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恐怖事件

校园传说一向是人们热议的话题,有人说都是天方夜谭,可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若是真那么干净,又怎么会传出这么多事来?

抛开校园怪谈不说,光是发生在社会中的一些新闻,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真实新闻一:南方某高中学生打牌,仅因为玩斗地主欠同学一千多元,竟在深夜时倒柴油纵火杀人,几名同学被送往医院急救,一人死亡。人们都说这欠钱的学生简直是丧心病狂,我们先不谈,看下个新闻。

真实新闻二:某高中学生,由于老师自愿为其补课,认为老师打扰到自己假期看小说的计划,竟携带三把短刀,在办公室里将老师割喉,又连捅多刀。如此自私自利,恩将仇报之事,是人能做出来的?

校园惨案,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几起。人们都说花季少年冲动,可这些少年做出的事情,却是叫人头皮发麻,用令人发指形容也不为过。

正常人,能做出这种事?其实那些令人发指的案件,也许真不是正常人做出来的。

我今天就想说说自己在校园里遇见的事情,为避免麻烦,人物我都会使用化名,因为曾经当过兵,做任何事都有计划的习惯,我为它起名为——午夜女厕的婴啼声。

退伍之后,我找不到工作,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去了一所卫校做学校保安。待遇不高,但也乐得清闲。唯一的缺点就是学校建在县周边的坟山旁,距离我家挺远,我觉得这也没事,这年头只要是学校,大部分都建在坟山旁,因为地价便宜。

学校领导给我安排的工作很简单,别让陌生人进入学校就成,另外每天晚上睡觉前要巡逻一次,免得遭小偷。其余时间,无论是看电视还是睡觉都没问题。

但有个最重要的条件,就是绝不能进操场旁的厕所。领导说这句话时态度很严肃,我有问过为啥,他解释说那厕所准备拆除,如果在那方便,清洁问题会很麻烦。

我也没意见,反正保安室里就有厕所可以使用。

上班第一天,所有事情都挺正常的。卫校的小崽子们比较调皮,挺多女生喜欢染发,穿得也很开放,喜欢站在校门口跟一些流氓混子聊天。我也没管,只要那些小流氓不会进来就成。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等深夜时,学生们已经回宿舍,我也拿起收拾东西想去巡逻。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道女人的声音,说想要出去。

我疑惑地打开窗户看看,发现外面站着个女孩,她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得犹如大病初愈,眼睛却都是血丝,红红的,好像刚哭过的样子。她还穿着一身白色宽松长裙,长到都拖地了。

我估摸着女孩可能是在寝室里受了委屈想跑,这种事还挺正常,就劝说晚上不能出去,先回宿舍睡觉,有什么明天说。

女孩听我说不能出去,也不再与我讲话,转身就轻飘飘朝教学楼后面走去。我心里嘀咕现在的孩子挺没礼貌,随后整理好出去巡逻的东西,等再转头看向外面,之前那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外头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这小女孩走得还挺快,估计是躲在教学楼某个地方哭。

学校的夜晚特黑,我还挺担心小姑娘,打算一会儿如果碰见,让那女孩赶紧回宿舍睡觉。

可等我逛完一圈教学楼,也没看见女孩的人影,我估摸着她已经回宿舍睡觉。

我又去操场上巡查,可等来到操场,我却又看见了那穿白色长裙的小姑娘。

她此时正在旁边厕所的那一块漫步,看情况好像是想进厕所。我想起领导说过的话,连忙就朝那边追去,对女孩喊着说不能在这上厕所。

可这女孩却仿佛是聋了一般,依然朝厕所里走去。我就朝她追去,她的速度比较慢,前脚刚进厕所,我后脚就跟了进来,说不能在这使用厕所。

然而我却傻眼了。

在这黑漆漆的厕所里,哪里有白裙女孩的人影。我惊愕地揉揉眼睛,发现她确实不在。这惊得我头皮发麻,女孩进来才两三秒,我就已经跟进来了,她却在我眼前凭空消失。

我下意识往厕所外边看,却发现外面那条路特别黑,仿佛一切都被黑暗吞噬,就连路在哪儿也让人看不清。

寂静的厕所里,只有我自己急促的呼吸声。我试着用手电筒去照外面的路,却发现依然是漆黑一片。

手电筒的光亮竟然没法照亮黑暗。

忽然间,厕所里面传来一阵啼哭声,这哭声先是很轻微,随后慢慢加重,听着特别像小婴儿的哭声。我壮着胆子往前走一步,用手电筒往茅坑里照了照,哭声戛然而止,我看茅坑里干干净净的,哪有婴儿的影子。

