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灵异见闻录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很多事情不敢说是鬼神,但亦无解,下面说些我在部队时的所见所闻吧。

《一双绣花鞋》

当过兵的都知道,部队每年老兵退伍后,每个连队的兵员都很少了,事情就发生在这年冬天,这年与往年无常,只是风雪来的比往年早了些大了些,由于到了年底天气格外冷,首长就让内位哨哨兵坐在岗桌前执勤,白天到晚上一切如常没什么事情; 然而那天夜里却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甚至可以说惊悚非常的事。当天夜里三点多钟整栋楼楼道突然传出非常大的叫喊声:啊……… 确切的说那已经算不上正常人的叫喊声了,那声音很难用语言说清,因为那声音空洞却恐惧悲鸣像是从喉咙里肺里撕抽出来的,所有人被这一声惊叫惊醒,都跳下床冲门而出朝声源处奔跑而去,大家到楼道看到哨兵仰面躺倒地上,赶快上去看他怎么样,还好人还有呼吸,大家准备赶快把他送到卫生队,这是有个战友颤抖着声音说xx怎么穿了…这个鞋子,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指指向xx的脚,大家顺着他的手指看向xx的脚不由都冒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的脚上穿了一双女人的绣花鞋,绣花鞋那么小是怎么穿到他脚上的?那么大的脚穿进那么小的绣花鞋?这双绣花鞋又是从哪里来的?当时无数个问题纠结着在场众人的心,冲击着众人的精神;后来的日子,我才知道,这只是开始…

《整体换床》

第二年夏天七月份这个连队连续发生一个星期怪事,七月初的一天中午随着午休号声大家都迅速起身跳下床准备训练,当大家下床以后都楞住了、迷茫了…所有都看向自己的铺,当时大家可能都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没太在意,而且大号已响,必须在规定时间出去集合训练,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虽然我们后来都互相说过这个疑问,班长说大白天闹什么鬼,肯定是我们白天训练晚上干活太累了,出现的幻觉,我们想应该是的,还从没听过白天闹鬼呢,可是事情却没我们想的这么简单,当天晚上凌晨两点钟领班员叫岗时就发现不对劲了,他去叫岗,发现所叫上岗的人都不在自己床上睡觉,而是上铺的人在下铺,下铺的人却到上铺了,但是当时他还以为他们是换床睡的,等他回去他发现他的铺也被别人睡了,当时太晚他想算了就没叫醒对方,可是等下一班领班员回来叫岗的时候发现了和上班岗领班员说的一样问题,他立马跑到队长指导员房间报告,结果队长指导员他们起床准备去看这稀奇事时却发现他们都在对方床上,这时他们觉得事件的严重性了,赶快一个一个宿舍打开灯查看情况,结果所有人都被调换了床位,他们不敢相信,一间宿舍一间宿舍的看过之后,是心越来越凉、慌乱、惊恐…因为没有一个人是还在自己的床上睡觉。

队长指导员连夜向上级首长反映这情况,上级说再看看情况,我们都是D的部队,要相信科学,不能随便瞎说、瞎想,你们不要着急,我们会派人下去看看情况,结果派来看情况的首长也身受其害了,这样才引起上面的高度重视,后来政委提出让所有人睡前把大檐帽正对脚那头放,帽徽朝脚板底放,大家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还真有效,只可惜是什么原因让大家整体换床这个原因一直没找出来,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犹记儿时执仗逐黄鼠,未料今朝黄鼠竟成仙》

