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那些精彩的灵异事

不知道有多少人玩过笔仙,碟仙,之类的招魂游戏,我处理过几个关于笔仙的事情

大多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问到不该问的导致灵神不好送而出现的一些情况,挑一个比较不常见的来说下吧。。。。

那还是在读大学的时候,大四上学期,即将开学的时候,同寝室有个胖子,姓段。和高高瘦瘦又帅帅的我比起来,他恰好相反,所以得到一个外号叫做墩子,武汉本地人。在我们穷逼学生圈里面,算是个小土豪,财力雄厚,为人仗义,虽然没有女朋友,但是有很多女性朋友。

俗话说,头发长见识短,身体胖胆子大。他就属于那种胆子特别大的那一种,喜欢各种冒险,攀岩,鬼屋,游长江,蹦极等等等等,甚至还约了四个妹子一起玩起了笔仙。在尝试到第三次之后,终于成功了。

然而他明明知道规则,却还问出了不该问的问题。导致了一起玩的一个女生中招,不但没有送走,反而跟着那个女生。把那个女生害的够呛,说是她这一辈子的噩梦也不为过。

事情是这样的,他们玩的地点是在中招女生小区的一个地下停车场。时间是子时刚过(半夜一点)

那个女生姓什么我忘记了,就用C来代替吧。其实真的不得不佩服他们的胆量,地下停车场,厕所,长时间不通风的房间等等都是聚阴气非常厉害的地方。当然不是要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并不是聚阴气的地方就一定有灵神,我只能说灵神很少,碰上容易,碰上缠着你搞的确实和买彩票似的

每个空间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不是没有交际,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就会产生交际,就像90年代的电视一样,湖南台和江苏台单独播放不会有冲突,但是一旦电视电波紊乱。就会串频。还珠格格的画面会出现西游记的配音,容嬷嬷说大师兄不好了。师傅被妖怪抓走了。然后皇后娘娘就说,呆子,你可看仔细了?也是能把人看醉的。

言归正传,C中招后,墩子就打电话给我,因为他知道我学道。我的书架上面都是各种古书和我连画符的本子。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是周六的中午,我正在练法,由于周末,宿舍里面只有我一个人,那个时候已经距离他们玩笔仙一个礼拜了。

这个礼拜里,C出现了各种灵异状况。起初以为是幻觉或者眼花,但是事情发生的多了,就不在相信会有这么多幻觉了。墩子在电话里面是这么说的:我们上星期玩了请笔仙,现在有个妹子被鬼缠住了,你能解决这样的事情么?

我说你们玩什么不好,玩召灵游戏,早就和你们说过这类东西碰不得。

他就急了,他说他们不相信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我说好吧,你在哪儿和那个妹子在一起吗?

他说是,就在她家里。刚才又出现了。

我叫他说地址,我现在打车过来。

说道这里我不得不吐槽一下武汉的的士司机。只要听出来你是外地人,就带你绕圈。20块的路程起码要开满35块才到达目的地。而且的士司机哥哥都表现的能说会道,和知心哥哥似得。那个司机还和我分享起了他的人生观,他说:我有一台车,有自己的生意,我自己当老板,根本没有人能命令我。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淡淡了说了一句:前面路口给我左转!

赶到C家小区的时候。墩子和C已经在小区门口等我,墩子满脸着急,一副要死的样子。C很憔悴,脸色惨白,还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显得更加白,印堂发黑,两只手交叉在小腹前不断的搓着手。

胖子说就是她,我看了看C那种无助的眼神。我点了点头,说先进屋再说吧!一路没说话,直到进了C的家,那是她租的房子。小两房,采光很差。

他们都不说话,我也没开口。沉默了一会我就打破了僵局,直接切入主题,眼神充满深情,温柔的对着C说:妹子你好,我姓刘,你可以先和我说说都看到了什么吗?或许我能帮你。

听到我说或许可以帮她的时候,她茫然的点了点头,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不知道是被灵神给吓到了还是被我给帅到了,但是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我叹了口气,就问墩子:到底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说清楚点。

墩子喝了一大杯水。然后认真的看着我,刚想开口,突然她们家浴室的喷头就自己打开了。

我开口问到,你们家还有别人吗?

墩子显然也很疑惑,然后C就啊啊啊的叫了三声,一个劲儿的说你走开你走开不要缠着我!我知道她们家确实没有别人了

我说墩子你安抚她一下,我去看看。

墩子二话没说上去就一把抱住了C,我鄙视的看了一眼他,说了声禽兽,抬脚就往浴室走去。

浴室的门是关着的,但是没有从里面反锁。我拧了一下把手,然后推了一下门,以为顺利能推开的。在开了一条小缝儿之后突然猛的一下又被外力给关上了,要换成别人的话,第一感觉可能是风,但是我接触的事情太多,而且门缝里面根本就没有气流传出来,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灵神了。

我没有再推开门,转头问C,你的浴室有窗户吗?她刚要说话,墩子就插嘴道,没有,只有一个排气扇。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又鄙夷的说了一句禽兽。那么既然你不让我进去,那你也别想出来了!

