个医生都和西天取经似的。

听其他病友讲,今天的心理导师是个新来的女子,她容貌艳丽,穿着一身白西装,言语相当犀利,说话一针见血,很多平时狂躁的病患都被她说得服服帖帖。

听起来是个蛮厉害的角色。

脑海里胡思乱想,回过神我已停到办公室门前。

好了……就让我看看这位神秘的医生究竟有何本事吧。

才刚刚站好,谁知身体里的勤勤突然钻了出来。

抖抖小手,一面巨大的玻璃盾牌顿时出现在手上,她摆开架势,如临大敌地盯着那小小的木门。

原本活蹦乱跳,四处观望的小蝶来到这里后则瞬间女妖化!猩红的气浪在空间肆虐!她压低身体,张开十把指刀,龇着小牙,纯白的眼睛紧张地盯着门后,仿佛后面有这什么骇人的怪物。

两大顶级厉鬼严阵以待,使周围的空气仿佛都瞬间低了几度。

怎……怎么了?突然干什么?

“勤勤!干嘛呢?”我皱紧眉,赶紧压低声音小声问。

眯起眼睛,勤勤架好盾牌:“小卿,小心点,门后……有鬼!很厉害很厉害的鬼……”

“嗯嗯!”小蝶也赶紧赞同地点点头。

……鬼?

我有些愣神:门后不该是新来的医生吗?

“!”

我心里猛然一惊:难道医生遇害了?

不对……

气势一泄,我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之前出来的人们并没有任何慌张的样子,医生肯定没事,也就是说……

新来的医生就是“鬼”?

“……”

我被勤勤和小蝶吓到了,咽了口唾液,在护士不耐烦地催促下,这才慢慢打开了门……

身边的厉鬼相视一望,同时做好了进攻准备。

“吱呀——”

一丝明亮的灯光从门缝里泄露出来,我咬咬牙,将门彻底打开!

干净整洁的办公室里,简简单单地摆着一张桌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开门杀场景。

而桌子后,一个身穿白西装,外套白大褂的女人正微笑着看着我……

女人的确很艳丽,甚至可以说有些“妖”。

她十指交握,将白皙的下巴抵在其上,身体像猫一样躬起,嘴角微扬,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虽然坐在椅子上,但从交叠的长腿可以推断,这个女人貌似比我还高……

这就是……鬼?

我茫然地看看身边的勤勤和小蝶,发现她们像压缩到极点的弹簧,只要对方稍有动作,她们就会果断出击!

没错了……能让勤勤她们如此紧张的生物,对方绝对是极强的恶鬼!

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有这种级别的厉鬼?

接下来要怎么办?战斗吗?逃跑吗?还是……

“把门关上吧。”

柔媚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女人的眼神有意无意地撇过勤勤和小蝶,嘴角笑意更盛……

不知为何,她总是下意识伸出舌头轻舔自己的嘴唇……

真……真是个成熟的御姐……

我有点羞涩,不敢正视她的眼神,乖乖关了门,就低头站在原地盯着地面,心里思绪万千,但就是想不到什么有用的,只觉得脑子一团乱麻。

“呵……”

身子轻动,双腿上下互换继续交叠,女医生身子前倾,声音低柔:“没时间让你害羞了杨卿先生……”

“?”

我抬头奇怪地看向她:“你……认识我?”

慵懒地靠向椅背,女医生目光在勤勤身上来回打量:“准确说……我认识你们三个……”

此言非同小可:她真的能看到勤勤和小蝶?阴阳眼?还是说……她也是鬼?

不……不对,这女人有影子,她不是鬼!

满腹疑问,我们三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只好下意识靠在一起,做好戒备。

“请放下武器吧……放心,我没办法对你们造成伤害——起码,现在不行……”女医生笑了笑。

原来,“勾魂夺魄的微笑”不只是说说而已啊……

“你……你是谁?”我从进门就不敢正视她的微笑,只好低头试探着问她。

“我?呵呵……我呀……”

女医生轻笑两声,她微微垂下头,阴霾遮住了她的眼睛,只有嘴角的微笑看上去有些……

邪恶。

霎时,阴风大动!女医生手掌撑桌,轻扭手腕,一个优雅的单臂后手翻,长发在空中尽散……

双腿轮舞,转眼间,女子已经在我们面前亭亭玉立。

“呼——”