黄鼠狼大家都知道吧,今天就给大家说说黄鼠狼的故事;我的部队在北方一个算繁华的都市,相比我们南京我觉得北方城市的生态环境非常不错,在那里的天空可以经常见到久违的彩虹和火烧云,更让我惊奇的是没想到在部队营区大院里的白杨树上可以看到很多小松鼠跳来跳去,在南京我可只在动物园见过小松鼠,正当我看的入神的时候,突然看见两个黄吧拉几的动物在往垃圾场方向慢慢跑跑去(其实更像慢慢逛过去),我仔细一看这不是黄鼠狼嘛!记忆一下把我拉到儿时和小伙伴们执仗追逐黄鼠狼的时候,我立马来了精神(由于本Lz是个秉持着除恶务尽有操守的人),于是我喊班长快看黄鼠狼,我刚准备说班长我们一起拿应急棍去打黄鼠狼玩吧,谁知道我的班长快看黄鼠狼的狼子刚要往外吐,班长就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对着黄鼠狼说道:黄大仙对不起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童言无忌。我当时看见班长和北方的战友们脸色全变了,现场气氛显的特别惊张,而就在我说黄鼠狼的时候那两只黄鼠狼突然停下来回过头看向我们这边,可能就因为它们这个举动才让班长战友们那么紧张吧;当班长说完这些话,我看见那两只黄鼠狼露出了狡黠的笑,而它们的眼神带着轻蔑,满足的调转头继续向前走去,这次它们的头昂的更高了,像个胜利者,不!它们就是胜利者;因为这事我被班长搞体能的时候罚支俯卧撑半小时、冲刺跑30圈,那是我在部队唯一一次没胃口吃饭,一口气喝了一桶纯净水;当时我就觉得班长他们太迷信了,因为这点小事就整我,我当时心里是一万个不服气、千万只草泥马奔跑而过;指导员知道我没去吃饭后过来对我说,还在生气啊,你班长做的对是改让你长长记性,不过是有点重了,你要理解你班长,你班长他们以前被黄大仙整过,也有被黄大仙整死整残整疯的,所以你班长他们才会这么紧张啊,你班长他们同期兵有个广东兵,和你班长是一个班的,他开玩笑说你们吃过它的肉没,可鲜美了,想不想吃啊;当时包括你班长和他五个人在场,结果你班长他们五个都中邪了,黄大仙坐在他们面前的地上冷冷的看着他们五个不停的朝它叩头;当时哨兵发现这奇怪现象迅速汇报,我们全跑过去黄大仙已经走了,可你班长他们还在那不停的叩头,那个广东兵跪在他们四个前面在地上不停的舔脏东西啊,我们怎么喊他们都没反应,最后还是找来个老先生才解决了问题;所以嫑恨你班长,你班长是为你好,为了保护你啊。指导员的一番话把我听愣住了,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再和大家说说狐狸吧,Sorry!应该说是狐仙!

因为此事太过于玄幻奇妙,我们部队有个岗哨在西北角高坡处,高坡处旁边是一边荒芜的山地与零散的几座墓;要到西北角的岗哨必须横穿大训练场经过主席台,从第一天夜岗哨开始,就有人发现有一只洁白如雪的白狐坐在主席台的正中央,举头望向明月,眼睛异常的深邃。

战友们都很好奇有只白狐居然坐在主席台正中央,有个战友就说道:班长怎么有只狐狸坐在首长的位置啊?我们可不可以过去看一看啊?其他战友也连忙附和道,于是班长就带着大家走向主席台的白狐;可当大家一步步靠近白狐的时候,却发现白狐不见了,大家感到很奇怪,刚刚它还端坐在这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于是大家四处寻找,终于发现它了,它站在主席台正下方看着众人,它的眼睛很明亮,却异常的深邃…

可当众人再朝它跑去的时候,它又平空消失了;如是几次,众人觉得不对劲,可能遇到了传说中的狐仙,于是都回单位了;第二天早上大家都在私下议论起来了,对于没见到的大家都在好奇,并怀疑是不是在夸大,所以都想等上夜哨的时候去看看真伪;结果众人看到的的确如实,于是接下来几天传的越发厉害,不知怎么惊动了参谋长。

当晚参谋长就来了,一直等到凌晨带着众人朝训练场主席台走去,远远的就看见一只洁白如雪的白狐坐在主席台正中央举头望向明月;一看到这参谋长气不打一处来,立马拔出枪对着白狐边走边射击,还骂道:TMD死畜生!老子都没资格坐那个位置!你TMD居然老神在在坐那!

