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神奇——我的西藏处女行

【第一回】

平生第一次去西藏,在感叹她的雄伟、壮丽之外,还感受到了她的神奇,这神奇,足以让我铭心刻骨,永世难忘!

临出发之前,领队让大家换些零钞,一角、两角、五角、一元都行,据说藏区,特别是拉萨,街上、景点,要钱的人特别多,有老人,也有小孩儿 ,但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无论你给他多少,他都不会嫌弃,都会感谢你,不会死缠着你。领队还说,藏区的庙特别多,庙里供奉的菩萨也多,进得庙去,再怎么也得随喜功德,多少表示一下。

那时,本人愚钝,说什么也不换一毛零钞,并坚定地向大家宣布:在下一来天生反感不劳而获之人,绝不向懒惰之人施舍毫厘;二来除了信仰英特纳雄耐尔以外,对庙堂、菩萨之类多有抵触,不相信会有什么救世的神仙皇帝。

到了西藏,果然满街遇见讨钱的,也如领队所讲,一旦拿到钱,无论多少,这些人都会对你鞠一躬,然后转向他处。

可当进到传说中的布达拉宫,进到大昭寺,身处那宏伟的建筑群里,近距离接触那一尊尊塑像,特别是看到广场边,大门外,寺庙里,那一个个、一群群匍匐在地,虔诚地转经、施礼、膜拜的善男信女们,看到同去的朋友们个个都手里拽着一沓零钞,挨个向菩萨面前的功德箱、功德柜投币的时候,我打心里开始有些后悔了。向同行的朋友换零钞吧,他们说在家让你换你不换,到这里了,我们自己都不够。红着脸,找到一个转角,趁人不备,悄悄打开钱夹,准备拿点五元票、十元票也去随喜一下,可偏偏钱夹里全都是五十或一百的面额,再举头四顾,但见神坛上供奉的菩萨少者几十,多者有数百尊之众!额的个亲娘吔,这样给下来,要给出多少出去呀?不行,不能给,这功德的代价也忒高了吧。但转念一想,大票,能否只给那些面善的,或知名的随喜一下呢?也不行,给了这个,不给那个,那没得到的菩萨不就对我有意见了?个个都不是人,又个个都是神,要么都得罪,要么一个都不得罪。得,掏出的钱夹就这样又放回了原处。钱,依旧分文未少。

晚上,当拉萨街头华灯初上,各色人等便纷纷尽皆亮相。一直以为这里地处边远,依然古风犹存,而当当地一位藏族朋友将一位年轻貌美的藏妹子带来准备让我消遣时,才顿感人心不古, 净土不复了。因没有这个爱好,也没有这个胆量,我推辞了。但朋友不知是出于礼貌,还是出于霸道,坚持让我上!眼看僵持不下,眼见朋友脸色开始阴沉下来,被逼无奈的我,只好拉着妹妹的手,走进了酒吧旁边的那间小屋。。。

时间过得很快,十天左右的行程,转眼还有4-5天就要说返回的话了。这天,我们驱车前往山南地区,去参观久负盛名的雍布拉康。

雍布拉康是西藏很有名的一座寺庙,到现在我还记得,它始建于公元前574年,早于文成公主进藏的时间,相传,文成公主进藏时,在途径雍布拉康的时候,还在这里住过。

雍布拉康

雍布拉康

车到了山脚下就没路了。山不高,但很险要,在形似火山喷发后由流淌的火山岩构成的一个相对平坦的谷地里,一座小山突兀地立在中央,而雍布拉康就建在这个并不起眼的小山包上。

雍布拉康2

雍布拉康2

由停车处前往雍布拉康的路,是一条由碎石铺就的,如九曲回肠般蜿蜒的羊肠小道,宽度大致只能容下一个半的成年人。小道靠山的一侧,长满了绿油油的野草,在炽热的高原太阳烘烤下,虽然叶面略显卷曲,但仍不失饱满,像是在向世人展示它顽强的生命力和旺盛的生长力。 肩挎着笨重的摄影包,脖子上挂着死沉沉的单反相机,爬着看似低矮的山头,没走几步,就已经感到周身乏力,口干舌燥,气踹嘘嘘了。驻足休息间,低头看见路边水灵灵的野草,忽然感觉这叶子好像内地人用来食用的薄荷草。在烈日高悬的大热天,在口干舌燥的登山途中,一想到薄荷,犹如曹兵在盛夏的麦田里联想到可口的梅子,顿时精神大振,舌面生津!情不自禁的,我下意识伸出拇指,准备摘下几片叶子放进嘴里咀嚼,以解口渴之急。不曾想,当我的手指还似似而非地接触到叶片时,一种触电般的感觉霎时自拇指传遍全身,整个人也似乎都被弹了起来!急速收回拇指定睛看看,却未见任何异状,赶紧又将手指放进嘴里吮吸,在温热口腔及唾液的作用下,顿时感到指尖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刺痛!不多时,整个拇指、食指肿了起来,很快,红肿得发亮了。同行的朋友过来看见,赶紧询问是怎么一回事,再看看我准备摘的野草,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这根本不是什么薄荷草,而是有大毒,会蛰手的荨麻!

