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五)

听到肖爷也要来,我顿时就又开心了起来,至少一些脏活累活有人抢着干了,我嘿嘿一笑对着周大哥说:“明天给你介绍一个逗比朋友.“周大哥脸色一变,盈盈的笑着说道:“那感情好啊.“

师父和张师父走在前面,小柔紧跟在他们后面,周大哥也扭头往回走,我又看了那土屋一眼,心里不禁联想着里面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那两具尸体会还在不在里面?

在路上,师父就给潘师傅打电话,得知已经关机了.师父睡觉会关机,这徒弟可不会,我赶紧掏出电话给肖爷打了过去,这小子睡觉可从来没有关手机的习惯.

电话嘟了一声之后就被接通了,这货应该还没睡在玩手机呢.

“刘老大,真深更半夜的打电话过来,是不是寂寞了?“肖爷懒散的声音传了过来,语气中带着点兴奋.

“肖爷,你师父睡了啊?你把手机给他,我师父找他老人家有点事情.“我开口说道.

“好的,稍等一下.他是已经睡了,我去叫他.“肖爷说完,手机里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把手机给师父,师父结果之后,就喂了一声,我说要等一下,潘师傅已经睡了,肖x过去叫他了.

没一会儿,师父说道:“老潘吗,碰到个硬茬,我搞不定啊,你明天过来一趟吧.嗯,对,有点远,在泸溪这边.对,好.“短短几句话,甚至连什么这次的事情提都没有提,潘师傅就答应明天过来.这就是信任,一种相处多年建立的信任.

…….

第二天中午,我们又去了那土屋一次,师父和张师父去拜访当地的老友去了,没有一起过来.来的只有我,周大哥,还有小柔三人,这次我们直接进去了那房子里面,白天当然不怕鬼,而且那屋顶已经有点破破烂烂了,上面直射下来的几束阳光让屋子里面显得不是那么的阴暗.土屋有两扇门,其中一扇上面上了把铜锁,打不开.我们就进去了张师父他们进去的那扇门.

门比较破旧了,但是依然牢牢的钉在门框上,只是推门的声音有点大,有点像恐怖电影里面的那种开门声.进门之后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一些破旧的瓦片之外什么都没有.灰尘倒是挺多.屋顶上结了很多的蜘蛛.这房间是在右边,左边的墙上同样有一扇门,门上同样是上了一把铜锁,这扇门是通往隔壁那个房间的.

大家在这房子里面四处查看着,我对那把铜锁比较感兴趣,就上去摸了摸,看有没有锁死.就当我的左手接触到那把铜锁的时候,一股冰冷刺骨的感觉瞬间传到了指尖.我赶忙把手缩了回来并且啊的叫了一声.那冰冷的感觉有点奇怪,来的很快.像是上面有只大蚂蚁咬了我一口一样.

听到我的叫声,周大哥走了过来问我怎么了,而小柔没有过来,而是看着墙角的一个罐子愣神.周大哥过来就抓住我的手纹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这铜锁有点奇怪,也不知道这房间里面是什么东西.要不我们砸开看看吧?

周大哥看了看那铜锁,点了点头说道:“我去找块石头.“这个时候小柔走过来说道:“别砸,这房间里面万一是这屋子的主人或者周边的人用来储存一些废弃杂物的,你把人家锁砸了.人家还以为你要偷东西呢.“

“额…这个地方还会有人储存杂物么?应该不会吧?“手上传来微微的酥麻的感觉,我一边用手蹭着衣服,一边开口问到.

