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黄河鬼门》——前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的事儿大揭秘

黄河鬼门是豫西老胡创作的小说,在中国灵异网免费连载。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灵异事件,在修建三门峡黄河大坝的时候,有个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匆匆回国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没有传出来,当时我爷爷作为修建黄河大坝的河工劳力,亲身经历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惊魂之事。

前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的事儿大揭秘

前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的事儿大揭秘

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灵异事件,在修建三门峡黄河大坝的时候,有个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匆匆回国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没有传出来。

注:三门峡黄河大坝是前苏联对中国156个援建项目中唯一的一个水利工程项目,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

当地七八十岁的老年人现在都还有印象,说是五六年(1956年)春上的时候,人鬼神三门中的鬼神二门,夜里面老是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哭声

那种哭声听上去好像很愤怒很绝望一样,连附近百姓家的狗都纷纷夹着尾巴直往床底下钻,把周围沿黄百姓吓得毛骨悚然、人心惶惶的,不知道究竟要发生什么大事。

结果第二年也就是五七年来了大批的水利工程队,要开工修建拦河大坝,周围的百姓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去年鬼神二门的哭声,是因为它们早就预感到要封了鬼神二门。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吧,在修建三门峡拦河大坝的时候,确实是出了不少骇人听闻的诡异怪事儿,只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外传出来而已。

据说在五七年十月份,有个苏联水利专家都被吓得神经失常,离开豫西回国去了……

当时我爷爷作为修建黄河大坝的河工劳力,亲身经历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惊魂之事。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豫西老胡
作者:最后更新于2016年10月31日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551,119 人参加, 跟帖 2913 条)
  1. 豫西老胡 yxlh

    中间省略一万字。

    二叔出车祸的第四天傍晚,邻乡的一个老客户打电话表示要清一次账,让我们去他家拿钱–开饭店的,避免不了赊账欠账的事儿,特别是对一些常客。

    当时我爸妈在市医院瞧我二叔还没有回来,我奶奶在家守着我爷爷怕他再出意外。

    而人家客户主动还钱的事儿又不宜推迟,免得到时人家找借口再往后推,所以我就决定自己去一趟好了。

    骑着“豪爵钻豹”赶到地方,收钱的事儿倒是挺顺当的–毕竟是熟人常客,那个做生意的客户看了下欠条、和我对了一下账,很是爽快地把前账结清,表示以后还会带朋友常去我家饭店。

    在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而且在我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段没有村子和路灯的县乡小道,两边都是庄稼地的那种。

    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没啥行人的小道上,我心里面多少有些紧张。

    好在我来的时候就将那个蛇头法绳带在了身上,所以也并不是十分害怕。

    正值快要秋收的季节,沿路两边庄稼地里的玉米秆儿、高粱棵子被风一吹哗哗作响、波浪起伏,好像有什么巨型怪兽隐藏在青纱帐里,随时都有可能猛地冲出来一样。

    月亮终于慢慢升了起来,只是有些毛毛的,而且还一会儿躲进云里、一会儿又露脸儿出来。

    顺着两边都是庄稼地的县乡小道拐了个弯儿,前面路中间突然有人冲我挥着手,要我捎带她一程–听声音,应该是个年轻的姑娘。

    明亮的摩托大灯下,那个站在路中间的姑娘看上去大约有十八玖岁的样子,水红色的短袖衫儿、洗得发白的紧身牛仔裤,显得细腰丰臀、美腿修长;

    虽然胸前小山峰不是很大,却是很挺很正点儿,再加上清清爽爽的学生发型和白皙无瑕的俏脸,以及细长秀眉下那双黑白分明的盈盈美眸,看上去绝对是美女一个……

  2. 豫西老胡 yxlh

    “大哥您好,我迷路了,我家就在那边的燕家楼,麻烦大哥送我一程吧,我给您钱。”

    说着,那个姑娘居然掏出厚厚一叠百元大钞,然后从中拿出一张冲我晃了晃,表示愿意付给我车费–那厚厚一大叠的钞票,我目测估计至少不会低于一万块。

    我有些犹豫不决。

    因为我又不是开摩的赚钱的,再说燕家楼刚才已经过去了,要送这姑娘回去我还得掉头往回再开几里地。

    可是如果我拒绝不送她的话,这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走在这种两边都是高秆儿作物青纱帐的县乡小路上,确实挺危险的,万一碰到流氓坏人后果不言而谕。

