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在云南住进了“义庄”改造成的临时宿舍里……

首先声明,我下面写的不是故事,是我经历的一个真实的事件;

这件事一直埋藏在我心里,我虽然是个无神论者,但无路如何我自己都不能解释我当时遇到的这件事情;也曾经把这件事讲给我几个要好的朋友听过,结果都不能得到合理的解释原因。

现在过去了二十多年了,我想讲出来大家帮我分析一下,找一个符合科学道理的解释。否则这个始终是我心里一个心结。

那是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我刚大学毕业不到两年,在四川CD一个做装饰工程的公司做设计员。公司接了一个在云南一个很偏僻的水电站办公大楼的室内装饰工程。

设计完成后,需要一个设计部的人员去做现场指导。那个地方不通火车,更没有机场。连长途电话都要到县城的邮局先播133,告诉接线员你要拨打的电话号码。然后等上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才能打通电话。

要去那里先要坐一天的火车到YB,然后从YB下火车后,还要坐七八个小时的班车才能到那里。而且那个地方当时整个县城没有酒店宾馆这些,只有两个小旅馆,总的来说那里就是一个落后闭塞的小地方。所以我们公司几个资深设计师都不愿意去,最后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我这个小设计师头上。

第一次过去的时候,记得中午在YB下了火车,然后坐公司包的车过去。过去的整条路都在江边,路很窄,只能单向行车。会车只能一个车先找个稍宽的地方停住,等另一辆车过了才能过。

左边是岩壁,经常有落石,右边就是一百多米的金沙江悬崖。整个人坐在车上都不敢往下看。总觉得会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当天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8点了,虽然是初夏,但天几乎黑尽了。

当时那个年代再加上在那种偏僻的地方,整个县城除了街上几条游荡的狗和为数不多的昏黄街灯,几乎看不到人。

车子离开县城。又开了半个小时左右才到达工地。

见到先我们一步到达的项目负责人后,他告诉我们,因为无法联系到我们(那个年代没有手机这些),现在再到县城住旅馆估计住不到了。所以我们几个只有两个选择,要不打地铺住工地,要不就去住当地的一个给我们介绍这个工程当地人家里。

我们几个表示当然愿意去住老乡家,至少有床啊。但我们那个项目负责人流露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表情。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当时没有多想,以为是我们的项目负责人觉得我们去打扰别人不好吧。

这里介绍一下,当天去的,我们一共4个人,3男1女,女的是做库管。除了我以外另外2个男的一个是工地负责开车的司机,另一个是水电工。

我们的项目负责人在送我们去那个人家里的时候,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这次过去的人多,估计没什么事吧。”

因为当时我们几个坐了一天一夜的车,又累又饿,都没有多想他这句话什么意思。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个人当时简直是在害我们,明知有问题都不提醒我们。

项目负责人带着我们几个向工地的后山爬去。我问他,这个当地人家不住在县城吗,怎么还往山里走?他告诉我,这个当地人,其实就是这个水电站的站长。并不是当地土著,他家里人都在云南的KM,只有他因为工作关系所以住在这里。因为县城离水电站太远。

正好附近原来有一个废弃的道观,所以当地县政府在修水电站的时候,就顺便把这个道观修缮了一下,改作宿舍,但房间并不多,而且因为还没有通水通电,很不方便,所以除了这个站长,和在电站值班的。其他人宁愿下班去县城住,都不住在这里。现在就等我们把办公宿舍楼装修好。他们就可以住新房了。

拿着行李,打着手电。步行了十多分钟我们到了站长住的地方门前。因为当时天完全黑了,其他看不清楚。只注意到这是一个带前院的房子,房子后面就是一座山,这座房子就在山的前面,房子后面是一座几十米高的峭壁。前面是一个带院墙的院子,周围都没有其他建筑。

因为没有灯,到处看起来都黑漆漆的。那个库管女的有点害怕就问项目负责人,“这里有没有野兽啊?”

