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粤北诡异闲谈(原创灵异故事)

华南粤北是广东比较冷门的地区,我生长的地方是粤北的一个小城镇,随着岁月的发展,小城镇逐渐发展起来,很多地方都改变了原来的面貌。然而在一些乡村小镇,依然有不少人烟稀少的角落,这里乡土气息淳朴,自然舒适,然而也存在着一些让人不可解释的超自然的灵异事件,这些故事都是听我身边的亲友叙述改编而成,没有抄袭。

华南粤北是广东比较冷门的地区,我生长的地方是粤北的一个小城镇,随着岁月的发展,小城镇逐渐发展起来,很多地方都改变了原来的面貌。然而在一些乡村小镇,依然有不少人烟稀少的角落,这里乡土气息淳朴,自然舒适,然而也存在着一些让人不可解释的超自然事情,这些故事都是听我身边的亲友叙述改编而成,没有抄袭。

(一)婆乡往事–捉田鸡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外婆家的小农村,这是听我母亲说的,发生在60年代,当时处于动荡时期,偏远乡村地方都比较缺乏收入,有些人就喜欢去野外捉动物去卖,以帮助家庭生活开支,村里有个叫平叔的人也是这些队伍当中的爱好者,但他不像其他人一样捉野兔山鸡等动物,而是喜欢在一个一个不同村庄的田野捉田鸡,而这在春季更是田鸡多盛之时,一般一夜晚下来能捉上好几十只,能在镇上卖个好价钱。这时平叔也是津津乐道,但有老人家告诉他,夜晚一个人在僻静地方穿梭,或许不是那么安全,遇上豺狼虎豹还能打斗,遇上个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怪吓人了,但平叔为人出名老实正义,对这些不屑一顾,或许是因为金钱的壮胆吧,平叔和一般捉动物的人一样,不管那么多。

而到了夏季,逐渐成为田鸡稀少的季节,平叔愁着越来越难收获的田鸡数量,有时候一晚上也捉不到2只,家人劝他捉其他动物较好,但平叔认为这又方便又好卖的田鸡是好差事,依然坚持捕捉,依然在晚上独自一人在寂静的田野上穿梭。

有一天晚上,刚好过了台风,天气放晴,晚上月亮皎洁,天生偶然飘几朵云,刚下了雨,平叔认为这是田鸡捕捉的好机会,他就在晚上大概10点左右出动,在一大片绿色的水稻田里穿梭。田里刚下了雨,有浸水未退,确实有一些田鸡出来,平叔大半小时收获了近10只,此时他心里甜甜的,估计能有不少收获,但最好能有些大的,可以顶好几个小田鸡了,于是他在远行至离本村两三公里的村子捉田鸡。

走着走着就过了2条村,来到一片田地上,这田地是以前旧村落的田地,离田地不远的北面就是旧村,因为旧村交通不便,田地灌溉难,所以人们在解放后逐渐搬走至新村子,留下破旧的房子。平叔也不管那么多,反正不进村,在这田里找田鸡,走了几步就听见了比较大声的田鸡叫,看来田鸡个头不小,于是平叔拿着油灯弯下腰在绿水稻田里找寻(注意这是种满水稻的田地),找了大概2分钟,只听见声音在附近,却不见田鸡踪影,这奇怪了,于是平叔觉得田鸡在跑,走了大概10米左右,在他左前方的地方看见一只有拳头大小的田鸡,豆大眼睛在叫,估计田鸡是累了吧,不走了,于是平叔心喜慢慢走过去,右手拿油灯,左右伸手去捉。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伸手捉田鸡的对面,竟然伸出另一只手也来捉田鸡,这只手在面前的稻穗里伸出来竟然毫无声息,平叔吓得一身鸡皮站了起来,而不足40公分高的水稻不可能藏着人而未被发现,就算弯下腰也能看见,更何况,平叔吓着站起来的时候,在皎洁的月光和油灯的照耀下,自己根本没看见有人在附近,那只手也不见了。惊魂未定的平叔回头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哆嗦,感觉这炎热的夏天就像冬天一样让人起鸡皮疙瘩。