我怀疑可能是自己听错,可等刚放心一小会儿,那哭声忽然响彻整个厕所,此时听着就如同是从我身后传来。我吓得双腿一软,连忙就朝外面死命逃去。

在当兵时,我们教官说过,除非是生死一搏的情况,否则千万别和自己未知的对手做斗争,能逃就逃。

那哭声我压根不知是从哪儿传来的,此时事情又诡异的很,哪有仔细检查的胆量。

风声在我耳边呼呼作响,我在这片漆黑无比的路上死命逃跑,等跑到操场上,耳朵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我才缓慢停下来,同时下意识往后看去。

就是这么一瞧,吓得我浑身发抖。

我看见那白裙女孩不知怎么又出现在厕所旁,虽然隔得很远,但我能感觉出她正在看着我。我吓得心里哆嗦,慌乱跑回保安室里将灯都打开,坐在床上不停地抽烟。

这一夜我都在担惊受怕,哪里还睡得着,等天空泛起鱼肚白时,我那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等清晨时,介绍我来这的朋友来看我,还帮我带了早餐。我想跟他说昨晚的怪异事件,又觉得他不可能会信,就没说出口。

我们吃着早餐,朋友说他以前也在这家学校做保安,后来被开除了,就介绍我过来。我问他是怎么被开除的,他叹口气说是背黑锅。

他告诉我,被开除的前一天晚上,学校里有个女孩来找他说想出去,他不让。结果第二天,人们发现女孩昏倒在操场旁的厕所里,下身全都是血。

原来那姑娘竟然是自己在厕所里做药流,只是失败了,大出血导致昏厥,等人们发现时已经没气。学校领导想找个被黑锅的,就将他开了,说他如果前一天晚上有认真巡逻,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我听得感觉心里发毛,问那女孩长啥样。

朋友说挺好看一姑娘,脸色苍白,披头散发,重点是穿了件很长的白裙。

我顿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朋友口中的那个白裙女孩,与我昨天晚上碰见的十分吻合,我甚至开始怀疑,昨天晚上我是不是撞鬼了。

可在这时,朋友却摇头叹息,说那女孩还挺可爱的,死了可惜,小小的很玲珑,就到他肩膀。听见这话,我总算松了口气。

因为我遇见的那个女孩比朋友说的要高,差不多能到我这朋友的鼻子,从身高可以判断出来,昨晚那女孩并不是朋友口中所说的死者。

等朋友走后,通宵的疲惫让我睁不开眼。好在学校保安要做的事情也不多,等学生们都上课后,我就躺在床上睡回笼觉,一直睡到下午才精神许多。

到了晚上巡逻时,我警惕地往外面看好几次,昨天那白裙女孩今晚并没有过来。此时我已经安心不少,昨天虽然事情怪异,可仔细想想,虽然我有听见婴儿的哭声,但根本没见到。当兵的时候班长说过,任何事情都要眼见为实。

但我的心里还是有点慌,在晚上巡逻时,我有意避开了操场那边的老厕所,甚至那一片操场我都不敢去巡逻。

而事情在我巡逻教学楼的时候,发生了变故。

当我到教学楼顶层巡逻时,我听见走廊深处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好像是有谁在抽打什么东西。我下意识关闭手电筒,轻手轻脚地朝走廊深处走去。随着我的深入,那声音也是越来越响。

一直走到走廊最里面,我才确定声音是从顶楼最里面的教室传出。我蹲在窗台下面,小心地探出半个头往教室里看。

教室里挺黑,但里面的应急照亮灯开着,因为每晚我都会去将总开关关掉,第二天早晨再打开,以免浪费电,所以每个教室的应急照亮灯都是亮着的。

在微弱的灯光下,我看见教室里有个女人的身影,此时她正背对着我。令我吃惊的是,这女孩竟然没穿上衣,只穿了一件黑暗中看不出是牛仔裤还是休闲紧身裤的裤子,再下面就被附近的桌子挡住了。

她的头发长到肩膀处,虽然灯光很暗,但也能看出她皮肤雪白。女人手上正拿着一根藤条,时不时会抽打自己的后背,那怪异声音就是她抽打后背所发出的声音。

女人背上已经满是伤痕,有些是旧伤,有些则是她刚打上去的轻伤,她的后背已经被抽出血,但她还是没停止。

这是怎么回事?