项目负责人说:“野兽倒是没有,其他……”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当时还想这人怎么这样,有话就说,怎么说话这样吞吞吐吐的。

叫了半天门,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男人才打着手电给我们开门。项目负责人介绍说这就是站长。然后站长带我们进院子;

很奇怪,我们的项目负责人站在门口,就是不进来,简单给我说了句“早点休息”就赶紧走了。我还以为是他和这个站长关系不好,所以也没多想。

进来以后发现院子还不小。房子是一个“凹”形结构,中间三间房,然后左右各有两间房;

站长说左边是一个简易卫生间和厨房,右边两间一间他住,一间是他们站上的同事住的。现在虽然没人,但门锁了,他没钥匙,所以我们现在也住不了,只能住中间的那几间。但其中靠左一间放了些东西,也不方便住人。

最后我们四个人分配下来,女的单独住靠右那间,我们三个男的只好挤一下,住中间那间。反正今天也很累了,没那么多讲究。因为不熟悉,和站长也没多聊,简单说了几句,站长就回房休息了。

我们拿着行李进屋。才发现简直这个房子简陋到极点。上面就是那种看起来好多年的那种木梁结构。地面铺的青石砖。墙面是土墙。连门都是那种老式木门,好在上面有个玻璃副窗,才显得稍微有那么点现代气息。

右边和中间这个房间除了2张床,什么都没有,左边的门关着,还有个那种老式门扣扣住的,虽然没上锁,但我们想既然站长都说那间房不方便住。我们也没有多想,反正三个男人挤一下也没有什么。所以也没打开去看。

简单洗漱一下,吃了点干粮,我们就睡下了。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虽然三个男人挤在一起很不舒服,我还是很快睡着了。但不知为什么总梦到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看到一个男的穿着那种5.60年代的衣服一直站在床旁边盯住我看。我想问他是谁,站在这里干什么?却总说不出话,然后就不知怎么就明白自己是在做梦,我使劲告诉自己一定要醒过来,如果不醒过来,会有危险,虽然不明白会有什么危险。但心理害怕极了。

突然一下发现自己能够动了,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门上的窗子已经透出了点白光,原来已经快天亮了。

起床后,来到院子里洗漱,看到站长那间屋子都锁上门了,原来别人早走了。

问我同事他们休息好没有,都说没休息好,同样都说做恶梦。但都想是不是三个人挤着睡,相互压着了,所以也没有多想。

等我们都洗漱完了,才发现那个女同事还没起来!我就进去敲门,先敲了几下,里面完全没反应。只听到里面似乎那个女的好像谁捂住嘴巴一样“呜呜….”的在叫。

我赶忙叫另外两个男同事进来听,他们也听到了,我们心里惊了一下,怕发生什么意外。赶紧一边砸门一边喊那个女的名字。起码叫了一两分钟后,突然听到里面那个女的“啊!”的一声惊叫,我们更觉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加紧砸门。然后才听那个女的说“没事,我做噩梦了,马上起来”。听到她这么说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过了好一阵,那个女同事才出来,脸色惨白的吓人,就好像那种失血很多的人一样!我们赶紧问她怎么回事,开始她扭扭捏捏不肯说,在我们再三追问下,她才说她梦到一个男的,开始只是盯着她看,后来就走过来“用嘴堵着她的嘴”,她就觉得喘不过气来。使劲蹬那个男的,但老是蹬不开。直到她听到我们叫她名字,她使劲答应了一声“啊”才一下清醒过来,同时那个男的也不见了。

当时我听了马上就觉得太巧合了,我怎么也梦到一个男的。

就问她是不是梦到的是一个穿的5、60年代的衣服的中年男子。她说她不记得那个男的样子了。只记得肯定是个男性!

