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每夜鬼话:床下有眼

我先向诸位朋友汇报和声明如下: 第一、本篇是由本人原创,绝非盗用,写的不好,还望包涵; 第二、本篇发布在“鬼话连篇”版块,仅仅是在下虚构的鬼故事,以供大家茶余饭后有空有兴趣看看,并非真实灵异事件; 第三、感谢中国灵异网,感谢各位朋友,如果喜欢看,我就继续写下去。

“世界无穷尽,论之远更深。 阴阳分皂白,瓦砾变黄金。报应终还有,邪求不易寻。”

众诚律所近段时间案子接的多,律所的每位律师都很忙。尤其是常风律师,这周,每天差不多加班至晚上23点才从律所回去,他深知自己比不上律所的年轻人,记忆力差了很多,只能倍加努力。

对一个已经四十五岁还未成家的老男人来说,加班对他来说显然不是家常便饭这么简单,而是习惯了这一切。他不担心回家会被老婆调查会被骂,更不用操心还要辅导孩子,也不用核算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琐事,毕竟这些他统统都没有。要不是家里养了只宠物狗,他恨不得直接在律所地板上打地铺,还能省下一笔空调费。

“菠菜”是狗狗的昵称,一条黑色的小泰迪,以前总会在趴在客厅靠大门的地垫上,静静的等着主人常风回来,一听到门口钥匙开门的声音,菠菜兴奋的就会叫起来,那尾巴摇的像个拨浪鼓。他想不到,怎么会给狗狗起了这么个奇怪的名字,自己明明不喜欢吃菠菜,一吃到嘴里,发麻发涩。记得小时候,每次母亲给他做菠菜,他都要偷偷吐出来的。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它总是趴在常风睡觉的床底下。这几天菠菜被常风拖出来后,黑色毛发上总会粘上很多灰白色的尘屑还有不知道哪里飘来的长长的像女人的头发。这让常风很是火大,黑色容易脏,他实在是懒得给菠菜洗澡。更让他恼火的是,这狗崽子,不仅仅趴在床底下,竟然还跳在他床上,枕头被褥弄得是一团糟。

常风懒得做家务,每仨个月时间就叫个家政阿姨来打扫下,花不了几个钱,打扫的还算干净,这也挺好的。他住的小区靠近市里的高架,来往车辆多,所以这尘土也特别多,即便是关上窗户也没辙,往往像柜子上、犄角旮旯处,尤其是床底下,没几天的功夫,一层厚厚的灰尘,就像掉在领子上的头皮屑,拨掉还有,层出不穷。常风索性在床顶的天花板上安装了一个吊扇,白天他总会开起来,想减少灰尘的集聚。

已经23点了,常风关上律所大门,低头打开手机上的监控APP,对着客厅、厨房、卧室看了一圈,也没发现“菠菜”的影子。

“这小狗崽子,肯定又跑床底下了,回去我得好好揍一顿。”一想到这里,常风加快了脚步朝电梯走去。

夜色已深,整栋楼静悄悄的,楼道里静的就算是一根针掉地上也能听见,他的脚步声此时显得特别清脆。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负二楼底下停车场,当门开的一刹那,一股寒风从车库劈头盖脸一阵袭来,他突然感觉鼻孔深处一股股出奇的痒,于是从口袋里拿出纸巾用力的擤着鼻子,“阿嚏”。常风回过头闭着眼朝电梯里连打了三个喷嚏,唾沫星子喷的电梯里的广告牌上到处都是。

“谁TMD在骂我”,常风嘟囔着正准备走出电梯。

这时,视频广告里传来一阵有些耳熟的女人的声音,他抬起头瞥了一眼,画面中一个年纪约摸二十多岁带着白色长条发带的女人和一个男人正在厨房里,女人穿着围裙拿着木质锅铲在忙碌着,而男人趴在桌面上背对着镜头,好像在和女人说着什么。常风感觉女人有些面熟,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而画面中的男人因为背对着自己,看不准确,但是从背影上隐隐约约看着也像是见过。常风皱了皱眉头,怔了好一会,也没想出来。

看起来,女人正在为丈夫准备早餐,女人从不粘锅里拿出刚刚煎好的牛排,轻轻的放在案板上。一边切,一边温柔的对着男人微笑。在切一小块后,女人用手捏着,放到男人的嘴里,男人一边咀嚼着,一边频频点头,看起来很是满意。

对于一个独守空房的大龄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常风的心理好像有些莫名的感动,常风一下陷入了沉思憧憬中,这时,电梯的“滴滴滴滴”的警报声音响了起来,常风打算看完这段广告,再出去,于是伸手按了一下关门键。以往对广告也别讨厌的他,从不多看两眼,这会儿竟有些异同寻常,看起来加班至深夜的常风本来疲倦的面容上,好像舒展了许多。

画面中,女人又给男人递过去一杯牛奶。“考虑的太周到了”,常风心里想着,随之咽了咽口口水。女人低下头,继续切着牛排,这时,屏幕中跳出一串文字“菲力原切牛排,香嫩爆浆,美味无穷,双十一,满599元,立减100元,包邮送到您的嘴边”。常风不自觉的深处舌头舔了舔嘴唇,又咽了咽口水。