    再说从她刚才动不动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叠钞票的举止上来看,这个姑娘明显是社会阅历不深、不知道人心险恶。

    幸亏碰到的是我,要是其他男人,就算不劫财也会有劫色的可能……

    想到老爸老妈一直教育我要外圆内方、与人为善,再看看这个细腰丰臀、美眸明净却涉世不深的女孩子,我稍稍犹豫了一会儿,就决定掉转车头,送她回家。

    “谢谢大哥,谢谢呀!”那个姑娘见我点头答应、掉转车头,甜甜地道谢过后马上轻轻盈盈地坐到了后座上。

    或许是为了安全起见怕掉下去吧,她上车以后紧贴着我并且伸手轻轻扶着我的腰,身上那种洗发水和沐浴露以及年轻女孩儿身上那种特殊的体香混合到一块的香气,闻起来真是让人心神一动。

    再加上隔着薄薄的衣服我都能感觉得到那姑娘的玉手温温软软的又有些滑腻,我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了。

    不过,考虑到人家姑娘再漂亮但她毕竟不是我的对象女朋友啥的,我只好尽量克制着自己保持平静……

    往前还没走几里地呢,那姑娘突然叫我停车,很是羞涩地小声说她晚上喝了不少水,要去方便一下。

    人有三急,碰到这种事儿还真是没有办法;我只好停车,让她去“嘘嘘”。

    或许她一个女孩子也是有些害怕吧,她下车后并没有走得太远,仅仅钻进玉米地的边缘处,就开始“嘘嘘”了起来。

    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阶段,听到那种哗哗的嘘嘘声,我一下子联想到了发出那种声音的某些地方。

    再加上对方还是一个细腰丰臀大长腿的俏丽姑娘,所以我一时忍不住,裤子里某个地方不由自主地马上撑起了一个小帐蓬。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里面有些恼火:这个姑娘还真是的,乌漆麻黑的你到这个鬼地方干什么?而且在“嘘嘘”的时候又离我这么近,让我听到那种声音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某些部位与活动!

    这不是故意折磨人嘛!

    不过,虽然心跳加速我却并没有横下心来、祸害于她的打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男人好色、不能乱来!

    这不是君子小人、好人坏人的问题,而是为了一时痛快害人害己绝对是错误而不应该的–无论诱惑再大,但一些为人处世的基本底线我是绝对不会突破的……

    “你也真是的,这么晚了又这么偏僻的地方,你来这儿干嘛呢,就不怕有什么危险吗你?”等到那个姑娘“嘘嘘”完毕提好裤子出来以后,我皱眉责怪道。

    “大哥你是说会有拦路劫财劫色的吗?”那姑娘一脸童真地眨了眨美眸,说起话来倒是十分直白。

    “就算没有流氓坏人,你都不怕万一遇到其他什么东西?”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说什么“劫色”。

    “哦,大哥你说的是遇到这个吗?”那姑娘突然顿住了脚步,冲着我说了一句。

    我有些迷惑不解,无意间扭头一看,立马是背上一凉、浑身发抖–

    刚才还青春洋溢、美眸明澈的姑娘,这时候居然脸色惨白、眼中流血,嘴里面更是伸出长长的一条舌头!

    怪不得这么晚了、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会有这么一个细腰丰臀、美腿修长的俏丽姑娘呢,原来特么的是个女鬼!

    好在摩托车一直没有熄火,我惊骇之下立即挂档加油门儿,迅速松开了离合,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摆脱这个女鬼。

    可惜的是,惊骇慌张之下越急越坏事儿,由于油门儿加得太大而离合松得太猛,摩托车竟然砰地一下子被憋灭火了……

  3. 豫西老胡 yxlh

    一时好心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碰到了一个眼中滴血、舌头伸得老长的女鬼,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我明白自己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我的。

    月亮偏偏在这个时候又钻进了云里,冷嗖嗖的小风一吹,两边的玉米秆儿和高粱棵子哗啦啦地响。

    该死的摩托车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被憋灭火了,我心里面顿时感到一阵绝望,极是害怕那个眼中滴血、伸着长舌的女鬼上来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不松手……

    “嘻嘻,大哥别怕呀,我这只不过是戴了个面具而已,带在身边是为了准备吓唬坏人的–有时候这东西比防狼喷雾剂还管用呢,”

    那个女鬼倒是并没有扑上来,反而轻轻一笑连忙安慰我说,“大哥你再想想,要是鬼的话哪里会有实体、哪里会有影子呀;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可是有影子的,而且我扶着你的时候,你觉得我的手冰凉么?”