我们三个男的相互看了一眼,马上进到那个女同事屋里!结果里面什么都没有,和我们中间那个屋子一样,除了一张床,就只有几件简易的农具。然后我去看床下,因为没有铺被单这些,又是那种老式的木质架子床。床下一览无遗,除了地面一些青砖上的一些土,什么都没有。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那个司机说了句,“管他的,反正过了今天我也不在这里呆了,赶紧收拾东西去工地!”

我连忙说:“就是,就是,大家赶紧收拾下,下山去工地。”

然后我们把行李带上赶紧出了院子往工地走去。出了院门,往下走的时候才发现我们住的地方其实是在半山上,水电站就在山脚下的江边上。只有一条小路通往水电站,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远。

但因为这个院子前面很多松树,把房子这些都遮挡了。从下面根本不容易看到这里,在加上在半山上早上雾气很多。一片灰蒙蒙的,显得很诡异。

早上露气很重,地面也很滑,一路上我们几个磕磕碰碰走了好久才到了工地。

见到我们的项目负责人,他都没叫我们先去吃饭,而是先问我们昨晚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事?

我马上反应过来不对头,就问他是不是那个房子有什么不对劲?

说真的,我一直是个无神论者,当时完全没有去想过什么神呀怪呀这些,第一反应就是那个房子里是不是隐藏有坏人。

结果他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才说明白,原来他刚来的时候也在那里住过两天,遇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和事情,后来他就宁愿住工地都不住在那个房子里了。

我具体问他遇到些什么,他也不说,只是说反正最好不要去住那里了!我就告诉他,怪事到没有,只是我们都做了噩梦。那个女的还吓得特别厉害。其他倒没什么。

现在想来我当时真是无知者无畏!如果不是后来还经历了更可怕的事,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忆起这个地方!更不会在我心里过了二十几年了还放不开这个心结!

早上吃完早饭那个司机就开车回YB去接从CD过来的工人了。

我也开始正常的开始工作。只是当地办公条件相当差,什么都没有,我暂时只好和那个女的库管挤在一个屋子办公。同时这个屋子也是库房。

库管这个女的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上山去睡了,所以就在库房里面用木板搭了一个简易的床,就决定住在这里了。不过也说得过去,她反正是库管,住库房也是对的。再加上库房是装的防盗门,相对也安全些。

那个电工直接住工地现场了。只有我还在犹豫晚上是走一个多小时去县城去住,还是干脆和工人一起住工地。

过了中午天上下起了雨,而且雨越下越大。直到下午6点过了,司机把工人接回来的时候雨才基本上停了。

这次一下接了二十多个工人过来,没想到在吃晚饭的时候吵成一团,原因是工地现场驻地准备的被褥不够。因为是夏天工人也没带被褥过来。没想到现在下了雨,气温降得厉害。大家都觉得冷,被子不够了。如果让工人去住县城旅馆,项目经理又不敢做主出费用。简直是一片混乱,我这人本来就喜欢静一点,更觉得烦得很。

当时我有三个选择,一是走路去县城住旅馆,二是住工地和工人挤着睡。三是上山回道观住。

但首先住工地是没办法再住了,本来工人的被褥就不够,再加上如果和这些工人一起住通铺,他们又没洗澡,又是夏天,那个味道简直不摆了!想想都不舒服。所以这个选择首先不行了。

去县城也不现实,因为下了雨路很滑不好走,我又不熟悉路,天都快回黑了,走一个多小时甚至两个小时到县城,就算过去也和昨天一样,有可能旅馆都住不到了。然后这个想法也放弃了!

最后我想反正也没其他办法,只要山上没野兽这些,而昨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没什么可怕的,还是上山去住算了!

但现在反过来想想,当时就是现场再脏十倍,路再难走我也要住工地或者去县城。哎,后悔莫及!

