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顿太太去世了

伯顿太太去世了,她驾驶着车子冲下山间公路,直直地坠入大海,连她的尸首都没能找到。这对她是一种解脱,但这对依然活着的巴瑞 伯顿却是一种残酷的折磨。“她是那么的健康,而我疾病缠身,为什么不让我替了她去呀!”

巴瑞 伯顿先生哭得老泪纵横,他的心脏本来就不好,遇到这种事简直是对他生命的考验,多亏他的养子(克里斯雷德菲尔德)和养女(克莱尔 雷德菲尔德)的悉心照顾才有惊无险地度过难关。

为了怕老人睹物思人,出院后,克里斯 雷德菲尔德和克莱尔 雷德菲尔德没让巴瑞先生回家,而是直接把他接到自己家里。

那是一个偏僻幽静的小村庄,红红的黏土上生长着茂盛的果树,一年四季都有新鲜的水果。这里对青年人来说可能过于单调,但是对于一个严重心脏病患者来说,却是一个疗养胜地。

巴瑞先生的精神很快就好了起来,对自己的女儿和儿子感激备至,当着克里斯和克莱尔的面,他打电话给自己的律师,将遗产全部留给克里斯和克莱尔。他说:“这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应得的回报。”

半年后,巴瑞先生再也住不下去了,他执意要回去。

“您再多住几天,我们找个人去重新整理那套房子的,收拾好,您再回去。”

“不,不,谢谢你们,克里斯,克莱尔,我得自己开始面对生活!这半年以来,你们一直待我很好,照顾我,耐心听我翻来覆去地说话,不过我已经安排好,原来的仆人明天就会回来,她可以帮我做一些事,我也和医生约好,每四星期检查一次,他怕我旧病复发。”

“你知道我们一向欢迎您,我们小的时候,最喜欢的人就是您。”

巴瑞先生的眼睛再次湿润了,他拿起手帕,但只拿到一半,手就搁在胸前,握成拳头,压在胸骨上。

“怎么啦?”克莱尔问:“要不要药片!”

“要,要的,请打开我的皮包。”

克里斯找到了装药的小玻璃瓶,把小白药片倒在手心上,递给巴瑞 伯顿先生,巴瑞先生含一片在嘴里,闭上两眼休息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现在好多了。”

克里斯他们还是劝说巴瑞先生多住些日子,但老人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必须走了,回到那种房子里,我等你们的妈妈回来。他们一天找不到尸体,我就等她一天,我总是觉得她还没有死,只是在什么地方睡了一个长长的觉,等她醒了,她自己便会回来。”

这样的话他们听了无数遍,但还是像第一次听到那样耐心地安慰他:“一切都会好的,您保重身体,不要过于操劳了。”

“ 好了,不打搅你们了,我回去了。”

巴瑞先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他们开车送到巴瑞 伯顿先生到火车站,在月台上,说:“爸爸,我们很乐意开车送你回去。从这里到您家用不了多长时间。”

“不,火车上能很好地休息,到了那边,出租车司机会替我提箱子,我一到家,就会通知医生。”

他们微笑着互相闻吻面颊,他一再谢谢他们。

实际上,巴瑞先生内心深处惧怕回到女贞路,怕看到能够联想起太太的东西。

下了火车,他没费什么力气就就找到了一辆出租车,司机还替他把行李拎到家里。

他一打开房门,就有一种房间里有人的感觉,起居室里有一站窗子略略开着,房间里有一股新鲜的气息,带着清香,这种香味使他迷惑,很快他领悟到,那是太太常用的香水味,这怎么可能?即使是没有把盖子盖好,这半年了,这味道也该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脱下外套和鞋子,走进卧室,这里也不对,一切都不对!床显得很凌乱,好像有人在床上睡过一觉。衣柜底部的抽屉上挂着太太的裙装,就像她每天晚上挂的一样,他颤抖着,轻声叫着:“太太。”

走进浴室,他立刻看到了肥皂!太太有个节省的习惯,她总是将一块快要用完的小块肥皂压在另一块新肥皂上,现在这里是一块新肥皂,上面放着一小块的银色肥皂!摸摸它,是湿的!

他的视线开始模糊,呼吸哽在喉咙里,两腿发抖,然后失去平衡,倒在地上。他在观察室里住了四天,被捆在一个心脏监视器旁。第四天,他被送到一间私人病房,有特别的护士全天照顾。

“您又熬过来了。”医生说,“你的心脏没有明显的病,但是,与来访者的谈话不能超过10分钟。”

他的头一位访客是律师阿尔伯特 威斯克,他带来了文件,巴瑞先生让他把文件放在一旁,让威斯克给他一些指示,巴瑞先生又遣开护士,留下威斯克忙了大约25分钟。

下一位是克里斯和克莱尔,他们看起来忧虑而震惊:“我的天!爸爸,我们以为会失去你呢。”

“但是没有,我依然在这里。”

“你看起来挺好的,谢谢上帝!”

“是吗?”

“克莱尔,你们送我上火车后,没有直接回家?我的意思是说你从火车站一直开车来到这个城市,赶在我之前来到那里,你是不是借过我的钥匙,去另外配了一个?”

“您是在开玩笑吧?”

巴瑞先生大笑了起来:“我很认真,当我想到你们曾多么仔细听我说往事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你们知道她的许多生活习惯,比如打开窗户怎么挂裙装,用什么样的香水,甚至怎么样节省肥皂等等。这一切你们必定事先有计划!”

“你是不是在指责我?”

“指责你企图吓死我是的,你不必再试探了,因为威斯克已经来过,我已经改了遗嘱,你们将不在我的遗产继承人之列。”

克里斯不停的摇头:“真是荒谬绝伦,你怎么能认为……”

“我累了,克莱尔,你们必须得走了,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不是瞎猜的。那天晚上,当我在浴室地板上醒来的时候,就在我眼前,浴室地板上有你们那里带来的特有的红黏土,那种土粘性很大,任何人都会在脚底粘一些的,恰巧我的地板是黄色的,所以红色非常显眼。”

“你不能这样,我照顾你整整半年,连工作都不要了。”克莱尔焦急地辩解道。

“对,还有那所房子,也是你们花钱买的。”

“这你也知道?”

“知道,当初我只以为你们这么做全是为我好,现在我发现这只不过是你计划中的一部分。”

“我为你足足花了5000英镑,那是我的全部积蓄。”克里斯几乎要哭了。

“做生意总会有风险,也许你不幸运,我并没有死,所以,你们亏了本钱。”巴瑞 伯顿先生冷冷地说“好了,我要休息了,你去吧。”

克莱尔和克里斯愣了整整有五分钟,他们泪流满面地走出去,口里喃喃嘟哝着:“我完全可以不必这么急的……”

本小说由ybq1408@163.com创作,盗版必究!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你还不来吗

2020-11-12 9:20:01

鬼话连篇

凶服

2020-11-12 23:35: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