跑回家里已经是晚上1点多了,他老婆和爸妈醒了,问他为什么那么慌张,他喝了口水,叙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然后全家人都目瞪口呆,而更令平叔吓掉魂的是,他爸妈说那里已经是荒废已久的田地,根本不可能有绿油油的水稻,平叔听了以后惊呆了好几分钟没话说,第二天村里的人知道这事,结对前往旧村田地,那里除了下雨后湿答答泥土,哪有什么水稻,连杂草都没有,在场几个人目瞪口呆。

自从那次以后,平叔再也没去捉田鸡了,白天一个劲地在农田干活,到了晚上早早睡觉,村里村外的人都说平叔当时是撞邪了,而那旧村就更少人去了。

广东灵异事件

广东灵异事件

(二)婆乡往事——表哥

另一件事情也是发生在外婆家,但这次发生的年代比较近,大概90年代初,那是我一个表哥遇见的事情。

当时表格也是20出头,长得比较斯文,在镇政府工作,经常会有下乡公干的事情,表哥比较敬业,经常下乡公干考验到晚上才回镇里,这样以来就成了家常便饭,一时不去乡村溜达也有点不习惯。

表哥天生有点过于斯文,而且听说出生的时候有长辈说他不够阳刚(用现在的话讲),所以可能会遇见奇怪的东西,最好带上一些稍微辟邪或象征好运的物品,但表哥从小好学,成绩较好,所以比较相信科学的范围,一直不承认这方面,所以家里有给他配的小铜钱,表哥也是爱戴不戴,时间久了也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直到一次经历,他才改变看法。

那是一次下乡调研的事情,这次下乡调研的地方离镇子比较远,虽然工作不多,但一来回也折腾到傍晚5点多了,那时候真好是冬天,天黑的快,但该村子里有一个朋友,所以也没怎么早回去,到了6点多朋友才把他送出村子,那时天已经基本黑了,表哥是骑自行车的,骑车回去镇里估计是30分钟,表哥打算回去再吃饭。到了离村子2公里处的一条小路,这小路是捷径,可以从马路绕过一段到马路另一端,可以节省一些时间,所以表哥就从这里走,这里白天还比较多人走,晚上基本上没人,由于小路碎石较多,而且那边有一座废弃的酒坊,夜晚的时候怪吓人的,也怕有坏人,但表哥也没想那么多,直接骑车使入小路。

走到差不多三分之一,感觉又冷又饿,附近没人没店的,有点不自在,正在此时,发现前面50米左右的地方有两个人步行,表哥心想终于有人可以结伴了,所以就加快速度追上。可是奇怪的是无论怎么追,这两个人始终保持和表哥30米左右的距离,而且他们也不回头不交谈,就只有一个单调向前走的动作,甚至手也不动,当时表哥还没注意这些,就是这样追上去。到了一个拐弯处,表哥跟上去以后,发现前路根本没人,小路两旁是稀疏的树和黄土地,如果他们走到其他地方,大可一眼看见,可是周围根本没人,而小路不远的地方正是那间废弃的酒坊,而且这个时候表哥竟然看见酒坊里面有微弱的灯光,这灯光看起来好像会漂浮一样,吓得表哥头开炸,转头骑车就撤,顾不得地上的碎石陡峭,一直冲出小路直奔村子,到了朋友的家门,朋友出来看见他慌张的表情就一脸奇怪。

等吃了晚饭以后表哥才静了下来,把事情告诉他朋友一家人,他朋友说表哥是见鬼了,晚上没人走小路是因为那酒坊,以前还运作的时候由于操作不当,有两个员工晚上在那里被酒桶砸死了,所以后来才撤走了,留下这烂摊子,表哥看见的“人”,多半是那两个员工了。于是表哥那晚就在朋友家过夜,第二天才回去,经过那小路的时候还心有余悸,此后表哥去哪里都带上一下小铜钱或平安符之类的,也没听他怎么样了。

