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捉鬼人 第一章节至第三十一章节

第二十八章 花园鬼呼

等众人陆续散了以后,我高祖父找到蔡府打更人所住的小屋。
我高祖父和我高祖母成过亲以后,在蔡府住了几个月,前面也说过,所以他对蔡府并不陌生。
来到打更小屋以后,我高祖父跟打更人要了打更用的器具,梆子、燃香等等,让打更人今晚也踏踏实实睡觉,自己代他打更。这打更人明显是个新来的,我高祖父不认识,估计之前那个打更的早就给吓跑了。
打更人一听我高祖父说自己是蔡府的姑爷,还要替他打更,受宠若惊,不过这打更人并不知道,蔡府这位姑爷,除了会点儿驱邪抓鬼的手艺以外,其实和他一样,职业也是个打更人。
跟打更人要了打更用具以后,我高祖父返回大厅,从大厅搬出一把椅子放到院儿里,把打更用的器具放在椅子旁边,他坐到椅子上,点上计时用的燃香,守起了时辰。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到了三更天。我高祖父从椅子上站起身,伸了个腰,活动了几下,然后拿起梆子,提着灯笼,开始一边打更吆喝,一边绕着蔡府四下里转悠起来。
闲话少叙。在府里转完一圈儿以后,我高祖父停在了前院和后院之间的花园那里,蔡府闹凶闹的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花园这一带,我高祖父觉得花园这里肯定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时候的花园静悄悄的,花园里那些花花草草,像老管家蔡章说的一样,全都枯死了,残枝败叶,枝干枯黄,整个花园看上去凄惨萧条。
我高祖父仔细检查了一下那些花草以后,又来到了鱼池边儿,用灯笼朝鱼池里照了照。
在我高祖父的记忆里,鱼池里的水是非常清澈的,水不深,一眼就能看到底,水面上还漂着池莲,小鱼在莲叶下欢快嬉戏,看着赏心悦目。可是,这时候的鱼池里,水呈青黑色,不但浑不见底,还隐隐发出一股子腐臭味儿,直呛鼻孔,就像什么东西烂在了水里似的,水面上的池莲也没了,整个儿看上去就像个浑浊的臭水坑。在水面上我高祖父也没看到翻白肚儿的死鱼,可能已经给蔡府的下人捞出来扔掉了吧。
这时蔡府花园里的惨状,和我高祖父记忆里的花园相较,已经面目全非了,也可以说惨不忍睹,我高祖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为之惋惜。
就在这个时候,我高祖父忽然觉得后背一凉,好像有股冷风从后面吹在了身上,他赶忙转身,把灯笼举过头顶一照,身后空无一物,至少在灯笼所照范围之内什么都没有,但是刚才那股冷风非常清晰真实。
据我高祖父这时候判断,刚才一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从他身边跑了过去,那股冷风就是那东西带出来的阴气。
这种现象,可能很多人都遇到过,莫名其妙刮来一阵风,速度很快也很凉,而且来的快去的也快,忽一下来了,忽一下又走了。遇到这种情况,一般身体好的、阳气重的人,不会觉得怎么样,要是赶上身体差的、阳气弱的人,很可能会出现打喷嚏或者打冷战的条件反射,只要你一打喷嚏、一打冷战不要紧,就会着了那些东西的道儿。这种东西,其实也是欺软怕硬,你一打冷战,就好像在给它示弱,它见你好欺负,直接就找上你了,轻则发烧头疼,久治不愈,重则直接给它上身,导致六亲不认、胡言乱语。
言归正传。这时候还好是我高祖父,阳气重,身上还带着辟邪的物件儿,要是换做旁人,恐怕就不只是感觉吹冷风那么简单了。
我高祖父打着灯笼,试着朝冷风吹来的方向走了过去。这花园我高祖父刚和我高祖母成亲的时候,没少陪我高祖母来这里赏花喂鱼,对这里的布局不算陌生,他记得再往前走不远就会出现一口水井。
走了大概能有十几步远,果然出现了一口水井,水井上面没有辘轳架,也没有井绳、水桶之类的打水用具,就光秃秃的一口井。井口用碎石垒了一圈二尺来高的围裙,算是一个简易的防护措施吧。这口井里的水不是用来饮用的,是让蔡府花匠们浇花用的。
眼看快到水井跟前的这个时候,迎面又吹来一股冷风,好像又有什么东西从我高祖父身边跑了过去。当然了,依然没对我高祖父造成影响,不过也因为这样,因为我高祖父身上阳气重,加上身上带着辟邪物件儿,导致他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感觉风里夹着一点儿凉气儿。
