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人性的猫

艾达王是寂静岭小镇里著名的医生,每当这些有钱人家里出现解决不了的问题,便会打电话给她。要她出诊,当然她的诊费也相当高昂,不是一般的人出的起的。

这天,雷德菲尔德庄园打来电话,说吉尔夫人不幸摔伤,现在正昏迷不醒,要她赶紧去。艾达不敢耽搁,搁下电话,便赶了过去。

雷德菲尔德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可人丁不旺,现在只剩下老夫人孀居在家。她膝下无子,和侄女海伦娜·哈伯住在一起。她虽年近七十但身体硬朗,耳不聋,眼不花。海伦娜小姐属于那种现代女性,嗜好读书,懂的东西很多。雷德菲尔德夫人还有个外甥,叫迈克尔·考夫曼,但没有与她住在一起。老妇人摔伤的时候,他不在镇上,出事的第二天他才赶回来。

前天傍晚,一个仆人发现老夫人不省人事地倒在池塘边,显然是从四五米高的塘堤上掉下来的。丽莎·加兰是雷德菲尔德家的私人医生,她立刻赶去医治,可是两天过去了,老夫人依旧昏迷不醒。她生怕还有内伤,便打电话向艾达王求助。

艾达王问:“现在有人看护吉尔夫人吗?”

丽莎·加兰医生清清嗓子,“晚上一个护士守夜,白天老夫人在昏迷中说过话,她听上去像是说‘推倒’这个词。”

艾达王身体一震,说:“事情复杂了,我必须马上看老夫人的病情。”

他们被仆人领进客厅,老夫人的侄子迈克尔 考夫曼等在那里。

“请稍后请先喝杯茶,我已差人喊海伦娜小姐,现在她是这座庄园的主人。”

一个女仆端着茶进来,后面跟着一只波斯猫。这是只血统很高贵的猫,毛色光亮,雍容富态。它走到客厅中间,用它那双金黄色的眼睛扫视着众人。

迈克尔 考夫曼说:“它可是我姨妈的宠物。”

女仆人从奶瓶里倒出一碟牛奶放在地上。猫踱到碟子旁对着牛奶嗅了嗅甩了甩头,转身走到一边。

女仆摇了摇头:“ 这两天,老夫人牛奶喝的很少,都留给它喝。可它对牛奶碰也不碰,也许它是为主人难过呢,这只猫真通人性。”

不久,海伦娜小姐过来,领着众人走到老夫人的卧室。

吉尔 瓦伦蒂安夫人呼吸极不均匀,面色惨白,额头有碰撞留下的淤血印迹。艾达王把手放在吉尔的额头上,额头是冰凉的。她有点纳闷,一般摔伤病人是要发烧的。艾达抬头问旁边的护士:“老夫人的情况怎么样?”

“吉尔夫人一直昏迷不醒,变化不大。”

“那第一天晚上呢?”

护士小声说道:“第一天晚上她很不安静,似乎要说什么,后来她终于吐出几个字,我不能肯定她是否在说胡话,昨天晚上我看她情况不错,现在却变得更糟了。”

丽莎·加兰医生在旁边训斥护士:“这种严重摔伤总是时好时坏的。”说完,她走到窗口朝外面东张西望。

艾达王轻声问那护士:“你们给夫人都吃些什么?”

护士也悄悄地说:“从昨天起,每个4小时给她喝一些牛奶。”

“她喝了没有?”

“她第一次喝了一些,昨晚她就没好好喝过,有两次好像要呕吐。”

艾达王又俯身注视老夫人的脸,她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痛苦表情。艾达翻开她的一只眼皮,发现瞳孔有些扩大。艾达王嘱咐护士:“从现在起千万不要给她吃任何东西,记住,你对这一点必须负责。”

艾达王拉着丽莎·加兰医生的手走出来,她看见隔壁的海伦娜小姐的门开着,便走了进去。这里除了那一排排书架外,没有别的陈设,只有一大瓶鲜花摆在书桌上。“艾达,我姑妈的病情怎么样?”

“病情严重,我希望能再增添一名护士。”

海伦娜一听,生气地瞪了艾达一眼,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认为我不能照顾好我的姑妈吗?”

