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阴

下阴属于占卜巫术的一种,是通过主持者灵魂出窍下到阴间,然后请需要的对象上到自己身上,从而和求事者进行交流的一种手段。

以前很流行,不过现在的传承越来越少了,现代科学教育的普及,这些都被作为迷信慢慢的被世人淡忘了。其实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就会慢慢的淡出了我们的视野,很多科学能解释的东西,在我看来是很牵强的,说回下阴。

下阴的主持者通常为,端公,道士,巫婆等等,而且巫婆居多,很多地方叫神婆,也有些地方把下阴叫做跳大神。

不管怎么叫,本质都是一样的,不要不信,你不信是因为你没有接触过,真的接触过真正下阴的朋友,我想你们心里应该明白其中的神奇,当然也有一些行骗的。这些行骗者也为玄学是迷信的说法在不辞辛苦的添砖加瓦,但这不是我们能阻止的,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本分,

能帮一人是一人,能行一善是一善。

大概是13年的暑假,大概早上7点多,睡梦之中被电话吵醒,而且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的起床气很大,接通电话之后还没来得及凶一下对方,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急切女生的声音:喂?您好,是刘师傅吗?听朋友说您能帮忙解决灵魂的事情是吗?您现在在哪里?我可以来找你一趟吗?。。。。。。。。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我本来就有点迷糊的脑袋更加迷糊了。我收住了那颗放荡不羁想发火的心说道:叫我小刘就好了,您别急。碰到什么事情了吗?

对方说电话里面说不清楚,能当面说吗?您在哪里?

我说在番禺xxxxxxx

她说好,现在过来。

我还没来得急说顺便帮我带个早餐来的时候,她已经把电话挂了,看来是真的很急,赶忙爬起床来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下楼吃早餐,刚吃完的时候她的电话就进来了,我连忙赶回家。

那是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和我见过的所有事主一样,都有一个脸色不好精神不佳,但是她却有一个凸出的特点,就是体力很好。在楼下大门来回走,速度极快,那状态正在打羽毛球似的,由于没见过,我甚至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我正考虑着怎么去打招呼的时候

她主动和我说话了。

您是刘师傅吧?

突然让我想起一句话:长得帅有有钱的人年纪大了叫大叔。像你这样的年纪大了顶多叫师傅。我尴尬的咳了一下,然后说:是的,您好。我们先上去再说吧。

她毫不迟疑的就说好,跟在我后面就进了电梯,不知道这么信任我是因为她真的着急还是因为我长得很善良,我觉得应该是后者。

进到门之后,我叫她先坐,然后给她倒了一杯水,她一口气喝了之后就急忙开始给我讲正在缠着她们的一件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女孩姓阮,是长沙人,在郊区,和她男朋友在广州上班。上个月她最亲最爱的爷爷由于肺癌过世,参加完葬礼之后就回到广州正常生活工作。虽然心里很悲痛,但是却不能改变事实,只能去接受。

然而来了广州一天之后就经常会感觉到腰酸悲痛,晚上睡觉的时候还经常会梦到爷爷,梦里面倒也没有吓唬她,只是和她絮絮叨叨很多。想是不满,又像是关心她,又像在抱怨什么。

不但如此有的时候半夜醒来还能看到爷爷佝偻的身体站在床边,而且甚至她男朋友也隐约看到过。

她开始以为是由于思念过度产生的幻觉,但是后面身体经常腰酸背痛,有的时候还会很头痛,手臂上也会无故出现淤青,去医院看了检查了也没有什么毛病,只是开了一些补血补气的药给她,吃了也没有任何效果。

我问她,那现在都过去快半个月了,你一直都这样吗?

她说不是,她说她打电话回家问过她妈妈,她妈妈说又问了当地做科仪的道士,道士说是爷爷跟着过去了,叫他烧纸祭拜爷爷。

她做了之后第二天就好,然后过几天又出现同样的情况,已经循环好几次了。后面才经过朋友的朋友打听到我,就急忙过来找我了。

从她说的情况,我基本就确定了是爷爷跟着过来了,但是我又不能肯定,所以我提出去她们家里看看。她说好,然后坐着她的车,就往她们家开去。

她们家住在金山谷,我说怎么这么快就来到我楼下,进门之后,我是确定有个灵神在家中了,凭借着多年的经验和直觉,有灵神存在在周围我是有感觉的,那种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很轻微的感觉。当然不一定是准的,但是也有八成把握。

当时我不想耽误太多时间,因为她男朋友出差不在家,不方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太长时间,也不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去找了,直接用照水碗来确定是不是有灵神存在,然后就开始祭拜,教给她一些超度的咒语,想快点送魂,令我意外的是,她爷爷不肯走。而且是非常不愿意走。