在我学艺有成以后,在我帮助过、接触过的那些人里,还真有人看到过这些不干净东西的,但是他们的说法不一,有的说是白影,像雾汽一样,有的说是黑影,像人的影子一样,还有的说,像是猫狗、狐狸一类的小动物,最后一种说法,那就是直接看到飘飘忽忽的人形。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种说法,到底这些脏东西具体什么样子,我们家祖传几代人,都没真正看到过一眼,这可能和我们学的这些手艺有关系,也有可能和我们身上常年带的一些辟邪物件儿有关系。至于我们身上带着什么辟邪物件儿,我想很多朋友都很好奇,很想了解一下。这个呢,现在还是不说了,以后会提到的,不过,我不确定这些物件儿带在其他人身上能有效果。
言归正传。我高祖父这时候发现,这两股冷风可能都是从那口水井里吹出来的,就想走到跟前看个明白,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一串哭声,女人的哭声,哭声里还夹着含糊不清的话,大半夜的冷不丁听到要多瘆人有多瘆人。
我高祖父心里顿时一紧,因为他分明听到那些含糊不清的话里喊着,“姑爷,我是小兰,救救我呀……”
听到这声音,我高祖父心里也有点儿毛毛的,这是他帮人驱鬼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听到“鬼”的声音,赶忙举起灯笼朝四下照了照,很可惜,四下里,他啥也没看到。
其实人要是长期居住在一个闹凶的地方,即便阳气再重的人,时间一长,也要受到影响。就像蔡府那几个武师,武师身上的阳气一般比普通人要重一些,但是这也架不住阴气的长期干扰,久而久之就会受到影响。
我高祖父这时候能够听到小兰的喊声,其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被阴气干扰到了,而且在花园这里,不止是小兰一个,还有一个更厉害的,这个在后面会提到的。
这就导致我高祖父这时候也多多少少受到一些影响,即便我高祖父身上带着辟邪的物件,呆的时间久了,他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写到这儿,我想到一种可能,这或许也正是我们家祖孙几代人看不到鬼魂的另一个原因,因为我们一般在那些闹凶的地方呆的时间比较短,还没等到受其影响,我们就已经把它们送走了,要是呆的时间一长,或者那东西阴气特别重,估计对我们来说也是个大麻烦。
嗯,这种可能是成立的,我刚刚才意识到这一点,以后再出去帮人的时候,我会注意的,就是不知道我现在想到这一点,这算不算温故而知新呢。
又说了几句废话,还是言归正题吧。这时候听到小兰的哭喊和呼救声,我高祖父心里也是毛毛的。之前听老管家蔡章的叙述,我高祖父确定小兰现在已经死了,不过让我高祖父很接受的是,他现在竟然能够听到小兰鬼魂的哭喊和呼救声,可以说这是“鬼”的声音,这是他帮人驱邪抓鬼以来头一次听到声音,就连他师傅王守道过去也没跟他说过能听到鬼声之类的话。
我高祖父原本想走到水井那里看看的,这时候听到小兰的声音,立刻停下脚步,屏住呼吸站在原地仔细听了起来,他想找出声音传来的方向,但是听了一会以后,很可惜,他发现小兰的声音飘乎乎的,一会儿远一会儿近、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好像花园四下里都是她的声音,也好像小兰一直在围着我高祖父身边附近打转转,根本确定不了她的具体位置。
就在这个时候,小兰的哭喊声里多出了一个声音,一个男人的怒斥声。
男人的声音也不算清晰,跟小兰声音一样,忽远忽近的。我高祖父勉强能够听清楚,那男人好像在骂小兰“贱人”,还有一些要小兰偿命之类的话。随后小兰不再呼救,除了哭就是惨叫,叫的声音非常凄惨,好像她正被男人揪着头发,惨绝人寰的暴打。
这时候,我高祖父已经完全可以断定了,这个暴打小兰的男人也是个鬼魂,也就是蔡府里的人看到的、追在蓝影后面的那个白影,蓝影是小兰,白影一定是这个男的,而且我高祖父这时候判断,这条暴打小兰的白影,很可能就是蔡府老厨子的徒弟张江。

