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改变了我的生活,一场意外,鬼差让我还魂到了校花女孩的身上

大学毕业后的整整一年我都在学校附近打工。送餐,发传单,替课,除了卖屁股什么都干过。

我没怎么上过课,大学期间除了打游戏就是上贴吧论坛研究一些灵异的事情,猎奇心理人人都有,只不过我的比较强烈一些。

于是在大学期间我根据学长的描述,YY了一些关于学校的灵异小故事,每天在校园贴吧连载,受到了很多玩贴吧的同学追捧,一时间我便成为了学校的红人。

毕业以后因为要考虑到生计,所以我没有心情再研究这些东西了。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个大学室友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是不是还在哈市,我说我在江北,他欣喜万分,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帮他一个忙。

室友的语气很急切,毕竟有着四年的感情,我也没问什么事便痛快的答应了他。

我们约在校外的一家冷饮店见面。

一见面室友的眼眶就湿润了,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四年,这是第一次见他哭。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白血公主

2014-11-1 19:08:11

鬼话连篇探索发现

神奇的野人之谜

2014-11-5 21:11:14

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独奏南音

    “x,你不是去上海一家外企装修公司了么?这么匆忙的回来到底是什么事啊?”我的室友姑且称他为x。x和我不一样,他是真正的学霸,不像我毕业等于失业。
      “你可一定要帮帮我,我知道就你有这个本事!”x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快救救我弟弟,他就快要死在这所学校里了!”
      “啊?”我瞬间皱起了眉,连忙安抚身边的x,让他不要急慢慢的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X哽咽了两声,也顾不得擦干脸上的泪水。“他是我舅家的孩子,比咱们小几届,现在正在读大二。我在上海上班忽然有一天接到了我舅妈给我打来的电话,哭着问我认不认识哈市的半仙神婆之类的人物,她说是我弟遇到怪事了,我一听就知道出大事了。”
      “怪事……然后呢?你就回来了?你见到你弟了么?”
      “我弟现在就隔离在学校的一个空寝室里,我见了他一面。他现在每天不吃饭,天天就是喝酒,也不知道是生活压力太大郁闷了还是感情上不顺?”
      “半仙呢,请了么?”我问道。
      “我动用了大量的人脉,哈市但凡有点名气的半仙我都请到了,他们一批一批的给我弟看病,又是跳大神又是唱小曲的,搞得寝室比二人转剧场都热闹,乌烟瘴气的。但是他们都是摇着头走出寝室的。”
      X说到这里眼神中流露出了绝望,忽然他猛地一抬头,一双充满渴望的眼睛犹如尖刀一般划过了我的脸庞,直插进我的瞳孔。
      “小桐,你第六感特别的强,咱们上大学那会我记得你有几次梦到一些现实生活中的场景,清晨你和我们说一遍,结果你说的场景竟然真的在现实中出现了!”X说着用双手一把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X说的没错,我每次梦到的场景在第二天都会真实的发生,我梦到的这些事情有些是真实的,有些是虚幻的,有些是发生在真实的生活中,有些像是发生在地狱。
      地狱与现实的梦境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每次都会有人死亡。
      我梦到的都是一些人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生活,直到他们某一个瞬间的意外死亡时的场景。
      有的人我认识,他们是我认识的校友,我会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他们,然后一整天的跟着他们,直到我熟悉的场景开始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会回忆起他们死亡时的场景,然后在那之前提醒他们,让他们成功的规避死亡。
      我记得我大学四年一共救过三个同学。在那一天他们都视我为神经病,只有我的几个室友知道真相,X就是其中的一个。
      “我是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最近很多天我都没有做那种奇怪的梦了。”
      “无论如何,你还是看看我弟弟去吧,你这么有灵性,一定能找到破解的办法!”

  2. 独奏南音

    X似乎很相信我的能力,但我却没有信心,那么多半仙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一个不懂这方面知识的人能解决的了?可是我还有点好奇X的弟弟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于是在半推半就的状态下我被X一点点的拽到了GS的校园里。
      推开寝室门,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随后映入我眼帘的是几张破旧的有些生锈的床,满地的纸屑,满地的酒瓶子,以及坐在小板凳上端着酒瓶的一个少年。
      少年衣着普通,发型也是小平头,但他的眼神空洞无光,一个简单的端起酒杯的动作他做起来都非常的困难,看来正如X所说,疯狂的饮酒,使得他弟弟整个人已经不正常了。
      “小桐,你快给我弟弟看看吧,这一地的酒瓶子都是他喝的,一不给他酒他就连哭带闹的,可是这么喝下去什么人能受得了啊!”
      我走到了少年的身边,我发现少年的身体有些轻微的抽搐。他整个人的脸色发黄,这是营养不良的表现。
      “喝了这么多酒!你弟弟这是让酒仙附身了啊!”这不是结论,只是我的一句感慨,X听完立刻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小桐,一年没见你的功力见长啊!那几个半仙也是这么说的!那你快说说破解的办法啊!”
      “大哥!我就是一个发传单送餐的屌丝,我又不是半仙,我哪懂破解的办法啊!再说了,那些半仙不也没找到什么破解的办法么?”
      X满脸通红的看着我。“小桐这回我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你看我急匆匆的从上海赶回到哈市,那边的工作刚到了往上爬的阶段,我这一回来损失实在是太大了。折腾了这么久,医院也去过了,民间驱邪的偏方都试了,可是我弟还是一点都没有好转……我弟可全靠你了救活了!”
      真的很棘手,我虽然不是真正的懂这些东西,但是我写过很多的灵异故事,我的任何一个故事都没有眼前的情况灵异,千杯不醉,这是什么情况?
      没有办法了,我也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正所谓有因必有果,他弟弟如今这幅样子一定是接触到了什么不该接触的东西,被脏东西给附身了,然后整个人失去理智的。

  3. 独奏南音

    故事,说得很好。谢谢!!

  4. 独奏南音

    吊胃口吗? 怎么没下文了

  5. 独奏南音

    哈尔滨南岗的。

  6. 独奏南音

    呃呃

  7. 独奏南音

    神奇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