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十多次的灵异经历(四)

二姐戴佛珠得以摆脱X的纠缠,我们家也太平了3-4个月。也不知道从哪一天起,这个恶X会隔三差五地来我家,时间不固定,但是每次都是深夜0点-2点之间。

我因为中考破天荒地考取了小中专(我们村里历史上没有人考取过小中专更不要说更高学历的文凭了),一时在村里名声大噪,住的远的邻居阿姨叔叔、小哥哥、小姐姐们看我都用羡慕的眼神。想上的中专没有关系去不了,最后只剩下师范,害怕毕业后分配到乡小学教书,最后大哥决定让我继续读高中。

我和二哥睡在东边卧室。这个卧室很阴暗,东边的窗户被封在新建的水泥平台的厨房里,变成了内窗户,南边没有窗户,而且被建成了柴火间,所以特别的潮湿。虽然二姐经历了X压床,但是我和二哥没有经历过,没有感到特别可怕。

因为二哥比我大4周岁,所以从小到大我们共睡1张床,一直我睡里面,二哥睡外侧。大致是高中一年级我15周岁(我提前了1年读书)二哥19周岁,不知道哪一天半夜,妈妈从西卧室到我们卧室大骂,把我吵醒了。才知道是那个恶X上了我二哥的身。

二哥说:好像有1只比苍蝇略小的虫子停在他大脚趾头的指甲上,然后顺着脚往上爬,越爬越快。二哥胆子很小,不敢发声也不敢动作。当这个虫子爬过了膝关节,突然1个阴影扑上来压在身上。然后就脚不能动、手不能动、眼睁不开,发不出声音,血压升高心口很闷,呼吸也困难。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求救。我虽然睡在旁边,但是我睡的很香,不知道,到妈妈过来解围才醒了。

妈妈训斥二哥:你不会用脚踢呀,他停在你脚上,你把他踢开呀。

二哥说:好,下次我踢它。

妈妈说:这个X也上过我的身,我一脚就把它踢开。

看不见又摸不着,妈妈骂了大致20分钟,大晚上总得睡觉啊,何况西卧室二姐1个人在那边睡,妈妈又不放心,只能回去睡觉。我们也继续睡觉。

可能过了不到1个小时,妈妈又过来了大骂,原来那个恶X又压的二哥呜呜地发声。

这次二哥说:它没有从大脚趾头的指甲上来,而是直接扑上来。

说明这个恶鬼,第1次还是比较谨慎,先试试我二哥的力量,第2次就事无忌惮。

这样持续了近1个月,每3-5天它会来1次,有时会压二哥2次,有时会压1次。我们全家就感觉那个恶鬼在房间,站在某个角落看着我们,嘲笑我们。叫二姐跟大哥求助,总被大哥大骂一顿说:你们都是在做恶梦。我家简直成了地狱,那种恐怖和无助。

老房子已经拆了10年,妈妈也去世了快10年了,我现在一线城市打拼,去年跟大哥(现在快70岁了)说起来这件事情,大哥说看来当时二姐说的是真的,他还一直不相信。

未完待续   下一节:恶X跟我的2次大战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

三股小旋风

2020-3-26 20:35:37

亲身经历

真的有鬼吗?(下)

2020-3-26 20:45:16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你妈妈是个勤劳,朴实,坚强,充满母爱的人。并不是你上篇说的低智商,其实很多老实人都被人说智商低。

    • 我妈妈是1个很坚强的人,朴实、充满母爱的人,否则我的家早就跨了,我是说智力比平均数略低,不是说低智商。

  2. 你妈妈为你二姐都求了一串珠子,为什么不给你二哥也求一个呢?

    • 可能也是考虑经济问题。我们家穷的叮当想。我记得小学(本单位子弟小学)欠了2-3年的学费,后来换了个校长催我们交学费。当时1个学期2元-3元的学费。初一时欠电费被单位拉了电,曾经1年点煤油灯。那时就靠妈妈和二姐夏天卖冰棒(那时是背1个木头箱子,做1个小包被保温)获得一点生活费。而且1年只能卖4-5个月(下雨天还不能卖)。1天大致赚1元钱。每次都是我看到妈妈回来赶紧把干毛巾给妈妈让她擦汗,每次都是我帮妈妈数硬币。
      去求1个珠子,车费来回20-30元肯定要,加上吃饭,还有还愿的费用。到我初三(84年)日子好过一些,就是大哥单位照顾我们让二姐去上班做临时工,1个月有16-22元工资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