“他奶奶的,半夜三更这个点,正是饿的时候,整这么条广告,这商家营销厉害。”常风暗暗骂道。

女人切好了一盘牛排,男人吃个精光。女人又转身从锅里拿出一块,她不像之前切得慢条斯理,第二块好像是加快了速度,就仿佛快进一样,切起来的表情也不像之前温柔,看起来还有些奇怪的狰狞之意,不大会儿功夫,女人连续切了三块之后,这才停下来。女人将三盘摆在男人的面前,和之前一样,男人张着嘴巴等待着女人的喂食,女人从盘子里捏住一块,迟疑了一下,又从盘子里捏住一块,然后微笑着将两块一起放到男人的嘴里。这次的牛排看起来只有三分熟,男人大口咀嚼着,红色血瞬间从男人的嘴角流下来,滴在白色衬衫上,血迹随之逐渐扩散开,甚是恐怖。

常风看到这,有些发呆和惊愕,头皮一阵发麻。“这广告也太逼真了吧,也能通过审核?”想到这,常风挠了挠额头,隐约感到额头连着脸皮那一块地方隐约一阵阵生疼,常风看了看手指,又对着电梯里的镜子凑近看了一下,除了满脸的油光和脸上几颗痘,也没啥异常,怎么会感到疼呢。

“可能是近期加班太多,神经紧张了吧,最近这记忆力又不好了,有些事明明做过,但是就是记不得,唉!”。常风回过神来,继续看着视频。男人看起来吃的很是过瘾,常风看的也一样过瘾。没多大会儿,三盘很快就吃光了,他衬衫一大半都被血色所浸红。男人用手指了指炉灶上的锅和光光的盘子,又指了指女人手里的切肉刀,一副还没吃饱的意思。

女人用围裙擦了擦手,拿起一个盘子,慢悠悠的坐在男人的身边,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突然,她伸手从案板上拿起锋利的切肉刀,朝向男人的脸。后面的一幕简直令人咋舌,只见女人正用手里的刀子在男人的脸上割着,瞬间一片又一片鲜红色的血肉还连着着粗糙的脸皮,被割成小块,丢到盘子里,女人被喷出来的血溅了一脸,只见她伸出乌黑的长舌头,将嘴边的血全部舔的是一干二净。

看到这一幕,常风感到喉咙深处一股股恶心,想吐但是又吐不出来,他被吓得浑身抖动着,就好似家里宠物狗“菠菜”的尾巴一样,急速颤动着。他心跳猛的加速,慌忙中,他想转身按电梯,结果发现手软绵绵的伸不出去,脚下更是无力,就像是被注射了麻药。

常风使劲闭眼,不敢再往屏幕上看,但是分明感到有一双冰冷黏糊糊的手,拽着他的两个眼皮,就像拽着橡皮筋。常风瞪大眼珠子,如同牛铃,被迫看向屏幕。这时候,画面中的男人慢慢转过脸来。这到底是是多么恶心渗人的景象啊,半张脸已经血肉模糊,被割的是凸凹不平甚至能看到白森森的颧骨,血一股股的从肉和骨头的缝隙里冒出来,男人的眼睛瞪的圆鼓鼓的马上就要掉出来的样子,女人正捏住男人的眼皮往外拽。常风惊吓的张着嘴巴,画面中的男子也跟着张着嘴,女人先是将盘子里切下的肉使劲塞进男子的嘴巴里,看着还不够,女人拿出刀子,将男人还带着胡茬的上嘴唇整片割了下来,一并塞了进去。常风的腮帮鼓鼓的就像是青蛙一样,嘴里发出呜呼吞咽的怪响,一束束口水掺着黑色毛发流在黑色大衣上。画面里,女人从头上取下发带,缠在了男人的脖子上,一圈,两圈,三圈,四圈,女人边说边拉紧发带,电梯里飘荡着这个女人发出的诡异哭笑声。

常风逐渐感到周围没了空气,他使劲的呼吸着,但是一点用也没有,他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嘴角不停的抖动,口水直流。面色赤红,青筋爆出,突然,最后在他发出“吭哧”一声后,往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画面中男人的那张脸永远定格在常风的黑色瞳孔里,难怪背影这么熟悉,原来他就是自己。这时候,种种映像也逐渐清晰的浮现在他最后几秒的脑波里。

画面里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前女友,一个善良的二十出头的女孩,比自己年轻十来岁,刚从大学校园里毕业,就跟自己了,两人交往了好几年,女孩想结婚,可常风一直不愿意。慢慢的常风的脾气越来越差,而且染上了酗酒的毛病。他回家稍有不顺心,就对女孩轻则辱骂,重则拳打脚踢,女孩子经常被打的是浑身累累,可第二天,常风就忘得差不多了,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因为他长期酗酒,导致记忆出现障碍,常风也治疗过,不过状况没有任何好转。

后来,女孩听别人说养宠物可以调解情绪,于是就买了只黑色狗狗,起了个名字叫“菠菜”。可没想到,常风非但没有改观,反而是变本加厉。

一天女孩下班回来,没看到“菠菜”,就询问常风,常风麻木的指了指沸腾的锅里,看到这一幕,女孩顿时崩溃不止,常风怒不可歇又一次的对她暴打数小时。这天晚上,这个女孩终于熬不住了,在常风熟睡后,她将“菠菜”死前遗留的一小部分黑色毛发收集起来,放到了床底下。

做完这一切后,然后她将一条白色的毛巾系在床顶的吊扇上,自尽了。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贞子的爱情之“噩梦匣子”(一)

2020-11-13 23:59:52

鬼话连篇

死而复活

2020-11-14 9:13: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