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六)

肖爷的这一声鬼喊鬼叫让我暂时忘记了疼痛,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左手传来钻心的疼,忍不住开始挣扎了起来。

小柔的师父赶紧说道:“快按住他”

他这么一说,我可糟了殃,那肖爷和周大哥就和饿狼一般朝着我铺了过来,周大哥一把按住我的左手,肖爷扑到我的双腿上,死死的压住我的双腿,就像我双腿和他仇深似海似的。小柔也顺势按住了我的右手。

小柔的师父姓李,是一个看上去很慈善的老头,配上那身黑色唐装,显得更加有亲和力。他一直站在我的左边,等肖爷他们都按好之后,他拿出一块毛巾放在我嘴边说道:“张开嘴,咬住,会很疼,你要忍住。”说完拿出一把尖尖细细的刀子。那刀子很是奇怪,我连见都没见过。

听他这么说我吓了一跳,这到底是要干啥啊,会这么疼吗?看着本来还是发红的手掌已经完全变成了青黑色,就像中了剧毒一般,而且不止手掌手背,已经蔓延到手肘位置。不是只是中了蛊毒吗,怎么会这么严重。要我忍住疼,莫不是要给我截肢吧?

想到这里,我再也淡定不了了,挣扎也无用,我赶紧说道:“李师傅,李师傅,等会儿,等会儿。可不能给我截肢啊,千万不能截肢啊,这一刀下去就完了,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么?师父,师父,你救救我啊。”说完之后又满脸求救的看着师父,而师父却还是满脸微笑,也不说话。那样子能把我急死。

我又看了看肖爷说道:“肖爷,肖大爷,帮我求求情啊。”肖爷也一脸欠揍的样子嘿嘿的笑着不说话,本来长得就不怎么样,笑起来真的是其丑无比。

我又转头看像小柔,小柔也是呵呵一笑说道:“没有呢,不会截你肢的,师父会把你的蛊毒逼到手上,然后切开一个小口子把蛊弄出来。就可以了。”

“哦,那来吧。”我若有所思的放下心来,也没二话,张开嘴巴一口就咬住了那块折好的毛巾。心想着割一刀就割一刀吧,总比把手剁了要强上千万倍。

咬了毛巾之后,我转过头来看着李师傅的动作,他在我的手肘位置拍了好几下,然后用一根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细绳把我的手肘捆了起来。就在捆上之后,身上的疼痛已经没有了。然而左手上面的疼痛就加剧了好多,疼的我直发抖。

捆好之后他竖起大拇指比了一个你真棒的手势,我心里还在想呢,这也不是不能忍受的疼痛,不用在这个时候浪费时间来夸赞我吧。在我还没得意完的时候,他拇指用力一按按在脉口(也就是中医切脉的地方)位置,把我那本来青的发黑的左手暗出了一个好大的白印,随即就手上的疼痛瞬间就增加了数倍,我嘴巴用力一咬毛巾,双手紧紧的握着拳,腿用力蹦的笔直。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手法,李师傅这一按让我差点晕了过去,耳中似乎只能听到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没几秒钟,豆大的汗珠就从额头上冒了出来,然后开始流淌。

真的很痛,痛到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了,那个时候我有一种即将要离去的感觉,我转头绝望的看着师父,心里想着,就算是死了也算看到师父最后一眼了。

师父看出了我眼中的绝望,也心疼的看着我,下巴微微的抖动着,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李师傅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一直在不停的按着我的左手,从手掌到手腕,然后又到小臂。每一次的按下都带来来自骨子里的疼痛,让我一个劲儿的呜呜乱叫着。

这动作持续了约摸有三分钟之后,我已经差不多虚脱了。手中的疼痛也减轻了一样,似乎已经麻木了。李师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拿出一个小铃铛就开始在我手边摇了起来。

铃铛声响起来,我的血液似乎流动的很快,就感觉有个什么东西在皮下组织里面钻来钻去。但是从外面却看不出任何迹象。铃铛摇了大概十几秒钟,张师傅赶紧把铃铛丢在一边,然后说道:“小刘,用力握紧拳头。”

呵呵,这玩笑开的,我都快虚脱了,哪里有力气去握拳,右手还可以,左手已经差不多没什么知觉了啊。

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要聚集到左手上,但是还是不行,只能勉强把拳头握住,但是使不上劲儿。

看我很努力的在做了,可是却不能达到效果,李师傅转头对肖爷说,小伙子,他刺激的不够,你给加把火。肖爷迷迷糊糊的说:“怎么加把火?怎么做啊?”