荨麻

荨麻

看走眼的结果是残酷的,沾花惹草的结局是悲催的。按理说,有了这样一次惨痛的经历,算是上天给了你警告,应该有所领悟,有所收敛了吧?但是,貌似聪明的人往往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碰南墙不回头的。这不,更大的危险正步步逼近,更糗的事件正慢慢酝酿,一出悲剧,即将上演。。。

进得庙来,才发现雍布拉康其实是一座很小的寺庙,小到你之前完全无法想象。大殿大概就几十平米,进门就是正殿,地面是三合土做的,门的正对面案桌上供奉着不知名的三尊佛像,门的右侧有一副很陡的,直通庙上一层的木质楼梯。只见几个朋友和游客在向功德箱喜了功德之后,跪在菩萨面前的蒲团上,虔诚地顶礼膜拜,口中念念有词,不觉窃笑,发出声来。朋友赶紧说,来拜拜吧,据说这座庙子是整个西藏最灵的庙了,你想求什么,想咒什么,都可以应验的。正在正殿里四处探奇,东摸西搞,有心观景,无心拜佛的我,不假思索地说了一句我自今都无法原谅自己,至今都懊悔不已的话:不拜,我不信这些!

口无遮拦,必生是非。我的无知和不敬,正应验了那句老话: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说完上面那句话,我端着相机,顺着陡直的,仅能通过一个人的楼梯开始往庙的上层爬去。上层是个很小的,像炮楼顶样的小方屋,屋的上部是无顶的,一根长长的经幡透过这个空顶,伸向庙外,直刺蓝天。屋的四周有几眼小孔,很像炮楼里的观察孔,射击孔,透过这些孔,可以看见远处的草地、山峦。对于拍摄来说,这里不是理想的机位,也没有很好的风景。上来不到3分钟,我便开始往下撤。返身俯看,楼梯此时感觉比上来时变得更加陡峭,一踏上便咯吱作响的木塌板仿佛马上就要断掉,让人不觉心生胆寒。不能前行,只能一步步退着下返。眼看就要到底,脚下已经感觉仅剩一格楼梯板,眼睛的余光也已经看到大殿里现在已没了游客,空无一人了。正在此时,庙外忽然传来一个同事呼唤我离开,并询问我上面有没有见到好看的风景的声音。我一边应答,一边将左脚踩到地面,右脚离开楼梯最后一层踏板,准备落地。谁知,正当右脚离开踏板,全身重量全部落到左脚时,意外发生了。先前感觉已经落地站稳的左脚,突然像地面发生了塌陷一样,顿时失去了支撑。随着两声不大,但十分清晰的声音从脚下传来,一阵剧痛由左脚经腿部,进而传遍全身,我顿时站立不稳,侧转身,双膝着地,跪倒在大殿中央。

两声清脆的声响来自左脚。几分钟过后,慢慢松开紧握着左脚的双手,我发现左脚脚掌外侧相距几公分的地方出现了两处凸起,稍加按压,即剧烈疼痛,想必脚掌骨的骨头出了问题。伤处疼痛难忍,全身酸软无力,堂堂一个七尺男儿,此时却跪在地上,膝盖如铁钉钉地,一时无法动弹。猛抬头,不知何时我已面对供桌,但见三尊威严的佛像正怒目圆睁地注视着我,真可谓威风八面,虎视眈眈!

(欲知后事 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上回说到,随着两声清脆的声响,一阵剧痛由左脚经腿部,进而传遍全身,我顿时站立不稳,侧转身,双膝着地,跪倒在大殿中央。猛抬头,却见大殿里供奉的三尊威严的佛像正怒目圆睁地盯着我,真可谓威风八面,虎视眈眈!