第二十九章 一声震慑

我高祖父先前说过,小兰生前可能对这小厨子张江有感情,死后把张江也拉上了,想和他在阴间做一对鬼夫妻,但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这个张江很可能死的有点不甘心,死后不但没能和小兰终成眷属,还化作厉鬼对小兰的鬼魂展开了打击报复。他们两个估计在生前就已经有点什么,要不然小兰不会平白无故拉上张江做鬼夫妻。
至于小兰和张江生前是怎么样一个感情纠葛,我高祖父这时候还不敢妄下定论。
我高祖母身边这两个丫鬟,小兰和小香,特别是小兰,我高祖父对她印象很不错,这小丫头不但人长的漂亮,聪明机灵、善解人意,和高祖母情同姐妹,也很会哄我高祖母开心,和我高祖父处的关系也不错。原本,蔡文烨是想把小兰随我高祖母一起陪嫁到三王庄的,但是我高祖父没让,感觉人家丫鬟也是人,不能当个物件儿陪嫁来陪嫁去的。
小兰比我高祖母小三岁,我高祖父和高祖母成亲那年,小兰十七岁,这年二十二岁。在古时候,二十二岁的女孩儿,已经算是一个老的不能在老的老姑娘了。
我高祖父这时候听到小兰的鬼魂可能被小厨子张江的鬼魂暴打,心情可想而知,说句不好听的话,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更何况是和我高祖母情同姐妹的丫鬟呢,无论她现在是人是鬼,我高祖父都不能容忍她被人这么殴打。
我高祖父朝四下看了看,满满吸了一口气,“张江,有话好好说,打人算啥本事!”
前面说过,我高祖父嗓门大底气足,这一嗓子喊下去,就像凭空劈出一道炸雷。
据我估计,他这一嗓子肯定能吵醒蔡府里一半儿的人,当然了,至于今夜蔡府里的人是不是真的能睡得着,我就不知道了。
言归正传。没等我高祖父的吼声落尽,院子里那些吵吵闹闹的哭喊声、打骂声,曳然而止,就像给人按下了停止按钮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紧接着,从高祖父身旁不远处那口水井里,“噗通”“噗通”传来两声落水声,然后整个花园这一带,彻底沉寂了下来,静的,只能听到我高祖父略带气愤的呼吸声。
其实按道理来说,如果真的是小兰害死了张江,张江这时候找她报仇也不为过,谁让小兰好好的把人家害死了呢。不过,人都是有私心的,特别面对弱势一方与强势一方时,人们一般都会倾向于弱者一方,特别像我高祖父这种诚恳宽厚、重感情的人,这时候更不列外了。
同情弱者是咱们人类的天性,无论弱者之前是对是错,眼前谁是弱者,谁就能得到人们的广泛同情与怜悯。
听到落水声以后,我高祖父扭头朝水井方向看了看,打更的梆子塞进腰里,提着灯笼小心翼翼走到了水井跟前。
就在我高祖父把灯笼放到水井口儿,准备探头朝井里看一眼的时候,突然想了老管家蔡章之前说过的那个“傻大胆儿”,他连忙把灯笼撤回,打消了朝井里查看的念头。
这时候据我高祖父推测,蔡府这个傻大胆当时很可能和他自己现在情况一样,肯定也是听到了落水声,然后走到水井跟前朝里面看了一眼,那傻大胆儿一眼下去不要紧,或者被阴气冲了身,也或者井里真有什么让人没办法接受的恐怖玩意儿,一下子给吓的口吐白沫当场晕厥了。直到现在,那傻大胆儿还是只是会嘿嘿傻笑、胡言乱语,我高祖父还寻思着等蔡府闹凶的事过去以后,给他看看呢。
要论胆色和阅历,我高祖父比那个傻大胆儿强的多,但是胆子大并不代表你就能没头没脑、没敬畏之心的到处蛮干。我高祖父可不希望傻大胆儿那种情况出现在自己身上,虽然他是个抓鬼人,虽然他身上带着辟邪的物件儿,但是这种阴煞气极重的地方,等它达到某种程度的时候,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身上带着什么辟邪物件儿,那都有个“度”,过了这“度”,啥都不好使了。像这种情况,最好是在晴天白日、阳气充足的时候再来。
在这里再次重申一次,我们捉鬼人也是人,常在河边儿走,要是不小心,也有湿鞋的那一天。其实,“敬鬼神而远之”这句话说的很在理,要不是那些惹上脏东西的人有求于我们,我们又不忍心看着他们受苦遭罪,鬼才愿意只身犯险,鬼才愿意整天和这些玩意儿打交道呢。
