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黄河鬼门》——前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的事儿大揭秘

黄河鬼门是豫西老胡创作的小说,在中国灵异网免费连载。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灵异事件,在修建三门峡黄河大坝的时候,有个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匆匆回国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没有传出来,当时我爷爷作为修建黄河大坝的河工劳力,亲身经历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惊魂之事。

前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的事儿大揭秘

前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的事儿大揭秘

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灵异事件,在修建三门峡黄河大坝的时候,有个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匆匆回国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没有传出来。

注:三门峡黄河大坝是前苏联对中国156个援建项目中唯一的一个水利工程项目,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

当地七八十岁的老年人现在都还有印象,说是五六年(1956年)春上的时候,人鬼神三门中的鬼神二门,夜里面老是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哭声

那种哭声听上去好像很愤怒很绝望一样,连附近百姓家的狗都纷纷夹着尾巴直往床底下钻,把周围沿黄百姓吓得毛骨悚然、人心惶惶的,不知道究竟要发生什么大事。

结果第二年也就是五七年来了大批的水利工程队,要开工修建拦河大坝,周围的百姓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去年鬼神二门的哭声,是因为它们早就预感到要封了鬼神二门。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吧,在修建三门峡拦河大坝的时候,确实是出了不少骇人听闻的诡异怪事儿,只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外传出来而已。

据说在五七年十月份,有个苏联水利专家都被吓得神经失常,离开豫西回国去了……

当时我爷爷作为修建黄河大坝的河工劳力,亲身经历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惊魂之事。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豫西老胡
作者:最后更新于2016年10月31日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556,876 人参加, 跟帖 2922 条)
  1. 豫西老胡 yxlh

    顺便再说一句,三门峡中的“三门”,指的是人门、鬼门和神门,据说大禹王当年治水的时候凿龙门、开砥柱,在浊浪滚滚的黄河中形成了人门、鬼门和神门三道峡谷,故而得名三门峡。

    • 徐大胖子

      楼主,未解之谜吧有人盗用你的作品,他复制粘贴发在未解之谜吧,说是他自己写的!

      • 爽爷

        想想就好笑,你让老胡去看,从头到尾的去看,我一直都说老胡写的,

      • 张志华

        不知谁盗谁的那,这东西很难说。

    • 爱看书的小白

      越看到后面就越没兴趣了,强打精神看到240多章,越往后跑题越严重。

      写小说人物要丰满、个性要鲜明突出没错,但是对于一本灵异题材小说来说浪费太多墨水写这亮点就没必要了

  2. 豫西老胡 yxlh

    我把当年那件事儿整理整理重新发一下吧,请路过的朋友顶贴支持,谢谢!

  3. 豫西老胡 yxlh

    提起三门峡黄河大坝,一般人都知道,因为它是前苏联对中国156个援建项目中唯一的一个水利工程项目,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

    至于三门峡中的“三门”指的是哪三门,听说过的估计就少了一些。

    三门峡中的三门,指的是人门、鬼门和神门,据说大禹王当年治水的时候凿龙门、开砥柱,在浊浪滚滚的黄河中形成了人门、鬼门和神门三道峡谷,故而得名三门峡。

    当地七八十岁的老年人现在都还有印象,说是五六年(1956年)春上的时候,人鬼神三门中的鬼神二门,夜里面老是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哭声。

    那种哭声听上去好像很愤怒很绝望一样,连附近百姓家的狗都纷纷夹着尾巴直往床底下钻,把周围沿黄百姓吓得毛骨悚然、人心惶惶的,不知道究竟要发生什么大事。

    结果第二年也就是五七年来了大批的水利工程队,要开工修建拦河大坝,周围的百姓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去年鬼神二门的哭声,是因为它们早就预感到要封了鬼神二门。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吧,在修建三门峡拦河大坝的时候,确实是出了不少骇人听闻的诡异怪事儿,只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外传出来而已。

    据说在五七年十月份,有个苏联水利专家都被吓得神经失常,离开豫西回国去了……

    当时我爷爷作为修建黄河大坝的河工劳力,亲身经历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惊魂之事。

    像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波涛滚滚的河面上竟然有许多古代兵勇如履平地一般排着队逆流而上;一桩下去鲜血直冒并且从下面传来嘤嘤的哭泣声;以及半夜里许多壮年劳力突然神经失常一样大喊大叫、醒来后又茫然不知等等。

    在那些诡异吓人、至今无解的怪事当中,我爷爷亲身经历、讲得最多的,则是刚开工不久的那次“巨链出水”事件。

    直到四十年多后,一说起当年的“巨链出水”之事,爷爷他还后怕得手直哆嗦、连烟都夹不稳–

    • 阴阳先生

      不是吧,难道那里有阴阳缝隙?没有的话怎么会有古代兵出来呢?

