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故事:三个人的赌博

最近听了一个张震讲的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

《三个人的赌博》

张震讲故事悬念系列

啊—————————(轰————)“剑春!剑春!你太傻了……为什么呀……剑春……剑春!!”

当警察赶来的时候,何瑞已经趴在常剑春丑陋而变形的尸体旁哭的奄奄一息了。应差一面驱散围观的人群,一面做着现场的工作,常剑春的尸体被蒙了起来,然后何瑞被带回去问话了。

“呜呜呜……他叫常剑春……我们是中学同学,今天中午他打电话给我,让我下午去他家里一趟,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跟我说,我到他家之后,他说他杀了人,他不敢来自首,他就……剑春……”(警察)“他说他杀了人?”“对……”“杀了谁?”“他说他杀了司换人……”“你认识这个人嘛?”“认识,我们都是中学的同学……”“他为什么杀那个人?”“他说他欠了司换人20万的赌债还不起,所以就杀了他。”“什么时候?”“昨天晚上……”“在哪儿?”“在司换人家里……”“然后呢?”“然后他说他不敢去自首,也对不起司换人,他说他没脸在活下去了,呜呜呜……”“你当时怎么说?”“我当时也是大吃了一惊,但我还是极力劝他往开了想,人已经杀了害怕也没有用,我让他马上跟我到警察局自首,也许……但,还没等我说完,他就对我说,剩下的事拜托你了,然后……然后就从窗户跳下去了,呜呜呜……”

三十分钟后,何瑞带着警察找到了司换人的家,警察告诉何瑞随时等待问话,然后何瑞回家了。

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何瑞如释重负。他由衷的觉得自己今天的表演滴水不漏,同时他更为自己这个灵光乍现的想法而自鸣得意,哼!这场赌,真的赢了。

本故事由张震创作,讲述并制作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三个人的赌博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其实何瑞最讨厌的就是赌博。他经常在心里边唾骂的对象就是那个嗜赌如命的老同学常剑春。但是那天,当他弄清楚了那场赌博的规则和可观的前景之后,他动心了,毕竟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球迷,他对那些比赛的背景和队伍的情况相当了解。那是一次非法的地下赌球,赌不赌呢?赢的把握太大了,足球,这几乎是何瑞多年以来唯一的爱好,可是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把这个爱好和滚滚财源结合起来。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大把的钞票近在咫尺,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一掷千金,碰碰运气,赌吧……可是赌资怎么办?二十万呐……当这个数字从何瑞的脑子里掠过的时候,尾随而来的三个字是:司换人。对,这个老同学一向出手阔错,有不少人都知道那个常剑春欠司换人的赌债至少有20万,他能把钱借给那个烂赌鬼,为什么不能借给我呢?毕竟以前都是最好同学,只是后来才和他们走动少了,如果去找他,该不会拒绝吧?
“诺,你数数,刚好是20万.”司换人的慷慨大大出乎何瑞的意料。他几乎不加思索的转身打开了一个保险柜,又从那里面拽出了一个密码箱,然后拿出了几摞多余的钞票,就把箱子推到了何瑞的面前,何瑞有点不知所错了。“这…这你看,嗨,换人,呵呵,怎么说呢真是,我……我写一张借条给你。”“哈哈哈,不用不用……”“不不不,借条一定要留,这是规矩,再说……”“何瑞……”司换人很坚决的做了一个打断的手势。“其实,20万对我来说,你知道也算不了什么,多年的老同学了,我完全相信你,退一步说就是那场赌你输了的话……”“不,换人,这场赌我必赢无疑,否则我不会一次向你借这么多钱,再说……”“你别害怕,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不换这20万……”“啊?不还?为什么?”司换人意味深长的看着何瑞,“因为我也要和你打一个赌。”“和我赌?”“对。”“赌……什么?”“我赌你输……”“赌我输?”“对,我用我的20万赌你输。”

俊“如果你的球赛赢了,那我的20万不用你还算是我输给你的。但是如果你输了的话,你要替我去做一件事……”“什么事啊?”“杀了常剑春……”“什么?!!!”