可以说,现在我遇上那些感觉不对劲儿的地方,一般都是绕道儿走的,没事儿谁愿意招惹这东西。在这里呢,奉劝那些整天没事想找点事儿干的,想看看这些东西到底长啥样儿的朋友们一句,离这东西远点儿,要是真给你碰上一回,或者看到一回,到时候,你想哭都晚了。
我高祖父提着灯笼又回到了大厅外面的椅子那里,这时候计时用的燃香已经烧了一半儿,也就是三更半天了,再有半个时辰,也就是再有一个小时,就该打四更了。
这时候,整个儿蔡府彻底消停下来,啥声音都没了,静的针落可闻。我高祖父把灯笼和梆子放在椅子旁边儿,坐回椅子上守起了燃香。
一直挨到天亮,蔡府上下再没哭喊、打骂声之类的声音或者怪事传来。据我估计,我高祖父那一嗓子把张江那货的鬼魂吓得不轻。其实,这些东西有的胆子比人还小,有时候遇上了,你吼两声或者骂几句,就能把它们吓跑,至少短时间之内它们不敢再回来胡闹。不过还是那句话,能不招惹这些东西,咱最好别去招惹它们,别没事给自己找事儿。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吃过早饭,我高祖父实在困的受不住了。在从三王庄赶来开封的这一路上,几乎马不停蹄、舟车劳顿,也没来得及休息,现在又硬撑着眼皮守了一夜,铁打的人也受不住了。
早饭挺丰盛的,不过我高祖父没吃几口,话也没多说几句,就跟自己的老丈人丈母娘问了声好,就跟请安差不多,又跟我高祖母说了声,摸了摸我太爷的小脸蛋儿,然后心事重重,返回香楼睡觉去了。
蔡府这时候又开始了新的一天,很多人趁着空闲交头接耳,悄悄议论昨天夜里发生的事。后来我高祖父才知道,几乎蔡府三分之二的人都听到了他夜里的那一嗓子。不过这也不足为怪,试想,在这么个环境之下,能踏踏实实睡着的人,确实不多。
我高祖父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开饭的时候,我高祖母过来把他叫醒了,我高祖母说,待会儿吃饭的时候少喝点儿,吃过饭有事跟他说。
中午的饭菜也挺丰盛的,几大桌子。蔡府虽然这时候算是非常时期,但是招待女婿的礼数一点也不见少。中午这顿饭,算是给我高祖父接风洗尘了,而且蔡家的人来的还挺齐全,蔡文烨的两个儿子,也就是我高祖母的两个哥哥,还有我高祖母的嫂子、叔叔婶婶、侄儿侄女等等等等,全家老幼几十口人,全部到场。除了蔡家这些亲眷以外,衙门里还来了一桌。
这人一多,跟我高祖父碰杯敬酒的人自然也就多了,一顿饭下来,我高祖父心里虽然想着我高祖母交代的话,少喝点儿少喝点儿,结果还是喝多了,足足喝了两坛子老酒。当然了,众所周知的,过去那酒的度数低,喝两坛子老酒,基本上等于现在喝了两捆啤酒,但是这也不算少了,就算我高祖父酒量不浅,也喝得头晕眼花。
等酒席散了,我高祖父把想办的正事也给忘了,晃晃悠悠又回香楼睡觉去了。我高祖母这时候把我太爷交给小香带着,她自己跟着我高祖父来到了香楼。我高祖父躺在床上,她坐在床边,跟我高祖父说了一件关于丫鬟小兰的事。
都说喝酒误事,这话一点都不假,我高祖父原本是打算吃过午饭以后,到花园水井那里看看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喝酒耽误事,就是再伟大的圣人喝多了,也是傻子一个,我高祖父喝多了还知道回房睡觉,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这时候,我高祖父醉着双眼半躺半坐在床上,我高祖母搬了条圆凳坐在床边,丫鬟端来一碗醒酒汤,我高祖母用勺子一口口喂着我高祖父。
这醒酒汤也不知道用啥草药熬制的,我高祖父喝完以后果然酒醒了不少,然后一脸惭愧的给我高祖母道歉,说他自己没能听我高祖母的话,吃饭的时候不该喝那么多酒。
我高祖母也挺善解人意的,再说古时候的女子都讲究个三从四德,像我高祖父这样,喝多了给老婆道歉的男人,在那时候是很少见的。
我高祖母笑着跟我高祖父说,没事的,以后少喝点就是了,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第三十章 小兰轶事