我霎时魂飞魄散,惊出一身冷汗,赶紧大声呼救。已经出了庙门,想必还未走远的两位同事应声而至,见状后赶紧上前搀扶,但无论如何使劲,依然不能使我站立起来,两个身材健硕的同事只能面面相觑,一时竟没了主意。我开始急了,一边用手护住伤处,一边借助同事的手臂,用力移动另一只未受伤的右脚,试图移动一下膝盖。但奇怪的是,这时的两条腿仿佛已不属于自己,膝盖更如用铁钉钉在了地板上,丝毫不能动弹!

临近绝望之时,一股异样的思绪忽然在脑海里急速翻滚,如过场电影一般:进藏前,不思功德,拒绝调换零钞;进藏后,吝财啬物,未俸香蜡烛纸;进庙前,沿路沾花惹草,遭遇荨麻蛰手;进庙后,面对神像熟视无睹,轻蔑之语脱口而出… …难道,真如他人所言,在这块雄伟、壮丽、神秘的土地上,什么神奇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这座拥有两千多年历史,求什么、咒什么都灵验的,西藏最早的一座寺庙里,任何一个无知无畏、无谓无敬、口无遮拦的人都会因为冒犯天威,被神灵惩罚?想到这里,忽觉一股凉气由背脊自下而上袭来,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自觉中,心里已经恐慌到了极点。慌乱中,悔过之情油然而生,赶紧面对神像,可怜巴巴举头凝望,造孽兮兮眼噙泪花,摒弃杂念虔诚默诵:阿弥陀佛,菩萨,我知错了,求您放过我!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刚刚默诵完毕,忽然感觉全身一阵轻松,适才还半点不能移动的膝盖,此刻已经可以活动,如针刺般疼痛的伤处,现在已然减轻了许多,稍加用力,我居然站了起来。买嘎, 是什么魔力让我如此狼狈?天,又是何种神力让我如获重生?!

在同事的搀扶下,移步殿外,打算沿路返回,赶紧下山寻医。上山的时候,因为心不在焉,到处沾花惹草,未及注意路况,现在要下山了,而且是在脚受了伤之后,这才发现下山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路,是陡峭的,人走在上面如果不把重心往后调整,就会因为重力的原因使人站立不稳,迫使你向下小跑,这对于一个刚刚经受了脚伤的人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绝对无法做到;路面,是碎石和沙砾铺成的,附着力很小,一旦有人在上面走动,碎石和沙砾就会跟着人的脚步滚动,稍不小心,就会滑跤,这无疑又增加了下山的难度;路的宽度很窄,前面已经说到,因为是羊肠小道,大致只能容下一个半的成年人,如果让一个成人搀扶另一个受伤的成人,而且必须是并排通行,那同样是不可能实现的!雍布拉康特殊的地理和建筑位置,决定了它的周边没有其它民居建筑;同时,又因它是一座无人留守和看护的寺院,决定了它寺内寺外除了香客和游客外,再没有其它人员。我和同事三人,是最后一批游客,因为已是午后,香客也早已没了踪影。下山的路很长,从这里到停车场也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面对我这个目前仅能用一条腿走路的落魄伤兵,两个貌似健硕的同事,此时也无计可施,束手无策了。看来,除了去停车场叫救援以外,已经别无他法。想到刚才跌倒,被“钉”在大殿中央久久不能动弹,唯独当我心生悔意,默念菩萨救难时,忽然得以解脱,不免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再次在心中默念:阿弥陀佛,菩萨,我知错了,求您救救我!

奇迹再次出现!刚刚默念三遍,忽然,不知从何处钻出来一个貌似放羊倌的藏族大哥,操着一口让人似懂非懂的汉话问道:出什么事了?是不是需要帮助?天,这菩萨真能叫得答应?!同事赶紧诉说原委,请求大哥帮忙将我送去停车场。藏族大哥二话没说,蹲下身来,一耸肩,就势把我驼在背上,一溜烟往山下跑去。

一点没有夸张,藏族大哥的确是驼着我,而且是一路小跑地下得山来。说驼,是因为他背我的姿势,不同于我们内地汉人背一个人,是把被背的人放在自己的腰胯部,而我在他背上,明显感觉是在他的背脊上,是一种”骑“在”驼峰“上的感觉;说跑,是因为我在他背上明显感觉到耳旁的嗖嗖风声!”骑“在”驼峰“上,伴着耳旁嗖嗖的风声和藏族大哥脚下碎石沙砾发出的沙沙声,我屏气凝神,双目紧闭,似腾云驾雾般随风而去。