吃完饭后,我先去和项目经理说了下我还是上山住,项目经理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叮嘱我自己小心点。

然后又让我找去站长,和他一起上去。

说真的,其实当时心里还是有点嘀咕的。但想着我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所谓的“鬼”这些,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想归想,自己还是做了些准备。先到工地现场找了把那种工人用的矬子,尖头比较锋利,有二十多公分长。用来防身还是不错的!

还有一个因素也加强我的信心。

因为我母亲信佛,这次也是很巧,我出来前,我母亲正好去昭觉寺上香,里面有个和尚给我母亲写了一张观音六字大明咒的绢纸,说遇到不好的事情的时候拿出来大声念出来,能破除邪怂!

正好我要出差,我母亲非要我把这个绢纸给我戴上身上。我本来不想带,但想到我出差,为了让我母亲安心就戴上了。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我找到站长的时候,他也刚吃完饭,还是那副对人不冷不热的样子。本来我想问问他关于昨天我们几个作噩梦的事,想想还是算了。一个大男人,做个梦也要问人,有点太可笑了。再加上别人长期住在这里,这样问,不是明显说他的房子闹鬼嘛!最后还是不吭声和他一到往山上上走。

一路上也就随便聊了两句。没想到他随口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原来我们住的地方原来并不是什么道观,而是一个义庄。

云南这边少数民族有个习惯,人死后并不是马上下葬。而是要抬到山上放在岩洞里,后来解放后破四旧才不兴这些了。

后来当地人就建了一个义庄,拿来暂时停放棺材,要过了三年后才能入土。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地人传说,人死后其实是不会魂魄马上离开的。所以至少要等三年,如果三年后人不能复活,才能下葬。

听到这些,我虽然表面上还硬撑着,其实心里已经有些害怕了。于是赶紧问站长,那现在房子里面还有放有死人棺材吗?站长说,当然没有了!因为建设水电站,县上就把义庄改成电站职工的临时宿舍了,既然是住人了,当然不能再放死人。

不过因为当地人一般不把空棺材放在家里,所以经过电站和当地村民协商,有些村民还是把空棺材放在义庄里面。就放在中间靠左那边房里。因为是空棺材,平时电站职工也不太在意。

原来这样。虽然心里还有些膈应,但总算不那么害怕了。

进到院子里,站长从他屋子里给我拿来一根蜡烛交给我,也没多说话,简单说了句早点休息,就进屋去了。

我点上蜡烛,进到空荡荡的屋子里面,正好外面吹来一阵风,吹得蜡烛半明半暗。自己投射在墙上的身影也随着烛光摇来晃去。忽明忽暗的。拿蜡烛的手也随之抖了起来。

“呸!”自己的影子都要被吓到,简直没出息。虽然明知是自己的影子。还是觉得有些渗人。

我这个人有个性格。就是越是让我害怕的,我就越想搞个明白。关上大门,看着左边那个房间,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进去看看。我拿出那把工地上顺来的矬子,打开门扣,推了一下,没想到没推开,又使劲退了两下,还是推不开。奇了怪了!

门是从外面扣上的,里面也没人怎么推不开呢?我又退后一步仔细看了下这个门。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住过那种老式宿舍楼的人,如果住过就明白了,那个门就是那种老式宿舍楼的那种室内木门。上面是一个玻璃副窗,下面是一扇夹板门。可能因为房子墙体本身是原来的土墙,而门是后来改造的时候新装的原因,所以门框有些变形了。门框和门扇嵌得很紧。力气用小了根本推不开。本来想干脆用脚踹开算了。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毕竟是借住别人这里,虽然不是私人房子,但弄坏了东西也不太好。

但又甘心,总想去看看里面有些什么?现在想来真是好奇害死猫啊!

