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九 看见另一个“自己”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九 看见另一个“自己”

多年以后,小邓仍对那年自己遇到的怪事,心有余悸。

我以为,“现魂”是豫南人对灵魂出体现象的通俗叫法。但比较一下,发现二者又有明显的区别。现魂通常为,即将离世的人,他的魂魄在肉体不知道的情况下,离开肉体,以声音、电磁波、可见光等形式出现,给亲人、熟人一个警示,与该人当时的身体状况没有关系,看到或遇到的都是该人的熟人,因而显得比较灵异。有些遇到意外,突然暴亡的人,也会现魂。灵魂出体呢?通常是肉体在睡眠状态下,灵魂跑出去逛一圈。

但是,一个人在清醒状态下,看见另一个“自己”呢?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豫南地区流行跳舞,个体歌舞厅遍地开花。小邓的姐姐开了一家不大的歌舞厅,他帮姐姐打理。每天顾客迎门,姐弟俩又忙碌又高兴。小邓主要负责舞厅设施的使用与维护,顺便下舞厅跳跳舞,就是个“舞托”。他长发飘飘,个高腿长,深色T恤,牛仔裤,人又帅,是女士的好舞伴。

有一夜下大雨,来跳舞的人就很少,那天姐姐没来,叫小邓临时代管一下。他就照常卖票。那天营业快结束时,小邓开始清点这天的营业额,统计中途离开的顾客,再进去清点还在的人数,一算,却少一个人的票钱。虽然一个人的票钱不多,但他不想因此闹不快,情是情,份是份,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可是,谁没买票呢?难道有一个人逃票?不会呀,自己明明每人都收了票款的。这种疑惑如蜻蜓点水般没有停留,就自己把一个人的票钱补进去,过后再对姐说一下。

平淡的日子继续过着。有一夜营业快结束时,姐姐说:“弟啊,以后,正在营业时,你就不要离开舞厅久了,要守在里面。”

“老姐,你胡说什么呢?我一直都在里面啊!”

“给你个爆粟子吃!玩就玩,还不承认。”

“我玩也没离开舞厅,怕什么?”

“正上人时,你不是出去过吗?直到刚才才回来啊!”姐姐诧异地说。

“没有啊,”小邓也有些诧异,“我一直和那些女的跳舞啊!”

姐姐没再和小弟争,低头点钱,心里仍疑惑;弟弟以为姐姐说假话,可看姐姐认真的样子,又不像。姐弟二人各自想着心思,但谁都没继续追究此事。

但是不久,小邓自己就发现了问题。这天姐姐有事又没来,小邓留个心眼,看有没有上次的情况。结果,不是少一个人的票钱,而是好几个人的,奇了怪了!怎么回事?不行,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小邓下意识地感觉到,自己可能要着手查出点什么来。想归想,他没往其他事上联想。他想了好久,也没想出原因。

一天夜晚,营业快结束时,夜已经很深了,舞厅里还有十几个人在跳一支集体舞,小邓站在舞厅边,就着有些昏暗而色彩斑斓的彩灯,看那些人一致的动作。忽然,像是无意地,小邓发现一个男子身影好像有点特殊,就多看了一眼,嗯?奇怪!他仔细一看,那个年轻男子,长发,身穿深色T恤,牛仔裤,高个,长腿……好熟悉啊!这,这,这不就是自己吗?!小邓使劲掐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啊?可是,眼前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自己现魂?顿时,舞厅的气氛诡异起来,那十几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有些怪怪的,空气像凉了许多一般,加上光钱昏暗,让人很不舒服。假如另一个“自己”在跳舞,那么,曾经和另一个自己跳舞的“人”呢?再联想到前段时间出的怪事,小邓越想越害怕,自己真要是“现魂”了,那么,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怪不得有时钱数不对,怪不得姐姐说自己跑出去玩,原来……顿时,恐惧,绝望,难过,一齐涌上心头。