“别激动!我只是认为你姑妈的病情非常严重,需要加强护理。”

海伦那脸色发白,似乎很担心地问:“真的那么严重吗?”

艾达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折回到老夫人的房间。

不久她来到那间为她准备的客房,从纸袋里拿出老夫人床头的那只茶杯。把茶杯放在灯光下,仔细查看杯子底部几粒极小的绿色颗粒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呷了一口瓷壶中的牛奶,含在嘴里品味着。

丽莎·加兰不放心吉尔夫人的病,生怕出现意外,自己担不起责任,便留艾达住下:“有你在这儿,我放心一些。”迈克尔考夫曼和海伦娜小姐看上去不是很欢迎她,但碍于情面,没说什么。艾达王是个喜欢惊险刺激的人,他发现雷德菲尔庄园里有一种怪怪的气氛,艾达很想把这一切搞明白,也就顺水推舟地住下了。

第二天早上她走进老夫人的卧室,她看见吉尔夫人的脸色仍然很苍白,但呼吸已经平缓多了。那个护士已经由夜班改为日班,夜班由新来的护士担任。艾达王夸奖了她一句,便离开卧室。

经过海伦娜小姐书房门口,进门开着,她走进去,反手把门关上,她用探索的目光四下扫视着屋里,和昨天一样没有什么变化,突然她的目光停在一盆鲜花上,这是一盆盛开的达宛花,书桌上堆着一摞书,摊开放着桌面上的一本羊皮面书,引起了她的注意。艾达翻看了一下,这本名叫《古代民族习俗》的书,摊开的这一页的小标题是“无生命之物的怨恨和友善,”中间一段的文字被人画上红线,“达宛花丛下安然入睡的人们将被这致命的毒剑所击中,因为花的汁液足以使人送命……”艾达王似乎明白了。这时他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赶紧把书按原样放好,转身向门外走去。在走廊的拐角处,她向后瞥了一眼,海伦娜小姐正推开书房的门。

她走出了别墅,沿着花园边的一条小渠,来到那池塘边。这个池塘有半个足球场大小,四周的围堤足有四五米高,护坡由石头砌成,堤顶有两三米宽,靠外的斜坡上长满了一人多深的茅草,因此如果有人藏在茅草里,把堤顶上的走路人推下去是相当容易的。

到了下午,艾达王又上楼看了看吉尔夫人。看样子她的情况稳定多了,苍白的脸上也有了点血色,那个护士告诉她,刚才老夫人又说话了。

吃晚餐时,海伦娜和丽莎·加兰都来到餐厅,饭后上咖啡时,艾达王扫视了一下大家:“趁你们都在这儿,我想谈一谈老妇人的情况。也许你们还不大清楚。老夫人在昏迷中前后两次说过话,每次她都提到有人推她,今天下午她更是清清楚楚地说‘是谁推我?’因此现在可以肯定,她不是失足摔下池塘,而是被人推下去的。”

“推下去的?”海伦娜小姐惊呼起来。

“不仅如此,而且还有人对她下了毒。”

“啊,上帝!”迈克尔考夫曼也叫了起来。

艾达王解释道:“她喝的牛奶里有超量的达宛花碱,我化验过了。”

迈克尔考夫曼说:“我可没听说过这个名词。”

艾达向他解释了达宛花的事。

海伦娜小姐脸色苍白地说:“今天上午肯定是你闯进我的书房,看到那本书了?”

艾达正言厉色地说:“是的,我今天上午去过你的书房,但也去过花园,去过池塘。我已经查清了事情真相。好了,现在我要回我的房间去,就此案写一个报告交给警察。这就是我要你们留下来听我讲的原因。你们应该都知道自己的处境了吧?”