      • 豫西老胡 yxlh

        晚上好,老胡在最后一定会填上所有的坑、有所交待的,不会留个悬念疑问在这儿。到最后一定会与开篇的“苏联水利专家”“紫色怪牙”相呼应,填上那个悬念大坑。

  4. 豫西老胡 yxlh

    五七年农历八月中旬,爷爷他们累了一天,吃过晚饭在简陋的工棚中刚刚躺下还没有睡着,突然听到河里面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有什么大玩意儿破水而出似的。

    紧接着,伴随一阵冷嗖嗖的大风,那河里面开始传来铁链子抖动的声音,动静很大也很清晰,和大船抛锚起锚时那种铁链子摩擦抖动的声音很像似,不过要比抛锚起锚时的响声要大得太多太多。

    爷爷他们那些常年在黄河里讨生活的汉子们知道情况不对,一个个躺在草席上不敢声张乱动,只怕冲撞了什么。

    后来那种铁链抖动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冷嗖嗖的风声也越来越急,我爷爷开始担心外面的粮油米面架子车等东西要是万一出了问题或者是被弄到河里可就麻烦了。

    那个年代,老百姓的思想觉悟高,为了国家、为了集体甚至连命都能不要,再加上抗美援朝刚结束没几年,全国上下的英雄热还没有完全消褪,所以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爷爷一斗胆摸了把洋镐(铁镐)就冲了出去。

    • 阴阳先生

      阴差。肯定是阴差,那里有鬼门,那个鬼门是阴阳缝隙,阴差都有流星锤,传说那流星锤都是玄武铁造成的,对于鬼魅都有克制能力

      • 贪婪寂寞 GXD2096743005

        不是勾魂锁吗,咋是流星锤了

        • 冷凝血

          勾魂锁是黑无常用的白无常用的叫哭丧棒,平常鬼差可能就是用的流星锤

  5. 豫西老胡 yxlh

    当时外面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我爷爷担心有阶级敌人趁机在暗中进行破坏,故而出了工棚就朝附近存放粮油米面的炊事大棚跑了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爷爷离炊事大棚还有好几丈远的距离,就影影绰绰看到里面有动静,只是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见此状况,爷爷义愤填膺,心里面的英雄情节更加旺盛,根本来不及多想就一个人提着洋镐冲了过去,想要抓住暗中破坏的阶级敌人、敌特分子。

    就在爷爷他快要接近炊事大棚的时候,影影绰绰地看到有个簸箕大小的东西朝他扑了过来,而且在哗啦啦巨大铁链抖动声中还挟带着一股熏人的泥腥气儿。

    爷爷心知不妙,大惊之下只好双手握着镐把胡乱抡了起来借以自保,只听“咔嘣”一声脆响,镐头似乎砸断了什么东西。

    那个簸箕大小的黑影迅速掉过头去猛地窜向了河面,随着一阵急促的铁链抖动声和扑通一下的入水巨响,那股冲鼻子的泥腥气很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后来,我爷爷在那儿附近找到了一个紫色的、三寸来长的东西,从形状上来看和小孩子带在身上用来辟邪的狗牙差不多。

    不过,那个东西虽然断痕明显,看上去应该只是一小截儿而已,却远比寻常的狗牙要粗得多、长得多,大概有十公分左右,而且从材质来来说似玉非玉也不像一般的石头,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爷爷当时好奇之下就顺手装进口袋留在了身边……

    再往后,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爷爷发现八字弱、禀性瓤,容易惊厥闹夜的我爸,只要有那个深紫色状如狗牙的东西在他旁边,就会睡得安安稳稳不哭不闹的。

