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师:深夜和老公云雨后,离奇遇害

上一集

通灵师:我的每个未婚妻,都在婚礼前死去

上一集 1 漂亮女人叫王珍珍,比我大三四岁,也算是我本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小时候还在一起玩过。 后来她妈跟她爸离

01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王珍珍想得是没错,那个图腾纹身确实可以作为护身符辟邪,只不过她忽略了一个问题。

族里的小孩,每年都会参加族里的祭祀活动。

我们族供奉的神可能在外人看来有点奇怪,是一位人面蛇身的女神。

大家猜到是谁了嘛?

没错,就是女娲。

族人相信,每年祭祀的时候,女娲会把自己的灵力加持给她的后人,也就是族里的小孩。

所以每年的祭祀活动也是我们提高灵力很重要的一个手段。

而那个图腾的磁场,也须得加持到每个孩子满十八岁,才会逐渐稳定下来。

而王珍珍离开家乡之后,应该就没有再回来参加过祭祀,所以她身上图腾到底还能起多大作用,还真不好说。

我正想问卓凯丰,珍珍到底是怎么死的。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是薛清打过来的。

我看了一眼卓凯丰,说,你等我一下,然后走出纹身室,才接起电话。

薛清在电话那头问:“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在忙着呢吗?”

我没有回答他,反问他都查到什么了吗?

薛清说,有进展,王珍珍和卓凯丰的信息都查到了,那个卓凯丰很有问题。

哦?

我透过门上的玻璃,往屋里看了一眼。

卓凯峰正眼巴巴的往门外看,见我看他,讨好地咧嘴笑了一下。

我转回头,轻声问道,他有什么问题。

薛清说,一句话说不清楚,我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晚上有空没?我请你吃饭,把我知道的情况跟你分享一下?

我笑了笑,说:“无事献殷勤,又有什么难题搞不定了吧?”

薛清哈哈干笑了两声,说,说定了,下班我过来接你。

我忙说,别别,你说个地方,我去找你吧,天天往我这跑,别人都误会你在追我呢。

薛清说,谁这么没眼力见,我能看上你这黄毛丫头,太低估我的审美了吧?你就在店里等我吧!

“你……”没等我想出回怼的话,薛清已经挂了电话。

撂下电话,我想了想,走进屋,对卓凯丰说,你来找我的时候给我们店长说是找我做纹身的,咱们也不能光聊天,你要纹什么图案,我边给你纹边说吧。

卓凯丰一脸为难的说,其实我没打算纹身……

我冷下脸说,那我忙别人的去了。

卓凯丰忙拉住我说,纹身多少钱,我直接把钱给你,就当我纹了,我刚才说的事儿……

我打开图册,让他自己挑一个,他直接选了一个最贵的。

我脸色缓和下来,说,看你挺着急的,我可以帮你,不过,我问你话,你得一五一十的回答我。

卓凯丰的头点得跟小鸡嘬米似得。

我问,王珍珍是怎么死的?

卓凯丰说,王珍珍其实是一个对那方面很冷淡的女人,但是那晚上,她一反常态,对他非常热情,他们激战到半夜,给他累的不行。

我忙红着脸尴尬打断他说,这些事就不用讲了。

卓凯丰认真的说,就是因为这样,那天晚上他睡得特别死,直到半夜,他突然惊醒,感觉旁边空荡荡的,王珍珍没在旁边。

他本以为她是起夜或者干嘛去了,结果等了好半天,也不见人回来,于是喊了她几声,没人回应。

他这才发现,屋里特别安静,静谧中透着诡异。

于是起身查看。

在厨房里,他发现了王珍珍的尸体。

当时面皮已经没了,血流了一地,尸体旁边扔着一把像刀一样的金属器具,他可以肯定那东西不是自己家里的,后来他收走了。

他当时看到那血腥的一幕差点没晕厥过去。强忍着不适打车跑了。

薛清说卓凯丰有问题,所以他说话的时候,我一直观察着他的神色,看起来不像说谎。

在说到那天晚上的那一幕时,他眼里的恐惧应该不是装出来的。

我说,这么恶劣的杀人案,jing方应该很重视的,应该很快能破案的。

卓凯丰忙摆着说说:“不不不,大碗,这事儿jing察管不了,太诡异了,其实在珍珍遇害的前一个月,她好像就预料到了会出事,她将你们家族的事都给我讲了。我当时就是当故事来听的。

可是后来她真的出事了。那晚她死得那么惨,可是我一点动静都没听到,这绝对不是人能做到的……”

说着,他左右看看,将头凑近我,压低声音道:“我知道,是gui害了她!珍珍死了后,我才反应过来,我之前那几个女友,也是gui害死的,它一直跟着我,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还没对我下手,但也许下一个,就该轮到我了……”

我耸耸肩说,就算真的是gui,你也应该去找道士,而不是来找我,我只是个普通的纹身师啊。

卓凯丰恳求的眼神看着我说,大碗,你就别谦虚了,珍珍给我说过,你是她那一辈儿里,灵力最强的,她交代过我,如果她出事,就让我来找你。你知道吗,她死后手里还紧紧的拿着一只碗,我知道她是在提醒我……”

