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间

烽火连天,外战、内战接连不断,强盗、土匪趁机作乱,整个世界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侥幸从那魔幻般的灾难中逃出来的死神汉克已经逐渐淡忘了一切,除了那一次……

他已经不记得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只记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但那次经历却历历在目……

夜晚在战争的蹂躏下,真的很死机,除了一两声野狐狸凄厉的惨叫。恶梦却悄悄地降临,来到这个死寂的小村。噩梦却悄悄地降临,来到这个死寂的小村。

“砰砰”几声枪响夹杂着呵斥、叫嚷声,不用问,不是兵匪就是土匪进村了。村子里本来就没安心睡踏实过的老少一跃而起,或躲、或藏、或逃。死寂的小村被人们的惊慌失措而笼罩,但没有鸡鸣狗跳。鸡、狗早就被强掠一空。

死神汉克随着惊奇的人群向村外逃去。,手足之情,见物就抢,见人就杀。死神汉克随着惊起的人群向村外逃去。火光在身后冲天而起,密集的枪声在耳边响起,流弹打在乱石上,火星溅射打在树木上,枝叶纷纷坠落,惊恐逃命的人慌不择路,惊恐到连落下的树叶都怕砸了脑壳。瘦弱的汉克丝毫不比他人跑得慢。瘦弱的汉克丝毫不比他人跑得慢,只顾撒腿狂奔。猛然死神汉克腿上脑子一热中弹了。东西砸了一下,脑子一热,中弹了?汉克不禁恐怖的狂喊乱叫,不知还能坚持多久。死神汉克倒向了路边,滚下了布满荆棘的山坡。他什么也听不见了,滚动中,看到了一片旋转闪亮的东西,火光?月光?渐渐的,连它也消失了。

汉克从乱石堆中睁开满脸是血的眼睛。枯草、乱石,昏暗的夜色如死,灰一般带来黑夜的寒冷,黑夜的凄寂,这就是汉克眼中的世界。血躺在脸上,挂在眼角刺激着他,难受的双眼血腥,还招来了蚂蚁、飞虫,汉克想活动一下身子,但一种疼痛的感觉,从腿上传过,一直往上冲直到头顶,他又一次闭上了,满是鲜血的眼睛,世界仍是一片黑暗。

汉克再次睁开眼睛,夜很深也很静,可他感到了夜晚的神秘,莫测阴森恐怖的本质,他相信死亡正在靠近,好像你听到死亡的脚步声说话声。

夜越深越孤助无援,一切越是显得可怕,黑夜还没有带走汉克,它再继续延伸它的黑暗,汉克无法去阻止深夜,浑浊的意识里,死亡再一次地靠近,他的伤腿好像正踏上了通往鬼门的第一步。

死亡朝汉克走了过来,它在逼近,汉克听到了它的声音,说话声?不!是死亡的呻吟声,痛苦的呻吟,死亡有痛苦,所以是痛苦的呻吟,呻吟好像正来到了耳旁,现在就在他的耳朵里响起,还带着喘息……不!那不是死亡的呻吟,是自己痛苦的呻吟!生和死这样抵抗性的完全在于一念之间,天上几颗暗淡的星星,此时正掠开死亡的面纱,使得汉克对于生变得更容易理解,不!我不能去!

“救救我!救命啊!”

生的涌动,死的恐惧溶在疯狂的嘶喊中,可是没有任何的回音,万能的上帝啊,你能看到你的子民在承受不幸吗?你能伸出援助之手让我脱离苦海吗?已经爬上来的冷月代替了上帝的回答,带着一丝怜悯,凄惨地看着。

也在昏沉中消失了,汉克从紧闭的眼皮中感到了日光的抚摸,夜走了,白天悄悄地来了。光明驱走了黑暗,驱走了惊惧,叫醒了死亡的大脑。回忆、思维在脑中奔腾ーー曾经拥有的安宁富足的生活,身边围着可爱的亲人,虽然有时他们喋喋不休的语言是那么的单调贫乏,现在想起来那是抚慰心灵最好的音乐,虽然他的邻居曾经使得他藐视、憎恨他们的那种渺小、卑劣、凶狠的东西,此时已消失殆尽啊,多么美好的生活,我是多么渴望拥有它,在阳光下,在月夜下,在村里,在野外、在自然的一切地方感受幸福。

我的邻居们呢?他们在哪里?他们都走了吗?或者正像自己一样躺在某个角落,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如果你们都去了,也许将死横卧血肉模糊,那么你们是幸运的,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没有担心,没有害怕,更没有痛苦的折磨。如果你们还活着,你们在哪里?

汉克没有睁开眼,天气已经变得炎热难熬,这或许只是针对他而已,睁开眼又能看到什么呢?血迹、杂草、乱石。

饥饿干渴震震起来在这儿还能指望吃到什么吗?水需要水,干渴比饥饿更难受,汉克奋力睁开好像已经结了血痂的眼睛,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在静静地流淌,自己只有爬到那儿才能喝到清澈的溪水,可就这么远,要爬到那儿需要多么大的气力!

爬!没有人帮助自己,只有爬!拖着病疼的伤腿,虚弱无力的双手向前伸着一点一点的向前挪动,每动一下就带来全身男人的疼痛,他不禁失声喊了出来。

喝到了水,温的热的水,干净的水,它现在是世界上最有人情味、最纯洁的东西了,喝足了水,喝足了又能怎样?水只能延续痛苦的生命,并不能彻底拯救自己,终归难免一死,只是时间上的差别而已,要继续吗?自杀?等待?等待?!没有希望的幻想。

不!不应该这样,要坚持,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我还要看到村庄、亲人、邻居……

白昼终于拉上了帘幕,汉克昏昏沉沉地一觉醒来已经是深夜,一切依旧,伤口疼痛,饥饿难耐。才摆脱了太阳的炙晒,又遭遇夜风带来的凄凉。凉风中带来一股怪味,是什么腐烂的味道。是野兽?人的尸体?或许就是人的尸体,在不远处的某个地方,不被察觉,已经腐烂那臭气开始让汉克恶心起来。他不由得想起那腐烂的同伴来,也许他的头皮正在掉落,皮肤正在发暗溃烂,蛆虫正沿着裂缝在尸体上爬来爬去……汉克陷入无尽的恐怖,绝望之中,失声痛哭了起来。

黑夜过去了,白天来了,黑夜又来了,不知过了多少日夜,一切依旧,汉克随着摇晃的草木精神,极度崩溃的边缘有一丝遥远而又清晰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要死了,要死了,要腐烂!你看不见,看不见!”

“看不见!”汉克陡然一震,这声音似曾熟悉又显亲切,一阵剧烈地挣扎,汉克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汉克醒了,躺在洁白干净的床上,床边站着,他的亲人幸存的邻居,正默默地看着他,模糊中,汉克看到了他们嘴角的微笑……

本小说由ybq1408@163.com创作,盗版必究!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双生魂(上)

2020-10-31 22:53:47

鬼话连篇

《里世界》•基督篇

2020-11-1 9:50: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