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哥半夜去墓园接人,他真没想过自己能活着回来

在这个东北的小城里,两年对于一个出租车司机来说,已经算是老手了。各个角落,我都跑过,甚至还去过几趟临市。

只不过好景不常,我所在的出租车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在三个月前倒闭了。这对于我们这个小城来说,可是一个冲击。这小城市受到了冲击,而我也受到了冲击。

失业之后,我便一直留在了家里,只是没几天的时间,我便接到了死党朱全的电话。

“哥,在家忙什么呢?我这里有活儿(工作),要不要过来看一下?”朱全说道。

“什么活儿(工作)?”我问。

“当然是您的老本行了!程运出租车公司,最近在招人呢,而且福利待遇非常好!”朱全鼓舞的说道。

我有些发愣,“程运?程运也招人么?我听说都是托关系进去的……”

“当然是托关系进来的了!我托了人,所以才会给你留个位置……”朱全嘿嘿的笑道。

我的心里一阵的大喜,这样的好事自己怎么能够错过?程运出租车公司,那可是城里福利待遇最好的一家公司,虽然这家公司的车子不多,但人家的福利待遇,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我听到这些之后,已经抓起了自己的衣服,直接跑出了自己的小区。按照朱全给我的地址,我直接打车到了一家饭店。

刚刚进入饭店,便看到朱全老早的给我挥手,脸上带着大笑。

我迅速的走了过去,这才发现了朱全身前的杨成。

杨成是个面色有些发黑的中年人,看起来很正派,而且给我的感觉也很不错。

“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叫杨成,是程运出租车公司的一名司机师傅。我早就打听好了,杨师傅的夜班司机在前几天辞职了,所以他现在正缺一个夜班司机!”朱全满嘴笑着说道。

“夜班?”我也是一愣。

“对!是夜班!”杨成说道。

我的脸上没有太多的变化,“夜班也好,我对整个小城也熟悉,而且几家KTV都挺熟的……”

“那就好!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这么定了!车子是北京现代,能行不?”杨成看着我。

我也有些诧异,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松的便通过了,急忙点头说道:“没问题,那个合约……”

“如果可以的话,今天晚上你就来上班,晚上四点接车,到明天早上七点……合约的问题,明天补给我就好!”杨成急忙说着,好像生怕我反悔似的。

我也是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今天晚上接车!”

“恩!”杨成急忙点头,“公司的福利待遇我跟你说一下,每个月有三千的补助,节日发福利,每个月有红包,甚至每个月还有七天的假期!”

我心底一阵的狂喜,早就听说这程运公司的福利待遇很好,没想到竟然是这么高。而且还有三千的补助!这在别的公司,根本就是没有的事情!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是你了!我要告诉你一声,每天交给公司两百块,剩下的就是你自己的,不准贪墨一分钱!”杨成很凝重的说道。

我急忙的点头,这个规矩还是懂的,像这种小城里,一般都是开着公司的车,然后每天交给公司两百块,至于能够赚多少,那全凭借自己的本事。我之前虽然开的是白班的车,但是也听别人说了不少关于夜班的事情,尤其是夜班到了最后,还会遇到一些艳遇之类的。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立即就活络了起来。

杨成看着我很高兴,然后举起了杯子,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程运的人了。我有几个忠告,是要告诉你的!”

“您说!”我急忙说着。

杨成点了点头,“今晚接车之后,台里可能有人不认识你,但你不用多跟他们说话。一旦总台让你去接人的时候,你一定要去接,而且这期间不能够拉上别人的人,知道了没有?”
我有些发愣,急忙点头。

“还有,总台让你接人之后,不管是谁,不要跟他们说话,也不要去询问他们。将他们送到目的地之后,就算他们不给钱,也必须马上离开,你听明白了没有?”杨成的脸色很郑重。

我愣了愣,心想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啊?不给钱也要离开?不过一想到有三千块的补助,平时多拉点人,一个月也能够赚上万把块了。就算是总台里有什么吩咐,也一定要帮人家完成。
杨成看我沉默了,目光好像要看透我一般,“你一定要记住了我的话!”

我急忙点头,不敢有半分的犹豫。

杨成这才松了口气,一旁的朱全也是哈哈一笑,“好,这事就算是成了,来我们喝酒!”
他们两个把杯子举了起来,然后一饮而尽。我因为晚上要接班,所以也没有喝酒的想法。虽然平日里我也喜欢喝点小酒,但是在工作期间,我绝对不会有半分喝酒的想法。

三个人一直在小饭店中坐了许久,然后我便回到了自己居住的佳宜小区。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杨成竟然也是佳宜小区的,用朱全的话来说,是专门给我们两个牵线搭桥的。

回到了小区,我上楼收拾了一番,想着晚上就有工作了,也是有些沸腾的感觉。

到了下午四点,果然接到了杨成的电话,说是车子就在楼下。

我急忙的下了楼,便看到车子停靠在小区门外,我急忙走了上去,“杨哥,您可真准时!”

