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夜遇

这事本来不想记录,因为现在还有些阴影。大概是幼儿园时期,有一年放暑假回老家玩。那时候妹妹还小,爸妈要上班,所以请人白天带妹妹晚上再接回家。我一个人在老家有爷爷奶奶疼,所以像放生的鱼儿一样自由。

一天晚上,生产队通知说晚上在村口晒谷场放电影。那时候农村没啥娱乐,农民看电影要么去镇上电影院看,要么就等电影队来放电影。那时全国都有电影队下乡放电影。还有我们全村只有生产队的一个空房子有个黑白电视机,晚上值班的人会开电视给大家看(那时候的农民看电视,看到外国片里穿背心裙的女人都会轰然)。

那天晚饭后,兴高采烈地跟着堂叔等小伙伴(堂叔只大我四五年)带着凳子去晒谷场看电影,晒谷场坐满了人,几乎全村的人都来看电影。我们一边拍着蚊子一边看一遍小声地聊天。那天叔叔出外了,家里只有姑姑和爷爷奶奶,不久姑姑也拿着凳子和爷爷奶奶来看电影。

电影内容早不记得啦,人小又不识字,不知不觉看得晚了,有些村民也回家了。特别是小孩子,可能是嫌听不懂普通话(广东农村嘛,讲粤语和广东地方土话的多),又不是打仗的电影,新鲜感过后就逐渐回去了。

爷爷奶奶早就回去了,走的时候我还让他们拿我的小凳子回去,因为有个小伙伴拿的凳子是条小长凳,我和他聊天时就坐一起。后来堂叔也回家了,堂叔走后不久姑姑也催我回去,但我玩心重,还在跟没走的小伙伴聊着天,就说等会再回去。姑姑就说你等会自己回来吧,我回去洗澡啦。

姑姑走后,我继续和一些小伙伴聊天,不一会他们也回去了,我也觉得困了也想回家。虽然回家的路很近,但农村的晚上漆黑一片,而刚好那几个小伙伴不同路。我想求他们送我但又怕被他们笑话胆小,就只能再等一会等姑姑来接我。

等了一会,还不见姑姑来,我困得顶不住,这时看到一个同村的孩子带着凳子打着个小电筒往家里走,而且看样子是跟我回家同一条路,我赶紧跟着他一起走。虽然我跟他不熟,但都是同一个村的也见过,就边走边和他说话,他也不答话,就这么听着走着。

没想到的是,走了约三分之二的路,他就拐弯回他的家了,留我一个人在黑暗中的村子里!没办法啦,虽然认得路,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农村的黑夜里呆过。这时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因为剩下的路不用拐弯,直走就到了。

我就这么一边走着一边幻想着周围有什么嗷呜婆之类的怪物随时扑出来。其实那条村里的小路,两边都是当时农村的砖瓦房,路的宽度大约有两辆多一点的手推车宽度。如果是七八点钟的时候,肯定不害怕,因为两边都有人家,除了家里没人的屋子外,其他屋子不到睡觉不会关门的,屋里有灯光照出来。但那时的农村,晚上休息比较早,所以当我回家的时候,路两边的屋子早乌灯黑火关门了。

如果是胆大的孩子,这时也不会害怕,毕竟是在村里有人家的地方。但在以前落后的教育思想影响下,家长们从小就用吓唬孩子的方法来让孩子听话,什么如果不听话就有嗷呜婆(与北方大马猴齐名的抓小孩怪物)在窗外抓你等诸如此类的东西,所以我们那个年代的城市孩子,很多都很胆小。当时我也害怕,但怎么也要回家,那时候真希望姑姑从家里出来找我。

回家方向的左边经过几个屋子后还有一个空旷的地方,那是有另一条路从村口延伸进来,如果村里需要用车搬运东西,面包车和拖拉机只能开到这里,大卡车进不来。眼看离家越来越近,经过这个空旷地方的路口后,右边就是我家房子。可是当我刚踏入空旷的路口,向左边看一眼的时候,就吓呆了!只见远处(现在回想起来大约十米左右)的一棵树下,在半个月亮的照耀下,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形。这个人形灰色带黑,在树的阴影下站着,看不清五官,就是一个人形,有那棵树大半那么高。人形没有动,就这么站着。

我不敢往前走,哪怕家就在前面,我怕这个人形来追我。我站住的地方在左边屋子的边上,我赶紧躲到屋子的墙边,当时心里急切地盼望姑姑快出来接我。可是姑姑不知怎么回事没有出来,家里哪怕开着门也有光啊。但家里的门关着,不过我知道门没上锁,推开就可以进门。但我害怕得不敢往前挪动一步。

我边喂着蚊子边着急地想着办法,边看那个人形,那人形虽然一动不动,但好像长高了一点,也不知它看见我没有。一会儿我听到身后远处传来人声,听声音是有几个人看完电影在回家路上聊天,我忙回头看去,只见刚才和同村孩子分别的拐弯处,有道微弱的手电光在晃着。我再回头看那人形,这次发现它确实会长高,都快到树顶了!