  4. 豫西老胡 yxlh

    听那姑娘说得有些在理,她有没有影子我没有印象了,但刚才她那扶着我腰部的手确确实实是温软滑腻的,再说反正摩托车熄了火不能迅速摆脱她,所以我干脆斗胆扭头再次看了看。

    果然正像她所说的那样,我再次回头看到的,已经不是面色惨白、双目流血又吐着长舌的样子了。

    “特么的人吓人、吓死人,你知道吗你!”

    我把摩托车打着火以后,借助明亮的大灯,发现那姑娘果然依旧是美眸明净、水灵俊俏,而且确确实实是有影子,我这才放下心来,大声训骂了几句出出气。

    对方如果是个男的话,我真要下去狠狠地踹他两脚揍他一顿;可惜她是纤纤细细的一个女孩子,我不能动手,就只好骂她出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大哥和我一样胆大呢,真是对不起了呀大哥,我知道错了!”那姑娘连连表示歉意,很是诚恳地请求原谅。

    “你这叫胆大啊?你特么你这叫年少无知、犯傻犯险!幸亏我这人虽然可能说不上什么好人,但我还有一些为人底线的;要是万一碰到流氓坏人,你这辈子就会被毁掉的–没有听说过奸-杀案么你!”

    我心里面感到很是窝火,老子好心好意送你回去,麻批的你倒是差点儿吓得我尿一裤子,所以我又大声训斥了她几句,而且还故意把“奸/杀”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对不起呀大哥,我错了;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你相信我一次吧大哥……”

    那个姑娘被我大声训了一顿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真诚地道歉请求原谅,然后请我好人做到底,说是既然你也知道有奸杀案,大哥你怎么忍心让我在这黑灯瞎火的路上一个人走呀等等。

    说实话,我心里面真想掉转车头自走自的,管她有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就算被人奸杀也是她自找的,谁叫她作为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竟然一点安全防范的意识也没有。

    不过,如果明天真有这个地方发生什么强女干甚至奸杀案报道的话,我心里面肯定会后悔和过意不去的。

    毕竟不见落水者而不施救不为过,若是碰巧遇到了落水者而不顺手搭救一把,心里面肯定会有些不安的。

    稍稍犹豫不决了一下,我重重地出了口气对她说,赶快上车吧,这次我送你到家算了,以后只要别让我碰到,你特么半夜里爱去哪儿去哪儿,就算把三门峡所有的光棍村和老坟圈子半夜里都统统转一遍,那也是你的自由!

  5. 豫西老胡 yxlh

    或许是因为她也知道她自己有错在先、目前的情况确实有些危险吧,所以虽然我说得很难听很离谱,那姑娘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并没有反唇相讥也没有一赌气干脆不坐我的车了……

    几分钟以后,那姑娘轻声对我说,前面那座院子就是她的家,让我停下就好。

    扭头瞧了瞧前边不远处的路边果然有座孤零零的农家小院,我于是就捏离合、踩刹车,让她下去。

    等那姑娘轻盈一跃下了车,我掉过车头以后,那姑娘马上又换了个面目。

    她不但没有像刚开始所说的给我车钱也就罢了,反正我又不是开摩的赚钱的,可是她,她竟然连个“谢谢”都没有说。

    没有说个“谢”字也就算了,那姑娘居然嫣然一笑冲着我说道:“好啦,你也不用谢我,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就行;

    看在你这人财色不迷本心、还算不错的份上,我就送你八个字:振和后亿、一越双关,实在解决不了的话,不妨过来找我。”

    说完这些,那姑娘轻轻一扭小蛮腰,径直转身推开大门走进了院里……

  6. 豫西老胡 yxlh

    “卧槽,竟然碰到一个白眼儿狼!”

    需要帮忙的时候说话甜甜的客客气气,等到用完人家以后不但不道谢、不说一声进屋喝杯水,反而倒打一耙,说什么我不用谢她,还让我记得欠她一个人情!