她张开双臂,一身白大褂在风中舞动,逐渐幻化成一件白色长裙。

裙子略显破旧,腰间,肩膀,手腕处还缠绕着长长的黑色铁链。

在我们惊骇地注视下,她像没有重量般轻轻飘起,脚尖软软下垂,飘荡的破旧裙摆宛如白色波浪。

“咔啦啦……”

身边的铁链仿佛有生命般围着女医生,它缓缓流动,就像一条黑色长蛇……

女医生脸色变得煞白,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高帽子,她对我们微微颌首。

“第262任白无常花清瑶,向各位问好……”

我看着空中的女医生呆若木鸡:这……这是什么打扮?总感觉有点眼熟,她……刚说什么?

白……无常?第262任?花清瑶?那是她的名字吗?

呵,呵呵……也对啊,连勤勤这种厉鬼都存在,那白无常又有什么好稀奇的?怪不得这身打扮看上去眼熟……

我咧嘴苦笑,下意识看看勤勤和小蝶,她们的表情和我也差不多。

“唉……这衣服真是丑死了……”

女医生摇摇头,缓缓落地,一个转身,重新穿回挺拔的白西装,但铁链仍缠绕在身上。

把玩着锁链,她看着我们笑笑:“喂,别这样,自然些——我们还有好一段路要走呢,这么发呆可是会死亡的哦。”

“哗啦啦。”

“哗啦啦。”

铁链在她修长的手里有节奏地转动,不停发出声响。

“清瑶……小姐……啊不,白无常大人!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勤勤完全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白无常——铁链,白袍白帽,还有虽在微笑,但仍带给自己巨大压迫感的气势!除了知名的黑白无常,勤勤想不出还有什么鬼能做到这种地步。

女医生轻声微笑:“别这么拘谨,小妹妹……我并不喜欢别人叫我无常大人——如果可以,我还是喜欢你叫我清瑶姐姐……”

“……”即便同样身为女人的勤勤,在面对花清瑶的微笑时都会短暂愣神,如果勤勤是人的话,她一定会脸红的……

可怕的魅力。

不过……

我微微眯起眼睛:堂堂白无常居然和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厉鬼称姐道妹,还特意扮成医生接近我们——还是那句话,当强者向弱者示好甚至是示弱时,那她一定有所企图……

我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妙,可惜勤勤完全沉溺于花清瑶充满魅力的眼神无法自拔,根本想不到那么多。

这名单纯的姑娘揉着衣角,羞涩地看向花清瑶:“清……清瑶姐姐,您在这里有什么事吗?”

倒是小蝶不明所以地看看勤勤,不明白勤勤姐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但她还是不敢放松,仍旧架着十把猩红的指刀,准备随时进攻。

“嗯……其实,姐姐来这里,的确有些要紧事……”

重新坐回到椅子上,花清瑶笑着歪起头:“勤勤妹妹,你知道……利用禁术私自和人类签订违禁契约,造成人类机体寿命缩减,在阴间要受到什么惩罚吗?”

我心里一沉:糟了!不是有所企图,而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赶紧上前一步:“白……清瑶小姐!我是自愿的!不能只追究勤勤的责任!”

“小卿……”勤勤看向我的眼神有些感动。

“……”

看了看我们,花清瑶突然扑哧一笑:“瞧你们紧张的……别这样——杨卿,享年82岁,无疾而终。这才是小家伙该享受的阳寿,但由于勤勤妹妹从中插手,消耗了小家伙的寿命,这就会造成实际享用寿命和生死簿的数据库不同步……”

“……”勤勤低着头,偷瞄了我一眼,看上去有些内疚。

顿了顿,花清瑶弹着指甲,慢条斯理道:“不过别担心,姐姐我呢,不是死板的人……修改寿命这种事,罪状可大可小——往大里说,这可是无视阴间的规则,但每天有那么多人死去,谁又会一个个去排查他们的寿命呢?至于签订违禁契约,只要我不说,反正也没有其他人知道……”

我听得心急,干脆直接问她:“清瑶小姐,你贵为白无常,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大可尽管开口。”

“呵呵……我喜欢聪明的孩子~”花清瑶对我笑了笑。

那一刻,仿佛头顶的白炽灯都不如她的笑脸来得闪耀……

我拘谨地低下头,让自己尽量清醒一些。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甚至,这对你们来说只是顺手的事……”

花清瑶直起身,双肘抵在桌子上,笑眯眯地凑近我们:“在你们解决掉勤勤妹妹恶怨的半身时,能不能顺手帮姐姐把养厉鬼的小哥哥抓来?啊,死活不论哦……”

抓……养鬼的神秘人?那个做人肉包子,分离善恶勤勤的家伙?一切的幕后黑手?