我掏出一张早就画好的困灵符,贴在门上。本来想直接在门上画的,但是我发现来的匆忙并没有带笔墨(那个时候还是用的毛笔)

贴完之后还觉得不报销,又扯出墨斗线,在门和门框上弹了一个缚魂网阵。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回到他们面前。

说了句:没事了,你大胆的说吧,不用管它。

C似乎也精神好了很多,已经不支支吾吾了。还开口问我喝什么。

我说:茶,谢谢。

她楞了一下,还是很自然的给我倒了一杯大红袍纯净水。并且歉意的看着我,我接过喝了一口,假惺惺的说:嗯,香味四溢,入口清爽,回味甘甜,真是好茶。

她竟然笑了,还笑得很开心。

我说好了,不闹了,你们和我说说你们请笔仙的过程吧,重要的是你们都问了些什么。

经过这么一个玩笑之后,气氛顿时变得好起来了。他们也没那么紧张了,尽管浴室里面的喷头还在开开关关,但是我想我已经充分的给了他们安全感。

随着几句玩笑话之后,他们开始给我讲述了这次事件的具体经过:由于他们有四个人,笔仙只需要两个人,然而胆大包天的他们居然分开了两组,各自在地下停车场的一边,约好半小时后再集合。墩子和C一组,另外两个妹子一组,至于另外两个妹子那一组是没玩还是没请到还是请到后安全送走了这个我不去深究,因为她们并没有出现什么状况。

其实玩完后,C也没有立刻出现什么状况。隔天才有的

姑且忽略掉另外一组,墩子和C,在停车场找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阴暗到要点蜡烛才能看得清楚字的地步,而且蜡烛他们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我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勇气,不知道她们是真不信还是真不怕!

不管怎样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游戏,不知道谁给他们的勇气。但是他们还是做了。而且成功了,不但成功了,而且成功的被缠住了。

凡事都有因果,因只有一种,而果有无数种。有的是你意料之中能承受的,而有的是你始料未及不能承受的。所以我们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要做一下最坏的打算,是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起。就像C,明显是承受不起,如果没有找到合适又帅气的我来帮忙处理。那她的后果是怎样?可想而知。

他们玩的是最普通的那种笔仙。相信很多朋友即使没玩过,但是也听说过,就是两个人手背交叉,夹住铅笔。然后纸上就写上:唐宋元明清,还有0-9数字,是和否,男和女,还有二十六个字母,算是最简单的笔仙玩法了。

其实笔仙的成功率并不高,需要的首要条件就是你周围3里(1500米)之内有灵神存在,而且游戏地点要是聚阴气的地方,如果你跑到闹市区大马路上去玩笔仙,就算你把笔玩成针,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卵用的!

这是手势。当然还有其他的手势,但是墩子和C用的就是这种手势.

怎么请,怎么念我也不多说了,我只关心他们问了什么。墩子说他们只问了4个问题,我骂了一句真是猪脑壳,要么三个,要么五个。四个问题本来就很有问题。

我说,你们问的什么问题?

C说第一个问题是他先问的,一个很平常的问题,她什么时候能结婚。第二个问题是墩子问的,也是一个很平常的问题,他问笔仙是男是女。第三个问题是又是C问的,也不算过,她问的是笔仙多少岁。第四个问题是墩子问的,直接触怒了灵神。他问的是:笔仙啊笔仙。你和我对面的那个妹子谁死的更早一些?

说完笔就莫名其妙的断了。他们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还互相埋怨对方为什么用这么大力气。说着说着还吵起来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没有送笔仙。没有说祝福语什么都没做,甚至连工具都没有收,就直接走了。

我心里一惊。开始责备他们:不管是什么游戏,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你不遵守,必然会收到惩罚,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我不知道你们那里来的勇气,你们这是对灵界的一种不尊重,

请问你们凭什么不尊重别个?你们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吗?

看着我情绪有些激动,他们都忏悔般的地下了头。然后又疑惑的看着我,好像有点不可思议,我真的很反感这种做事不负责任的态度。

不过我也知道,责备并不能改变什么。事情终归还是要解决的,但是年轻,而且处理的事情很少。也很懒,做事只求快,所以因此造成了很多业障。我也懒得问C它是怎么缠着她的,都是怎么来吓唬她的。也懒得去深究为什么问题是胖子问的反而缠上的是C。更不想知道那个灵神到底有什么目的。有什么故事。当时我只是想送它去它该去的地方。。。。。。。

那次是第一次处理笔仙,其实所谓笔仙,就是灵神。只是由没有道法的普通人在特定的条件下召唤出来的一种游荡灵神,说是孤魂野鬼也不为过。

很多朋友问过我,笔仙为什么会回答问题,回答的问题对不对。其实笔仙之所以会控制笔来作答,是因为召唤者的手势,做标准了就像一个手咒,这个咒师傅手札上叫迷魂咒,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其实作用不大,远程喊魂的时候会用到的其中一种。

至于回答的问题对不对。我可以告诉你们,它们连自己要去的地方都不知道,留下来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你觉得它们会知道你们所问的问题吗?只是为什么会有禁忌问题,灵神惧怕的东西就是惨痛的回忆。几乎所有的灵神都不能接受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好了不扯远了,再扯就变成科普了。