何瑞的表情极尽莫名,杀人已经让他意想不到,更何况要杀的人的常剑春。而坐在面前的司换人却异常的平静。“常剑春你还记得吧?”“你…你说的是我们那个中学同学常剑春吗?”“对,就是他,就是当年跟我们两个关系最好的那个常剑春。”“你……你为什么要杀他啊?你们的关系不是……”“他是不是经常在外面吹嘘说我跟他情同手足?我总是心甘情愿的拿钱去给他赌?输了也不用还对不对?”“对呀……难道不是……”“事实并不是这样!!事实上他…他一直对我进行……敲诈!!!”“他敲诈你?为什么?”“这个你不用问了,他知道了我的一个秘密,而且还掌握了可靠的证据。这家伙,他完全不顾当年老同学的情分,和我以前对他经济上的帮助,他竟然……恶毒的敲诈我!”司换人在愤怒中夹杂着沮丧,他已经失去了刚才拿钱时的从容,他像一个怒火中烧的颓唐老人,枯坐在椅子上。

“你……一定要杀了他?”“对!!不杀了他我永无宁日!”“好吧,那……换人,你为什么要找我干这件事?为什么不去找一个职业的……杀手?”“喝……问得好,”何瑞的问题仿佛把司换人从痛苦的回忆中拽了出来。“哼!其实,我花20万元完全可以要那家伙的一条狗命!但那样做对我来说太冒险了,我不想跟那种职业杀手有一点牵连,哪怕是一点儿!也不想有,所以我想由你来办这件事,你可以仔细的想清楚,其实你做这件事很容易,你们是老同学,应该有很多下手的机会,而现在你跟他的接触并不多,这样又少了很多嫌疑,而且,以你的机灵劲儿,这件事会做得很漂亮。哼,你在念书的时候就有很多小把戏让我钦佩不已……总之,你具备很好的条件,再说……再说你也不一定真的去杀他……”这句话仿佛是一针强心剂,猛地扎在了何瑞的身上。“恩……你想想,我只是在跟你打一个赌,你只有在赌输了你的球赛的情况下才会去杀他,而用你自己的话说那个赌你必赢无疑否则就不会向我借这么多钱,也就是说,你去杀常剑春的可能性非常非常的小,而你赌赢的可能性却很大,一旦你赢了,不用杀人,我的20万也归你,你就是地地道道的双赢,你的收益将相当可观。”司换人后面的这番话让何瑞怦然心动!尤其是那令人垂涎的双赢,但何瑞还是很谨慎的追问了一句:“我……我要是不和你打这个赌呢?”“哈哈哈,其实我是很愿意和你赌这一场的,虽然我赢的几率很小,但是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没办法,那我只有拿回我的20万,我又不会损失什么,你又不会当初宣扬因为我会告你诽谤,但是何瑞,如果你接受了我的这个赌局,我想出来赌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说到做到。”

司换人收起笑容看着何瑞,也许他早就知道何瑞会打这个赌,果然,何瑞同意了。赌博,最可贵的是——胆量!
整整一天,何瑞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躺在床上,他输了。那个信誓旦旦的必赢无疑、如同一个色彩斑斓的肥皂泡,在何瑞认为它最美丽的时候突然爆开,了无痕迹。一切都完了,何瑞在心里面做着最痛苦的挣扎。怎么办呢?司换人一定已经知道了比赛的结果,那家伙还挺知趣儿,他没来电话,他是在等着我主动去跟他联络。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毕竟当初拿钱的时候挺干脆。晚上十点,何瑞猛然从床上坐起,他穿上了衣服走出了家门,只能这么办了,走吧,去找司换人摊牌,告诉他求求你,求求你我不能杀人也不想杀人,20万元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还给你,哪怕付最高的利息也行,求求你网开一面,放我一条生路。嗨……真的不行,真的不行!如果真的杀了常剑春,那就相当于让司换人掌握了自己最大的也是最致命的秘密,谁知到他以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这一辈子就完了!要在惶惶不安中度过这一生……太可怕了,走吧,去告诉他,管他干不干,赌一下吧,赌一下!

哎?那是谁?就在何瑞快要走到司换人家门口的时候,他看见有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是常剑春,这家伙又来敲诈了,看他那志得意满的样子,他一定又是钱囊鼓鼓,他一定又是……哎?有一道刺眼的光亮突然从何瑞的脑子里划过!!谁不知道常剑春欠了司换人一大笔赌债,在大家的眼睛里他具有不容置疑的杀人动机,而现在,他偏偏又具备了杀人的时间,多么完美的巧合,先干掉司换人,然后再杀了常剑春,让那个家伙糊里糊涂的当个替死鬼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对!既然小赌解决不了问题,那就赌一把大的!不要再犹豫了,出来赌的人最关键的是——当机立断!