说起来,按照原本的计划,我们只打算击败恶欲勤勤,救出林琳,然后从11位恶鬼的包围里逃离,最终远走高飞。

但如果按照花清瑶所说,“顺手”抓回神秘人,那就势必要和11名恶鬼正面交锋!

我感觉,花清瑶可能对“顺手”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对方是白无常,我不敢直接反对,只能赔着小心问:“呃……清瑶小姐,既然您是白无常,相信您也看得出来,勤勤只是一个才修炼了20天小鬼而已,她现在连自己的能力都控制不好!能不能成功救人都不知道,更别提要去抓身边厉鬼成群的养鬼人了——不是不想帮您,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我表情真切,颇有痛心疾首的态度,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一种“想帮忙但却帮不上”的懊悔感。

“哦……这样啊……”花清瑶有些恍然地点点头。

怎么回事?这股不妙的预感……

她会这么明白事理?

花清瑶虽然默默点头,但我却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看了看我,花清瑶明白了我的想法,她靠回椅背笑笑:“别一副阴谋家的样子——你不愿帮我,我还能杀了你不成?放心,我身为无常鬼,虽身处黑暗,但总归与正义为伴。我不会为难你,也不会告发你,我也希望你们能救出无辜的人。不过,等事情结束后,我可是会中止你们的双生契约哦。”

我低下头有些愧疚:是自己小人之心了吗?

不对!

这是套路!

我眉头一挑:这是让我感到内疚,然后心甘情愿为她卖命的套路!

真是好险啊!差点就上当了……

“既然如此……那清瑶小姐,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我装作唯唯诺诺的样子鞠个躬,准备带上勤勤小蝶离开——虽然她说自己是正义之辈,但她同时也是白无常,应该隶属于阴间高级成员,我可不想和这种生物扯上关系。

“嗯……”

对我点头示意,花清瑶并未对我做任何阻止。

嘁……我是不会上当的……

看着她满含深情的眼神,就算知道她是装的,但心里还是难免有点愧疚……

愧疚归愧疚,但还是小命要紧,我不敢多做停留,拉起勤勤和小蝶就走。

小蝶忽闪着大眼睛,倒是乖乖跟上了我的步伐,而我虽抓住了勤勤的手,但却没能拉她离开……

我回过头——看到这姑娘正低着头站在原地……

完蛋了!

我心里一沉:忘了身边还有一只“七情勤勤”!

那一刻,我的表情像极了世界名画呐喊。

“清瑶姐姐……为什么要让我们帮忙呢?”

勤勤默默问——这姑娘心软又善良,不想让任何人不开心……

花清瑶耸耸肩:“这个啊……唉,说来话长,托我弟弟的福,我受伤了,暂时发挥不了实力——这可是重要机密,你们出去不能随便乱讲。”

“总之,姐姐势必要将养鬼者绳之以法,不能再让他危害一方——这件事已经拖了很久了……”

“那……如果没人帮清瑶姐,该怎么办?一个人战斗吗?”

勤勤抬头看向花清瑶,表情有些伤心与怜惜。

“这个嘛……就不劳你们费心了……”惬意地后仰,花清瑶眼眸微阖,嘴角轻扬,看上去倒是蛮放松。

“我……我帮您!”

微微握拳,勤勤还是说出了我最不想听到的话。

“哦?”

花清瑶睁开眼睛,看上去有些诧异——真是演技一流……

我赶紧拽拽她的衣袖,小声道:“勤勤!别再给我们找事了!”

“……”

回头看看我和小蝶,勤勤表情肃穆,重新望向花清瑶:“姐姐……我不能连累我的朋友们,等我和小卿救下琳琳后,我就帮你去抓捕包子大师!”

