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北路241号(2)孕殇

自从阿英和阿宏经历了江洋轮海难事件,大难不死,逃脱了举世惨案的劫难后,夫妇俩更明白了彼此在对方心目中的珍贵地位。感叹人生的无常和无奈,双方的感情也愈加深厚。在四牌楼91号大院内,他俩成了人人羡慕的一对恩爱夫妇。

四牌楼91号,位于上海南市区(目前划归上海黄浦区),这条路与光启路接壤,不远就是方浜路,方浜路这里就是上海的老城隍庙(豫园)所在地了。四牌楼路是一条在旧上海比较闻名的路,那时候整条路还是一条石头铺就的马路,上海人称之为“弹格路”,旧时上海这样类似的“弹格路”不少见。在这条路上生活的大部分是宁波籍的住户,还有少许上海本地籍的住户,其他外省籍的住户少之又少。

91号院子里前前后后,上上下下住着10来户人家,全部都是祖籍宁波的,所以老乡们住在一起,进入院子就都讲家乡话,不用讲其他地方的方言。其实阿宏是实实在在的上海本地人,他的祖上是上海南汇的。

院子的大门是个涂着黑漆的大木门,每到晚上就用木制的门栓插上关闭,门栓插上后,从外面就进不来了,所以晚上要进入院子回家,就只能走后门进来。

进了大门是个一人半宽的窄过道,快到院子的处有个小楼梯,上二楼住着2户人家,其中一个是年轻光棍单身汉,因家里排行老三,邻居都称他为阿三。进了前院,东西两进厢房,左边东厢房住的是勤生家,勤生因腿脚残疾,当时也还没娶妻。他是个乐于助人的乐观青年,平时拉得一手好二胡,和他母亲同住。右边是后来新盖的平房,住着阿三他姐姐一家子。中间位置就是阿英和阿宏住的西厢房了,屋子不算大,只有10来平米。这房子最早是前客堂的所在地,后来改建成西厢房的。右边也有个小过道,过道的上面是阿英家的小阁楼。走过过道就是后客堂了,那里也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口老井。后院住着三户人家,一间是阿英的婆婆住着,另一间就是后客堂是阿五头家,还有就是老井边的一个8平米左右的小房子,属于阿三的,平时空关着。

后客堂的边上也有个小楼梯,上面住着二户人家,一户是德昌家,另一户是阿芬家。

出了后院也有个小门,装有门锁,可以用钥匙打开。这种门锁现在还有些老房子上会看到,那时在上海称之为“司别灵锁”。出了小后门是条很窄很窄的死巷子,只能二个人并排通过。紧靠门的左边是堵墙走不通,右边沿着巷子出去就又是四牌楼路了。

前文说到的阿英母亲当时就借住在阿英婆婆住的那间屋子,在海难事件发生后不久,阿英的母亲就住到白渡路大女儿家去了,阿英的婆婆也随之住了回来。

阿英的婆婆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上海人厉害婆婆,在阿英初嫁的时候,仗着自己的儿子阿宏长得帅,又有文化,是个旧时大学的毕业生,没有拿出任何的娶媳妇彩礼,阿英出嫁时5的所有嫁妆及酒席钱基本上都由娘家支出。嫁到范家后,婆婆经常会在阿英面前摆摆婆婆的架子,平时在家供着“三清神仙老爷”,基本上不干家务,所有的家务都由阿英一个承担。阿宏虽然人不错,也知道爱护妻子,但他毕竟是个大大的孝子,在父亲娶了小老婆后,从小由母亲靠做些小生意抚养长大,并供养他上了当时的名牌大学。婚后母亲依仗着自己独立抚养儿子长大的功劳,很是强势,对此阿宏在母亲面前是不敢有半点反抗的。由于阿宏是个读书人,在过去也是很不屑帮做家务的,因为封建年代,家务活只是女人的本分,在通俗习惯上,男人干女人的家务活会很没出息的。

