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溪野话》卷二 妖狐惑众 1

1 又见小院

随着时间的流逝,公主坟事件并没给我的心灵留下太多阴影。

除了柱子经常半夜讲起湖南诡闻,以及阿晁下午偷睡时屡被梦魇锁身外,一切如旧。而我们色彩浮夸,寓意阴暗的儿童书稿,却忽然引发了京东朝外书商的追捧。

那时书商自封为二渠道,聚在金台路图书批发市场一带。

其中东北二手诗人老何,山西贩鱼先生老白,以及朝阳前水果贩子老贾,是约稿最勤的三位。老何为人仗义,经常甩三五千大钞给我们先花着,但稿子往往不小心少算个十几张。年少的我们,被老何腌臢的二手诗和远方所打动,攒个乐呵,没怎么计较。

老白则是一副奸商嘴脸,假借稿子质量打压价格,为吾不耻,不屑往来。老贾则把我们的稿子卖给出版社后,自己盗版自己,偷印几千本余利,晋升鸡贼之首。跟他们相比,我们就是个印刷机器,给点儿油水就连轴转。这时,一个师兄的加入,解了我们的内急。

世杰是山西人,高我们两届,口吐莲花之能,往往忽悠得书商只恨自己钱少腿慢。他自然成了我们的代言人,负责谈判和收钱。当然也有收不到的时候,需要我偶尔客串混子嘴脸,但至少我们可以升级为产业化发展。产业需要厂房呀,我和晁就搬进了世杰租住的甜水园小院。

又见小院,但这个院已经不是那个院。

进院的一刹那,我忽然有种宿命的感觉。一切如轮回般的自然而不可抗拒,与小院的纠缠似乎成了一生的主题。

这院子里有俩棵树,一棵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窗明地净,只有一溜三间正房,敝亮,比起公主坟来强得太多,虽唤起旧日记忆,但不阴。

世杰的女友,即是我们美院的“一枝花”利婵同学,她经常过来小住。

虽然她来时,我和阿晁就要回学校过夜,多了些奔波,但我们并不以为苦。内心里还满是期待,在春意盎然的季节,看人家成双成对,心头也生出一种莫名幸福。没多久,小我们一届的吴沧澜也加入进来。四个半熟未熟的小男人,成天在院里喝酒抽烟,天南海北,小院顿时热闹起来。

这种温暖而平和的小院生活并没持续多久,曾被遗忘在公主坟的幽深记忆,又再像灯杆拖长的影子,从院子木门的缝隙,悄悄地挤了进来。
下集预告:小院有客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缢鬼、溺鬼、伥鬼,这是一个关于中国百鬼的故事

2016-6-12 23:02:42

鬼话连篇

『黑色的灵异』第三期《吊死鬼》

2016-6-15 13:41: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