我张了张嘴,但最后什么也没说——既然勤勤要当好人,那就让她去好了……我是因为林琳才会帮她的,但白无常的事……还是让她自己去好了。

有一句话勤勤说得很对:她不能连累我和小蝶。

“啊……妹妹真是好心肠,姐姐着实感动的紧——妹妹英年早逝,真实属一大憾事……”

花清瑶揩揩眼角,似有落泪之意。

勤勤低下头:“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怨别人……”

“唔……好啦,勤勤妹妹已经表态,那小家伙和小小家伙呢?你们真的忍心让勤勤和一个受伤的姑娘独自面对那么多的厉鬼吗?”花清瑶重新望向我和小蝶。

“我……我……”

小蝶看上去很犹豫,似乎有答应的意思。

我赶紧把她护在身后:“清瑶小姐,孩子还太小,连勤勤都打不过,而且还有个生病的妈妈,你就放过她吧……”

“好吧——幼年期的血灾妖的确帮不上什么忙……”

花清瑶答应得很干脆:“那你呢?你有何打算?”

“我……”

我看了看一边有些落寞的勤勤,狠心咬咬牙:“抱歉……我只想救出我的朋友,清瑶小姐,你的事……我实在没能力去帮……”

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没必要感到愧疚……

“真是心狠啊……好吧——没了你,勤勤妹妹的实力恐怕会大打折扣……”

顿了顿,花清瑶叹口气:“放心吧,我理解你小家伙,没人会道德绑架你——你做的已经都多了,说话可以更自信些。”

“既然如此,作为勤勤妹妹帮我的回礼,姐姐会为你们的战斗提供一些帮助——等你们离开精神病院后,去北郊区的野坟地找我,那里有我的秘密基地……”

“顺带一提,根据我的情报,勤勤妹妹的半身马上就要行动了,我建议你们今晚就离开这里,提前做好准备……”

什么?今晚?

事情有些突然,今天才7月15号,勤勤还没有很好地掌握自身能力,贸然前去,似乎有些唐突……

反而一向优柔的勤勤倒是果断地点点头:“好!我们今晚就出发!”

她看向我,眼里满是感激:“小卿,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一个人肯定救不了琳琳——等我们打败我的半身,就让清瑶姐解除我们的契约吧……”

“勤勤……”

我有些怅然,还来不及说什么,勤勤已经钻进了我的身体——她要做最后的修炼,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

告别花清瑶后,我闷闷不乐地回到了自己房间。

……

黑夜,窗外的高楼和树木在月光下披上一层孤寂。

朦胧苍白的月色应该让我感到凄凉与沉静,但望着那不再轻柔的月光,我却心生烦意。

“唉……”

一声长叹如雾般弥漫在房间里,虽然久久徘徊,但最终还是无奈消散……

这叫什么事啊?

我烦躁地翻个身:莫名其妙出来一个女人说自己是白无常,不但对自己了如指掌,还要自己去帮她抓人!

最重要的是,她三言两语就让我和勤勤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自从告别花清瑶,勤勤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小蝶貌似也感到了气氛的压抑,乖乖躲在一边自己玩耍,不再黏着我。

阴风动,正出神间,勤勤突然化为一道黑雾钻了出来:“小卿,小蝶,咱们该离开这里了。”

我看看周围其他熟睡的病人,赶紧挣扎着坐起身:“勤勤!你……你没事吧?”

“?”

勤勤好奇地看看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我趿拉上拖鞋下了床:“不……不是,就是……”

“呵……什么不是就是的?”勤勤歪头笑了笑:“小卿是在说之前不肯帮清瑶姐的事吗?”

叹口气,勤勤也有些落寞:“我的确有些不开心——但不是因为你不肯帮忙,而是……一想你很快就要走了,我就很难过……”

“勤勤……”

“没事的没事的!”勤勤弯起眼睛安慰我:“小卿的选择其实是正确的——就算你想帮忙,我也不会同意,因为,我有预感……那会是一场很艰难的战斗,如果小卿在的话,一定会被牵连……本来一次战斗就会消耗大量生命,要是小卿帮到底的话,高强度负荷可能会让你的身体直接崩解……”

“这么危险的话……勤勤干嘛要帮花清瑶?你看这样好不好——等我们救下林小姐,安顿好她后,你和我一起走怎么样?反正……你也没地方去,别人见到你也会害怕,身边要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会很寂寞吧?那还不如和我走!最起码,我平时还能和你说说话,聊聊天啊。”