我曾听说过某些人有受虐倾向,莫非这是一个有受虐倾向的女子?

正在这时,女人的身体却忽然动了。她围着自己身边的课桌在绕圈走,眼睛却是死死地看着课桌。由于她走动时离开了遮挡的桌子,我这时才看见她的双脚,我惊愕地发现,她竟然是踮着脚走路的,而且踮得很夸张,几乎脚掌是竖着直线踩在地上。因为挺黑的关系,我看不清她的脸。

我没来由觉得后背一阵冰凉,女人的诡异动作让我想起了昨晚遇见的那个白裙女孩。

这个学校,绝对不正常。

我下意识想要离开,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若是还待在这儿,恐怕会给我招惹不少麻烦。可就在这时,女人的下一个动作却让我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

只见她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小刀,在微弱灯光的照耀下,小刀被照得满是寒光。我心中大惊,连忙就冲进了教室,大吼着说不要乱来。

看这女人的动作,万一她想自杀怎么办?虽然我感觉诡异,可做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要我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自杀,我办不到,哪怕我还不确定她是否想自杀。

女人被我吓了一大跳,因为凑近的关系,我这时候也看清了她的脸。她五官长得很秀气,皮肤特白,跟昨天的女孩有点像。不过相比起昨天的白裙女孩,她的眼睛却是要漂亮许多,里面也没有血丝,而且五官并不是很像。但看她的年纪,约莫只有十七八岁。

看见我冲进来,女孩下意识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她惊慌地后退两步,那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我连忙劝她把小刀放下来,千万别想不开。

谁知道听我说后,这女孩竟然是下意识看向自己手里的小刀,立即单手捂着胸朝我这边冲来,举起那小刀要刺我!

我心中大惊,面对女孩的攻势,我下意识就一个侧踢踢向了她的脑袋。这小姑娘哪里是我的对手,她甚至没反应过来防御,而是傻傻地用双手挡住自己的头吓得大叫。此时我想收回脚已经来不及了,正好结结实实地踢在了她的脑袋上。

女孩顿时摔在地上一动不动,好似昏过去了一般。我心中觉得纳闷,这一脚虽然挺用力,但要踢昏她也不容易,难道这女孩是被吓昏的?

此时的情况很尴尬,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孩,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若是我叫人过来,那这情况简直就没法解释。一个上身没穿衣服的女孩,一把折叠小刀,打人的藤条,最重要的是女孩还被我踢昏过去了。到时候我恐怕的有口难辩,只能给自己惹麻烦。

可若是带回保安室也不合理,被人看见可就是名誉受损。带去医院也不行,人家肯定会问女孩到底怎么受伤的。

无奈之下,我只能先在教室里找一会儿,终于找到了女孩脱下来的衣服,就放在一个桌子的抽屉里。我先将女孩的折叠小刀踢到一边,随后亲手给她穿衣服。那内衣毕竟是女人家的东西,我不会给人穿,只能再塞回抽屉里。

我给女孩套上衣服,虽然心里抱着非礼勿近的想法,可还是难免碰到一点。那入手柔软的感觉让我脸上烫烫的,心里很不好意思。

等穿好衣服,我抱起女孩往外面跑,准备去外面开个房间再看情况,此时我心里感慨万千。

这叫什么事儿,过来当保安保卫学生,却偷偷把昏迷的女学生带出去开房了。

(未完待续)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灵界——我的灵界经历(六)

2016-5-23 19:48:28

鬼话连篇

灵界——我的灵界经历(七)

2016-5-24 19:57:00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朵朵

    也是小说么?

    • TeeMoCaptain

      是的,也是小说

  2. TeeMoCaptain

    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老黄讲鬼故事,回复“校园禁忌”查看全篇。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