我先试着用矬子延着门缝插进去,先撬开一条缝,门总算松动了,然后又用肩膀顶着门使劲往里推,没想到根本没用力,门很突然的就开了。就似乎开始后面一直有人抵着门,现在突然放开手的那种感觉!因为正使着劲往里推,没想到那个抵抗的的力量忽然没有了,我一个趔趄差点栽进屋里。手上的蜡烛也掉地上灭了。

等我蹲下身来,摸到蜡烛,哆哆嗦嗦好不容易又点燃,抬头一看,豁然看见三具黑漆漆的大棺材并排放在屋子里。而房间其他地方的青石地面上空无一物。墙面除了靠中间屋子这面墙有一扇带副窗的门外,另外三面是连窗户都没有的土墙。

因为早知道这间屋子里面有棺材,也不是特别害怕。定了定神,拿着蜡烛仔细看过去;才发现两边两个棺材是有盖子盖着的,中间那个棺材的顶盖,则是斜着放的,隙开了大概30到40厘米的一个开口。

犹豫了一下,虽然心里有点害怕,还是忍不住好奇心,一手拿着蜡烛一手拿着矬子,慢慢走近向棺材里面看进去。

豌豆!?竟然是豌豆,真让哭笑不得。本来还以为会看到些不好的的东西的,没想到只是半棺材的干豌豆而已。我这时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简直自己吓自己。什么都没有嘛!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额头背心都汗津津的。手脚也有些软。哎,真没用,竟然吓的出冷汗了!

走出这间屋子,反手想把门关上,才发觉这个门确实变形的厉害,用了好大劲,抓着门扣使劲往合页方向拉着门,好不容易才把门关好。然后扣上了门扣;

用木盆从厨房水缸打了些冷水。不过幸好是夏天,也不算冷。洗脸刷牙后脚都没洗,关好大门,连衣服都没脱就直接躺上床了。

其实时间也不算太晚,也就9点左右,但那个年代没有手机这些,并且没有电灯,蜡烛也不亮,加上刚才精神紧张。现在放松下来,我很快就进入了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

“叮……哒……哒……哒……”

“叮……哒……哒……哒……”

什么声音?我猛的惊醒过来!

“叮……哒……哒……哒……”

躺在床上仔细分辨,这个声音就来自左边房间房门上的玻璃副窗。

是有人用小石子之类东西弹在那扇门的副窗玻璃上,然后小石子又掉在地上,弹跳的声音。

不对,不是小石子,是豌豆!我一下反应过来,就是那半棺材的干豌豆!

“叮……哒……哒……哒……”

“叮……哒……哒……哒……”

这个声音继续继续在响。

“谁在哪里。。。!?半夜三更搞什么名堂!”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朝着房门吼道。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下,又响了起来;

“叮……哒……哒……哒……”

TMD到底要干什么,我当时完全没有感到害怕,只有满脑子的愤怒。谁在给我开这种玩笑!到底要怎样!?

抄起放在枕边的锉刀,跳下床,连鞋都没穿,就向房门走了过去。

走到门前,本来想打开门看看,但犹豫了一下。怕打开门遇到什么,措手不及。于是我反手用锉刀柄“咚咚”使劲敲了两下门。同时喊道“谁在里面?!”

那个声音消失了!

等了两三分钟,里面仍然毫无声息。

是不是老鼠哦?我心里想!也许是老鼠把豌豆含到门上,又把它丢下了去!然后碰到玻璃在响吧!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总要将一些不能合理解释原因的事情,勉强给他找一个“合乎科学道理”的解释。但现在想起来,就算是老鼠含豌豆,也不可能发出那种很明显“弹”在玻璃上的“叮!”的声音。

我又等了一会,那个声音再没有出现,心里勉强放松下来。再加上又给自己找了一个似乎合乎“科学道理”的解释。困意又有些上来了,再加上光脚站在石板地上还有点冻。决定先回到床边穿上鞋子再说。

我先退后两步,然后转身过来,背对房门正准备向床的方向走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当时魂飞魄散,至今想起来仍会不自觉的浑身战栗的事情!

“嘭!”