(三)“风”刮走的人

这个故事是听表舅舅说的,表舅是个喜欢聊天健谈的人,由于对什么事情都了解,所以一般会客会友场合都能在各个话题上搭话,军事、农业、政改和经济等等,但为人比较谦虚,不会凭空想象吹牛,所以下面这个故事也是他叙述的。

那是表舅过年的时候在亲友家烤火聊天的时候听见的,顺便说话所,广东北部的小城镇有个习惯,冬天和春节等比较清闲的时候,人们和亲友喜欢聚在家里围着一个小火碳炉烤火取暖,还会吃点零食,畅快聊天。大家说着说着就谈到灵异这方面,在当地的某村子发生过这样事情,有一个妇女在傍晚竟然在路上被风刮走了,村里派人查找两三天天才找回来。这事情说来奇怪,大家都比较认真听。就在那个人准备叙述的时候,门忽然开了,进来一位50岁左右的阿姨,大家看着有点错愕,因为进来的这个人,正是此事的主角。

这位大姨过来是为了和别人谈过几天一起去镇上买生活用品的,也顺便聊聊天,大家正笑着说曹操曹操到,当然由这位当事人自己叙述了。

大概是70年代后期的时候,当时这位阿姨大概是20出头,她名字叫阿凤,当时也是正值初冬,阿凤5点这样子从田地回家,当时他家里人基本出去干活没回来,只有她婆婆带着不到一岁的孙子,乡村人结婚比较早,20出头有了孩子很平常。婆婆见阿凤回来了,就说自己在做饭,看是否需要出去菜园摘点菜回来,阿凤放下农具就出门了。

菜地离她家是大概2分钟的步行时间,冬天比较快天黑,路上陆续有人从田里回家吃饭,碰面的就问阿凤是不是还下田,阿凤说是去摘点菜回家而已。走到了菜地进去就随便摘点菜心,菜地附近也是一些别人家的菜地,不远的地方时连绵的小山脉,只是菜地比一般的田地离居民区要近,方便摘菜。

不到一会儿,菜摘好了,阿凤起来准备回家,回头的时候突然就是一阵狂风吹得睁不开眼。

再说阿凤家里,到了快6点了,阿凤老公和公公都回家了,婆婆问他们有没看见阿凤,他们说没有,婆婆说阿凤去摘菜,快一小时了怎么还没回来。于是阿凤老公和公公出去找人,阿凤的老公叫肥仔,因为小的时候比较肥而得这个名字,肥仔和他爸到了菜地没捡到人,只看见散落的菜心,当时心里就觉得不对路,两父子互看一眼,于是同时回头问附件的人,他们有好几个说路过阿凤在摘菜,但现在都天黑了,于是两父子分头行动,肥仔去通知村委会,他爸去请村民帮助找人,村里人比较团结,听到这样的事情也是每家遣一个人去帮忙找人,村委会也是出动村支书和村长一起在附件的郊野和树林寻找。可找到晚上12点都没见人影儿,肥仔父子回到家,阿凤还是没回家,全家人都急坏了,孩子更哭着要找娘。围观的村民也是着急又纳闷儿,这阿凤忽然间哪里去了,消失的离奇,在那个严肃的年代,这事可不得了。这时候村长按不在住了,说要组队去镇上报公安部门,村子是个急性子,说干就干,大家说现在都那么晚了,等天一亮才去吧,于是大家都回家休息,准备明天去镇上,村支书安排几个个人带上电筒和木棍,在附件继续轮班寻找,其他人别轻举妄动。

肥仔家人一夜没睡,天还没亮就出动找人,由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村里的人自然也关心起来,有比较几个年轻的人也拿着锄头木棍跟着找人。