看见有人受伤,为我们开车的藏族司机边巴大哥第一个迎了上来,小心翼翼地把我放到了他的驾驶室座椅上,在仔细观察了伤处后对我说道:脚掌骨两处受伤,一处脱臼错位,一处骨折。我非常诧异地问他:你怎么知道?他说:我是武警部队退役的老兵,在部队时经常因为格斗训练我和很多战友都受过伤,同时,也慢慢学会了一些处理伤病的技术。你如果相信我,我可以现在就为你暂时处理一下,起码先把脱臼错位的地方恢复了。我惊诧地看着他,心里暗自思量:莫不这边巴也是菩萨派来拯救我的?既然是菩萨派来的,那我就再试试菩萨究竟有多善良。说干就干,我双手紧握方向盘,嘴里咬着边巴递过来的,还散发着浓浓奶渣酸味的搽汗毛巾,卷起裤腿,把受伤的左脚伸了出去… …

汽车在广袤的草原一侧,迎着西下的斜阳向着拉萨疾驰,雍布拉康渐渐离开了我们的视线。经过简单的处理,我因受伤而脱臼错位的左脚脚掌骨在边巴的暂时处理后,疼痛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剧烈了,就等再过几个小时返回拉萨后再去医院处理。边巴大哥熟练地操纵着方向盘,远望前方,嘴里依然咀嚼着他那好像永远也吃不完的酸奶渣,黢黑的脸上始终洋溢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凝神细看,是那么的慈祥、和善。我一边看着他,一边暗想:菩萨还真灵吔,居然派这样的人来帮助我。看来,我今后对菩萨的态度还真应该转变转变了。突然,一个急刹车,边巴把车停在了路边,只见他探出头向外张望了一下,稍作停顿之后,右转弯,径直把车开进了路边的一座大院。进了大院才知道,这里居然是一个部队医院,从挂的牌子上看,这医院的规模应该不小,上书”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XX医院“。怪了,这么大的一所医院,来的时候怎么没有注意到?当我受伤了,最需要去医院急救时,它却出现了,而且就在路边!边巴把我背到急诊室外的座椅上坐下,领队和几个同事赶紧跑到挂号室去给我挂号。没多会儿,领队和同事来到我身边,面带失望地说道:真不巧,今天是周末,外科、骨科的医生都放假去拉萨了,值班的是内科医生。看来,这病还得回拉萨去看。既然是没有外科医生,那也不能勉强,只好再忍忍,再颠簸几个小时回拉萨去咯。谁知,当领队护着背在边巴大哥背上的我准备返回车上的时候,奇迹又出现了!

几声温柔的女声呼唤过后,领队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却发现一个身着军装的美女军医正微笑着站在他身后。但见领队刚才还哭丧着的苦脸顿时化为一朵灿烂的花儿,双手不停地左右搓拉着。“你怎么在这儿?”领队问道,“我刚从成都军区总医院派到这儿来工作”美女军医答道。“你们到医院来做啥?”,“我们同事脚受伤,需要看医生,不巧,挂号室说外科医生去拉萨了”,“外科医生临时有事,没去拉萨,刚才我在宿舍还见着他了,我马上去帮你们叫”。买嘎,这又是哪一出?!在这么遥远的地方,在这么偏僻的穷乡僻壤,在这个正需要人帮助的时候,居然还能见到熟人、见到老乡,还能帮上忙!

躺在拉萨宾馆舒适的席梦思上,望着左脚上裹着的厚厚石膏,伴着房间里弥漫着的淡淡药香,我的思绪此时就像脱缰的野马,在青藏高原这片神秘的大地上飞奔、驰骋。曾几何时,我曾趾高气扬,信口雌黄?曾几何时,我又熟视无睹,冒神犯上?谁料想,到今日,竟落得个威严扫地,狼狈失颜,伤痛卧榻,举步维艰?更为何,心生佛,即有怜,立唤立现?!待思绪缓缓收缰,当浮想不再联翩,一个若隐若现的声音仿佛回响在耳边,让我似有所悟:但遇不义之事,不为不义之举;但入不明之境,不可不存敬畏。

接下来,奇迹继续接二连三发生!

因为受伤,同时也为了避免拖累大家,我不得不中止在西藏的行程,提前返家。加上两个护送我的同事,需要临时购买三张机票。返程的机票早已售罄,领队持介绍信再次出马,径直前往机场碰运气,我则躺在病榻上,默默呼唤菩萨,希望神灵再次光临。说来稀奇,去机场碰运气的领队在机场再次撞见另一熟人,一个刚从内地机场调任拉萨贡嘎机场的领导!