“小小小小小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勤勤赶紧低下头,不敢正视我。

躲在远处玩耍的小蝶也支起小耳朵,一脸八卦地望向我们。

“你……你不愿意啊……”我有点丧气。

“不……不是!”勤勤赶紧抬头结结巴巴解释:“我……我是说……我都答应人家了,这样……总感觉对不起清瑶姐,而且……这样做……好像我们在商量私奔啊……”

勤勤双手捂脸,身子扭来扭去。

“……”

小姐,您的联想实在有些……

我只好摊摊手:“我们又不欠她的,为什么帮她?而且还那么危险……”

“怎么说呢……”

放下手,勤勤再次有些黯然:“因为我能感觉到——清瑶姐是真的没有办法,才回来找我们帮忙的,我能感受到,她很虚弱……虽然她表现得无所谓,但我就是能感到她的虚弱……”

“而且,包子大师不仅囚禁了我,他们一家之前还伤害过很多人!如果不解决他们,我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所以……我,我不想再看到其他人被包子大师活生生改造成厉鬼——每死去一个人,就会有多少家庭被牵连?我……我想终结他的暴行!”

顿了顿,勤勤表情一松,突然莞尔一笑:“放心吧……有白无常姐姐在,到时候黑无常肯定也会帮忙,我们三人一起战斗,就算打不过,自保还是没问题的,所以……所以……”

说着,勤勤羞涩起来:“等事情结束后,我还能去找你吗……?”

“当……当然,没问题……”我摸摸鼻子看向一边,正好看到小蝶满眼星星又略显得意地看着我们……

那是什么表情啊……我有些无语:脸上仿佛写着“终于还是按照我的预测那样在一起了”的样子……

苍白的脸颊逐渐被惊喜所代替,勤勤显得有些兴奋:“真的吗?以后可以一直在一起吗?啊啊,好期待啊!怎么会这样?来吧小卿!咱们快离开这里去郊区找清瑶姐吧!小蝶!别玩啦,咱们该走了。”

回过头,她拉着我的手得意微笑:“让勤勤为你开条路出来!”

“等等。”

我抬手示意勤勤:“呃……机会难得,这次让我来怎么样?这里人多,你现身的话以后会很麻烦。”

“可是……如果用我的力量,你的身体……”

勤勤一直在尽力避免使用冥阳双生,害怕会损耗我的身体,除了在和小蝶战斗时用过一次,其它时候便再也没用过了。

“放心,只是一群普通人,只要借用一点点力量,就能轻松逃跑。”

没错,只要使用比之前爆发肾上腺素时更高一点的力量,就能完全碾压这里的安保了!

早就想试试,勤勤的力量有多强了……正好今天有些郁闷,就趁此发泄一下吧。

眼前的姑娘有些踟蹰,但看了看满怀期待的我,还是不太情愿地答应:“好吧……只许用一点点哦,不然身体会受不了的,我和小蝶会悄悄掩护你,帮你打开所有门禁。”

我嘴角微扬:“没问题……”

……

深夜,随着“吱呀——”一阵轻响,结实的铁门被来开一条缝隙。

随后,一名纤瘦高挑的病患将门推开,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丝毫不避讳阴暗走廊里的摄像头。

“沙——沙——”

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走廊里回响,病患面对四通八达的道路绕绕头,随后按照计划,先向正楼区走去。

监控室里。

大大小小的画面闪烁着清冷的光,保安小张将帽檐一拉,靠在椅子上打瞌睡,保安老王则戴着耳机,悠然自得地听着评书。

忽然,监视器的光线产生了一丝变化,惊动了正在听评书的老王。

抬眼看去,只见监视器里,一名穿着病号服的男子低着头慢悠悠地走过摄像头下,很快不见了踪影……

说实话,大半夜的看到这一幕,老王感觉有点渗人。

赶紧摘了耳机推推小张:“喂小张!小张!6楼B区有病人跑出来了!”

美梦被打搅,小张不耐地揉揉眼睛:“什么啊……现在门禁不是关了吗?你眼花了吧?”

“P!那么大的人能眼花?鬼知道怎么回事!”

老王赶紧抓过警棍招呼小张:“别磨蹭了!赶紧去看看!”