    数次以后,我爷爷奶奶就琢磨着,估计那个好像狗牙的玩意儿是个好东西,应该能够辟邪啥的,于是干脆钻了个孔让我爸带在身上。

    多少年以后,那个深紫色、三寸来长状如狗牙的东西像传家宝一样又传到了我的手里,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就叫紫色怪牙。

    说来真是奇怪,虽然沿黄百姓基本上都或多或少地碰到过怪事儿或者不干净的东西,但我却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甚至连同龄人遇到的鬼迷眼和鬼压床我都一次也没有体验过,不知道究竟是我命硬还是因为带有那个紫色怪牙在身上。

    后来我多次问过爷爷,当年那天晚上他究竟看到的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是龙王、这个紫色怪牙是不是龙王的啊。

    爷爷神色郑重地摇了摇头,说当时雾蒙蒙的啥都看不清,只是模模糊糊地看到有个簸箕大小的东西;再说龙王爷的牙会是紫色的吗?龙王爷他老人家出来还需要弄得铁链子哗啦啦地响吗?

    所以这么多年了他也一直琢磨不透当时碰到的究竟是什么怪物。

    不过,那个来历不明、佑我平安长大的紫色怪牙,后来却给我们家招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诡异怪事,非常吓人的那种,要是早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要它……

    • 回忆中的思念 回忆中的思念

      支持楼主,不错的一部小说,希望以后后续更新

  6. 豫西老胡 yxlh

    这个贴子倒着看很不好啊,我想一次发完,应该咋办?

    • 中国灵异网 中国灵异网

      近期正在修改评论显示方式,现在已改为顺序显示。

      • 勇远到底有多远

        1.贵网站的网址请告诉我一下,因为我有的小说篇幅太长,用在线投稿是不行的。所以我要用存档写,您网址告诉我以后,我再给您粘贴复制过来。

        2.黑暗中的一束光明在这网站以前发的三十多个小说,我可不可以再发一遍【他的所有文章都给了我,所有权在我这】,目的是为了赚钱,而且以前的标点符号太难看了,我重发一举两得。

        3.我在翻黑暗中的一束光明以前的文章的时候,为什么他的一篇叫车会自己动的文章没了呢?

        这三点问题请您认真答复我。

  7. 豫西老胡 yxlh

    我叫胡彥青,家住豫西三门峡的黄河南岸,听爷爷说我们胡家祖上几辈儿都是在黄河里打鱼讨生活的

  8. 豫西老胡 yxlh

    不能继续在原文的基础上修改添加,又不能按顺序接着写,这让老胡我怎样才能把那件事儿讲完整啊?

  9. 豫西老胡 yxlh

    如果网站处理好了,我会在这儿把那件极为恐怖的事儿完整地讲出来。

    可惜现在继不能在原文上修改添加,又不是像天涯等站那样在下面继续写,老胡我暂时木有办法讲完整,多多包涵哈。

  10. 龙猫

    期待中···············

    • 豫西老胡 yxlh

      感谢支持!

      只是没法在原文上继续添加,在下面评论中写又显得很乱,如果能继续写完的话,我会在这儿把那件事儿完整写出来

  11. 王卓群

    赞,希望有那紫牙图片看,你的qq号是多少??希望讲完。期待。

    • 豫西老胡 yxlh

      谢谢!

      我尽量把这个事儿讲完。

      握手问好,顺祝开心!

      • x_rui123

        能把那个紫牙拍照片发上来吗?真有的话,可以去寻宝节目看看啊!

  12. 豫西老胡 yxlh

    我叫胡彥青,家住豫西三门峡的黄河南岸,具体村名就不说了啊;听爷爷说我们胡家祖上几辈儿都是在黄河里打鱼讨生活的。

    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旅游业的兴起,老爸开了一家以烹饪黄河鲤鱼为地方特色菜的饭店,我们胡家才算是洗脚上了岸。

    但是,六十多岁的爷爷不甘清闲、也舍不了他那条老渔船,仍旧在黄河里打鱼消遣。

    爷爷说他这样不但活动着身子骨对身体好,而且顺便还可以保证我爸饭店里用的鱼都是正宗的黄河大鲤;而不是像别的饭店那样,打着正宗黄河鲤鱼的牌子,实际上用的是吃饲料长大的鲤鱼。

    九八年我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再加上饭店的生意也越来越好,所以我就没有像同龄人那样出去打工,而是和老爸一块经营自家饭店的生意。

