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谈(四)之 风水怪轶

记得在我7岁左右的时候,曾今遇到过一件怪事,至今依旧恍若昨昔。

我老家在四川一个偏远的丘陵盆地,盆地中央躺有条宽约十米的大河,河岸的两侧是零零散散的村落。

由于母亲跟奶奶多有不合,父亲为避免矛盾的加深,自分家后便带着母亲和我搬到了河岸的另一个村落,在临河百米处的一座平坦小山旁边,依山而立,举债建起了一座两层高的楼房,在当时平房都少见的村子里,倒是显得颇为亮眼。

据父亲说,之所以建在此处,乃是因为我家背后的小山是灵龟山势,风水极好。

凭远俯瞰,灵龟山确如父亲所说,极像一只巨大的乌龟,其顶略平,约莫千平左右,中央处长有两颗巨大的古榕,据说已有千年之久,其根须横跨大河两岸,每棵榕树的下方都挖有一个不大的石洞,里面雕刻着几幅残缺的古老石像,偶有人携香烛往之。

两树之一紧邻山体前部的龟型土丘,另一棵则是坐落在一个四合院中,此院在七八十年代是一个敬老院,如今早已荒废无人,敬老院的隔壁是一座石板为墙、上覆青瓦的乡村教室,邻村的半大孩子皆是送来这里启蒙,我也上过,教室只有一间,老师也只有一个,只有快上一年级的孩子才会去到更远的乡小上学。

此外,山体的尾部之丘还建有一座米面加工坊,村里打米做面皆是离不开这个地方,平日里极是热闹。

我家就在灵龟山右前腿一侧落处,另一侧则是并列着两座坟茔,一座较为古老,墓碑已无,乃是石棺,棺体部分裸露在外,每到夜晚很是瘆人,另一座则是新坟,乃是本村人士,据说常年再外生意,死于车祸,年仅40余岁,而我的故事便与此坟有关。

坟茔旁边有一条宽约两米的小路,乃是去我家的必经之路,小路另一侧是梯田,常年有水,无法过人。

某日,我经过此路时,忽闻一怪鸣,举目向之,只见新坟上一处杂草中突然窜出一条黑蛇,眸光幽幽,看了我一眼,而后从我身边缓缓游过,却是未曾伤我分毫,我当时吓傻了,不敢迈动半步,俄而,待其消失,方才回过神来,心中一阵后怕。

后来,渐渐地,怪事来了,每到晚上,我总是会在家里玻璃窗中看到一个端着油灯的人影,而且哭闹不已,父母皆是担心不已,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是循着民间土法,每每在我哭闹时便用晒干的稻草秸秆一根一根的反复缠绕我的手指,嘴里还一边唱着什么麻子快去等等怪异的歌谣(由于时间过久却是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别说,这种办法竟是颇为有用,只是后来慢慢地效果越来越差,我变得除了哭闹之外开始嗜睡起来。

父亲没了办法,只好求助于我们当地的一个风水术士,然后,当晚,我便被三叔反手提着背了出去,而后,来到了灵龟山一侧相隔不远的一片荆棘林(与我家隔着山体正对)。

接着,三叔一只手把我提着,另一只手将一个包裹有我头发、折成三角形的红色符纸扔在荆棘丛中,而后从随身携带的布袋中掏出了一个硕大的黑碗,迅速扣在了上面,紧接着嘴里开始不停念叨着什么。

俄而,顺势折断旁边的一根荆棘,用力抽打着地面,约莫数分钟后,三叔又从布袋中抓出一大把鸟枪用的铁沙子大力洒向黑碗四周,而后继续洒下一把大米后,方才如释重负。

紧接着,不再反手,而是将我正常背在背上,快速回到了家中。

至此,我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上诉的状况,同时也在父亲的严厉要求下莫名其妙地将对三叔的称呼改成了大保。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搬去新的医院第一个夜班

2020-10-15 15:05:22

灵异事件灵异视频

灵异实录 第三辑

2020-10-15 15:32:07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神奇

  2. 确实神奇,高手在民间

  3. 有没有高手能帮帮我,我已经到了生命的边缘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