灵神不愿意走,一般都是因为有怨念没有解开,还有一个就是意识完全消退,根本不知道何去何从,再者就是怨念特别强,留下复仇的。

由于是家里长辈,不能用强制手段,都是要自愿离去才可以带路,所以要送走爷爷,就要解开爷爷的怨念,要解开爷爷的怨念就要知道爷爷的执念在哪里?要真的爷爷的执念在哪里,就要亲自问问爷爷。

当时我试了喊魂,但是喊上来之后爷爷还是絮絮叨叨说话迷迷糊糊。根本表达不出来什么意思,我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而她由于八字和爷爷下葬的时辰是相冲的,所以根本不能和爷爷交流,所以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找人下阴,让爷爷自己把想法和她们家里人说出来,

再去化解爷爷的执念,这样才能真正的做好这件事。

我和阮小姐说了一下,需要下阴。她问我是不是请爷爷的灵魂上身和她交流,我发现她功课没有少做啊。

我说既然你都明白那我也就不用解释了

她说,好啊好啊,现在下吧。

我楞了一下说我不会的,要去找专门下阴的神婆,她说她也不认识神婆。

我说我认识,不过在湖南,所以我们要走一趟了。

她问我什么时候。

我说越快越好,现在就走吧,要去我老家,路途比较遥远。

她当时也着急,甚至都没有问我我老家在哪里。就说那走吧,我疑惑的看着她开玩笑的说:不用叫上你男朋友?不怕我把你卖了啊?

她说她出差要几天才回来呢,我相信你。

我说,好,我也相信我。那你收拾一下行李,我们走吧。

她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给她男朋友打了个电话,说话还挺强势,都说湘妹子是全国最有主见,这个我举双手赞成,至少我认识的湘妹子大多都是这样。电话打完她问我,那爷爷呢?要不要一起带走?

我说你还有这个手艺?

她说你没这个手艺吗?

我说不用带,下阴的时候叫神婆找就可以了,距离不是问题。然后我回家拿了点东西,开着我的车。就往遥远的国际化大都市湖南省隆回县开去。。。。。。

由于不是节假日。路上不堵车,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二广告诉广东段,所以还是开了十来个小时,赶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想着今天太晚了,也没有回家的打算,就在县城里面找了家酒店,开了两间房先凑合一晚,之所以不回家,一是怕打扰爸妈休息,二是怕他们误会阮小姐是我女朋友,三是不想暴露我家的地址。

由于疲劳了一天,那晚睡得很香。由于我在隔壁房间,相信在强大安全感笼罩下,阮小姐应该也睡得很香。

第二天早上嗦了一碗正宗的邵阳米粉,我就带着阮小姐,本来想直接去找王婆婆,但是想到师父就在王婆婆附近,所以先去拜访了师父。

师父是我最最敬重的人,每次看到他心里都会很平静很有安全感,我甚至都怀疑有一种什么法术能让我看到他能忘记所以的烦恼。心情豁然开朗!更重要的是,如果不第一时间去看望师父,他会揍我。

说到这里,我要隆重的介绍一下王婆婆了。

王婆婆70多岁将近80了。是师父的旧交,也是这一带最德高望重的下阴前辈。我们那边叫跳大神的,农村里面都这样叫。并不是不尊重她。农村里面对称呼根本不是那么在意,对了,我们那边叫道士还叫杀公师父。

王婆婆面相很和善,而且心态很好。总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从来没有见过她愁眉苦脸,

以前我问过她为什么天天都这么开心,难道没有烦恼过吗?

她说,笑一笑十年少,烦恼的事情都会有,看你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了。

提前给王婆婆打了电话。只说了等下带个人过来需要走一下阴。到达王婆婆家是快到中午的时候,王婆婆是修佛的。在门口看到王婆婆在打坐念经。(农村白天都是不关门的),我也没去打搅她。

等到半个小时后她看到门口的我们了,就招呼我们进去,我给她老人家请了安,她给我们倒了两碗水。然后就对阮小姐说:阮小姐,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然后拿出一张纸笔说:你把你爷爷的生辰和名字写下。然后进来里屋。

王婆婆说完之后就独自进屋了。阮小姐问我,老婆婆怎么知道她姓阮。因为打电话的时候我没有多说什么。

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我说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等下你按照王婆婆说的做就行了。

她说那你不进去吗?

我说我不方便进去。放心吧。没事的!

