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的渡劫的后续

在文章《暴风雨的渡劫?》里我说的挺详细的,这个事其实还有后续,是紧跟着被雷劈没劈到后发生的,有没有关联看各自想法吧,我个人觉得是我自己不小心吧。

那个暴风雨持续了好几天,具体多久不知道,我就知道那天下午开始,学校停课了,不用去了。

04年的时候,我家应该是刚刚开始做生意吧,我爸妈本来就是一穷二白的人,原本是跟爷爷奶奶一起住的,我妈没上班,我爸是单位的,我爸就算结婚了也要每个月把工资上交,由奶奶支配。

我们会搬出去自立门户是因为奶奶要跟我们分家,但是钱还是要给奶奶。

我妈也年轻啊,奶奶说啥就是啥。

我爸3兄弟,所以家产那些分成了3分,但是我奶奶分完之后,立刻又跟我两个叔叔合在一起。这就是说把我们一家人踢出去了。

我妈气死了,说我奶奶看不起人,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实在过不下去了(我妈说我爸赚的钱,我们想买个包子都要跟奶奶拿钱,奶奶不给还说话很难听,类似就是我妈只会花钱不会赚钱,不知道赚钱的辛苦)。就搬出去了。

我爸也辞了工作,借钱买了一辆拖拉机,夫妻两就开始做生意了。(那时候拖拉机相当于现在的面包车吧)。

我们家很穷,搬出来的时候也没有钱,买拖拉机和进货的本钱都是到处借的,欠了一屁股债,我们读书还要借读费,书杂费等等之类,我们家也没有房子和地皮(我爷爷没有分给我们),就租了别人的空地皮,我爸在兄弟叔伯的帮助下搭建了一栋简易的房子,就正方形的,4面墙,房顶是铁皮。

铁皮风吹日晒的,下雨就漏水,但是我们没钱换铁皮,有时候会修补(就是用一点点的铁皮钉个钉子,然后覆盖在洞上就算修好了)。

那天(被雷劈的)下午,房子漏水,而且大风把房子吹得左摇右摆(根基不稳),但是没倒,盘都不够接,床的房顶也漏水,滴在床上,根本不能睡人。等小雨一点的时候,我爸妈就冒着雨上屋顶补洞,交代我们拿脸盘在床上接水。

但是我们贪玩,没接住,床湿了,怕被骂,就拿来吹风筒吹湿的地方,几个人一人一会。

轮到我的时候,我一按吹风筒的开关,那个吹风筒根部的线就断了,冒出一串火花,直接把我左手的手腕烧焦了(小时候是左撇子,后来老师和爸妈觉得我不正常,强制我用右手,现在是左右手都可以用,左手吃饭刷牙写字都没有问题)。

那股味道我印象太深刻了,一点也不香,就是烧塑料的味道,不是烤肉的味道。我就条件反射丢了风筒,我哥也是下意识就去拔插头(我电路电工那些没学好,我也不懂当时我们为啥没触电。现在都没懂,反正当时我没有触电,我哥去拔插头也没有触电)。

我当时就是烧伤了手腕,手腕那一块,肉都烧焦了,还黏在一起,因为太臭了,我哥我妹都捂着鼻子,让我走开点。

我不懂事啊,我也觉得很臭,我怕我爸妈发现,我就用水龙头的水冲伤口,一边冲一边把那些烂掉黏在伤口上的烂肉一点点用指甲刮下来。然后造成的视觉效果就是我割腕自杀没成功,伤口溃烂了一样。

我记得那时候我没感觉很痛(要是非常痛我就不会去冲水抠肉了)。

但是真的很臭,烧塑料的味道。我爸妈下来后,也闻到了味道,就问谁在房子里烧东西,我哥就说吹风筒烧坏了。

我爸妈就简单问了几句,也没多说,晚上我妈给我洗澡的时候才发现我的伤口,才送到小诊所那里去消炎专业处理伤口。

我小时候真的太怕我爸妈生气了。可能是我早熟吧,知道爸妈不容易。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惹我爸妈生气,所以任何事只要会惹到我爸妈不开心的,我就可以瞒下来。而且特别能忍。手都烧烂了我都忍住不出声。被烧伤过或者烫伤过的朋友肯定知道,烧伤或者烫伤是最难忍的,因为会火辣辣的痛(因为我最近又被开水烫伤掉了一层皮,完全不能忍,佩服自己小时候那么能忍)。

被电伤和被雷劈这两者之间是同一天发生的,有没有关联我自己都不知道。各位自己分辨吧。当个小故事看也可以的。

后面在那个房子里还发生过几个不好的事:

1、我爸某一天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把我往墙上摔,造成我额头大出血,医院缝针,我妈要跟我爸离婚,当然是没有离成啦。我爸摔我是因为我爸在午休,我看见了一些东西找我爸,我以为是生意,我就去喊我爸起床,但是我爸什么也没看见。反复几次之后我爸就摔我了。

