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性难移

史蒂夫·伯恩赛德又失去了工作,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是第几次了,不是他不在意,而是他根本就记不起来,如果能记起来的话……

史蒂夫根本不用为失去工作而忧虑,倒不是说可以领失业救济金度日,因为每当他是去工作的时候,爱德华·阿西福特就会拿出一张聘请书给他带来一份新的工作,虽然这样他还是特别讨厌爱德华,尤其是他那张令人发羞怵的死难看的丑脸。此时爱德华正对他说:“去吧聘请书我已经弄好了,你最好明天就去,我想这份新的工作对你来说是最适合的了,注意点,别没多久又露馅儿了,又要我费半天劲。”

第2天,史蒂夫一大早就赶到了爱德华告诉他的地方ーー食品质量研究所。

“你好,史蒂夫先生,等你好久了,跟我来。”一个身上穿着灰色西服的肥胖的家伙笑着道。

史蒂夫好像被带到了一个什么实验室里。两边都是高高的、没有窗帘的窗户,胖子把他领到了一张桌旁ーー天哪,这真的太好啦!

桌上摆的满满的一桌饭菜ーー荤素冷热汤羹应有尽有。

“这桌酒席是维罗尼卡饭店送来的,”胖子说,“你最好把每道菜都分别尝了一下。”

史蒂夫点了点头,他好像知道他要来做什么了。他们在正在给一家饭店的厨师施加压力。“喂,那个鸡的味道怎么样?”

“这是新来的厨师做的。我建议你注意一下鸡肉的口感是否肥腻,火候和油盐是否恰到好处。”

“好的。”史蒂夫答道。

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对那个胖子点点头。桌子上摆着刀叉还有餐巾纸,他把餐巾纸塞在他的马甲里,拿起勺子开始工作。

“唔,唔ーー”他尝了一口鸡汤似的东西,嘴里嘟嘟囔囔地说:“唔,不错,不错。”

胖子把一张图表放在他眼前,史蒂夫在上面做了个记号。“这方面没什么意见,”他说,“再尝尝这道沙拉做的如何。”

“相当不错。”史蒂夫赞赏道,他又打了一个手势。

桌上的菜每样都尝了一点儿,史蒂夫的眼光又落到那只鸡上,这是他最感兴趣的东西,他一边用手开始撕那只鸡,一边偷偷的往后看,顷刻之间鸡胸和一个鸡翅被他吃一干二净,只剩一堆光溜溜的鸡骨头,当他正在大嚼特嚼鸡大腿的时候,有人正在实验室后面叫他。

“史蒂夫先生,您的电话。”

史蒂夫只是模模糊糊记得他是从实验室里过来的,他下了3层楼梯去接电话。当他一听出是米娅·温特斯的声音,好像一切都恢复了过来,他顿时来了精神,他口袋里有了钱,他又可以尽情的吃喝玩乐了,因为他又有工作了。

史蒂夫随即拿了钱出去见了米娅·温特斯,还真惊讶,米娅·温特斯有着狗一般的灵敏嗅觉,每当他失去工作时,她会毫不留恋地走开,而当他有了新的工作,兜里有钱的时候,她又会马上来到他的跟前。

这一切真像是一场梦,史蒂夫心想,刚刚离开一一转眼她又出现了。

看到史蒂夫一脸的笑容,“你又有了一份新的工作了?不同于以前的一份工作?”米娅·温特斯直直的看着他的脸问。

他点点头。“一点没错,我现在是食物品尝员了。”

“你是怎么搞的?刚丢一份工作就又找到了一份这么好的工作?”

有一件事他历来都很谨慎,那就是他从来不和米娅·温特斯谈起爱德华,现在也不打算这么做。

“不说这个了,看一下就挣了500美元,怎样?去喝一杯?”史蒂夫兴奋地盯着米娅·温特斯,脸上充满了满足的自尊ーー在势利米的娅·温特斯面前。

酒吧里,他们俩尽兴的喝着,聊着,向往着美好的未来。酒到酣处,他们俩又忘我地跳起了舞一圈又一圈。

有人在史蒂夫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先生,你的电话。有一位叫爱德华的ーー”

一股冰凉的东西顺着他的脊椎一点点的往上升,一直升到他的背部,他陡然停下不跳了,服务员退了回去,米娅·温特斯似乎也僵在原地。甚至乐队似乎都从史蒂夫的举止中感到了什么,梦幻般的华尔兹音乐听起来像哀乐,使人联想到车上拉着一口棺材的情形。

史蒂夫像个机器人一样拉着米娅·温特斯,回到桌子旁,给她拉过一把椅子。

“谁是爱德华?”她对他怒目而视地问道。“为什么他总找你?”