可是打了那么多枪,却没一枪打中白狐,确切的说,是枪枪打中了白狐,皆穿透白狐身体,可白狐却没一点事;因为事后大家发现地上的弹壳弹头都没有血,地上也没有血迹;当参谋长朝白狐开枪时,白狐就把眼睛看向了众人,眼神相当冷漠;随着枪声的增加,白狐的眼神越来越冷漠,眼睛的颜色也由黑色慢慢转变成了血红色,看了不由让人心头一惊;白狐还是像往常一样当人们接近了它,它就到主席台下方,只不过只一次它用血红的眼睛扫过众人后就掉头慢慢走向夜色;走了没几步就再也看不见它的身影,可是它走时扫过众人的眼神却让众人心生寒意…

只是没想过报复来临的那么快、那么急、那么猛烈…

虽然当时参谋长被白狐那道血红色的眼睛看的心神一紧,但随着白狐消失夜色中,他的心也放松了些许;因为他当时想:这只狐狸如果真要报复应该不会这样就离开,而且就算报复,一只狐狸又能弄出多大的事呢?所以当时他还说道:大家不要害怕不要再乱传了,什么狐仙啊?瞧瞧!不是跑了么,没事了!都回去早点休息吧!张xx我今天就在你们营区休息不回城了,你和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第二天早晨起床号已经响了,可是整个营区却异常的静,这种静,静的太吓人了;身为军人对号声和哨声特别敏感,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时出操号又响起了,出操号响起应该是所有单位人员集合跑向训练场;可是整个营区依然很静,静的吓人;这时x部监控室值班人员发现了异常,连忙打电话过去,可是无人接听;于是查看营区监控,营区大门的监控正好对着哨兵,当他看到营区大门的哨兵情况,赶紧让人跑去向首长汇报情况,请首长过来查看情况;首长一听觉得事情非常严重,连忙来到监控室。不看还好,看了门岗哨兵的监控首长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只见两个哨兵…一个直勾勾的趴在地上,一个直勾勾的躺在地上,他们的姿势却还是立正的样子…

首长看完边往外走边说:通知医务人员迅速赶往现场,另外给我安排车现在就去xxx营区。

当首长赶到的时候,先行部队已经帮医务人员把哨兵都抬进部队房间里了;医务人员们都在房间里认真检查每个人员的情况,首长走过去问道:情况怎么样?是什么样的情况?卫生队长说道:首长不用太着急,检查所有人身体机能一切正常,他们的呼吸也很均匀,就像是睡着了,只是…怎么叫也叫不醒。不过我们已经把参谋长和几位首长送往军部医院做进一步检查,相信很快就会有解决方法了。

果然不到半小时那边电话来了,说经过仪器和各位专家会诊,依然是检查不出任何问题,得出的结论还是身体机能一切正常。首长听到这句话问道:既然一切正常,人怎么就是醒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边低声说道:对不起!首长!让您失望了,我们真的没办法了!首长叹了口气把电话挂了后就在屋里来回走动,看得出来他此刻心情很焦急,毕竟近千人至今未醒且查不出任何原因。

突然,首长停下脚步说道:给我把这里的阴阳先生和和尚道士请过来。

很快阴阳先生和和尚道士都被请来了,他们看过都说这是中邪了,冒犯了什么东西,这种情况他们也没见过,这种情况要么就是有很多东西出来作祟,要是一只的话,这力量太大了;他们当时就说他们也解不了,首长抓住他们的手说道:几位大师请你们一定要帮帮忙啊。他们想了一会说:要不你们去xx山吧,那里面有个老和尚是个苦行僧和一个在那修行的老道士,或许他们有办法解决,我们可以带你们去。首长一听连忙道谢,让人开车带他们前往深山寻大贤了…

