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羊

陈老七十四岁那年,还没解放,他给地主家放羊。我们这是山区,一条河环绕村庄,周围都是大山。

放羊都赶到山上去放。别的不害怕,就害怕羊在山上跑丢和被猛兽吃掉,是要给东家赔偿的。

他放羊那个时候,山里的老虎、黑熊都有,老虎还时常下到村里来,人在山上都有危险。所以,要不是没有别的活路,他的父母也不会让他去放羊。

陈老七每天背着一个黄布包,里面放着几个粘豆包和一把砍刀。太阳出来赶着羊群上山,太阳落山回来。他宁可多走点路,也围着山边转圈,不把羊往山里面赶,这样就很少遭遇猛兽还能看住数量。几个月下来,羊一只没少,父母也就放了心。

七月的一天中午,陈老七把羊赶到离村子不远的河边。中午了人羊都休息,老七的午饭通常就是河水就着粘豆包。老七坐在河边拿出粘豆包正要吃,却看见离河边四百多米的地方有一棵树,通红的。

老七知道那是一棵灯笼果树,很是高兴。灯笼果是我们这的一种野果,手指甲大小,酸甜可口,七月份正是成熟的时候。老七看了看羊,都趴在阴凉地歇着,他放心地朝着那棵树跑去。

四五百米的距离,不到五分钟就到了,一看满树是灯笼果,开心的大吃起来。吃完了,满足的回到河边,却傻眼了,羊群不见了。

他开始也没着急,这一代地形都熟悉,等到他寻找了两个多点太阳快下山了还没找到,他真的着急了。四五十只羊,家里赔不起,地主不得打死他。

太阳下山了,光线昏黄。他累的不行还没找到,终于要放弃不找了,甚至有了想要逃跑的想法的时候。他突然看见身边不远处有一群羊,急忙追上去,这群羊倒是没人放。仔细看有点像自己的羊,却又有感觉不是。

一查数目,还和自己放的羊数目一样。他也不管了,以为自己累了,认不清楚,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占了上风,心里高兴的不得了,赶着羊就往家走。

等到赶到村子里,天已经彻底黑了,羊圈在地主家旁边,去羊圈路过自己家门口。那个时候家家都点蜡烛,他看自己家点着蜡烛,好像屋子里很多人,还传来母亲的哭声。

他一下子很担心,赶快赶着羊去地主家的羊圈。到了羊圈门口,却看见地主家也不对劲,门口挂着大白灯笼。他虽然小也知道这是死人才挂的。

他不知道什么事,等到把羊往圈里赶的时候才发现,圈里有一群羊窝在一起。羊这个东西很奇怪,睡觉是窝在一起的。

他一下子蒙了,羊回来了那我赶的是谁的羊。等他回头看,却看见自己赶回来的羊都不见了。

他感到一股凉气从脖子冒出,太邪了,他撒腿朝家跑去。等到了家,推门进屋,看见邻居二大娘三大姑都在,母亲还在哭着,看他进屋一把把他抱住。大家都说这不回来了么,没事了。

一问才知道,中午的时候,一只老虎赶着羊进了屯,奇怪的是羊都自己跑回了圈。老虎却跑进地主家,把地主咬死了。陈老七很晚没回来,大家以为陈老七被老虎吃了。

陈老七一想,老虎下山就是自己去吃灯笼果的时候,为什么没听见虎啸,羊也没叫。而且自己赶的那群羊到底去哪里了?这辈子也没想明白,今年七十了,得谁和谁说这件事。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老马与公鸡

2020-10-12 15:46:35

奇闻异事

北京福寿岭地铁站的秘密:一个被封闭的巨大地下迷宫

2020-10-12 23:40:00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