周大哥说道:“那也不一定,这附近不是有些稻田么,有的老乡喜欢把稻草啊玉米杆子什么的先收到这些地方,有时间的话再来挑走,上两把锁倒是挺正常的.我看还是不要砸了.等到有必要的时候再说吧.“

说的也是,又四处看了看,这里面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商量着先回去.出了屋门,发现小柔手里拿着那个小罐子.我问她拿那个罐子干嘛,小柔说,这个罐子里面有几只还没成型蛊虫.我把头凑了过去,盯着那罐子里面看了许久,这才说道:“哪里呢?我怎么没看到.“手上的酥麻感觉慢慢变得有点痒.,这种感觉不是来自于皮肤的表面,而是来自于皮肤里面的肌肉甚至是骨头里面.这种感觉让我不断的用手在身上摩擦着,总想找到那个痒的地方使劲抓几下,可惜就是找不到.

小柔说:“你肯定看不清,这还是卵,也没什么威胁,我拿回去看看,看能不能孵出点什么来.嘿嘿.你的手怎么了?

我说有点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碰到什么东西皮肤过敏了.

山上的植物多且杂,很多植物碰到之后皮肤就会过敏,比如漆树.有些树叶下面会隐藏着一些毛毛虫,有的毛毛虫一碰到皮肤就会让皮肤肿起来.而且奇痒无比.这些都是藏在山里面潜在的威胁.

小柔指着右边的墙壁说:“那后面有水,你去洗洗看.“

我绕道那墙后面,发现那里果然有口大水缸,缸口已经残破不堪,底部还完好无损.里面蓄了很多的雨水.而且还很清澈.我弯下腰来准备洗手.如果是碰到什么过敏的东西了,用水洗洗也是好的.不至于让那些东西接触皮肤太久.

就在我手碰到水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中传来,就好像把手伸进了滚烫的开水中一般,我慌忙把手抽回,定睛一看可把我吓了一跳,整只手从手腕处隔开,手心和手背全部都变成了红色.这可把我吓坏了,我赶紧说道:“我靠,这是什么东西啊?“

周大哥和小柔本来准备走了,听到我这么一喊,赶紧走了过来,看到我那双通红的手之后,都有点不知所措,周大哥拉起我就走,边走说:“可能是着了什么道了,先回县城,找人看看再说.“小柔说:“你现在的手有什么感觉吗?“

我说:“好像麻痹了一样,没什么知觉了.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凶.“然后我有用右手捏了几下,还是没有什么知觉.当时我真的害怕了,我这左手不会就这么废了吧?

小柔表情有点不自然的说道:“可能是水蛊,你碰到的那把锁肯定有问题,而且那缸里面的水应该也不是什么好水.估计是有人故意放在哪里的.“

我的老天爷,这是什么心机?这次到底碰到的是什么玩意啊.还没交手就中招了.

回去的路上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整个人变得昏昏沉沉的.眼皮似乎千斤重一般,而且那小路颠簸,坐在那面包车里面我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想吐又吐不出来.总觉的天旋地转的.又过了几分钟,我开始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左手也不再没有知觉,而是一直在毫无规则的抖动着,我想努力控制手不要抖,可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脑袋里开始嗡嗡作响.那种感觉很难受.

周大哥开着车快速的穿过村庄,驶上平整的大路.小柔在我身边坐着,着急问:“刘哥,怎么了,你怎么了.别着急,马上到城里了.“周大爷边开着边给他师父打着电话,把发生的事情快速的描述了一遍.我听着周大哥急促的声音,意识终于慢慢涣散,整个人就这样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而且我是被疼醒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站了很多人,除了师父,和周大哥师徒俩和小柔之外,肖爷和潘师傅也到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五六十岁陌生人.那人身穿一件黑色的唐装,扣子是盘扣的,就是那种用布做的一个结.衣服上面用金色的印花印出了各种小虫子的图案,有蝎子,蜈蚣,蚂蚁.毛毛虫等等等等.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是小柔的师父,他是被请来给我解蛊毒的.

“醒了,醒了.真的醒了“肖爷这二愣子一看我睁眼了,就鬼喊鬼叫的说道.差点没再次把我吓晕过去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四)

2020-11-21 19:51:58

鬼话连篇

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六)

2020-11-22 8:20: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