    一直平平安安地到了九九年七月份的一天,由于爷爷突然发高烧打点滴,而他又挂念着泊在河边的老渔船,我就只好劝爷爷尽管放心,晚上我去船上过夜看船算了。

    那天晚上虽然只有我一个人待在小船上,但旁边卧着跟了爷爷好几年的“黑子”护驾,所以心里面也没有啥害怕的。

    “黑子”是条成年公犬,全身纯黑不带杂色、匹缎一样油光水滑的,很壮实很凶悍也很听话–常年在黄河上打鱼的爷爷一直把黑子带在船上,主要是因为黑犬辟邪。

    大约到了十一点左右,我躺在舱里迷迷糊糊的刚想睡着,“黑子”突然呜呜咽咽地叫了几声,浑身瑟缩着直往我身边挤,显得很是惊惶不安。

    我揉了揉眼心里面有些不解,因为“黑子”一向很烈很凶猛,就连我二叔的大狼狗都不怕,今天它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船身猛地一动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到了船帮上。

    与此同时“黑子”显得更加惊恐不安,低着头还一个劲儿地瑟缩着直往我身上贴–我感觉到了“黑子”它居然浑身颤抖得厉害。

    “黑子”的反常之举让我心里面也立即有些紧张了……

  13. 豫西老胡 yxlh

    至于那枚紫色怪牙,由于初中住校以后怕弄丢了,而且上了初中也不容易像小孩子那样看到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或者是碰到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脏东西,所以我就放在了家里。

    后来,爷爷居然把那个紫色怪牙送给了他的一个恩人,说是人嘛不能忘恩负义啥的(当然,后来那个紫色怪牙还是又回到我手里啦,这是后话)

  14. 豫西老胡 yxlh

    提前说一句,就是因为在老渔船上碰到的那件事儿,我最终弄明白了当年那个苏联水利专家为啥会被吓得神经失常了。

    先去吃饭啦,晚上还会继续讲的,欢迎路过的朋友们顶贴支持哈,各位的一记顶贴就是给我的最大动力,谢谢!

  15. 豫西老胡 yxlh

    我以为聪明的“黑子”发现了屠狗汉子偷狗贼才会怂成这个样子,所以我连忙一手提着矿灯一手握紧旁边那把锋利锃亮的鱼叉就挺身冲到了甲板上。

    用矿灯将岸边与河面迅速扫了一遍,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小偷小摸的家伙,我心里面就踏实多了。

    就在这时,船身轻轻晃了晃,似乎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船帮上。

    我急忙走到船边弯腰探头,右手紧握锃亮锋利的鱼叉进行戒备,左手举起矿灯照向船身旁边的水域,想要瞧瞧究竟是怎么回事。

    充了一天电的手提矿灯灯光雪亮,光柱所至之处纤毫毕现、清清楚楚的。

    顺着光柱一瞧,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在渔船吃水线的附近,有个没穿衣服、仅仅戴了个红肚兜遮住胸部的姑娘抱着个石缸正紧紧地贴在船帮上!

    红色的肚兜镶着绿边,黑色的带子窄窄的、细细的,看上去很精致很漂亮。

    而那个仅仅戴了个肚兜的姑娘,让我第一次非常直观地领略到“冰肌雪肤、白璧无暇”八个字的具体含义。

    雪白粉嫩的脖颈、光洁细腻的香肩、丰腴洁白的酥胸,那姑娘明显是一个正值妙龄、冰清玉洁的美人儿。

    虽然看不清楚那姑娘的眉目五官,但从她那乌黑如云的长发和凝脂如玉、带着水珠的雪白肌肤上,我觉得这就是一幅绝美的《美人出浴图》。

    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内看见只戴个红肚兜差不多算是光溜溜的大姑娘,我自然是有些小激动。

    正想开口问她是谁、在这儿干什么时,我突然心里面凛然一动知道事情不对:这黑灯瞎火大半夜的,谁家姑娘会脱成这个样子还抱着石缸浸在水里?再说现在的姑娘们戴的应该是文胸小背心而不是肚兜那一类的老古董吧?

    • 上善若水乾坤无极

      还有没有

      • 豫西老胡 yxlh

        早上好,还有,待会儿上班继续发。

  16. 豫西老胡 yxlh

    请路过的朋友们支持一下哈,顶贴一记、功德无量;顶贴一记胜造七级浮屠!