我连忙回身就跑,快到拐弯处时听到是几个认识的小伙伴的聊天声音,我忙喊着他们外号然后拐弯和他们会合。原来有四个小伙伴一起回家。我问他们刚才你们不是早走了吗?小伙伴们说是早走因为天气热所以没回家,去了村口的田边坐了一会乘凉。小伙伴们问我怎么在这里?我说我回家的路上听到你们说话就回头找你们了。我也不敢说那人形的事,怕他们笑话我胆小。我问他们电影放完了吗?他们说还没有,不过也快了,其他小伙伴都走了,我们困了所以要回家。

但这些小伙伴跟我也不是一路的,最近的那个离那宽阔路口还隔着两家屋子。而那个路口我当时确实是不敢过去,怎么办啊?当时我快急疯了,情急之下,就跟他们说我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再回去好吗?小伙伴们说好啊,我们听完再回去。我脑子里飞速回忆在幼儿园里老师给我们讲的童话故事,心想能拖到姑姑来接我就行。

小伙伴们在路边放下小凳子坐下听我讲故事,我记得我讲的是《咕咚来了》的童话故事,谁知刚讲没多久,小伙伴们就说不好听(看来他们当年确实缺少很多童年乐趣啊),有个还说这故事明天你给我们的弟弟妹妹讲吧。我说那我再讲一个呗,小伙伴们说不早了,明天再讲吧,就拿起凳子各自散去回家。

我也只能跟着离我家最近那个小伙伴走着,但他家也到了,又剩我一个人,怎么办啊?就在我慢慢地向前胆怯地走着的时候,家门开了,姑姑来找我啦。这时我也不敢到那个宽阔路口,就等着姑姑走过来带我。

姑姑经过那个宽阔路口时,也向那边看了一眼,但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似的。等姑姑过了路口,我就喊着姑姑然后和她回家。这次经过路口时,我再向左边看去,发现在月亮的照耀下,那棵树前什么都没有,我还多看了几眼,确实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我特地跑去树下看,没看出什么名堂,看的时候才想起,以前晚上和堂叔他们玩捉迷藏的时候,还躲过这树的后面,也没遇到什么东西啊。当时那棵树在夏天时就有些枯叶了,而其他树却没枯叶,也不知是什么树。从那时起,晚上我再也不敢去堂叔家玩了,除非是堂叔来找我,而且放假也不怎么愿意回老家,就算回去也只住两三天,晚上除非有人带着否则绝对不出门。到了上小学时,老师教育我们要破除封建迷信思想,才慢慢恢复胆量,认为那天晚上是我看错了。直到发生另一件事(记录在《奶奶种的树》里),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脏东西。

那天我还在树下问爷爷:这棵树是你们以前种的吗?爷爷说不是,是野生的。还指着树身上的几个小洞说你叔叔他们在这里练过打气枪呢。过两年姑姑结婚的时候,晚上家里摆酒席时,因为地方不够,还在那宽阔路口那里摆了好几桌,为了照明还从家里拉电线挂了几个电灯出来,把路口照的亮堂堂的。而那时那棵树早已枯萎,不知是被砍了还是自然断的,剩下半截树身。那天晚上在人声沸鼎灯光明亮的环境下,自然也没看到什么。

长大以后跟朋友们说过这件事,有位长辈说我小时候看到的可能是树精之类的东西,一般不会直接害人的,有杀气的人它们还会躲着。至于长高的现象,可能是它在吸收树的精气,等吸收完了树就枯萎了,树枯萎了它们会想办法找另一棵树,但也有的会跟着树枯萎而消失。这些东西据说不是人死后变的,是吸收自然精气而产生的,山林里面很多,但确实不怎么害人,不然没人敢去做护林员了。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灵异事件编辑推荐

肚子里养蛇的农妇

2020-9-15 19:59:55

亲身经历灵异事件编辑推荐

招魂

2020-9-15 20:46:16

8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这种的灵异事我以前也听过,而且不是听一个人讲的,都是在同个地方的,而且也有一棵很大的大叶榕树(树干最大的直径有3左右),也是看见一个很大的人只有上半身(几米高),不只一个人看见过,有的看到是在树上,有的看到的是在树下,也有看到在树旁边的。地点离我家不远

  2. 帮你更正一下,嗷呜婆指的是山林里的野生老虎,现在很少见。

    • 你不是广东人就不懂了。嗷呜婆的传说来自后唐(五代十国时期)一位猛将,叫坳胡。此人生性残暴,嗜杀如命。长得比后来三国时期的张飞还难看,也是满脸黑脸大胡子。当时坳胡帮他的皇帝打岭南,但岭南气候温暖,树木繁多,所以士兵都得了各种丛林障气病。而且岭南的山脉丘陵因树林多而不适合跑马,所以坳胡下令用火攻。但岭南气候湿润,放火烧山根本不行。气得坳胡下令士兵不论一切手段都要杀进岭南。他自己也亲自上马,和士兵一起见人就杀,一路杀来直接是屠村屠镇,被杀的人都被砍得肢体不全。那时候信息不发达,坳胡残暴的消息传遍岭南时,已把他谣传为无恶不作的凶神恶煞。当时家长们哄不听话的小孩睡觉,就会说:你再不睡,坳胡在窗外看着你。这时孩子立马乖乖闭上眼睛。后来以讹传讹,再加上粤语谐音,就把坳胡传为嗷呜,并衍生了嗷呜公,嗷呜婆等怪物。坳胡也从一个大男人演变成为会飞檐走壁满面狰狞专抓小孩的怪物了。

  3. 没必要的事儿写得太多啦兄弟

    • 写这些事也是一种回忆,边回忆边整理,所以带入了一些无关内容,不好意思。

  4. 写的很好,有代入感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