下午四点多钟几位大师终于来了,首长赶忙出去相迎,老道士和老僧说道:让我们先四处转转看看,其他的等会再说。首长连忙带着他们四处转看,他们转了一会问道:你们部队最近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么?首长刚要说话,勤务兵悄悄对首长说道:首长,听说这里一到晚上有只白狐坐在主席台正中央,参谋长就是为这事过来的。

老道和老僧听到这里说道:首长,劳驾带我们前去看看。首长一听,立马带老道和老僧前往训练场的主席台了。

众人来到主席台一看,地上还散落着不少弹头,心中立马了然了;只见老道和老僧上去来回看了看,互相耳语了几句就下来了;下来后老道直接走到首长前说道:首长同志,麻烦你让人买活的羊鸭鹅过来,羊各一头,鸭鹅各一对,千万记住别弄混了,对了,还要是纯色的,不管什么颜色只能都是一种!

勤务兵一听完就对首长说道:首长我都记住了,我现在就带人去办!首长点点头,勤务兵敬个礼调头一路小跑而去。
首长回头对老道和老僧说道:两位大师,不知这狐是好是坏?这样能否彻底解决?老道说道:事,估计没什么大事,我们看这狐不像坏狐,拔枪射它,它只是让所有人沉睡不醒,并没有什么过激的报复,它应该是想给个教训,让他们知难而退。让你们买那些是向它献祭,活杀献祭对它的歉意与尊敬,另一个原因是这样可以让它可以再次现身与我们淡淡;我们先把这布置好,等到他们一回来就可以开始了。

到了晚上将近十点钟,勤务兵终于回来了;他为了买齐这些纯色的动物跑了好几个小时终于买齐了;老道让人把所有东西送到主席台下,把所有活物宰杀了也全回来,全部到屋里不许偷看外面,首长挥挥手,大家都回去了;现场只剩下首长、老道和老僧了。

白狐当晚出没出现我们是不知道,我们只知道第二天早上大家都醒过来了,大家怎么醒过来的?是后来首长让人去训练场把献祭的血抬回来,用笔在每个人下的人中点一点;我们后来听老道说这叫回魂痣,大家不醒是因为被锁了魂,这样可以帮大家回魂;大家醒过来后,首长叫我们以后晚上都不要走主席台那里了,也不要管那里发生什么。

后来有人传,说当晚老道他们是和狐仙谈判了;主席台那个位置本来就是狐仙修炼的地方,它每晚都要在那吸收月之精华;我们侵占它的地方已经是我们不对了,可xxx还拿枪打它,所以惹怒它了;但是它是快要修炼成正果的白狐,所以它只是给我们一个教训,让我们以后不再去打扰它修行;我们大家还是比较相信这个说法的,因为当时老道和老僧也说过白狐在这其实是好的,这里的脏东西夜晚就不敢出来;后来事实证明的确如此,白狐后来在主席台那里出现了半年就再没出现过了,大家都说它成为真正的狐仙升天了;可是它走了,很多恐怖奇怪的事的确接二连三登场了…

《思君念君不见君,日升月落夜寻君》

日月轮换、星斗转移;未经意,已从酷暑来到寒冬。

记得最后一次见到白狐那夜天空飘着鹅毛大雪,起初还能看到白狐坐在主席台正中央,随着雪越飘越大,眼前的世界尽成一色。那夜也是白狐坐在主席台那么久唯一一次鸣叫,叫声轻柔、悦耳,可惜我们都没听见;我们是第二天听当天夜里当班哨兵说的,他问我们:你们半夜有没有听到狐仙的叫声,没想到狐仙的叫声很好听,我原来以为狐仙是不会叫的。

由于昨夜风雪很大,我们未能听到白狐的鸣叫声,已经很失望了;没想到一早起来就开始除雪,光除雪就花了我们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可想昨夜的风雪有多大。