2、我爸煮好饭菜,我记得很清楚,紫菜蛋花汤(穷,我们家常吃这个汤)。煮好后,滚烫的,我爸不受控制往我脑袋上浇,造成我当时左耳听不见,去了医院,判定是失聪,要带助听器。我家买不起助听器,年纪越来越大之后莫名其妙好了,现在听力是没有问题的。

3、我自己某一天,莫名其妙特点想点火,那时候火柴一毛一盒,我真的拿火柴点了,点了蚊帐。烧得飞快,我意识清楚的知道我要跑出去,但是我动都动不了,后来我妈发现了,跟邻居大娘救的火,我妈推我出去,我愣是纹丝不动。后来当然是被打了,还挺惨的,因为我把我家两张床都烧完了,我们家穷,没什么家具,只有床勉强是可以着火的,所以烧得飞快,火势也大,但是蔓延得很慢。所以单凭我妈和邻居大娘就把火灭了。

4,我某一天半夜自己醒了,看见一个女人扎着马尾(不是披头散发),在我家找水喝。我家的门是里面反锁的,只要里面反锁了,外面用钥匙都打不开的,她好像知道我醒了,我俩互相盯着看,但是我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脸,就知道是扎马尾的女人,穿青色的长褂,有没有穿裤子不知道,因为她蹲着(这个要画图知道我家的结构你们才能知道),这个事吓得我妈心有余悸,现在都还知道,这也是春节我妈说我小孩没记忆,我不服气帮她回忆她让我闭嘴的事,事隔多年,她依旧心有余悸。

5、发高烧好几天,天天要去小诊所吊针水,我爸妈做生意没空,我爷爷每天吃完早饭就来带我去吊针水(已分家)。打完针水就顺便在我爷爷那吃午饭呆着,晚上我爸妈再接回去。我爷爷家跟我家走路走得快应该20分钟左右,一条直路。我爷爷带我打完针水后,骑着摩托车(类似于现在的电动单车吧,那时候我爷爷已经有了,我爷爷是抗美援朝的老兵,后来一直在家里的单位上班,还算是富有的,我爷爷现在退休金也好几千)。我年纪小,后面自己坐坐不稳,我爷爷就让我站在前面(现在摩托车也有,小孩坐不稳就站在前面,年纪小长得矮不会挡视线的),然后垃圾车撞过来,我在前面直接撞飞到后面,摩托车前面坏了。但是我爷爷什么事都没有,屁股还坐着摩托车,我就华丽丽送医院了,中间的事一概不知,只有撞车前和出院的记忆~

6、应该五六年级了,去外婆家,我爸开摩托带我去,摩托车有烟管,一路都没事,在进入我外婆村里的范围(还没到外婆家)的时候,我的脚被拉着去贴烟管。贴着烫了几分钟,把右脚烫出一个大洞,十几年过去了,现在还留着那个洞的疤。肉长回来了,疤还在。绝对是有东西拉着我的腿去贴烟管,不然那么烫一般正常人碰到就条件反射腿自己离开了,我就是挣脱不了,也不敢挣扎,因为我外婆是大山的,那个时候没有水泥路,都是泥泞路,翻下去可能会没命,所以我也不敢在我爸骑摩托的时候坐在摩托上挣扎,就由着“它”拉着我的腿去贴烟管。(再一次证实,我小时候超级能忍,疤可以拍照,不过十几年了,不是很明显)

插个事件发生图吧,二维的只能画成那样,尽力了。以后看图就知道发生在哪里了。

事件发生图

以留言告诉我,你们想先知道哪个,我按顺序码出来发表。谢谢大家观看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

我家对面的小区很邪门

2020-3-25 22:06:19

亲身经历灵异事件

真的有鬼吗?(上)

2020-3-25 22:11:39

1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不容易啊!

  2. 唉,感觉你小的时候真是多灾多难啊

  3. 我想知道你爸为什么会突然拿汤往你的脑袋上浇呢

  4. 你爸是不是有神精病

    • 没有,我爸除了抽烟,其他都没什么。我敢打包票,没有精神上的病。一起生活20多年,有病瞒不住的。

    • 那就是你老爸是家暴

    • 没有,真的有暴利倾向的话,就不会只有这么一次了。我长这么大,没有无缘无故打过我,也不酗酒。

  5. 太不容易了

  6. 可怜的孩子

  7. 你小时候真是多灾多难,图画的好。

  8. 我也很好奇,你爸干嘛拿汤浇你头上?

  9. 估计房子风水不好,或者底下压着坟之类,不然怎么会见鬼,还影响人的精神,诸事不顺。

  10. 交个朋友啊,私信一下,我和你有同样的经历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