“你在想什么心思?”姐姐在小邓肩上拍一下,把他吓了一跳,小邓支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看到弟弟的脸色有些难看,姐姐想,也许是这几天他太累了,可弟弟惊恐的神色还是没躲过姐姐的眼睛。他把姐姐拉到一边,小声而恐慌地说:“姐,我让你看一个人,不过,你可别怕。”说着,小邓指着那跳集体舞的十来个人,叫她看第五个人,有什么异常?可是,姐姐一看,不是个普通的女人在跳吗?她疑惑地看着弟弟,可弟弟仔细地看了那些人后,他的表情比刚才更惊骇,嘴巴都合不上了。她问:“那第五个不是个女的吗?有什么特殊?”小邓就把刚才的怪事原原本本向姐姐说了,可姐姐有些不信,说:“也许你眼睛看花了。我怎么看不见?”可无论如何,小邓仍坚持说,他肯定看见“自己”在跳舞了,还用低沉而有些神秘的语气对姐姐说:“姐,你记得我上次给你说过,下雨那夜,少一个人的票钱,我又补进去的事吗?还有,你还说那一夜我出去玩,其实我一直在里面,根本就没出去过;前两天,我查出少了几个人的票钱。我怀疑,那另一个我,如果在里面跳舞,那么与另一个我跳舞的人,也有问题……”说的姐姐相信将疑。

顾客都走了以后,姐弟俩把舞厅的大灯都打开,里面顿时明亮许多,可里面一切都好好的,安安静静,没什么异常。小邓说:“姐,你别看这里一切都正常,说不定,有一个什么东西,就躲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正瞪着两只眼睛,警惕地看着我们呢!”这话把姐姐吓得连忙揪住他的衣袖,叫他别胡说。可小邓有些伤感和沮丧地说:“姐,刚才,那要真是我现魂,就表明,我将活不多久了。反正人们都这么说,是真是假,谁也不清楚。万一,我真要不在了,你就好好照顾爸妈吧。”姐姐叫他别胡说,还若有所思地说:“要是在舞厅里安上监控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姐弟二人心事重重地回家了。

后来,姐姐花大价钱真就把舞厅里安装了监控。那时安装监控,可比现在难多了,也贵多了。安装了监控那天夜晚,半夜,下起了暴雨,雷声震耳欲聋,闪电把外面照得如同白昼,几个炸雷就在附近轰响,惊天动地,有个大炸雷差点就击中小邓住的这幢楼,震得小邓耳朵里尖声鸣响了很久,闪电剌得他眼睛半天仍白茫茫一片。那撼天动地的响声,够吓人。那狂风暴雨的气势,足以让人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卑微。

从那以后,小邓再也没有看见另一个自己了,当然,他也没死去。只是,一想到自己看见另一个自己的情形,心里总堵得慌。不过,姐弟二人的心里,多少有了点阴影,尤其是小邓,他一直不明白,自己在清醒状态下,看见另一个“自己”,这究竟是不是灵异事件呢?不久,他们的生意急转直下,很快就门庭冷落了,人少了,小邓有时间思索那件怪事,还找个懂阴阳的朋友去舞厅看了看,那朋友看后说,舞厅的阴气太重,不宜再经营。姐弟俩商量一下,就关门停业,另找门路了。

现在,当听到别人说起现魂的事时,小邓(该叫大邓了)就会如过来人般说:“那又怎样,我还曾看见自己现魂呢!”

大龙之豫南怪事系列: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二:爷爷“接走”奶奶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三 屋顶脚印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四 闪电中,周三看到的是谁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五 草洞中,那个诡异的面孔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六 半夜,那诡异的叫喊声(上)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六 半夜,那诡异的叫声(下)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七 追赶人的鬼火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八 从阴间返回的人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我的梦系列完结篇

2015-9-16 21:57:06

灵异事件灵异图片

发生在办公室里的灵异事件

2015-9-16 22:15:25

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匿名

    人在清醒状态下会灵魂离体吗?没有看见相关报道啊。或许小邓那天就是这种情况。

  2. 匿名

    人在清醒的情况下会灵魂出窍吗?不过舞厅灯光昏暗,他看到别人的魂魄是有可能的。

  3. 匿名

    不是说,人有三魂吗?那他看到的是不是自己的生魂?

  4. 野火燎心

    写得很好。点赞一个。只是,后文没有交待安装了监制之后,有没有拍到另一个自己“小邓”?用以证明确实是现魂?这是不足之处。仅供参考。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