从那天夜岗开始,我们再没有看见过白狐坐在主席台正中央;至今每到深夜都会不由望向主席台,期盼能再见到它的身影。

的确如老道和老僧说的,白狐离开这里大约一个礼拜,各种恐怖、灵异,科学难以解释的事物、事件轮番上演…

首先是九xx每天晚上熄灯就寝后,就会听到女人哭着说话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声音很焦急,脚步很急促;她哭泣着说道:肖亮,你在哪?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好怕…

哨兵当时隐约听到女人哭泣的说话声,就听到楼下铁门嘎吱嘎吱打开了的声音;哨兵一听到开门声就赶紧望向门口,却什么人也没有看见,就看见门开出了一条缝;哨兵刚准备去门口看看,就听见门咣当一声关上了,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队长指导员房间就在一楼楼梯口,队长听到咣当一声的关门声,从房间走出来刚张口骂道:TMD!这么晚了是谁…剩下的话还没说出口就感到有一阵风从他面前吹过,推开他房间的门哭着说道:肖亮,你在这里么…随后门又自动关上了,接着队长就又感受到一阵风从他面前吹过;这时队长才低声慢慢吐出四个字/还不睡觉…

接下来就听到其他房间门都被打开,伴随着女人哭泣着声音的一句话:肖亮,你在这里么…

楼下的房间都被打开了后,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踏上楼梯朝楼上去了;这时,队长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哨兵:是不是有女人的哭声与说话声?哨兵颤抖着说道:有~有…有

队长听到有就立马跑上楼,队长刚到楼上就听到一班长的声音:谁?谁开灯的?哪个学女人说话?接着就听到关灯关门声,然后就是二班、三班、三楼、四楼…一个班一个班的门灯被打开关上,一层楼一层楼的哭寻;所有班长都来到门口和队长缓缓的跟着哭泣声来到五楼,当五楼最后一扇门打开依然没找到她想找的时候;我们听到非常尖利的叫声,这一声立马划破了夜空的宁静,接着就听到她哭喊着:肖亮!肖亮!你在哪里?我好怕~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真的~好怕

接着就听到跑步声带着一阵风从我们面前朝楼梯下奔跑而去,带着她的哭喊声:肖亮~你在哪里?哪里?

哐当一声,楼下的铁门重重的关上了!队长一听到铁门声,赶紧跑到窗口看向大门外,大家也都赶紧跑去窗口看;门口前的灯光下空无一物,却能听到女人的哭喊声;可是…出了灯光外,我们却看到一个红衣长发女子哭喊着朝营区大门方向跑去………

1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不错,故事很好。

  2. 真的假的呀,如果是真的,那也太恐怖了吧,不错,不管是真是假都要支持下。

  3. 黄大仙这个我才不信邪!

  4. 东北都信黄鼠狼,就是很邪门

  5. 我是敬畏狐仙的,东北弟马供奉的第一仙就是狐仙。

  6. 你们驻地真有意思。

  7. 想象着狐仙雪夜的轻柔悦耳的鸣叫,都觉得美

  8. 小编连一些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就在这里编这种故事,说你什么好呢?说老和尚让买鸡鸭羊献祭,你没睡醒吧?他把自己杀了都不会拿那些畜生献祭的。这是出家人最基本的戒律。还有地上的弹壳弹头上没有血迹。在这我给你普及一点常识,子弹击发后弹头沿枪管向前运动,而弹壳则从枪的机匣右侧弹出,弹壳从枪的机匣里弹出的力量也就能飞行几米远,这样的力量会有杀伤力吗?弹壳是不会随着弹头一起飞行的。还有不知道你说的参谋长用的是什么枪,咱就拿威力最小的手枪来说吧,也是很难找到弹头的,难不成你说的参谋长用的是BB枪?

  9. 部队是阳气最旺的地方,我也觉的小编有点胡扯了,你是聊斋看多了吧。要是这样,遇到打仗,紧急集合后不到一人,那不是彻底完犊子了嘛。再一个,楼上枫叶说的对,枪支发射后,弹壳只是落在旁边,根本不会沾上血迹。弹头是很难发现的,有的会窜入地下六七十分公分。

  10. 你这是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