    • 452634581

      要脸不???这是一片小说老胡写的!!!黄河鬼门

  17. mazda

    写得不错,文笔流畅,情节生动。

    • 豫西老胡 yxlh

      感谢鼓励,我再发一些。

  18. 豫西老胡 yxlh

    闪念至此,我怔了一下急忙眨了眨眼再次凝神细看。

    不过,在雪亮的光柱下我弯腰探头仔细一看,却是刹那间浑身寒毛乍起、头发梢子都支楞楞地竖了起来,背上更是好像有冰水顺着脊梁沟直往下淌一样!

    哪里有什么肌肤如雪、仅仅戴个红肚兜的姑娘啊!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在渔船吃水线的附近,有个白森森的人形骷髅抱着个水缸一样的东西正靠在船帮上!

    那具人形骷髅双臂搂着石缸,斜向上仰着脑壳儿、侧着脸骨紧紧地贴在石缸上面,正好与我“四目相对”!

    雪亮的光柱下,那个骷髅咧开的两排牙齿惨白惨白的,好像噙着冷笑一样,眼睛处两个黑洞洞的眼窝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雾蒙蒙、空荡荡的周围只有我一个人,再加上刚才“黑子”的瑟瑟缩缩、惊恐不安,我心里猛地一紧,只怕那个白牙森森的骷髅突然松了石缸,从河里面一跃而起上来抱住我。

    我条件反射一般转身就跑拼命地跳到了岸上,再也顾不得爷爷的那条老渔船和船上的东西,就连黑子也顾不上了。

    一路头也不回地冲到了家里,我这才发现自己浑身冷汗,连头发都湿透透的,心脏扑腾扑腾得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大半夜了,为了避免惊扰和吓着忙碌了一天的老爸老妈他们,所以我当时也没有咋咋唬唬地多说什么,只是一个人紧闭门窗待在房间里,一夜都没敢关灯……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爷爷和爸爸听我说了昨晚遇到的情况以后,爸爸安慰我不要自己吓自己,说我当时肯定是看花眼看错了–九曲黄河里面有棺材尸体什么的被冲到下游撞到船上很正常,但是哪里会有什么骷髅架子抱着个水缸撞到船上啊。

    我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轻声而坚定地表示自己当时绝对没有看错。

    爸爸仍旧不信,但爷爷却是决定马上赶过去瞧个究竟。

    人嘛,一到白天就胆大了许多,再加上有爷爷和爸爸一块前去,我也决定跟着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的话昨天的事儿极有可能会杯弓蛇影、在我心里面落下病根儿的;真正看清楚、解决掉以后反倒踏实没事儿。

  19. 豫西老胡 yxlh

    我们三个匆匆忙忙赶到地方一瞧,爷爷和爸爸他们马上就怔住了–

    在左侧船帮旁边确确实实有个石缸一样的东西还正倚着船身,露出水面大约有二尺来高;而且有具白森森的人形骷髅歪着脑袋壳子紧紧地搂着那个黝黑泛青的石缸,几乎与石缸熔为一体似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家伙一直到死都紧紧地搂着个石缸不松手,看来这缸里面装的肯定是金银财宝一类值钱的东西!”

    爸爸睁大眼睛看清楚以后愣了一会儿,搓了搓手反倒是有些兴奋。

    想到昨天晚上这个东西把我吓了一大跳,于是我也插嘴说了一句:“对,先把那个骷髅架子给砸烂砸碎它再说!”

    而爷爷则是皱了皱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半天不开口说话。

    见我爸爸转身四下瞅了瞅,似乎想要找家伙动手撬开那个石缸,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着什么黄金白银、珍珠玛瑙一类的东西,爷爷很是严肃地低声喝止了。

    爷爷抬手指了指那具骷髅,神色严肃地对我爸爸说道,不要命了不是?光想着钱呢,你也不仔细瞧瞧那个骨头架子是什么样子;你再看看那个石缸,除了用铜汁铁水浇封以外,上面刻的是什么符号。