到早上9点左右,派去镇上的人已经坐着公安警察的车回来了,来了10个民警一同

搜索。

村子附近已经找遍了,于是就扩大搜索范围,一直找到附近的山上,甚至联合到了其他村子一起搜索,有些村民还带上自己的狗搜索了,方圆一带吵吵闹闹的,有人说阿凤是被野鬼捉了,有人说阿凤被反动分子劫持了,纷纷扰扰,但说归说,寻找的事宜可没人走神。

搜寻到了下午,还是没找到,于是大家又等第二天再找,民警自然也先驻扎在村子,晚上依然派人搜寻,事情越来越奇怪,晚上民警还开会研究此事,看否申请上报市里领导。

第二天大家再搜寻无果。

到了第三天,阿凤已经消失超过48小时,肥仔家人已经一脸惆怅,肥仔更是瘦了一圈,镇上连公安局的队长都出动了,搜寻的村民也更多了,队长说如果再找不到,就得上报镇里领导了。又到了傍晚,民警队长和一群人在山上搜救,这山上已经离村子有3到4公里路程了,而且这附近的山有几个鸟窝都能数的清了,何况是人。于是大家商量准备下山,附件的山都是泥石混合的山,队长身后的山正好是一大片石山,而约高两米的地方有一条很大的斜裂缝,稍微爬上去可以看到裂缝里的情况,于是队长也就下意识的爬了上去,用手电照了一下准备下来。就在手电照去的那一刻,看见石缝深处3米左右的地方有个人,队长顿时一身冷汗,再看清楚,是个女的,身上也脸上都有泥土,半睁着眼睛,队长惊呼着大家帮忙救人。

这个女的就是失踪3天的阿凤,把她救出来时已经饿得快虚脱了,一场失踪案暂告一段。

阿凤当晚送去了镇上卫生院,由于只是饿了没怎么样,打了点滴第二天中午就准备回家了。回家前民警和大家听她说了当时的情形。

当时阿凤被一阵风刮着走,与其说是风,倒不如说是有人在背后拖着自己的肩膀走,阿凤当时就大叫,菜也撒了一地,感觉有人拖着自己,就惊讶问道:你们是谁呀?干嘛捉我?于是有人回答:来呀,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声音并不熟悉,就是感觉冷冷的,阿凤说当时被拖着走虽然意识有点模糊,但可以看见附件有认识的人在路上,但不管怎么叫,别人就是看不离她,好像看不见她一样。

阿凤说没多久就被带到一个山洞,那两个人在那里坐着吃东西,吃的竟然是泥土和蚯蚓,吓得阿凤大呼小叫,不断挣扎,可怎么挣扎就是动不了,那两个人还强迫她吃,往她嘴里塞,还说这东西好吃,加她多吃点,后来就晕了。直到看见有光(队长的手电),后来就被揪出来了。

在场的鸦雀无声,民警也大眼瞪小眼,问阿凤认不认得那两个人的样子,阿凤说看不清楚,很黑,感觉他们全是上下都是黑的,村民们更是听得脊梁一身寒凉。

民警结案以阿凤由于经常农活忙而导致血糖低,由于蹲下太久起来产生晕眩,正好被两个反革命分子捉到囚禁,这两人看见当时有村民搜救而撤走,留下阿凤在山上,警方将继续追捕。

阿凤回家后,肥仔一家终于安心了,每当说起这事时,阿凤都心有余悸,而此事以后,肥仔一家也不让一个人独处,给阿凤带上银镯子等驱邪,甚至晚上出门,肥仔同行都目光炯炯,手上提着斧头棍子之类的,看上去像保镖一样的,后来连儿子也学上了,有村民看见他们也忍不住偷笑。

(四)床下惊魂

说到这个故事,很容易由标题联想到床下,记得听这个故事的之后,睡觉还会时不时看看自己的床下,故事是我的朋友述说的,这也是他的亲身经历,那是他读2年级的事情。

当事人名字叫阿炳,他家以前是住在我们这来郊区,而且住的地方都是比较久的居民区,阿炳是自己一个人一间房,父母住另一间房,阿炳房间也不大,但胜在清凉,平常或放暑假做作业的时候总喜欢坐在床面前,以床做桌子写作业,累了就直接睡床上,很是方便。在阿炳二年级放暑假的某一天下午,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阿炳永远都不敢做床边做作业了,直到他家搬走。