这就是当时那个年代婆媳、丈夫、婆母和儿子的关系的真实写照。也是绝大部分婆婆和媳妇间关系的实况。好在因为阿英非常能干,很善于操持家务,也善于理财,所以一段时间以来,整个家庭的生活状况还是正常维系着。虽然家里持家任务很重,但阿宏对她的感情还是实实在在的,忙完家务后,小夫妻的日子还是很恩爱。

在这个院子里,阿英也是属于很会做人,乐于助人的一个,院子里的所有住户和她的关系都不错,和她最处得好的就是德昌他妈了,平时无话不说,相互帮忙扶持。

虽然表面上小家庭的生活还算不错,但是再好的日子都会存有遗憾;那就是结婚几年了,夫妇俩还是没有一子半女。这对封建社会中的女人来说,可是一种天大的罪过。因此婆婆经常会借着些莫名其妙的由头对阿英破口大骂。

有一天,婆婆因为自己所供着的三清像面前的香烛烧完了没接上,又对着阿英嚷嚷开了:“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三清像前香火断了也不知道续上!”

阿英感觉很冤枉,就解释了一句:“我在前面的房间忙家务,您后院供的香烛断了我没发现啊。”

婆婆一听媳妇竟敢反驳还嘴,这还了得?为了显示她至高无上的权威,立即骂骂咧咧开了:‘你还竟敢还嘴!就是因为你不生小孩,我天天保持香火不断求三清上仙保佑给我送个孙子来!你这样的女人我儿子娶你有何用?改明天让阿宏把你休了,我马上给他再娶几房老婆,我马上就会有孙子!为你求三清,你还不注意看着香火,你还是早早滚回娘家去好了!你走了我好给阿宏再娶小的,娶黄花大闺女!’

婆婆的话非常刻薄,阿英因自己没有生孩子,被婆婆揭了短,一时很伤心,又无言(也不敢)再分辨。在一边只能伤心落泪。

楼上德昌他娘听见了阿英婆婆骂得实在太不像样了,匆匆下楼对着阿英婆婆说:“你还有脸说这样的话!阿英嫁到你家,你是买了一个柜子还是称了一斤肉?什么都是人娘家带来了,你啥都不花得了个这么好的现成儿媳妇你还不满足?”德昌她娘也是个会说话的厉害主,再说过去阿英婆婆有些把柄在德昌娘手中,所以也不敢再大声吆喝了。

哎!十足的欺软怕硬。

不过虽然不再吆喝,但婆婆还是在一边嘟嘟囔囔着:“我又没说她什么,她几年了没生孩子可是事实啊!”

德昌妈说:“没生孩子!哼!有你这么当婆婆的?要拆撒人家小夫妻吗?你这么三天两头骂骂咧咧的,人有好心情生孩子吗?别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那些底细我还不知道?你还真的没资格对你媳妇这么刻薄!”

看了前篇故事大家可以知道了,这时已经是刚解放后了。阿英的婆婆在解放前为了生存,为了把儿子养大,做着些小本经营,有时候不得已干了些讨好  白相人  (旧时上海对地痞流氓的统称)的事情。阿昌娘是住在91号的老住户了,这些全都知道。解放前与白相人有瓜葛,在解放后可是个大罪过,被揭发了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因此阿英婆婆只得闭嘴,不敢再言语了,生怕把德昌娘惹急了去政府揭发她。

德昌娘见阿英婆婆不敢说话了,心想一不做二不休,今天还得刺激刺激这个老太婆,免得今后她再拿阿英没生孩子找茬!俗话说送佛送到西,撑腰撑到底。于是转过头对阿英说:“阿英,你也别再哭了,你婆婆不是要让你滚蛋给阿宏再娶黄花闺女吗?她不稀罕我稀罕,明天就去和阿宏离婚,我让我家阿昌八抬大轿来接你进门!我还不信这邪了。”