    反正有爷爷和爸爸他们两个在身边,再加上又是晴天白日的,我低头睁大眼睛仔细瞧了瞧,发现果然正像我爷爷所说的那样–

    那个骷髅架子露出水面的部分骨骸完整,虽然在水下泥沙之中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年月,皮肤血肉冲刷殆尽但颅骨臂骨和脊柱等完好无损,而且还隐隐约约有一种化石般的幽幽光泽,细腻泛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玉石一样的半透明状,还有点儿反光,绝对不是坟中枯骨的样子。

    而那个黝黑泛青的石缸,顶上内扣缸盖儿的边缘处果然浇铸有铜汁铁水一样严丝合缝,而且上面密密麻麻地雕刻着许多鸟篆虫符一样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既然爷爷开了口而且脸色严肃得吓人,我和我爸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毕竟爷爷说得有道理,这九曲黄河里的事儿谁也说不清,有时候莽撞犯忌可是会要人命的。

    更何况这个白森森的骨头架子紧紧地搂着个黑里透青的石缸,石缸上面又密密麻麻地雕满了鸟篆虫符一样的东西,确实是有些神秘诡异,让人猜不透缸里面装的究竟是金银珠宝还是鬼怪邪物。

    只是,昨天夜里我刚开始看到的并不是什么骷髅架子,而是一个肌肤如雪、仅仅戴了个红肚兜的姑娘啊?

    我记得清清楚楚的,那个红肚兜还镶着绿边儿,带子是黑色的,窄窄的细细的非常精致漂亮。

    至于那个姑娘,我并没有看清她的眉目五官,她给我留下的印象只有那八个字儿:冰肌雪肤、白璧无瑕。

    正当我心里面疑惑不解的时候,爷爷接下来一句话就让我和我爸大吃一惊。

    爷爷对着那个石缸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突然很是严肃地开了口,让我爸赶快给他准备寿器,说是他就要回去(去世)了。

    我和我爸相互瞧了瞧,心里面很是震惊而不解–爷爷他今年不过才六十多岁,而且身体无病无痛健健康康的,在此之前又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后事儿,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突然说这种话。

    “咋回事儿啊爹?你咋突然说这话啊?”爸爸急忙问我爷爷……

  20. 豫西老胡 yxlh

    不过,爷爷他却并没有给我俩解释什么,而是说完以后转身就走,一边迈步跳船上岸一边再次认真地强调说,那个寿器他最近就要用,自家买山料请木匠做估计已经来不及,干脆去棺材铺买口厚实点儿的算了。

    我和我爸面面相觑,认为爷爷他可能是一时糊涂或者是受了这个罕见石缸的惊吓,所以我爸就让我上岸解开缆绳,他把船划远点儿以避让那个骷髅架子抱着的石缸。

    渔船划开以后,那个骷髅抱着的石缸也就慢慢沉入水中不见了踪影……

    回家以后,我和我爸原本打算好好劝劝爷爷,让他不要胡思乱想的,结果爷爷他却摆了摆手,神色平静地表示人活百年都是难免一死,只要死得不是太惨太痛苦,就不是啥坏事儿。

    说完这些,爷爷就不再搭理我和我爸,而是自顾自地拿起扫帚像往常那样开始打扫着饭店前面的卫生。

    见爷爷不再提买寿器的事儿,我以为骷髅和石缸沉底儿冲走了、这件怪事总算揭了过去,却没有料到真正的诡异危险还在后面……

    为了避免被偷或者有人破坏渔网渔具等东西,爷爷他执意还要去老渔船上过夜看守。

    由于我太年轻而爷爷又有病在身,我们两个都不放心对方一个人夜里看船,所以当天晚上我和爷爷干脆一块在老渔船上过夜。

    为了安全起见,也就是为了远远地避开那个骷髅抱着的石缸,在睡觉前我还特意让爷爷将船往上游又划了百十米,这才拴好缆绳准备休息……

    不知什么时候,我睡得正香却突然又听到了黑子那种呜呜咽咽的声音。

    被惊醒以后我迷迷糊糊地发现睡在旁边的爷爷慢慢站了起来,朝船头走了过去。

    我以为爷爷要起夜小解,所以也没有当回事儿。

    就在这时,甲板上突然传来黑子又惊又怒的狂叫声,很暴厉的那种。

    知道事情不妙,我顾不得正睏急忙抓起并推亮放在枕边的手提矿灯,起身朝船头冲了过去。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