说罢,老王自己通知了值班室,先行赶了过去。

虽然心不情愿,但工作问题不能大意——万一病人出了什么差池,自己的饭碗也就不保了,搞不好还要担责任。

所以,小张也只得抄起钢叉,跟在老王身后。

……

“应该是从这里走吧?”

我看着眼前的楼梯有些迟疑。

“应该是吧……说起来,小卿来到这里也有几天了,还没熟悉这里的环境吗……”

勤勤跟在我身边,尴尬地摸摸头。

我只是想拿回自己的个人物品而已,结果不小心在这里迷路了……

“哥哥姐姐,有人来了。”小蝶眼神微沉,突然警觉起来。

话音刚落,楼梯里突然传来了纷杂的脚步声,从声音上判断,人数并不多。

果然,两个穿着制服,手持警棍钢叉的保安从楼道口跑了过来。

一见我,两人赶紧大喝:“嘿!那边的!站住!”

说着,两人旋风般向我冲来!

才两个啊……

我轻轻一笑,悠悠地迎了上去:“两位先生,我想知道出口在哪里,方便指个路吗?”

“你小子说什么疯话!”

年纪较大的保安恶狠狠地朝我扑来——他并没有用警棍,应该只是想制服我而已。

虽然看上去四五十岁了,但这保安五大三粗,猛地扑过来还真是气势惊人。

不过很可惜,微微运转冥阳双生的力量,我就能敏锐地感觉到周遭一切事物的流速和变化,气势汹汹而来的保安,动作也在无形中慢了下来……

侧身轻松闪过,保安扑了个空,立刻失去重心,狠狠扑倒在地!

嘴里疼得直叫唤,保安还是抓过对讲机,大喊需要支援。

“小卿!别玩了,我们得赶紧走!”勤勤催促我。

“明白明白……”

我活动活动肩膀,扭扭脖子,微笑着向钢叉小哥缓缓走去:“叉子小哥,你也要阻挡我吗——先说好,今晚我可是有点不爽哦。”

面对我的游刃有余,叉子哥则显得有些紧张,但手里的钢叉给了他莫大的安全感,他微微咬牙:“乖乖回到病房去……”

我哑然失笑:“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吗?可惜——我没病,也不打算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嘁!不知好歹……”

咬紧牙关,叉子哥大喊着朝我冲来,钢叉直逼我的脖子!

有了经验,我才发现真正打起架来,任何技巧都是没用的,只有力量和速度才是取胜的关键。

瞬间压低身体向前冲刺!加速滑铲的同时躲过钢叉突刺!

寂静的楼道立刻响起了鞋底摩擦地砖的“咯吱咯吱”声。

前冲到小哥面前,他惊骇的表情在我眼中放大。

微微一笑,双手猛然用力!整个人立刻腾空飞起!两条腿夹住叉哥的脖子,我夺过钢叉,立刻凭借重心在他身上翻飞起来!

一时间眼花缭乱,小哥因为我的牵扯而不停摇晃身体,就像在大海里随波逐流的帆船。

这招属于巴西柔术的一种,一旦缠绕上就很难摆脱,况且腰肢和双腿的力量本身就要强于上肢和双臂,很适合我这种体格修长瘦弱的人使用。

顺带一提,黑寡妇娜塔莎就经常使用这一招式夹爆敌人。

终于,一阵花里胡哨的缠绕后,我压低重心向下一摔!立刻将小哥重重摔倒在地!

“扑通!”

小哥两眼翻白,嘴巴微张,嘴角还留有一丝口水,眼见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

“哦哦!哥哥好厉害!咻咻咻的!”

小蝶拍着小手手,兴奋地蹦蹦跳跳——小孩子嘛,很容易对花哨的东西感兴趣。

“小卿……你做的太过火了。”勤勤有点心疼地看着失去意识的钢叉哥。

“呵……无所谓了。”

我笑笑,将钢叉“珰啷”一声扔到一边,随即看向瘫坐在地上的年长保安:“大叔,这位小哥就拜托你照顾了……”

年长保安似乎摔倒了胳膊,捂着小臂直吸冷气,他咧嘴笑笑:“你还真是够强的小伙子,我知道你们精神病人想法特殊——不过……再强的人,在面对成群的对手时,也是没有胜算的……”

说话间,楼下传来了纷纷攘攘的脚步声,这次明显比之前有更多人。

我耸耸肩不以为意:“我没病,而且……当一头老虎冲进羊群时,你猜……会发生什么呢?”