“用力揍他一拳啊,快点。”李师傅快速的说道,显得特别着急。

“哦,”肖爷听到明确的指令指导该怎么做了,他放开了我的双腿站了起来,抡起拳头就朝着我的小腹砸了过来。

“吽”我脑袋里传来低沉的一声,他那一拳真的是一点也不留力,直接砸到了我的腹肌上面。这一下终于让我屈服了,这种疼又不一样,那是胀痛,很浑厚而且范围还很大。这货是疯了么,由于过于胀痛,我本能的飞起一脚,把肖爷踹倒在地。好在那个时候的肖爷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块头。好踹。

肖爷用自身的经历来告诉大家,什么叫做好心没好报。他那一拳确实有效,导致我的双手顺利用力的握住拳的同时,他自己也挨了一脚,就在那个时候,李师傅手起刀落在我左手的肩髃穴(食指根部靠拇指的位置)上划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由于当时没处理好,现在手上还留着疤。

口子划开之后,李师傅就把我的手一拉,放在一个小罐子上面。里面就流出了乌黑色的血,只不过那黑色的血很少。

血滴进了那个罐子里面,前面几滴是黑色的,后面就变成了正常的红色。变成红色的同时,李师傅收起了小罐子,然后对着小柔说:“可以了,你帮他止血包扎一下。”

说来也奇怪,那黑血一滴出,我瞬间就感觉浑身轻松了下来,而且那左手上那发黑的淤青,也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却。没几分钟,整个手的颜色就开始变得正常了。

小柔问我要不要缝针,我一看那口子也不大就说不用了,留点疤好。

小柔嘿嘿一笑说道,就算你要缝,我也不会。说完就拿了一块纱布,上面倒了一点不知道是什么的药膏,盖在了我的伤口上,又取出一卷胶带给我固定好,那药膏是好东西,盖上去之后没有疼痛,反而有点清凉的感觉。

虽然蛊毒已除,但是这么一通折腾之后身体还是很虚弱,嘴唇发白,脸上也没了多少血色。师父翻开我的眼皮看了看,然后说道:“没啥大碍了,休息休息就好了,大家忙了一晚上了。我请大家去吃宵夜。”

我一听到有宵夜,立马就来精神了,挣扎这要起身。这个时候小柔按住我的肩膀说道:“刘哥,你还不能吃东西,要过八小时。就好好在这里休息吧。”

“哈哈,该,叫你踢我。”肖爷笑出声来,似乎我踢他这个事情让他很不爽。

我横了他一眼,然后放松全身躺在床上,感叹着老天的不公。

他们陆陆续续的出了房间吃饭去了。我看着刚才还热热闹闹的房间一下变得这么冷清,心里不禁有点感到落寞,重要的是,我真的很饿啊,这该死的下蛊人。

心里咒骂着,我转头看了看左手,目光落在床边茶几上,看到了一个小罐子,那小罐子是刚才李师傅用来给接我黑血的。怎么他忘记拿走了呢?

罐子里面的东西是李师傅逼出来的蛊毒,那蛊虫应该也在里面,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死,对那蛊虫我很是痛恨,真想过去拿把火把那东西烧了。

诶?不对,这小罐子怎么有点眼熟?刚才由于太疼没有仔细看,现在没事了我开始盯着这罐子看了起来,不对,这罐子上面的花纹我似乎在哪儿见过。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五)

2020-11-21 23:55:24

鬼话连篇

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七)

2020-11-22 9:43: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