随后,我高祖母跟我高祖父讲起了小兰的事。这些事呢,是我高祖母这次带着我太爷回娘家以后,听身边的丫鬟小香断断续续跟她讲的。
事情是这样的:小兰十七岁那年,也就是我高祖父和我高祖母成亲那年,蔡文烨亲口允诺,还小兰自由身,并且只要小兰想嫁人,蔡府还会给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打那天起,小兰就上了心,偷偷给自己寻觅意中人。因为小兰父母双亡,叔叔婶婶又是把她卖进蔡府的,叔叔婶婶对她来说算是恩断义绝了,也可以说她这时候已经算是没有亲人了,她想要府外的亲人给她找婆家,已经不太现实了,再说她经常不出府,府外也没有熟人,她就在蔡府里自己给自己找意中人。
十八岁那年,还真给她找到一个,蔡府里的花匠,比小兰大一岁,花匠那年十九岁。
自从我高祖母嫁给我高祖父的以后,小兰就负责侍候我高祖母的母亲李氏,有时小兰陪着李氏在花园赏花的时候,小花匠刚好在花园里修剪花草,两个人就相互偷看几眼,小兰长的很漂亮,那小花匠长的也不错,可能都挺中意对方吧。
后来,小兰一有时间就往花园那里跑,问小花匠一些养花的事儿,其实这都是借口,主要是想看看她自己的意中人。小花匠呢,对小兰的喜爱程度不比小兰对他的少,两个人算是两情相悦、彼此倾心,没过多久,两个人就如胶似漆的好上了。
再后来,蔡府很多人在晚上看到这对小鸳鸯花前月下的在花园里卿卿我我,时不时还能听到小兰一串开心的笑声,很是恩爱,羡煞旁人。
这件事呢,很快传到了蔡文烨和李氏那里,李氏就对蔡文烨说,看来小兰这丫头是想嫁人了,提早给她准备一份嫁妆才是。小兰也非常讨李氏喜欢,李氏一直把她当半个女儿看待。
可就在李氏说过这句话没过两个月,也就是,在小兰和小花匠刚要和蔡文烨提出成亲的时候,小花匠病了,而且是莫名其妙的怪病,蔡文烨给他找了好几个郎中都查不出病因,并且越治病越重,最后,小花匠竟然一命呜呼,和小兰阴阳两隔了。
小花匠的死,对热恋中的小兰来说,无疑是天塌地陷的打击,她当时的心情和痛苦是可以想象的。
在小花匠死后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蔡府上下很多人能在晚上听到小兰在花园里肝肠寸断的哭声,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再后来,小兰精神上出现了问题,整个人显得孤僻、阴郁,有时候自己躲到没人的地方自言自语,有时候好好的,说哭闹就哭闹起来,甚至一边哭、一边笑,时哭时笑,又吓人又怪异。
蔡文烨夫妇看到小兰这样儿,又心疼又头疼,就找郎中给她看,郎中看了以后说,小兰这是心事,下药开方子都不管用,心病还需心药医。
蔡文烨夫妇两个一合计,小兰的心病在小花匠身上,小花匠已经死了,怎么办呢?后来,夫妇两个就想着给小兰找个婆家,兴许找了婆家以后,她的心病自然就解开了。
县城里和小兰年龄相当的男子不是太多了,后来老管家蔡章打听到,城东一家布匹店老板的儿子还没成亲,家境还算富裕,只是他那儿子长的一般,这年二十岁,比小兰大两岁,感觉在年龄上挺合适的,蔡文烨一听,就让老管家蔡章登门做媒。
那布匹店老板见蔡府老管家亲自上门给他儿子说媒,感觉面子给足了,乐的嘴都合不拢了,后来听蔡章说是给蔡府里的丫鬟做媒,不免有点小小的失望。