我没想到珍珍还一直记着我,想起儿时的伙伴,心里一阵酸涩。

卓凯丰挺会察言观色,见我动容了,又补充了一句:“而且,珍珍说,这事儿你一定不会不管的,她说小时候,你就是一个挺仗义的人。”

02

下午六点,薛清的车又准时停在了纹身店门口。

我给玉姐打了个招呼,说有点事先走。

玉姐的脸色很难看,张张嘴想说什么,见薛清靠在车上,正看着这边,又将话咽了回去,可能是觉得不甘心,到底还是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大碗啊,我看这小店快容不下你了,要不了多久,你就得嫁入豪门当少奶奶了……”

我故意眯眼笑嘻嘻的对她说:“借你吉言,玉姐!”然后拿起包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店门。

上了车,我问薛清去哪。

薛清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心想,按照小说里的情节发展,应该是会给我带到一个高档餐厅,有人在旁边拉小提琴的那种。

汽车七拐八拐,一会儿就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巷子里。

我点点头,嗯,估计是那种隐藏在帝都四合院里的奢华会所。。。

薛清停好车,领着我又走了一段,才在一个地方停下来。

我抬头一看,门口一块不知道经历了多久的风吹雨打,已经歪得快掉下来的牌子上,写着“**麻辣烫”。

啥?就这?

我怀疑的问他,你说请我吃饭,就吃这个?

薛清见我面色不善,忙说,这家麻辣烫特别火,要不是老板是我朋友,都订不到位置。

半天,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抠门!

薛清嬉皮笑脸的说,别生气嘛,咱们主要是来说正事的,谁也不差一顿饭不是?

我气呼呼的跟着他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

老板果然跟他很熟的样子,过来打了个招呼,对薛清说:“哥们儿,我都劝你多少回了,第一次请女朋友吃饭,不要来我这儿,每次吃完就没有下文了……”。

我忙尴尬的解释说,我不是他女朋友,我们只是业务伙伴。

老板暧昧的冲薛清眨眨眼说:“那我先不打扰你们谈“业务”了……”

等麻辣烫老板过去了,我才问薛清,为什么说卓凯丰有问题?

今天卓凯丰在我面前,完全是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薛清说,他今天调查后发现,近几年跟卓凯丰谈恋爱的女性,全部都死于意外。

“如果巧合太多,那就不是巧合了。”薛清说。

“你怀疑这些意外都不是意外,是卓凯丰干的?”我问。

“不不,这个不能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跟他有关。”

有句话叫“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些女孩的死亡,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卓凯丰。

难道他真的是天煞孤星,或者被人诅咒?又或者……一切根本就是他自编自导的?

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薛清见我不说话,问我,你想到了什么?

我摇摇头说:“一团乱麻,没有头绪。不过,你猜我今天跟谁在一起?”

“卓凯丰?”薛清不假思索就说了出来。

我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在监视我吧?”

薛清笑了,说,当然没有,你又不是嫌疑人,监视你是浪费jing力。

我好奇道,那你怎么知道的?

薛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因为我这里发达啊。你想想,我和你从认识,到现在,还不超过一个星期,能跟咱俩都有关系的人,就那么几个,你让我猜,说明这个人很重要,所以大概率就是我正在调查的人呗,王珍珍已经死了,能去见你的,就只有卓凯丰了。

我点点头,说,你猜的没错,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

薛清问是什么。

我说,其实王珍珍也可以来见我。

薛清拍拍脑袋说,我还真忘了,你可以通灵。

我帮他找出线索后,他对我能通灵这件事已经深信不疑了。

我把今天卓凯丰来找我求救的事儿,给他讲了一遍,包括卓凯丰说他前几任女友的死,都一字不漏的告诉了薛清。

一边讲,自己也一边在脑袋里思索,看看有没有什么被我忽略的信息。

突然,脑子中灵光一现。

问薛清:“你带笔和纸了吗?”

薛清疑惑的看着我,说:“带了,你要干嘛?”

我说,你先给我,我好像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薛清从包里掏出他记录口供的小本本和笔,递给我。

我撕下一页,在上面飞快的写写画画。

薛清好奇的看着我,不敢打扰。

写完后,我对薛清勾勾手指说,你过来,我给你讲讲。

纸上,卓凯丰的名字被我圈了起来,围绕着卓凯丰的圈圈,外面是五个小圈,其中四个里面,写着他四任女友的名字,剩下一个里面,打着问号。

薛清看着这几个圈圈,一脸懵逼,问,什么意思啊?

我说你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本集完】

亲们,我是灵异博主王大碗子,在公众号有数十万粉丝。喜欢玄学,擅长命理预测和情感分析。这个小说大部分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也有一部分是大碗开的脑洞。欢迎大家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同名微信公众号,后续章节,会在本网站陆续更新。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走阴人:奈何桥、孟婆汤

2020-10-29 22:31:08

鬼话连篇

《冷漠的代价6》(饥饿的孩子)

2020-10-30 8:04: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