婆婆看见阿昌娘这么说,反到有点害怕了。毕竟她也知道自己儿子与阿英感情很好,刚才只是骂骂,摆摆威风图图口爽,也没真的要把媳妇赶出去,所以就低声下气地灰溜溜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阿昌娘见阿英婆婆走了,就拉着阿英的手上楼去了自己家,安慰阿英说:“阿英阿,你那婆婆说话也是太刻薄了点,不过看在她为了得孙子焦急的份上,你就别再生她太多气了。刚才我说那些也只是吓唬吓唬她。”接着给阿英递了杯茶说:“不过我思前想后,你这么久了没得孩子,终究不是办法,还是得去看看大夫,找些秘方,看看是不是有用。改天呢我再陪你去城隍庙求求菩萨,人都说城隍庙菩萨很灵验的,说不定会好起来的。”

阿英在德昌家坐了片刻,和德昌娘又说了些帖己的话,看看时候不早,阿宏也该回家了,就告别德昌娘回到自己家里。

长话短说,自从这件事情以后,也有段日子婆婆似忽收敛了些,找茬也少了许多。夫妻俩过了几个月的平静恩爱生活。期间德昌母亲陪着阿英去了几次城隍庙,又去找民间大夫处请了些秘方。日子就这么鞘膜声息地过着。

说来也奇怪,这么安静地过了些时日,阿英发现自己真的怀有身孕了。而婆婆呢,见儿媳妇有了身孕态度也比以前好了很多,虽然一家子的家务大部分还是由阿英在承担,毕竟婆婆态度好转,阿英也落得个好心情。

心情好,做事也就麻利了许多,平时忙完家务后空闲的时间也多了。晚上闲着没事,夫妇俩也会走出院子去朋友家打打麻将什么的消磨时光。

人人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手气也会异常旺!在阿英怀孕九个多月后的一天傍晚,夫妇俩又去朋友家打麻将了(那时候也基本没啥任何其他的娱乐活动,连电视机都还没出现呢)。今天阿英的手气也真出奇地好,赢了不少钱。见老婆手气旺,阿宏也很兴奋,整晚没换位置,就让老婆坐着打麻将,自己在边上观看。

打过麻将的都知道,赢钱的人是很难说结束的话的,象今天这样三输一赢,输钱的人更不会放赢的离开,总想着返点本钱回来。以前玩麻将和现在不同,是按圈数算的,一局麻将就是四圈,即桌上四个人轮流坐庄四次才算完成一局,在一局没打完时基本上是不能结束的。期间坐庄的人胡牌了,就得连庄。所以打完一局有时候会花很多很多时间。

打到半夜三更,天昏地暗的,麻将还是结束不了,阿英感觉自己很有点累的感觉了,毕竟挺着个大肚子打麻将,实在太累。只能站起来对阿宏说:我实在累得打不动了,要不你换我接着玩,我先回去休息去、

麻将伙伴见阿英这么说,也没其他话可讲,明白大肚婆打这么久麻将不容易,肯定是累的。就放她离席,让阿宏接替她玩下去。

以前每次玩麻将都是夫妻俩一起回家的,今天情况特殊,阿英只得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好事无双,祸不单行!

半夜了,院子前门早已被插上木门栓进步去了,只能走后门回家。阿英独自一人摸着黑往家走在那条只能二人并行的窄窄巷道,只是在巷子入口的地方角落上有个电线杆,上面有盏路灯。这么深的巷子又这么窄,路灯的光亮很难渗入巷子深处,整个巷子黑黢黢的,拌着深夜的露水气,有股阴深深赫人的感觉。

阿英挺着肚子,本来就走不快,何况今夜麻将打得累了,走得就更加慢了。无意中发现自己对面挨着身前也有一个穿白衣的大肚婆,就站在自己面前。这个巷子只能两个正常的人平行通过,现在两个大肚婆要擦肩而过,就有点拥挤了。

阿英看那个女人好像没有让开路的意思,就想还是我自己主动让开点吧。于是就往左边让了下路。可是那个女人真奇怪,刚才她站着没动,现在自己让左边了,她却也往她的右边让了,这样两个人就又对峙上了,谁也走不过去!阿英只得再动动脚步,让向右边。那女人真可气,她也随着让向她自己的左边,两个大肚婆又对峙上了,还是过不去!