“都是老司机了,哪里还能不准时啊?”杨成笑着说道。

XH35214!我看了眼车牌照,然后点了点头,急忙的接过了杨成手里的车钥匙,坐到了驾驶座上。

舒服!这是我的第一感觉,因为总比我开的凌阳要好了太多,而且内饰也不错。

看着这一幕,我欣喜的拧开了钥匙门,车子便飞驰了出去。

第一天开工,我当然想让自己有个开门红,所以跑的特别勤快。一旦没有了人,我便将车子在附近一带的KTV转悠,因为夜里的时候,就这里的人多。

从下午四点到夜里十点多,我竟然拉了三百多块,这让我心底也是有些美滋滋的。去掉交给公司的,然后去掉油钱,剩下的可都是我的。

车子在我的手上,依旧飞驰着,毕竟我是一个两年多的司机,开起来一点都不含糊。

滋啦啦……一阵轻响之后,便听到车内的服务台接收器里,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大家晚上好,我是小丽,又到了我们死亡接力的栏目了,大家准备好了么?”

我一愣,没想到总台竟然还会有这种节目,这服务台不是发布讯息,找车接人的么?怎么还有栏目呢?

“我今天听人说,我们公司来了一位新的的哥,让我们热情的欢迎他一下好么?”

话音落下,服务台里响起稀稀拉拉的声音,杂音很重,我只是干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

“既然是新人,我们当然要照顾一下,今天晚上的第一单,我们便交给这位新人的哥好么?”小丽的声音响起。

服务台里没有任何的声响,一片的寂静。我的嘴角一勾,没想到这服务台竟然还这么人性化。

“214,我们的第一单,便是从西河墓园到广陵村,客人已经在那里等候你了,希望你能够尽快的赶到!”

随着小丽的话音落下,我的头皮就是一麻。从西河墓园到广陵村?这跟我现在的地方,根本就不搭边儿啊!而且我当初还听人说,这西河墓园和广陵村都是不吉利的地方,这两个地方都有不干净的东西。最主要的是,从西河墓园到广陵村,全都是山路,一个来回就需要两个小时。

“214,你听到我的声音了么?”小丽的声音再次从服务台里传出来。

我急忙舔了舔嘴角,拿起了话筒,“我听到了,我这就过去!”

“好,祝你第一单生意一切顺利,有什么需求可以询问我!”小丽轻笑着说道。

听到小丽的笑声,我在瞬间的又释然了许多。原本还有些阴霾的心情,顿时晴朗了起来。这一趟接人,虽然我心底不是很愿意,但一想到那三千块的补助,也只有硬着头皮去了。而且想起杨成的话,他说只要是台里的活儿(接人),我就必须要去。

掉转了车头,我便向着西河墓园开去。在这小城里,墓园并不是特别的多,但是这西河墓园却非常的出名。据说这墓园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就存在了。当初是一个大户人家的良田,结果在一次暴乱之中,这大户人家全家都死了,有人就将他们全都埋在了这里。从那之后,这里就总有些不干不净的传说。到了后来,政府出资,索性的将这里建成了墓园,平时到也很少有人过来。

我回想着这件事情的始末,嘴角也是带着一丝轻轻的笑意。虽然去墓园还是有些渗得慌,但一想起自己一个大小伙子,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车子在路上飞驰,我只是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赶到了西河墓园。

周围一阵的寂静,就连一盏路灯都没有。我也不在乎这些,车灯放到最亮,然后车子里放起了音乐。毕竟有些害怕,音乐或许能够增加自己的胆量。

刚刚到达西河墓园,我就看到了一个年纪半百的老人家,站在了西河墓园的门前。

一身黑褐色的唐装,将他的有些弯曲的身子包裹住,在车灯的照耀下,他的脸色有些惨白,而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似乎并不害怕我的车灯的照射。

一看到这人,我的心头就是一沉,但一想到杨成的话,还是将车子停靠在了这人的身前。

车门打开,这人直接坐到了车子的后座上,竟然一言不发。

我一愣,“去广陵村么?”

“没错……”这老者的声音有些沙哑,也很难听。

我点了点头,急忙扭动方向盘,这个时候脑海中突然一闪,下午的时候杨成似乎说过,接到这些人之后,千万不要说话,但现在自己已经说了?这可怎么办好?