“……”年长保安皱皱眉,心头似有些许不妙的预感……

与此同时,楼下传来了大群人马的声音。

“老王!小张!我们来了!”

“还真有人跑出来了?你怎么搞的?门禁都没弄好!”

“我不知道呀!我走的时候锁好门了!后来还检查过呢!”

“么的!这大半夜搞什么飞机?”

一时间,保安,护士,医生通通跑了上来,粗略一看,大概十多人,将楼道围了个水泄不通。

“嘿嘿……无路可逃了吧?”年长保安看着我笑起来。

“哦……是吗?”我对他还以微笑,和善的笑容让保安心里再次突突起来。

“你们看!在那儿呢!”

“老王!你没事吧?”

“哎呦!小张怎么躺了?大家注意!这家伙应该有暴力倾向!”

“这位病人!有什么事都好说!你赶紧回病房去,昂!”

我无视众人,看了看身边的小蝶,摸摸她的头:“小蝶,哥哥给你看个好玩的,好吗?”

“好呀好呀!”小蝶拍着手跳起来。

“小卿……注意身体。”勤勤不安地看着我。

“遵命遵命……”

我笑了笑,身体猛然起跳!

瞬间跳到天花板上!利用幽冥之力的附着性,我像个蜘蛛一样在其上面爬行,不时做出各种类似于跑酷的动作。

“耶——!小蝶也来!嘿!”

一抹绯红顿时带起大阵阴风!小蝶直接跳到我身边,爪子把天花板都抠出十道印记。

果然跟我这种吊车尾不是一个级别的……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越过保安医生等人。

“小卿!小蝶!你们慢点!”勤勤担心我的身体,赶紧跳过众人来到我们身边。

“我C!这还是人吗?”

“蜘蛛侠再世啊!”

“别废话了!快!快追上去!把他捅下来!”

“你确定咱们能追的上?”

我对他们笑着挥挥手:“再见啦,各位!”

脚下阴风加护,我为了宣泄心中的郁闷全速奔跑!瞬间将众人甩在身后!

“小卿!你玩得太过了!快慢些!”勤勤真的急了,赶紧追上来。

我没说话,只是感受着风的速度,希望能跑得再快,更快些!

虽然这里很绕,但我对这里总归还是有些印象的,加上跑得飞快,走错了几次后,很快便跑出大楼,并看到了精神病院大门。

“小卿!你的速度已经快超出自己身体极限了!快……快停下来!”

勤勤和小蝶都被我甩在身后,可想而知我的速度有多快。

望着那高耸的大门,我不仅没有减速,反而加快速度,纵身一跃!

那一刻……我的身影在巨大的月亮下化为一道黑影……

“扑通!”

一个超级英雄式落地狠狠落地!勤勤小蝶也赶了上来。

“真是的!小卿你在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样会对身体造成多大负担!本来我们还有一场恶战!越说你还越来劲!你这是对自己的身体不负责!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

勤勤气愤地推搡着我,小蝶则嘟着嘴巴弱弱地看着我们。

力量早已被勤勤收了回去,发泄后的副作用开始显现——我的身体又酸又痛,好像刚跑完一场马拉松,又立刻去健身房锻炼了几小时一样……

加上勤勤的推搡,我一个重心不稳,直直朝地面栽去!

“小卿!”

勤勤一声惊呼,赶紧抓住我,并附身让我靠在自己腿上。

“你看你!说你玩过头了不听!现在没力气了吧?”

“……”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勤勤生气啊……

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我勉强笑笑:“勤勤,你生气的样子,其实挺漂亮的……”

“你!你在说什么啊……讨厌……”

把头一扭,勤勤转过身不再看我,应该又在脸红了。

唉,真是可爱……

心中好笑,我望向寂静幽长的马路——现在一辆车,一个行人都没有,只有高大的路灯排成两排,默默通向远方……

好辽阔的世界啊……终于,出来了……

等等……我貌似忘了把私人物品带出来了……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钥匙屋——第一卷:小镇惊魂

2020-3-21 20:50:51

亲身经历灵异事件编辑推荐

老家的三座坟

2020-3-21 23:50:55

9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日常支持!有进步哦

  2. 地板地板~

  3. 催更

  4. 一口气看完,还想继续看。。。。加油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