然后她写好生辰和名字之后,拿着纸就进去了房间。

我从外面把门带上,搬了根小板凳就在门口等。实我很想进去里面看看,只是按照规矩,这是不允许的,我强压着一颗好奇的心。在外面等,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

期间,虽然我不能窥视,但是可以听。前面半个小时只听见王婆婆各种咒语,都是些我听不懂的,还伴随着一些脚步声,还有拍手拍腿抖椅子的声音。心想着老婆婆体力真好,难怪这么大年纪了还那么精神,原来是个体力活。中间二十分钟是颤音,王婆婆的颤音,听不出来是不是咒语,后面我知道那是阴语。就像边快速摇头边说,两腮和嘴唇抖动的而声音。音调时高时低,根本捉摸不透是什么意思。后面十分钟就出现了一个苍老的男声和阮小姐的对话,

我没有仔细去听内容,第一是长沙话听得不是很懂。二是声音很小,我这正直光辉还带点帅气的形象是万万做不出趴在门上偷听这种龌龊的事情的。干脆出门走到院子里透气。

王婆婆的院子里养了鹅。本想去逗逗它们。但是里面有两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但不怕我,还追着我想咬我。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一顿跑,我怕影响到屋内的法事。还跑出了院子,可气的是,那两只鹅追了我大概七八百米才昂首挺胸的回去院子里!当时我那个丢人啊,别说多尴尬了,还好没人看见。

看着它们回去了之后,我才缓缓回到堂屋。还没坐下,王婆婆就领着阮小姐出来了。

他们看我气喘嘘嘘,都疑惑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到,刚才在和鹅做游戏,然后赶紧转移话题,问王婆婆:婆婆,搞完了吗?

王婆婆还是那副笑脸说搞完了。你们要不要留下来吃饭,我去弄。

我说不用了不用了,谢谢您。然后塞给了王婆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再聊了几句,就和王婆婆告别走出了门。准备回去。

无意中看到了那两只鹅骄傲的看着我。我赶紧收了目光。快速的走了出去,当然她们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走那么快。我也不会说出来。直到上了车,我才和阮小姐聊起了爷爷的执念在哪里。

原来,阮爷爷去世的时候,阮小姐没有赶回去见到他最后一面,和农村重男轻女的观念不同,阮小姐是阮爷爷身前最喜爱的一个后辈。

因为阮小姐是爷爷带大的,她对爷爷很好,每次回去都要和爷爷聊天谈心,烧菜煮饭。还时常给爷爷寄钱,虽然平时在外地,还坚持每周打电话回去和爷爷聊天。在现在这个年代说孝感动天也不为过。然而爷爷病危的时候家里人并没有告诉她,直到她爷爷去世之后,才和她说。她悲痛欲绝的赶回去守过了爷爷头七。

可能是因为思念过重,爷爷还是没有去他该去的地方,而是跟着阮小姐去到了广州。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开始说的那些事情了。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是说,阮爷爷和他说。坟前有不远处一棵树挡住了他,让他很不舒服。叫她和家里人说要把那棵树砍掉。

我说,那是颗什么树

她说是松树。

我说,回去就砍掉吧,爷爷会保佑你一辈子平安幸福的

。。。。。。

古语有云,百善孝为先。

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之行,莫大于孝,孝莫大于严父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七月半 开鬼门儿

2016-6-23 12:54:37

民间奇谈

阴间真实的存在

2016-7-1 21:12:47

1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hunan580230

    看起来是个小说,但是又很真实自在,诙谐幽默

    • hunan580230

      是真的,

    • hunan580230

      写得真的很好,你还写了别的吗

    • hunan580230

      可以啊,

    • hunan580230

      你写了别的给我看看呀

  2. hunan580230

    我觉得并不是小说,我遇到过,所以我相信楼主

    • hunan580230

      你也有写不,拜读下

  3. hunan580230

    这不是小说,,战国著名政客子产就认为为天体运行的轨道与人事遵行的法则互不相干,否定占星术能预测人事。但子产仍保留灵魂不死观念,认为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阳曰魂;匹夫匹妇强死,其魂魄仍能滋生淫厉。这是中国哲学史上对形神关系的初步探讨。所以,如果人死前留有遗憾,,它就不会安息,,,就会去找活人麻烦啦!!所以,,对待我们的亲人,,特别是感情深厚的,,一定要和他见最后一面

  4. hunan580230

    古代有占星,现代也有巫术

  5. hunan580230

    请问你认识道士或神婆吗?我家孩子最近老是做梦,神魂涣散,他说做梦常常梦见自己床边有个人但是怎么起也起不来,还看到以前发生的事,如果你认识道士或神婆的话能不能介绍介绍,麻烦你了,谢谢

  6. hunan580230

    请问有联系方式吗

  7. hunan580230

    有联系方式吗方便告诉我吗我需要

  8. hunan580230

    请教,“孝莫大于严父”是什么意思?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