“他没有总找我。”史蒂夫张目结舌地说:“我ーー我好长时间没有看见他了。”

5分钟后,史蒂夫阴沉着像死人一样的脸回来了,“我得出去一趟,我马上回来ーー我保证。”

“先生,你说的地方到了。”出租车司机说着把车停到路边。

又是那座破碎,肮脏的旧台阶,墙皮都剥落了,史蒂夫只隐隐约约记得,他看着出租车远远的离去,可是爱德华房子的每一个角落似乎都像拳头一样,一拳一拳用力打在他的身上。

在爬上光秃秃的栎木楼梯之前,他先靠在楼梯扶手上定了定神。当他爬上2楼的时候,他的听觉突然变得异常敏锐起来,他甚至能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他在最顶层的那个门厅里,那个熟悉四周露着的灯光的门前稍微停顿了一下,稳住神眨了眨眼睛,这是里面传来爱德华的声音。

“请进,史蒂夫。”

史蒂夫真不愿服从,他宁可被砍掉双手,也不愿意面对爱德华,但是他别无选择,他把嗓子眼里涌上来的什么东西给使劲咽了下去,走进书房并随手把门关上。

“我一直在等这一时刻到来,史蒂夫,”爱德华说,“我给了你那么多次机会,你都失去了。我和你说过,这也是我的过错,但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也没有理由再推脱了,你最好也不要再试了。”

史蒂夫几乎什么也没听进去,他的眼光死死地盯着那个位于屋子中间,摆在黑色玛瑙坐垫上的那个巨大的水晶球,他以前进过这个水晶球,但现在这个水晶球的边上有一圈黑红色的光,还有……是的,还有,在光线中直挺挺地躺着两具青灰色的尸体。

突然,史蒂夫的眼球往外凸着,牙齿直打架,浑身冒冷汗。他认出其中一具直挺挺青灰色的尸体。他就是那个把他领进实验室的人。他从来没见过脸色那么灰、肢体那么僵硬的人。

“他们……都是死人?”史蒂夫声音嘶哑地说。

爱德华点点头。“是食碱中毒。”他说,“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史蒂夫,这都是你的过错。”

“我的过错ーー”

“我好心好意全力推荐你,我甚至……算了,再说这些也没用了。你在那个表上填了“好”结果这两个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把你留在桌上的一只鸡大腿给吃了,好你个食物品尝员。”

史蒂夫的脸色变得像死人一样的灰白。“可是那只鸡真的没有问题啊?”他大口喘着气。

“史蒂夫,你怎么这么蠢呢?如果你尝着觉得没事,那麻烦可就大了。”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史蒂夫大惑不解地说。

“你不明白?”爱德华说,“你往这个水晶球里看,使劲看。”

史蒂夫照他的话去做了,他的心脏像锤子般的狠狠地敲着肋骨。

水晶球中间的光辉里,在那两句可怕的实验人员的尸体上面,慢慢里出现了一个高高的、消瘦的身影。首先是出现了头部,然后是瘦骨嶙峋的肩膀,最后是裹在一片黑色里的一个完整的身体。

这具完整的尸体叫任何人看了都会毛骨悚然。那上面几乎没有皮肤,牙齿像食肉猛兽一样龇着,而且他好像专对史蒂夫去,似乎想把他脑子从他的嘴里吸出来,把他的骨髓从他的骨头里吮出来。

“史蒂夫,那就是你,”爱德华说,“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你真实的自己。”

史蒂夫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史蒂夫,你不能怪我,对我手下的人不够意思。我给你制作了一张皮时,你在世界上任何地方看上去都还像个人样,我还给你找了合适你的工作。

“可没想到你却这么让人失望,总是干不好工作。你忘了一只毫无味道的鸡对你来说可能是挺好吃的ーー会有滋有味。可是对于别人来说却未必如此,你为什么把这点给忘了?你难道是想逃避你自己?”

“是的,是的,”史蒂夫哭了起来,“我一直都想逃。我实在受不了了。”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史蒂夫,你还是面对现实为好,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天哪,我……

爱德华脸色骤然变白。“不要再……说话要当心,史蒂夫。”

“我宁愿死了也不愿像现在这样。”史蒂夫哽咽着。

“好了,好了,史蒂夫,”爱德华责骂地说,“你还是控制点自己,像个男人一样面对现实,要正视这些,我再看看还能不能给你找到另外一份工作。”

说着,爱德华摘掉头上的帽子,从他那透明的头皮里,长着两根又光又细的尖角,他的身上开始发出蓝色的荧光。

史蒂夫跪在地上,双手绝望的抓着胸口。

“那么,”魔鬼爱德华指着他,“你是什么东西,史蒂夫?”

史蒂夫的声音好似来自坟墓。

“我是一只食尸鬼。”史蒂夫有气无力地说。

本小说由ybq1408@163.com,盗版必究。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天煞孤星:阴阳眼、烧替身

2020-11-3 22:35:39

鬼话连篇

通灵师:半夜私会,却碰见他女友诡异梦游

2020-11-4 23:16: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