心底这般想着的时候,车头已经扎进了西河墓园的门里,我搬动倒车档,然后抬起头,差点吓得方向盘都脱手。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漂流瓶的灵异故事!

2016-7-16 21:42:43

鬼话连篇

灵异体验之《我的阴阳路》

2016-7-23 13:06:12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a920886739

    没写完呢。挺好看的

  2. a920886739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家,正站在车头前,一脸幽深的看着我,他就在车头一尺的位置,只要我稍稍的加油,肯定就会撞到他。

    他那一双眼睛,太浑浊了,在车灯的照射下,有些发光。一头干枯的银发,加上满是沟壑的皱纹,就好像是半夜里从坟墓里爬出开的老鬼。

    我吓得急忙扭动方向盘,然后迅速的倒车,直接冲了出去。而那老者,似乎就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我。

    我的心底舒了口气,脸上带着轻松的表情,总算是出来了。而就在这个时候,车里的喇叭突然间的熄灭了,没有了半点声音。

    我的心底又是一紧,急忙去扭动音量的按钮,没想到车内的喇叭,竟然真的不响了。我的心底一阵的不安,也没有去理会,直接静静的将音箱关闭。

    整个车子里,瞬间的寂静了下来,我的双手死死的抓住方向盘,然后迅疾的踩着油门。我已经下意识的感觉到今晚上太诡异了,所以想要早点将这人送过去,然后直接的回家睡觉。

    车子在飞驰,已经开到了接近一百多公里每小时,这种速度在这种山路上,多少有些危险,不过我仗着自己的车技,到也能够应付。

    就在这个时候,车后面竟然闪过一道强光,一辆车子竟然比我还快,直接超了过去。

    我的心底大惊失色,差点没有握住方向盘。我害怕不是因为那车子,而是因为那车子在超越我的时候,车光照射在了我的后视镜上。我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正诡异的笑着,他的牙齿上竟然满是鲜血。尤其是他的笑,太诡异……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然后疯狂的踩动了油门,直接窜了出去。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画面,而且手心里已经开始浸出了汗珠。身后的那张脸,就在我的不远处,我甚至能够感觉到背后的阴风。

    嗤……远远的传来了一声急促的摩擦声,就听到轰的一声,刚刚超过去的那车子,竟然直接的撞在了山脚下,然后燃烧起了熊熊大火。

    我的心底猛地一跳,立即降慢了速度,然后迅速的开了过去。这辆车子竟然已经掉落了悬崖里面,而且大火甚至还要蔓延的架势。

    我心跳有些加速,急忙拿出了手机,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车子在加速,我一咬牙,心想着先把这位乘客送过去再报警,要不然我心底实在是有些不安。

    嗤……半个小时之后,我停在了广陵村的一家门户前,那乘客直接下了车。

    我的心底长长的松了口气,额头上已经快被汗水打湿了。

    调转车头,我刚想要加油,却看到一只干枯的大手搭在了我的车窗上,“小伙子,你还没收钱呢!”

    我的脸色煞白。

    那老人家摸出一张红色的大钞,直接塞给了我,“不用找了,你开的很好!”

    我不知道他说的很好是什么意思,直接的向着来时的飞窜了出去。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拿起了电话,急忙的报警。我知道,就算是警察来了,那车子也没救了。不过心底还是有些安慰。
    车子加速,我开到那车子落崖的地方,正看到有警车过来。我心底也是喘了口气,似乎看到警察之后,有些心理上的安慰,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情,还是让我觉得有些诡异。

    滋啦啦……服务台里,再次响起了小丽的声音。

    “214,你完成的很棒,祝贺你成功的步入了死亡接力!”

    “死亡接力到底是什么?”我问。

    “死亡接力是我们程运公司的一个节目,里面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你只要好好的完成每一个任务,就会有特殊的奖励!”小丽的声音响起。

    我的额头上有些发青,有些不确定的询问道:“都是像今天晚上这种任务么?”

    “大概都是这样!”小丽一笑。

    我的心一阵的发颤,如果以后都是这样的,我宁愿不来这程运公司了。这实在是太吓人了,今天晚上,我感觉我的胆子,都经受了我这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考验。

    小丽的声音响起,“各位的哥们,今天我们的节目就结束了哦,明天晚上十一点再见!”

    话音落下,我看向了一旁的时钟,竟然恰好凌晨一点整。也就是说,这死亡接力的任务,正是从半夜三更开始,到四更天结束。这简直是……

    “结束了,我想要回家睡觉喽!”