迈克尔考夫曼试探性地问:“这么说你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了?你应该告诉我们ーー”

艾达打断他的话:“我应该干什么我自己知道。”艾达站起身来走出了餐厅。

回到自己的客房,艾达坐在窗口的写字桌前,摊开一张纸伏案疾书。然而她没写几行,就停下笔来侧耳倾听窗外的动静。

突然,艾达手中的笔蓦地停住了,她听到花园中有一种极细微的声音,一种踩在松软落叶上发出的声音,正悄悄地接近窗口。她轻轻伸手将桌上的墨水瓶抓到手里。她仔细分辨着这响动的方位。响声陡然停住了,她猛地抬头借着室内射出的光线,她看到灌木丛的间隙处有一个黑影,她以极快的速度把那墨水瓶向那黑影制去,同时一个闪身躲开了窗口,几乎在同一时刻,窗外一声枪响,室内墙上的大镜框被击得粉碎。紧接着,窗外又是一枪,他听见一声俨然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刹那间,庄园里一片混乱,楼上楼下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来到她卧室的窗外,只见两个女仆正扶着海伦娜小姐,地上有一个人仰面躺着,丽莎·加兰医生俯身在他身旁。

丽莎·加兰抬起头来说:“迈克尔死了,他打中了自己的心脏。但他身上湿乎乎的却不是血。”

艾达解释道:“这是他打的第二枪,第一枪是冲着我打的,我本想把墨水泼在他头上,留下点记号,可谁知道他竟走上了绝路。”

“可是他为什么这样?为什么这样?”丽莎医生追问道。

“为什么?你先看看他手里的枪吧,看了你就知道了。”

丽莎从死者手里拿过枪,对着灯光一看,惊呆了:“怎么,这是……我的枪。两个月前镇上强盗作案,老夫人害怕,就叫我把手枪借给了海伦娜,枪上还刻有我的名字!那他为什么要对你开枪呢?”

“你想想看,如果我被打死了,而枪上扔着一把你借给海伦娜小姐的手枪,那海伦娜能洗得清吗?考夫曼这一手可谓是一箭双雕,他一枪打死我这个投毒案的知情人,又可以把杀人罪名加在海伦娜的头上。”

海伦娜微弱而颤抖地说:“他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 就是为了不让你继承这座庄园。他为此精心布置了这个阴谋,趁你在池塘附近散步的时候,他把你的姑妈推下了池塘,如果你姑妈摔死了,你就成为最大的嫌疑犯,就可能被判处死刑,因为,仅仅吉尔夫人死了,他还不能继承遗产,只有把你这个第一继承人置于死地,他作为第二继承人才能成为唯一的财产继承者。”

丽莎医生插话道:“可是当时迈克尔 考夫曼并没有在场啊?”

“只要有一辆汽车,他就很容易地造出他不在现场的假象。但是,第二天他赶到时,发现吉尔夫人并没有摔死,他怕吉尔说出对他不利的话,于是就在牛奶里下了毒,他这一招真够阴险。如果牛奶的毒不被人发现,那吉尔就死定了,而海伦娜就是把她推下池塘摔死的凶手。如果牛奶里的毒要被人发现,那下毒的也是海伦娜,因为牛奶是她准备的,那本有关达宛花是毒剂的书也在她的书房里。”

“你是怎么发现有人投毒的?难道你原先也认为是我干的吗?”海伦娜问。

“石珀投毒阴谋,还多亏了那只波斯猫是猫拒绝喝牛奶的事提醒了我。一般来说,猫不会像狗那样通人性,它接连两天天都不喝牛奶,必竟是嗅到了牛奶里有什么怪味。我开始时对所有人都表示怀疑,然而当我在你书房中发现那盆达宛花,又在你桌上发现了那本书后,我就断定不是你干的了。因为真正的罪犯没有这么愚蠢,迈克尔 考夫曼这一招做的太过分了,反而暴露了自己。”

“是呀,当时我也觉得奇怪,桌上怎么会有那本书的。”海伦娜长叹一口气,“啊,这一切可真可怕。”

艾达笑了笑:“迈克尔 考夫曼机关算尽,暴露了自己,走上了绝路,这也是他咎由自取。”

一个星期后,吉尔 瓦伦蒂安夫人完全康复,她让人送给艾达王一笔可观的佣金,告诉她:“如果您高兴,雷德菲尔德庄园永远向您敞开大门,我们一家人都等待着您的到来。”

本小说由ybq1408@163.com创作,盗版必究!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真实的事:死去的同事回来要钥匙

2020-11-22 0:41:32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王者荣耀疑似发生灵异事件!

2020-11-22 11:27: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