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灵异事件,胆小慎入:玉函路上的部队

看的别人的,真假自己评定哈哈!

这件灵异事件发生在济南刚解放不久的一个秋天,地点就是大概现在的济南植物园南边玉函路附近。那时那里还是荒效野外,很荒凉的,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尤其是晚上,更是罕有人迹。

当时有一个姑娘,平时上下班都要经过那里。上白天班的时候还好说,大白天没什么可怕的,可是如果是上中班或者夜班,经过这里的时候黑漆漆地看不到一个人影,也没有一点光亮,可就够吓人的了。好在姑娘的胆子还算大,当时那附近也比较太平,所以也就一直平平安安的没出什么事。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当午夜姑娘下中班回家经过那里的时候,总会隐隐约约听到很整齐的很多人一起跑步的声音。开始,姑娘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声音,后来似乎好象又听谁说过那附近驻扎的有部队,所以猜想可能是部队半夜在操练吧,慢慢也就习惯了,走到那里听到跑步的声音反而觉得很有安全感。

就这样太平地又过了一段日子。这一天,又是姑娘上中班,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而且天特别黑,一点月光都没有。走到玉函路附近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车子突然坏了,一点也走不了了。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除了远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猫头鹰的清啸外,似乎这世界上只剩下了自己,静得连呼吸声都好象变得格外清晰、粗重。黑暗夹杂着巨大的恐怖袭来,仿佛暗中就藏着什么鬼怪幽灵,在下一秒就会突然出现,掐住自己的脖子……“一阵瑟瑟的秋风吹来,姑娘打了个寒战,突然惊觉自己背上冷汗已经把衣服 湿透了。正当姑娘又惊又 怕 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空气中又传来了那熟悉的跑步声。听到声音的姑娘,仿佛突然感觉到了自己 以外 其他人的存在,不由得四处张望,希望可以看到那声音的主人或者是一点点光亮。就在这时,月亮慢慢地从云层里露出了身影,清冷的月光洒向大地。姑娘惊喜地发现,远处,一个淡淡的身影正向自己走来。人影慢慢地近了,正象自己所期望的,来人是一个解放军战士,二十几岁的年纪,一身军装,脸色虽然很苍白,眉宇间却透出勃勃英气。仿佛黑夜航行的船只看到了灯塔,解放军战士的及时出现为姑娘解决了难题,他帮姑娘把车子搬到了大路上,借着灯光修好了车子,然后把姑娘送到了快到家的地方,才告辞离去。一路上,两人交谈非常投机,姑娘知道了他是驻扎在济南的某部队的战士,今晚是外出执行完任务返回时碰巧碰到姑娘的。

从那天以后,每当姑娘下晚班回家的时候,战士都会在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等姑娘,然后一直陪她走到快到家的地方才回去。因为战士在部队,白天不能随便外出,而姑娘家教甚严,平时除上班外也不能随便外出,所以两个人的见面都是在晚上。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几个月了,两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一个是非君不嫁,一个是非聊不娶。但是姑娘怕父母反对,于是两人决定私定终身,然后再向父母禀告。这一天晚上,姑娘偷偷地从家里拿出了作为传家之宝的一支金笔,送给战士当做定情信物,而战士也回送了姑娘一块自己贴身而放多年的手帕,那雪白的手帕上,绣了一朵红色的小花,娇艳欲滴,煞是惹人喜欢。

第二天,姑娘把自己与战士的事如实告诉了父母,希望可以得到他们的认可与祝福。然而,两位老人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后,却觉得有些蹊跷,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听说那附近驻扎的有部队。于是,他们认定是姑娘遇到了坏人,或者是姑娘对他们说了谎,而姑娘偷偷拿了家里的家传之物送给了别人,更让两位老人在怀疑之余大为恼火,于是,当即要求姑娘与那个战士断绝往来,并且索回金笔。父母的态度让姑娘伤心欲绝,坚决不同意父母的看法与决定。一气之下,父亲将姑娘锁在了房中,不许她再去与战士见面。

这样过了几天,姑娘并未因为被锁在房中而有所屈服,反面愈加思念战士,并以死相逼要与战士见面。为人父母的,哪个不心疼自己的儿女,看到自己女儿的样子,姑娘的父母也开始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有些草率,也许事情真的是象女儿所说的那样,也许确实是有部队驻扎在那里,而自己并不知道,也许与姑娘相恋的真的是个善良的解放军战士。如果因为自己的一时之气,误了女儿的终身,甚至出现了什么不测,那真是后悔莫及啊!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又不敢随便就让女儿私自出去再与那个战士见面。思前想后,最后,两位老人决定自己先去部队看看,如果确有其人,确有其事,再让他们见面也不迟。

于是,这天中午,两人就去玉函路附近找那个驻济部队了。但是,按照姑娘描述的方位,两位老人在那里转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部队。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却在转过一个小山包的时候,发现了一片墓地。两人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仔细看了一下墓碑上的字。原来,这片墓地埋葬的都是为解放济南而牺牲的解放军战士。两位老人这时心里越发觉得不安,只想马上离开这里回家看女儿。正在这时,父亲突然发现在不远处一个墓碑的脚下有一个东西闪闪发光。急忙走过去一看,却是自家的那支家传金笔,一半埋在土里,一半露在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金灿灿的光亮。再看那墓碑上的字,知道是一个年轻战士长眠于此。两个心中暗叫不好,连忙互相搀扶着,踉踉跄跄地往家中赶去。

回到家里,两位老人急忙打开姑娘的房门,却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停止呼吸多时了,手中还紧紧地攥着战士当做定情物送给她的那块白地红花的手帕。待到再细看那块手帕的时候,却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绣花手帕啊,分明是一块用来包扎伤口的纱布,上面还染着一团鲜红的血迹……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考古者联盟》世界观不坚定者勿看,我是认真的!

2016-4-20 20:00:28

鬼话连篇

恐怖推理(第7期):外遇者

2016-4-27 23:26:59

1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匿名

    还有这事?

  2. 朵朵

    传说吧?

  3. 匿名

    这女孩胆子太大了,无知送了性命

  4. 匿名

    手帕纱布分不清……

  5. 匿名

    肯定是假的,解放初期根本没有玉函路,玉函路是80年代修的,因玉涵小区而得名

  6. 匿名

    假的吧

  7. 匿名

    觉得好假啊

  8. 匿名

    此情天道允许

  9. 匿名

    怎么可能,死了的解放军还来害人,笑话

  10. 匿名

    我竟然不知道该惋惜还是该祝福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