    “欠你一个人情?特么我欠你一个情人还差不多!”我叹了口气,觉得真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至于莫名其妙的什么“振和后亿、一越双关,还是震河厚谊、一语双关或者是一月双官”,我倒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来不及多加琢磨,挂档加油门儿往家赶去……

    在走到刚才遇见那个姑娘的三岔路口时,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刹车仔细瞧了瞧,立即是浑身一凉深感后怕,同时也终于明白了那个姑娘为什么会说要我记得欠她一个人情!

  7. 豫西老胡 yxlh

    既然是悬疑灵异小说,那自然要提前设定好深坑答案,安排好主线支线等等。

    所以这个故事不会跑题,而且坑坑不断、有坑必填,最后一定会与开篇那个“苏联水利专家”以及“紫色怪牙”相呼应,最终填上那个大坑。

    其实包括电影电视也都是业余消遣之物,小说亦如是;

    如果路过的朋友不介意这只是小说,不非要拘泥于什么“绝对真实”“亲身经历”的话,还请点赞顶贴为谢,同时我也不会轻易弃坑留个悬念在这儿。

    再次感谢所有顶贴支持的朋友,感谢网站给予的大力推荐!

    • 相伴

      绝对顶你

  8. 豫西老胡 yxlh

    另外再说一句,这个故事为了追求所谓的真实性,有些慢热,真正精彩的还在后面(我自己吹的啊).

    再次忍不住说一句,如果非要看那种“亲身经历绝对真实”的灵异事件,除了那种或许是错觉、自己根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的以外,我能写出有头有尾、曲折起伏,而且看上去“绝对真实”的“亲身经历”很多种很多篇。

    但是那种有现象有疑问却没答案的灵异事件我确实看得太多太多了,而且我以前也出版过上百万字的那种东西,看得多了,真是有些腻味,所以才想要写个有人物有剧情有悬念有答案的故事,以供网友消遣。

    • hermes

      这部小说叫啥名?

      • 豫西老胡 yxlh

        早上好,至于书名尚未想好确定,欢迎顶贴点赞、捧场支持,谢谢!

    • 相伴

      这小说出实体书了吗?我得买一本

  9. 中国灵异网 中国灵异网

    本文已加入新开发的“直播”功能,当有新回复后自动置顶到网站第一位。

    • 豫西老胡 yxlh

      非常感谢网站的大力推荐,老胡心领啦!我一定认真给前来贵站的网友们好好讲故事。

      另外,老胡已经在百度口碑中五分评赞。

  10. 白夜行

    其实网站不仅需要灵异事件,也需要这样的灵异小说,支持楼主,多更新!

    • 豫西老胡 yxlh

      感谢理解,谢谢!

      我也认为作为一家网站所提供的内容要尽量丰富些,毕竟山珍海味多了也会腻的,加上我写的这种街头小吃大排档,不算坏事。

      还请高抬贵手、点赞顶贴为谢,只有您的顶贴支持,我才会有大力更新的鸡晴。

  11. 简简单单

    请问在哪里可以看呢

    • 豫西老胡 yxlh

      早上好,在这里看就行啊。

      只要朋友们能够点赞顶贴,我就会多多上传更新的。谢谢!

  12. 路遥

    请作者告知在哪里能看到后续的情节

    • 豫西老胡 yxlh

      早上好,后续的情节在我大脑里哈。感谢支持,握手问好。

      还请有空路过时能够高抬贵手点赞一下,或者是顶贴一记,谢谢!

      我马上就更。

  13. 豫西老胡 yxlh

    因为我本来应该直走而不应该右拐的,但我刚才在遇到那个姑娘的时候却是在右拐不久的路上。

    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可能会鬼使神差地往右拐,因为右拐的小道并不是我回家的路,而是通往声名狼藉的怪地–黄河滩老行刑场。

    那个地方自清朝经民国、直到八十年代后期就一直就是砍脑袋、枪毙犯人的行刑场。

    据说黄河滩老行刑场很是古怪吓人,前些年有人赶集的时候路过那里,还被几个半截缸(无头尸体)拦住要钱。

    想到这里,我赶快顺路直走,心里面很是有些后怕:如果不是那个姑娘要我送她回家,我肯定会骑着摩托车一直冲到黄河滩老行刑场,如果那样的话,后果肯定不妙!