这天的天气比较热,阿炳早上和小伙伴们玩耍,下午就做作业。1小时左右假期作业也基本完成了,阿炳很是欣慰,伸了个懒腰趴在床上,可能是太累了,趴着趴着就睡着了,好像也睡着没多久,他朦胧听见门外来有人叫他,那是他的两个小伙伴,然后阿炳妈妈就说阿炳在房间做作业。就在同时,半醒阿炳忽然感觉有一双手在拉他的双脚,慢慢的被拉直了,一瞬间阿炳也没在意,可是不一会儿就觉得不对路,这貌似不是梦,而且脚都感觉到泥土的冰凉了,自己家的地面明明是那种砖红色的地砖,怎么会有泥土呢?而且阿炳双腿挣扎不了,毫无知觉,于是阿炳大叫,阿炳的妈妈和小伙伴门听见了就跑来房间,这时阿炳已经半个身子进入床低了,小伙伴们和阿炳妈妈见状马上把阿炳拖出来。

阿炳被拖出来到很听松,不像是有人在较劲儿,可是阿炳的小腿竟然全是黄泥。

在场的人吓坏了,带阿炳出去以后,马上召集了阿炳的爸爸和附近其他亲友,可是发现床底的地砖是完好的,阿炳的腿怎么会隔空陷进去占了泥土呢?于是在附近村子叫来了一位比较熟悉风水的算命人,这男人来了以后在阿炳的房间做了点法术,不久就问阿炳的爸爸,这床地下是不是埋了有东西,阿炳说不知道,这是阿炳的爷爷顿时觉悟了,说很久以前搬来这来的时候,听说房子地下是埋了一个墓,而且位置就在阿炳的床附近。这事听得阿炳的爸妈一身冷汗,他妈妈当场说要赶紧搬走,害怕阿炳再受干扰,而算命的男人说不用太惊慌,叫阿炳家人逢年过节在床地下烧点金银纸或祭品就可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于是阿炳家人马上照做了,而且过节的时候也一样做法,久而久之也没怎样样了,不过几年后阿炳一家就搬到城里住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狼牙儿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是中国灵异网未注册网友投稿文章,注册以后,您的个人简介会在这里显示。

推荐灵异事件

趴在窗外的孩子

我是一名幼師,由於家中沒關係,畢業后被分到城郊的一座幼兒園教學,當時的心情失落而激動,激動的是終...

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在舅舅工厂里呆着,厂子里有个小屋,平时工人在那里住。工厂分前院和后院,中间通过一个月亮门相...

恐怖的山坟

我们寨里里有一冒坟,这个坟是当年地主家的,本来这个地主家里,人丁兴旺子女七八人,可是至从地主家的...

雪地里的手印

这件灵异事件发生在2015的冬天,15年的冬天 我一个人去了网吧 , 玩的很晚才回来,那时候 还没有下雪,...

民间异事三则

第一则民间异事:古尸要喝水 小常就职新疆某博物馆,负责看管古尸。 当天半夜时分,小常听见陈列室里传...
最新跟贴(有 15,829 人参加, 跟帖 9 条)
  1. 进过时间裂缝

    写得贼好,贼好了。

  2. sacawen

    觉得不错!

  3. 裕火重生(萧南) 萧南

    那个村子怎么就有那么多惊人的事发生呢???

  4. 真实感强,好!

  5. 自然的秘密

    楼主:你写得很真实。。。。。也体现了你生活的家乡粤北的过去,现在的一些真实民间“事情”。。

  6. 大胆的过客

    好,大赞

  7. 黑色的黎明

    好棒的文笔,32个赞

  8. 堕落天使

    那个风,其实,妖疯,确实是有,但是遇到在看见,决定

  9. 十一郎 十一郎

    写得真好 自然朴实毫不夸张。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