阿英见这样就没好气地说:“你这人这是怎么了,我让你,你却偏偏也走到我对面,大家都走不过去。这么笨,现在你站着别动,我来让路!”说着阿英抬眼看了一下这个女人,只见她也不说话回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地注视着自己。忽就觉得这个女人很面生,根本不是自家院子里的人,再说自家院子里没有第二个怀孕的人,这个人是哪里冒出来的?这么晚了来这死胡同做什么?不想这些了,累得不行,还是赶紧回家吧。

这次那个女人没有再动,也没再堵着路。阿英顺利地和她擦肩而过。

刚走过她身边,才迈出一步的距离,阿英想再看看这女人到底是谁,可转头一看,她已经不见了!这么深的巷子,她怎么可能迈一步的距离就消失不见了!阿英清楚知道了自己遇见了什么!

急忙迈快一点脚步,颤抖着手,用钥匙把司别灵锁打开,急急关上门,匆匆跑回家去。到了家,拉开电灯开关(解放后,家里已经安上了电灯),家里有些亮光才稍微平息一下紧张害怕的心情。接着就用被子蒙上头,最好啥也看不到,可身子这时不听使唤,簌簌发抖,越抖就越觉得冷,冷得牙齿只打寒颤!盖着这么厚的棉被,被窝里还是聚不起一点暖意。

就这么一个人在家担惊受怕着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公鸡报晓的声音,身上才好像略微有了些许热气。这时阿英感觉自己肚子出奇的疼痛,肚子阵阵疼痛伴随腹中下坠的感觉,知道自己要临产了。丈夫还没回家,只能拼着命大声呼喊救命!好在老房子隔音差,没喊多久,邻居就闻声赶来了。

大家七手八脚地忙活开了,有的烧水,有的询问了阿英后赶紧出去找阿宏回家。也有的去后院阿英婆婆处把她叫来,更有人火急火燎地跑去叫“出姑娘”(旧时上海宁波籍口音称接生婆为出姑娘)。

不多久,所有人员都到齐了,接生婆把多余的人都请出门外,阿英婆婆因胆小,也出了房间,只留下德昌娘给自己当帮手一起接生。

突然间,接生婆惊叫了起来,不好了,难产!小孩不是从头出来的,是脚先出来了!

这可怎么办,脚先出来,小孩的双手会撑住产道,很难生出来,产妇很危险啊,弄得不好会出人命的!

怎么办!火急火燎间,接生婆推开房门告诉阿宏及阿英婆婆目前的紧急棘手状况,征求他俩的意见,是先救大人还是先救小孩,她说她一定尽力救人,能救一个算一个!

阿宏听了这话,眼前一黑,失声哭了起来。

“先救小孩吧,我好不容易的孙子啊!”婆婆赶紧对着接生婆说。

“救大人!救大人!”阿宏哭着拉住接生婆说!

这时屋里的德昌娘呼叫了起来“接生婆快来啊,我一个人不会处理了啊!”

接生婆赶紧反身冲进了屋子,但一时又手足无措,丈夫和婆婆两个主意,她不知道到底听从谁。

“你还呆着干什么!快救大人啊!”德昌娘大声对接生婆吆喝着。这时外面的邻居们也异口同声地紧张地呼喊着,赶紧救大人要紧!

在接生婆的不懈努力下,小孩被从产道狠狠地拽了出来,阿英终于被救了,虚脱地昏晕了过去。可由于用力过猛,小孩不幸夭折了,是个小女婴!