老管家蔡章说,这丫鬟在他们老爷夫人眼里就跟亲闺女一样,嫁妆一点都不会少,并且以后布匹店老板他们家里有啥事,蔡府还会出手帮忙。布匹店老板听蔡章这么说,脸上又笑了起来。
几天后,布匹店老板带着儿子,到蔡府下了聘礼、选了日子。
在下聘礼那天,小香依着李氏的吩咐,偷偷领着小兰躲在偏厅,让小兰隔着门缝看了看她的未来夫君。
小兰这时候的疯病发作次数越来越少了,或许她想早一天离开蔡府,离开这块让她思恋和痛苦的伤心地。布匹店老板那儿子,虽然长相一般,对小兰来说还算满意,点头默认。就这么的,这门亲事就算定下了。
我写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一个丫鬟嫁人也有资格挑三拣四吗?按理说,丫鬟是下人,没资格挑三拣四,但是这要看是谁家的丫鬟,蔡家在他们县城首屈一指,丫鬟也比普通人家的闺女高贵上一等,要是嫁的人家儿不好了,蔡家也跟着没光。
在等待出嫁的日子里,小兰再没犯过病,几乎跟过去一样了,开朗、活泼,笑脸……看来这味心药,算是给蔡文烨夫妇下对了。
只是,夜里的时候,那些巡夜家丁偶尔会看到小兰一个人在花园那里,围着花草走动,有时还对着那些花草低声说些什么,不过再没那种哭闹现象出现。府里人猜测,或许她心里还没放下小花匠,也或许,她在和小花匠道别。
眼看着和布匹店老板儿子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蔡府里忙活着给她置办嫁妆。还是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布匹店老板那边传来消息,悔婚了,聘礼也不要了,管家蔡章找到布匹店老板,说出个大天儿来,布匹店老板也不要小兰这儿媳妇。
蔡文烨夫妇拿布匹店那对父子也没办法,只能好言安慰小兰,等有合适机会,再给她找一个。
这对小兰来说,无疑又是一个沉重打击,她产生了轻生的念头,要不是被人发现的早,就吊死在丫鬟们休息睡觉的大房子里了。
后来小香听人说,也不知道府里的谁,把小兰和小花匠好过、又因为花匠的死疯傻过一阵的事,偷偷告诉了布匹店老板。那布匹店老板一听,原来小兰还有这么一个“前科”,和花匠好过也就算了,还疯疯癫癫的,他们家儿子不痴不傻,虽然年龄大了点儿,也不至于娶个疯子过门。
就这么的,布匹店老板悔婚了,说啥都不同意,还给大媒人,也就是老管家蔡章,撂下一句狠话,俺儿子就是不娶你府上哩疯丫鬟,要不你叫你家县衙当差的二少爷把俺们爷俩儿都抓了去。
这叫什么呢?这就叫,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兰又回到了过去那种郁郁寡欢的状态,不过比上次好了很多,至少不再哭闹,只是每天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和丫鬟下人们接触,就跟自我封闭了似的,自己活在自己的一个世界里,偶尔的,她还是会在晚上跑到花园哪里,看着那些花草说话、流泪……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时候的小兰,已经十九岁。
又两年后,小兰二十一岁。有一阵子,我高祖母的母亲李氏身体抱恙,郎中就给李氏开了几副草药。小兰这时候虽然活在一个自我封闭的世界里,但她心里很清楚谁对她好,谁是真心疼她,于是,给李氏熬药的事,她主动请缨承担了下来。