何瑞靠在司换人家的门上听了半天,他确认司换人已经睡下了,他从衣兜里掏出了几把大大小小的钥匙,然后又出里怀中掏出一个铁质的烟盒,他从锡纸下面抽出了几根尖细的钢丝,这绝不仅仅是司换人所说的小把戏那么简单,何瑞一直暗暗得意自己的这些技能,他身上总带着这些东西,他从没指望这些东西具体能在什么时候派上用场,但带在身上他会觉得很踏实。你看,果然用上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司换人家的门就被神鬼不知的打开了。哼,好心的老同学只在门上锁了一道锁,何瑞走了进去,他观察了一下动静没有其他人,司换人显然已经睡熟,他还和中学的时候一样保持着良好的睡眠习惯,不打鼾,不起夜,安安静静的一觉到天亮,但是很遗憾,他看不到天亮了。哼!谁让你跟我打那个倒霉的赌呢?何瑞悄悄的来到厨房,他从刀架上挑了一把最锋利的短刀,又悄悄的回到了司换人的卧室……再见了……老同学……!!!!!!!!!!!!!!!

接下来的事各位都知道了,何瑞在今天下午一鼓作气的完成了他设计的第二个步骤:“啊——————–”他把常剑春从楼上推了下去,让他做了自己的替死鬼,同时也真真正正实现了他与司换人的君子协定。何瑞舒舒服服的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他把整个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她充满了激动。哼,没错,是赌输了球赛,但是在人生的赌场上自己赢了,自己才是一个真正有资本堵一场的人,自己具备一个真正的赌徒全部最宝贵的东西:胆量,当机立断,说到做到……

天,已经全黑了,何瑞伸了个懒腰,他打算到外面的小酒馆儿里为自己庆祝一下。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邦–邦–邦–)谁呀?这么晚了,何瑞走了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两名警察。何瑞有点惊讶,“找我有什么事啊?该说的我都说了。”“对不起,我们是想跟你了解一点具体情况。”“具体情况?今天下午我说的还不够具体吗?”“啊不,是这样……”警察走进屋里。“你能不能再回忆一下,今天下午常剑春在临跳楼之前有没有具体告诉你它是如何杀死那个司换人的?”“如何杀死司换人?啊他……他没说……你们什么意思啊?”“你再想一想。”“啊不……不,他没说,他真的没说,怎么了?”“是这样,我们发现有两个人试图杀死司换人……”

!!!!!!!!!!!!!!!!!!!!!!!!!

“两个人?”一瞬间,何瑞全身的血液被一个强大的吸盘吸进了脑袋。“怎么……怎么会有两个人呢?”“对,是两个人,我们在现场看到,司换人身上有几处致命的刀伤,但是验尸报告显示在死者挨那几刀之前一个小时左右,他已经被人下毒至死了。”警察下面说的话,何瑞完全没有听清楚,他只在心里面重复着一个事实:昨天晚上,自己杀了一具尸体!!在自己到达之前,常剑春就真的已经杀死了司换人!怪不得他睡得那么安静,怪不得司换人家的房门昨天晚上只锁了一道锁,那是因为另外两道锁是要有人在里面锁上的,而当常剑春从那所房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司换人就已经被他毒死在了床上!自己……自己居然还自作聪明的赌了一把什么大的!!!完全是多此一举!

“喂?喂?喂,你怎么了?”“哦!哦,哦,没事没事没事,我……我没想到,换人……哎呀,换人有这么多的仇家。”“恩,除了常剑春之外,你知道还有谁和司换人有这种债务关系吗?”“这这这个……这个我,这个我不大知道,我对他们不大了解。”“那,昨天晚上你在哪里?”“我?我就在这儿,对……我在家,是因为我输了……啊,因为我输了血,所以很累,哪儿也没去。”“好,谢谢你。租金呢我们可能会经常的来打扰你了解一些情况,如果有特殊情况需要离开本市的话,请你跟我们打一声招呼,谢谢你啊,再见。”“好……再见。”

何瑞把门关好,他瘫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这场赌,岂止是输了,简直是被飘忽不定的命运给捉弄了。何瑞真搞不懂,常剑春干嘛不握着司换人的把柄稳稳当当的赚他的钱,何必要杀了他呢?也许他们之间还有别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这世间有太多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就像现在,自己不知道警察会在什么时候来把自己抓走一样,但何瑞知道,自己少不了花很多的脑筋和胆量去和警察们周旋,也许对自己来说,那会是一场……更大的赌博吧……

“哈哈哈哈,老同学,想不到你跟我是一样的下场吧?老天真是公平……”“呸!谁跟你一样?我只死了一次,可是你……哈哈哈哈,你死了两次,哈哈哈……”“哼,一次两次不都是死吗?哎,你还别说,那家伙还真是说到做到,他果然杀了你。哎?你从楼上摔下去的时候,注意到我在下面看着你笑吗?”“哎呀行了行了,我的手又痒了,真想赌一把。”“哎呀是啊,我也想,可就我们两个人赌的不过瘾啊。”“没关系,马上……就是三个人了。”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三个人的赌博。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十鬼錄

2016-6-7 8:52:01

鬼话连篇

黄河尸王

2016-6-7 21:56: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