阿英生产后元气大伤,就天天躺在床上养伤坐月子,母亲从大姐家赶来帮着照顾她月子,还帮她请了个“娘姨”(保姆)一起照顾。

邻居都认为是那天晚上巷子里出现的那个大肚婆带走了阿英的孩子。

难产后的第五天,隔壁邻居勤生姆妈在探望产妇的时候,聊天中告诉了阿英一个消息: 说是四牌楼路130号有户人家,在倒垃圾时发现垃圾桶里有个刚出生的小女婴被人遗弃在那里,小女婴快不行了,估计会被饿死。

阿英妈妈也在边上听到了这情况,因老太太平时信佛、常年吃素,听到这消息心里实在受不了,觉得小孩很可怜,襁褓中就被狠心的父母抛弃了!等勤生姆妈走后,就偷偷地问女儿:“阿英,你自己的小孩刚刚没了,你现在有奶水,是不是愿意救救这小孩,给自己积点德?”

阿英说:“妈,这事我到觉得没什么意见,但我不能一个人做主啊,要是阿宏和婆婆都愿意,我可以去做。”

救小孩时间紧迫,岳母赶紧去征求阿宏的意见。阿宏亲眼看到阿英失去小孩时悲痛欲绝的现状,想着这次阿英怀孕是过了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怀上的,难产受伤不浅,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再怀上。既然老天又送来一个,还是接受吧,也可让阿英缓解伤子之痛。阿英正好有奶,救个小孩是天大的功德啊。这么想着也就爽快的答应了。

紧接着阿英母亲迈开小脚(她是裹着三寸金莲的),一步三摇地匆匆走到后院阿英婆婆那里,问她愿不愿意接受领养这个被遗弃的女婴?

阿英婆婆立即摇着头说:“这怎么行?被人遗弃的婴儿,也不知道她父母的根基,也不知道这小孩身上有啥疾病,

抱来家里养!又不是自家生的小孩,没血缘关系的,今后不会亲,养了也白养的。亲家,咱还是不要做这些不牢靠的事情吧?”

阿英母亲接着说:“依我看还是领来养着吧,小孩这么小,今后只要我们都不说,她长大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你说对吧?我觉得小孩太可怜了,一条人命啊,还是救救她吧?”

“她自己父母生下她都不可怜她,哪里轮得到我们外人来可怜!”阿英婆婆固执地反对着。

“他亲家,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英妈坚持地开导她说:“想想当年江洋轮出了这么大的祸事,我们一家三口鬼使神差地没有遭殃,这就是菩萨对我们的眷顾啊。现在菩萨将这小孩送到我们面前,我们也有现成的条件救她,为什么不去做这积德的善事?她父母抛弃她可能是因家里有我们不知晓的原因,我们救她就是菩萨给我们的缘分,做这样大的功德一般人想做还遇不到。阿宏、阿英这次失去了亲生小孩就是菩萨对他俩的考验和磨难,相信做了这好事,今后会有好报的。亲家,你要是同意了,今后菩萨肯定也会处处保佑你的。”

在阿英母亲的苦口婆心开导下,阿英婆婆终于松口说:“好吧好吧,我不和你说这么多大道理了。反正我在这里告诉你,要领养是你们三个人决定的事,领来后我是不会带她的,要养就你们自己去养着。”

见阿英婆婆终于松口同意了,阿英母亲赶紧请勤生姆妈带着去那个垃圾箱出看小孩。在垃圾箱那里,小孩还在,边上有不少人在围着看,口中不时发出唏嘘的感叹。也不能怪别人不出手相救,当时平头百姓各家经济都不富裕,自顾不暇。而且救了也没办法养活,奶从何来?钱从何来?担心救了还救不活反被别人说话指责,所以只能围观着不走,想看看这小孩最终的情况。