这个时候呢,蔡府里刚刚从外面请来一个厨艺高超的老厨子,那老厨子呢,还带着一个小厨子,也就是前面提到过的张江。这个张江呢,比小兰小一岁,那年二十岁,人长的也不错,蛮机灵的。
小兰到厨房第一次熬药的时候,张江被小兰的美貌所动,就喜欢上了小兰,当然了,张江并不知道小兰的过去。
就这么熬了十几副药以后,小兰架不住张江的纠缠,渐渐的,从自我封闭的世界里走了出来,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和张江的关系也从冷漠到亲热,一点点的逐步升温。
小兰和张江的事,是我高祖母和我高祖父来到蔡府以后,小香抽空悄悄告诉我高祖母的,在去请我高祖父来蔡府之前,我高祖母并不知道小兰和张江的事,蔡府里除了小香以外,也很少有人知道。
小香还告诉我高祖母,小兰失踪前已经和张江私定终身,把身子都给了张江。小香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呢,因为在蔡府上下,能和小兰说上一句知心话的,只有这个小香了。
到此,我高祖母把小兰的事,算是全部告诉了我高祖父。我高祖母接着说,小兰失踪以后,衙门里来人查了,发现小兰在八月十五夜里,出去过一次,不过很快就回来了。据小香说,八月十五那天的宴席散了以后,她们这些丫鬟回房睡觉时,发现小兰在自己床上和衣躺着,眼睛看着房梁发呆,眼角还挂着眼泪,小香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第二天一大早,人就不见了。
衙门里还查到,八月十五那天夜里,小厨子张江也离开过府上一次,张江前脚儿走,小兰后脚儿就跟了出去。只是小兰很快就返回了,而张江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回府。
究竟两个人出府干了点啥,谁也不知道。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鬼话连篇

绝对真实灵异事件——阴魅惊魂

2015-1-18 19:45:00

鬼话连篇

王格格与她的古曼童故事 每天一更

2015-1-18 20:01:11

1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后面有点离谱,决定编了吧?

  2. 快点更新吧,楼主!

  3. 快点更

  4. 快点更新吧,楼主。

  5. 支持作者,实在不容易,您的故事纯属回忆看得出不是乱编的,望能和作者交个朋友

  6. 精彩————–

  7. 这上能发小说,为什么我的小说发这上不显示呢。是我写的不好就不发吗。讨厌。呵呵,有点失态了。

  8. 写的挺好!

  9. 更新啊!

  10. 写得好啊!一直有个疑问,请问这个是真实经历写出来的故事吗?真诚期盼您的回复!

  11. 不论真假 感觉都挺好的 期待你继续更新

  12. 怎么不更新了呢

  13. 为什么不更新了,想看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