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死亡

我胆子并不大,但我很想见到鬼。

或许是因为好奇,贴吧中的见鬼之法,我都有搜集,只是它们几乎全部被实践+辟谣,借此还捧红了一大群UP主。

直到论坛上结识了小礼物,她告诉我一种”见鬼“之法,在暴雨的夜晚,赤裸全身跪在野外,人会虚弱到接近死亡,但此时也是观察死亡的最好时机。她一说我便信了,原因无他,她是p大研究生学历。彼时我高一,最容易相信别人说的话,尤其是“知识分子”说的话。

暑假从省会回到丘陵遍布的老家,父母还在省会上班。天气预报显示,当天晚上会有暴雨,预谋已久的计划,似乎到了时机。单独给儿时伙伴小陈打电话,约他第二天早上五点,一起在鹤山顶看日出。接着出去买了一根红绳。

夜晚,我撑着伞,走到鹤山下。四下几栋低矮的房屋,好像很久没住人了,仅剩一只昏暗的路灯,照着我脚下几片路。雨滴砸到地上,溅起的水珠可以打湿我的膝盖。手电筒向山上照去,一条细长的白色小道,延伸到远处的神秘与黑暗中。深吸一口气,给小礼物发QQ:“我今晚试试那个见鬼的方法。”三五分钟后,她回道:“注意身体哈。”我大胆地回复道:“不怂。”接着满意地关上了手机。

起初是慢慢走,可是越往上,恐惧感越强。到后来,直接成了飞奔,当我缓过神来,已经奔到了半山腰。四周已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拿着手电筒瞎照,赫然瞥见一座土坟,高高的坟堆,让人汗毛竖立。

十六七岁的年纪啊,最容易逞强。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衣服,还将提前准备好的红绳栓到自己脖子上,另一端扔到路中央。伞一扔,跪在了坟堆上。

雨如石头一般从四面八方砸向我,带来无尽的凉意,逼得我睁不开眼。我拼命感知周围是否有东西存在,可是偏偏在我意识虚弱到近乎模糊时,才感觉,一个红红的身影,就站在边上,似笑非笑地凝视我……

醒来时躺在医院,爸妈站在旁边,小陈正盯着我看,看我睁开眼,他激动地跳起来。父亲板着脸,训了我几句,便匆匆带着母亲回去上班了。小陈则和我叙旧聊到晚上,也回家去了。

夜晚,我独自睡在重症室,便百无聊赖地刷起sp论坛。紫藤家园真是个不错的催眠工具,不知不觉我有了睡意。当我正要睡着时,窗子外传进来声音尖锐的歌声,依稀记得上半部分是这样:“傻酸角,我的哥,合块黄泥儿捏咱两个。捏一个你,捏一个我。捏的来一似活托。捏的来同床歇卧。”我不禁盯着窗子看,只见一个女人从窗外缓缓飘起,整齐的黑色长发披在头前,红色的长袍披在身上。吓得我惨叫一声,慌张地想按铃呼叫护士,就在我翻过身时,赫然撞见一张微笑着惨白的脸,看起来像中年人———她躺到我的床上来了。

我猛地坐起来———原来是场梦。此时时钟指向了凌晨两点,我本想继续睡觉,可我在枕边发现了几缕黑色的长头发,于是不敢再睡,扶着墙挪到护士站,和值晚班的护士聊了一宿。

第二天,曾经的邻居李爷爷一家来到我的病房,还送了点东西。原以为是专程来看我的,一聊才知道,李爷爷的妻子王奶奶去世了。李爷爷的儿子也在,快五十岁了,却天生痴傻,发育不良,身高不足160。他见到我,便呢喃道:“姐姐。”我纠正道:“我不是姐姐,我是弟弟。”他依然:“姐姐。”我便不再理他 。

晚上,我再一次做了同样的梦,猛然惊醒,时间又是凌晨两点。可是,那个红衣女鬼,她依然躺在我的床上!我飞的弹起身,向房间外跑去。整家医院的人都不见了,护士站没开灯。每间病房里,都传来哀嚎的声音。我跌跌撞撞跑到楼梯间,却发现她一直悬浮着跟在我后面,与我保持着大约一臂的距离,还不断唱着那首歌谣。我不敢往后看,只是拼命往楼下跑,几次差点跌倒,终于到了一楼。一楼的收银台,取药房,居然都站着几个泛着绿光的“人”,他们都看着我大笑。我想出去,可是医院的门已经锁了,绕了一圈,又慌不择路地回到楼梯间,直接往地下跑。我没有注意到,身旁的牌子写着“太平间”。果然,一拐角,撞见另一个身影,那是有着花白头发,穿白色长袍的老妪,脸上的皱纹是密密麻麻的黑线。我一把冲进了太平间,老妪也向我追过来,口中大声喊道“闺女”。我七拐八拐跑到一个房间,四周已经没路了。我站在角落,念遍了“南无阿弥陀佛”“唵嘛呢叭咪吽”“嗡班咋啦撒多撒吗呀…”,毫无效果。她们还是进来了。

就这样,缓缓向我逼近。我开始大声叫嚣,当一个人开始叫嚣,也就是在示弱了。她们丝毫不理会,把头抬起,两张可怖的脸贴过来,白衣女鬼直接上来掐住我的脖子,瞪着我……

再醒来时,我正躺在抢救室,听见医生们欢呼。接着我被推了出来,小陈冲上来,泪水混着鼻涕撒了我一脸。

当天晚上,我做了个平静的梦。梦见王奶奶来看我,她告诉我,四十年前,她怀了个女孩,可惜家里不让生,于是便堕掉了,或许是报应,后来生的男孩是个痴呆。她把堕胎的血葬在了鹤山半山腰,碰巧被我这个作死鬼撞上,还牵了根红线(我只是想用此方法让小陈上山时发现我),人家转不了世,自然来找我麻烦了,王奶奶也来帮女儿讨回公道。

我问道,为何放过我了。王奶奶说:“因为真的有人爱你,那当然得成全,可惜我女儿,得等你死了才超生啊,行啦,不聊了,奶奶走了。”

醒来,又看到小陈正注视着我,我咳嗽两声,他才停下来。

长舒一口气,向小礼物发QQ:“这样玩一次我差点没命了,你能玩那么多次,生命力真顽强。”她回的很快,快得有点突然:“隔着屏幕,你怎么知道我还活着呢。”

还发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脸。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编辑推荐

负一楼的小孩儿

2020-5-22 9:15:56

灵异事件

农忙时节怪事

2020-5-22 9:26:51

1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是真的?太真实了吧

    • 真实啥呀,王奶奶那时代怀了个胎,还没生就知道是女孩了。

  2. 一定不要玩一些游戏,无论有多好奇,招上来的或者招到的都不是善类 其实能看见不是好事,就像我一样,任何这种游戏我都不试,因为我这样的一试一个准

  3. 太假了,你都重症监护了,还能和别人聊天

  4. 一看标题,就知道是没长成熟的小孩。
    自己胆小还去追求刺激,为了写一篇遇鬼经历,引人关注。

  5. 编得挺吓人的

    • 说得好!如果是真的,那也是他作死。

  6. 看你写文章条理清晰,不像精神病患者。只能承认你是在编故事了。

  7. 看到开头就知道是小说啦

  8. 编的。。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