阿英母亲赶紧把小孩抱起,推开旁人,往自己家走去。只听身后人唏嘘着说:功德无量啊!遇见好心人了,好心会有好报的……等等赞叹的话。

阿英母亲不管别人怎么说,只顾着自己赶紧回家。

到家后,打开襁褓,发现女婴已经哭不出声了。再仔细看,发现女婴可能是被弃在垃圾桶时间久了,身上已经长了不少脓包,浑身上下散发着阵阵恶臭,有垃圾散发出来的异味,也有小孩拉屎在身的臭气,更有脓包散发的恶臭。

阿英看到母亲抱回的这个小孩的惨状,不禁留下了怜惜的热泪。

阿英母亲赶紧备了干净的热水,生怕孩子伤口受疼,怜惜着慢慢地、轻轻地帮她擦拭干净。棘手的问题来了!这化着浓的伤口,这么小的婴儿,也不敢给她上药!阿英母亲一咬牙,俯下头就在伤口上吸吮了起来,轻轻地吸出一口浓吐掉,再吸再吐,慢慢把所有的脓疮都吸了一遍,用干净纱布包扎好。阿英母亲已经快累得虚脱了。

因为阿英生产后小孩就夭折了,没小孩吸吮,暂时还出不了奶,阿英妈妈只能弄了些米汤让小孩先嗦几口。可能是饥饿得太久的缘故,小孩连米汤都嗦得很香甜很香甜,渐渐小孩就睡去了。

第二天,阿英看小孩有了些精神和力气,就开始给她喂奶了。阿宏也去市场买来鲫鱼让岳母帮着煮鲫鱼汤给阿英催奶。阿英母亲每天还坚持着给小孩擦身、吸吮脓疮、包纱布。对着小孩,全家人付出了全部的爱心和精力!

几天过后,可能是磨难重重的婴儿生命力特强吧,小女婴渐渐好转了,脸上有了血色。阿英夫妇俩商量着给女婴起名 — 范凌云 。寓意经过磨难而新生,女婴长大后一定会有大大的出息,一飞冲天,直上凌云!

欲看后事,敬请关注下回分解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郑女士为姻缘,强行改命,后果可怕

2021-2-6 20:01:46

编辑推荐灵异事件

成都北路241号 (3)怨井琴咒(上)

2021-2-8 5:31:16

16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茅山法法师

    谢谢分享期待更新

    • 慕容错过

      ▇▇▇▇看 黃 片 6aap.COM ▇▇▇▇▇▇▇▇看 黃 片 6aap.COM ▇▇▇▇▇▇▇▇看 黃 片 6aap.COM ▇▇▇▇

  2. 暗物质驱动

    非常好的文章

  3. 上官一清

    祝大家新年快乐

  4. 上官一清

    期待连载

  5. 我齐某某人

    哆侄他。唵。阿那隶。毗舍提。 鞞啰跋阇啰陀唎。槃陀槃陀你。 跋阇啰·谤尼泮。 虎信·都嚧瓮泮。莎婆诃。

    • 慕容错过

      你念的是哪个经?金刚经还是??谢谢阅读本人的文章。

  6. 灵动

    文章写得非常不错,什么时候我写作文要是有您这种文笔,那满分先搁一边,45分以上是妥妥的

    • 慕容错过

      你好,谢谢你对本人文章的谬赞。感谢您的阅读。

    • 残阳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啊啊啊!这个世界怎么会准许你这种人存在!明明文笔就是很好还要这么谦虚!啊啊啊好讨厌

    • 慕容错过

      哈哈哈,谢谢称赞。

  7. 乡河

    善恶有报,苍天会佑好人一生平安!

    • 慕容错过

      哎!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不好说,也不是每个好人都会有好报的,就象阿英,她的一生就是属于比较悲惨的,这只能算是社会大环境所造成。不是有句老话吗:好人没好报,坏人祸千年!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