轮椅上

轮椅上

拿到返程机票,我联系了单位派车来机场接我,同时,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又给一个已若干年没有联系的,在成都双流机场工作的同学打去电话,希望她能通过熟人让我单位的车开进机场接我这个伤员。 谁知,这个同学早已升任机场VIP主任,安排外来车辆进场接机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小克斯!

故事说到这里,似乎已经到了结尾。但是,更加让人惊奇的事情还在发生!

回到家里,当老妈得知我在拉萨把脚摔断以后,立即打来电话,急切地询问我的病情,并了解我出事的时间、受伤的部位? 当听说我是在9月17日出事,摔伤的是左脚后,大惊失色。原来,我父亲在家也把左脚股骨头摔断了,出事的时间是9月16日,与我出事仅仅相差一天!

当我和老父亲在同一家医院,通过同一个骨科医生,使用同一种药物,同一种手法,同一个医案,几乎在同时把脚伤治好后,我找到了一个在成都道教圈内非常有名的一位术士帮我算一卦,想了解一下当年我家和我自己的运势,同时,也想看看我和老父亲几乎同时受伤是否存在关联。结果让我吃惊不小:当年家中要遇灾祸,至亲老人会因伤致残,但因我是重孝之人,会替老人分担一半!

买嘎!天!为什么会这么神奇?

【后记】

此后若干年,我多次一个人骑摩托车进藏,说是旅游、采风,其实,是为了还愿… …

在我多次一个人骑摩托车进藏途中,曾多次遭遇人祸、天灾,但是,每当我默念那几句心语时,都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而且,前来救难的,不是僧人,就是喇嘛… …

再若干年之后,一日,在中国著名的佛教圣山四川峨眉山山脚下,一个素昧平生的喇嘛径直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有藏地缘!并在教给我一句梵文后,不知所踪,似化仙而去… …

再再若干年后的今天,我知道了那句梵文的出处,那就是:西藏最有名的两种咒之一,金刚上师咒,也就是著名的莲花生大士心咒!

莲花生大士咒语: 嗡 阿 吽 班 杂 咕 噜 叭 嘛 悉 地 吽
莲花生大士心咒注音:ōng ā hōng,bān zhā er(轻声) gǔ lǔ,bēi mǎ xī dì hōng

在今天,在这里,在你们有的人中可能会怀疑我故事的真实性和是否真有那么神奇的事情发生时,我除了要告诉你,这是绝对真实的以外,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我之所以能够在一个那样神圣的地方因做错事、说错话受到惩罚,转而又因悔过而得到原谅和宽恕,进而得到帮助,除了我在做错、说错后真诚悔悟以外,还源于我在刚刚踏上那片神奇的土地时,曾经默默帮助过一个无辜的人!还记得在本文前面提到的那个藏族朋友带来准备供我消遣的年轻貌美的藏族妹子吗?在酒吧旁边的那间小屋里,面对向我哭诉她仅仅是个刚被人从牧区领出来打工,还未满18岁的处女时,我认真地告诉她:放心,哥不会动你一根毫毛。随后,姑娘说了一句:菩萨保佑你!也许,正是这句话,一定是让天上的神灵听到了,从此时时处处庇护我,保佑我,宽恕我,无论在昨天,在今天,还是在明天!

(全文完)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关于(蛊)的梦

2015-7-16 12:29:18

灵异事件奇闻异事民间奇谈探索发现

视频:一农民打蛇吃蛇无数,最后居然变成了蛇人!

2015-7-16 12:51:32

6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听着蛮神奇的,总之我们都多做善事吧

  2. 旅游快乐。见证奇迹一说,源自魔术大师刘谦!有机会去游一次。

  3. 当年家中要遇灾祸,至亲老人会因伤致残,但因我是重孝之人,会替老人分担一半!这句话的是真实而发。加之整个事件又有几个人会相信,有几个人能看得懂?我真的很想请教像宝光阁之类的大师和高人。

  4. 写得挺好的,贵人相助,菩萨保佑,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你有“藏地缘”,喇嘛说得没错。

  5. 楼主所经历是真实的,西藏是佛光普照的圣地,任何对佛祖不敬的话语想法都会遭到报应,灵验到由不得你不信。

  6. 不信没关系,但应该尊重才是。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