    “我也要回家睡觉……”

    “今天真不错,有这个新来的214,不过你可要加油啊!”

    服务台里响起各种声音,我的心却不在这里,而是回想着今天晚上的事情。这件事情太诡异了,大半夜的有人从西河墓园到广陵村,说出来就够惊悚的了。尤其是我在看到了那人的装扮之后,更是心头惊惧。

    车子开进了城里,我也感觉到有些乏了,然后迅速的回家,睡觉。

    第二天清晨七点,我起床,将车子交到了杨成的手里。

    杨成看着我有些疲惫的样子,急忙说道:“回去好好休息,多多注意身体,今天晚上四点……”
    我有些迟疑的看了眼杨成,我想要拒绝,但是还没有等我说出口,我便看到杨成已经钻进了车子里,然后扬长而去。

    心底有些无力,我转身向着小区内走去,心想着今晚如果还遇到这么恐怖的事情,我明天早上就辞职。就算是补助给的再多,那也要有命去享受啊?没有命去享受,那算是什么事情?
    爬回了自己的房间,恰好接到了一个好友的电话。这好友叫做张金合,是我初中时候的同学。

    “东子,今天晚上出来聚聚吧,最近我感觉有些霉运!”

    “今天晚上没时间,我还要上班!”我说道。

    “上班?你在哪里上班?”张金合询问道。

    我说,“我在程运公司啊!已经去了一天了,我在那里做出租车司机!”

    张金合应了一声,然后咕哝了一句。

    “不如你去找朱全吧,朱全最近没什么事!”我又说道。

    “你说什么呢?”张金合的声音有些大,像是发怒的样子,“以后再说这样的话,我就跟你绝交,你去找朱全去吧,你跟一个死人聚吧……”

    我的头皮一阵的发麻,急忙追问道:“你说朱全已经死了?到底怎么回事?”

    电话对面传来嘟嘟的声响,显然是张金合将电话挂了。我的脸色有些铁青,急忙将电话打了回去,然后就听到悦耳的彩铃声,但是张金合却没有接电话。

    我一口气打了三遍,这小子都没有接通。

    我的心顿时有些发沉,挂断了电话之后,拨通了张彩合的电话。张彩合是张金合的妹妹,两个人年纪差不多,所以跟我的关系也还不错。

    嘟嘟……电话被接通。

    张彩合有些困意的说道:“东子哥,什么事情啊,这么早就打电话?”

    我急忙陪笑着询问道:“彩合,我问你,你知道朱全的事情么?”

    “朱全?你难道不知道么?”张彩合询问道。

    我急忙说着,“我这些日子不在本地……”

    “哦!朱全哥据说前些日子去旅游,出了车祸,死在半路了!尸体抬回来的时候,都已经认不出来了!”张彩合说道。

    我的心底一紧,“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天啊!前天尸体抬回来的,朱全哥家里人都哭疯了!”张彩合说着。

    我的头皮又是一阵的发麻,脸色更加的苍白了起来。不知不觉之中挂了电话,我的心底一阵的惊恐。朱全死了?如果朱全死了,那自己昨天中午遇到的是谁?在小饭馆里,跟杨成还有自己吃饭的……难道不是朱全?

    “不行,我要去看看!”我心底这般想着,然后抓起了衣服,急匆匆的便下了楼。

    在楼道下,我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拨打了朱全的电话。让我没想到的是,朱全的电话竟然关机了。

    一路出了小区,我直接的打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直奔朱全家的小区。

    朱全家与我现在租住的地方不远,但是也并不是特别的近,用了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才赶到了朱全家住的小区内。

    在小区门外,我看到了地上洒落的冥币,不过目光却没有太多的停留,而是望向了朱全家的楼层。

    一溜小跑的冲进了朱全家的楼道,我到了他家的门口,急忙的敲了敲门。

    许久之后,也没见到有人过来开门,倒是他们家对门的门打开了。

    “你找谁?”一名阿姨看着我。

    我急忙说道:“我找朱家的人……”

    “都在殡仪馆呢,你来这里能找到什么人?快去吧,再不去就看不到他们家孩子最后一面了!”这阿姨急忙说着,显然是看出来我跟朱全有些关系。

    我急忙点头,冲下了楼,然后打车到了殡仪馆。

    刚刚进入殡仪馆,我便看到了最靠前的一个大厅内,摆放着朱全的照片。

    我的头皮嗡的一下炸开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朱全竟然真的死了?

    “东子,你也来了……”这个时候,朱全的父亲看到了我,叹了口气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朱大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a920886739

      还没写完

  3. a920886739

    坐等更新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