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紧接着的是一股大力猛向我背上推了过来,我向前踉跄几步,一下朴倒在床上。

顾不上手撞在床沿上生疼,也顾不上掉落的锉刀,连忙翻身过来向后望去;

“门敞开了”!

那个变形的那么厉害的门!

那个需要我用力才能推开和关上的门,

并且我清楚记得扣上门扣的门,TMD竟然大大的敞开了!

里面黑漆漆一片,隐约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我大叫了一声,吓得连滚带爬打开房门,冲出院子。也顾不上叫站长。一路朝着山下有灯光的工地狂奔而下。

虽然狂奔着,但总有种有东西在后面狂追我,并且马上就要扑倒我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猛然想起,我身上还带有我母亲给的那个六字大明咒的绢纸,不是说能破“邪怂”吗?!虽然来不及拿出来,但我还记得那几个字的念法“唵!嘛!呢!叭!咪!吽!”

管他有用没用!我一边跑,一边几乎是喊着把这个六个字就说出来,刚念了两遍,那种有东西追的的感觉消失了!但我仍然不敢有一点松气,还是一边狂奔一边大声念咒!

终于不知道跑了多久,自己觉得这个时间好漫长,但也许只有几分钟,等我冲到工地的门前,才突然觉得全身脱力,并且右脚掌钻心的痛。正好我们的项目经理出来上厕所,看到我的狼狈样,连忙问我怎么回事?我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等他扶着我一瘸一拐的进屋,借着灯光一看才发现一根锋利的木枝从我脚掌直接刺穿到了脚背,正咕咕的往外淌血!

然后就是项目经理连夜叫工人把我送到县城医院包扎,后面的整个过程我都浑浑噩噩的,到现在也记不清后来到底具体是怎么的样的。等我两三天后回到工地,我的行李已经有人给我带下来了。后来在那个工地又呆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记不清了,反正后来我连朝那个房子去的小路方向都不愿走过去,

后来我就向公司提出回CD,如果不让我回来,我宁愿辞职!终于公司答应我回来了。

===========================================================

好了,整件事我已经说完了,我再重复一遍这决不是故事,而是真正我的亲身经历。

大家都来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怪物或者所谓的“鬼”之类的东西!但我经历的整件事情又无处不表现出诡异和不可用常理解释。

所以我才纠结了这么多年!

大家打开脑洞开扒吧,相信你们都是“柯南“!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编辑推荐

盗墓贼看到栩栩如生的女尸见色起意,女尸突然睁开了眼睛……

2020-3-23 22:51:26

亲身经历灵异事件

撞破的白衣鬼婆

2020-3-24 20:37:35

1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除了那个五六十年代的人做的还能怎么解释? 看得我都吓到了

  2. 这事如果要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的话,很难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3. 如果要从鬼神的角度讲的话,是因为你擅自闯进那间放棺材的房间,打扰到了住在里面的“好兄弟”,它们很生气,所以就发生了后来的事

  4. 好可怕喔~

  5. 云南确实落后,除了旅游点其他地方不好玩也不好呆。以前记录一个事情《从云南带回来的东西》,里面的主角也这么说的。

  6. 虽然遭遇可怕,但你还活着。如果是真事,经历过的人以后对死亡也不会那么恐惧对吧

  7. 写小说吗?文笔也太好了吧!我不相信二十多年前的事你会记得这么清楚。当然,如果是真的,我也听佩服你的故事。

  8. 很精彩,点赞!

  9. 科学太年轻了,不是什么都能解释得了的,过分依赖科学,也是一种迷信,楼主的三观应该有点倾斜了吧?

    • 你说话怎么那么像宝光阁?

    • 那个傻子,自己发贴自己回复自己的,笑死

    • 他不傻,他只是喜欢用这种方法和别人叫骂使自己帖子的热度增加罢了,在别的论坛也是一样。

  10. 上了年头的老鬼很厉害,如果你没有六字大明咒,估计要挂了

  11. 一桩小事,也就你一辈子一次而已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