当我想去送走它的时候,我发现我居然找不到它了。常识看各种方法都找不到它的身影。

我很纳闷,由于是第一次处理笔仙,当固定的方法没有用的时候,就需要去尝试去实践了,这种过程显然是痛苦的。

当他们看到我各种诡异的举动之后,却没有任何效果,忍不住的向我投来的怀疑的目光,

我腼腆的笑了笑,准备开始摆台喊魂。

刚铺上黄布在桌子上,我想了一下就收起来了。首先,我不知道它的任何信息,不能对号喊魂。万一喊道附近其他不相干的。一个两个还可以,如果来一队,我那个时候还没有五猖。肯定吃不消。

还有就是我突然想起师傅有一次在喊完魂后和我说过,这个魂他喊出来了,即使不送走,别人再也喊不出来了,除非道行高出他很多。

当时我觉得,是不是因为他们笔仙召唤之后,我就找不到了呢!那唯一的办法,只能再通过他们来喊了!

当我把想法和他们说了一下之后,C就猛摇头,说不好不好。墩子倒没说话,但是眼神里面还是带有恐惧。

我说,你们要不做的话,我没办法处理啊。你们还能找到其他人吗?C没有说话,墩子懂事的说,对啊只能这样了,不要怕。他在旁边还怕啥。

我说我需要回避,因为如果我在,你们是请不出来笔仙的。C疑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是害怕笔仙了,还是离不开我了。

我觉得是后者。我看出了她的疑惑,我说。玩这种召灵游戏的时候,如果有稍微有点道行的人在场的话,是不会成功的。

确实是这样。所以我们这一类人有其他的方法来喊魂,笔仙碟仙筷仙什么的对我们来说真的只是个游戏而已。

劝说了差不多半个小时,C还是坚持不想再玩了。

我说如果不玩,我解决不了。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做势抬脚要走,墩子连忙站起来拉住我抬头说道:等等等等,再想想办法。

C也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然后缓缓的说我听你的,我见目的达到了。也不废话,开始和他们讲应该怎么做。

我拿出一张没有经过剪裁的黄纸,在背面画好符。一困灵画在了是字后面,二安神否后面。顺便告诉了他们壮胆咒用来壮胆,并告诉他们,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抬头,看着黄纸就好了,然后把笔上端涂上朱砂,再交待他们,问问题先问肯定的问题,再问否定的问题。

我知道这个是碰运气的,所以我把是写的很近,否写的稍微远了一点,这样就保险了。问完两个问题之后,就叫胖子用另外一只手响我电话,我就进来。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然后问他们明白了吗,他们居然都摇头。我又耐心的说了两次,他们总算点头了。

我摇了摇头,丢下一句:现在身材好长得还帅耐心还这么好小道士真是越来越少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出门去了。我甚至能感觉到身后三双崇拜的目光在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走到门外,虚掩着门,并且走到外面走廊的尽头,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让我的英气不那么逼人。

过了几分钟。手机震动了,是胖子给我打过来的。我赶忙往房间里面赶。打开门,虽然我胆大心细智商高,但是还是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只见一男一女坐在桌子一边低着头。手背交叉夹着笔,桌子的另一边有一个灵魂用两个手握着他们的手,表情极其痛苦,而且是飘着的,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坐在椅子上。

惨白的脸色上表情狰狞。张着大嘴。眼珠泛红,而且眼角还有鲜红的血迹,还好是个短发男性,如果是个长发红唇女灵神,非得把帅气的小道士吓出心脏病不可。

我闯门而入的时候,他看到我后表情更加狰狞了。好像分分钟要弄死我似得,但是它动不了,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我叫他们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管。看到那么恐怖的情景,忍不住就想打散他,但是我不能,因果循环。我无故打散了他,我也要承受恶果。

我只能定魂安魂,念咒超度,烧纸祭拜。直到它心甘情愿的离去。我才能给他带路,送它去该去的地方。还好那位灵神老爷本来怨念就不强,稍加引导。就成功的送走了它。

十多分钟之后,我收拾完东西,然后,和他们说好了。

他们缓缓睁开了眼睛。说手都要抽筋了,我说活该,以后再玩这种游戏。我不会再帮你们了。他们也一再保证再也不玩了,然后我给C祛邪驱阴,并且嘱咐她,要多锻炼身体,多晒太阳,少去阴气重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别再和墩子玩了!

我转头看着墩子,他怨毒的看着我,我说看什么看,明天上课记得把钱给我。说着伸出两手指头晃了晃。拿起包,就开门走了。走了两步,又返回门前,往上面贴了一张辟邪符,然后就往学校赶。

我得赶紧回去看看那本厚厚的手札里面关于召灵的有关资料和处理案例。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寻找威斯克

2020-11-19 10:15:09

鬼话连篇

一个老水手讲的出海诡事(三):鬼雾、鬼艄子、水妖

2020-11-19 16:14:28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精彩

  2. 有点幽默!

  3. 写的好。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