    一路平安无事地回到家里,我简单吃过饭洗了个澡,待在房间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琢磨着–

    今天晚上我遇到的那个白皙俏丽、美眸明净的女孩子,她怎么正好就在通往黄河滩老行刑场的小路上?

    从她最后所说的要我不用谢她,只是记得欠她一个人情那句话来讲,她肯定不是迷路了,而是借口让我送她回家,从而救了我一次。

    可是,她为什么不但没有被迷往黄河滩老行刑场,反而还能救人呢?

    对了,当初她脸色惨白地两眼流血、吐着舌头的样子,她说的是带有面具以防坏人,可我当时只顾生气训她呢,根本没有看到她拿有什么面具–再说戴面具、摘面具会有那么神速么?

    想到这里,我心里面真是有些疑惑不解,搞不清楚那个纤细苗条、美眸明净的俏丽姑娘究竟是人还是鬼!

    如果说她是鬼的话,但她又明明有影子,而且她那扶着我腰部的手温软滑腻,绝对不是冰凉冰凉的那种。

    如果说她是人的话,正值青春妙龄又没有男朋友陪着,乌漆麻黑的她去那个鬼地方干什么?

    我愣了一下,突然又想起来一个非常关键的细节。

  14. 豫西老胡 yxlh

    求点赞求顶贴,这个点击量慢慢上来了,但点赞与顶贴的实在太少太少,让老胡我很是汗颜啊。

    只有您的点赞顶贴,老胡才有好好讲故事大力更新的动力啊,拜托拜托!

    点赞一次胜造七级浮屠,顶贴一记胜烧头香无数!

    • 1791904954

      楼主加油,写得很精彩,很传神,把主人公内心表现出来了

  15. 豫西老胡 yxlh

    她说她家就在燕家楼,但我现在想起来,我送她下车的地方,好像根本还没有到燕家楼。

    因为燕家楼虽然也临着那条县乡小道,但燕家楼的房子是一排一排的,紧靠路边的地方也有几家小饭店、小卖部,根本不是孤零零地只有一所农家小院。

    还有就是,我上个星期还从那儿经过,记得清清楚楚的,沿着那条路在到达燕家楼之前,路两边全是庄稼地,根本没有什么单家独户的农家院。

    一念至此,我身上不由得再次一凉,很是怀疑当时那个女孩子也是对我用了什么障眼法,让我看到路边有个住家户。

    虽然琢磨不透那个白皙俏丽的姑娘究竟是人是鬼、是精是怪,但她好歹并没有害我,反而可以说是救了我一次,否则的话,我现在很有可能就在黄河滩老行刑场呢……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终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我再也没有看到那个白森森的骷髅架子抱着个黝黑泛青的石缸站在我房间的门后。

    至于爷爷的那条老渔船,我爸也正找人洽谈处理掉的事情。

    在我遇到那个人鬼不清的俏丽姑娘的第三天下午,前往亚武山找其师傅玄真道长的吴半仙也终于回来了,并且主动找到了我家。

    不过,吴半仙给我们带来的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吴半仙很是凝重惋惜而又无奈地表示,他找到了他的恩师玄真道长。

    玄真道长听其详细讲了一下那个骷髅和石缸的情况以后,又认真掐算了一番,然后让他转告我们说,尽快再找高人处理一下试试;或者,就准备两口棺材,节哀顺变吧……

  16. 豫西老胡 yxlh

    两口棺材?节哀顺变?

    我们全家听吴半仙这样一说,立即面面相觑、很是惊骇!

    这个吴半仙一向心底儿善良、说话和气,从来不会说些什么让人感到心烦和不吉利的话,而且他也从来没有依靠吓唬人骗过钱财。

    可是这一次,吴半仙竟然说出让我家“准备两口棺材、节哀顺便”的话来!

    见我们一家都是一脸惊疑不信的样子,吴半仙咳嗽了一声,很是凝重地补充说:“咳咳,我吴本初一辈子都不想说这种人家不爱听的话,但这次,是我师傅他老人家让我一定要如实转告,说是骗人不好,而且他老人家的原话就是那样说的。”

    至于那个骷髅和石缸究竟有何来历,吴半仙表示他师傅玄真道长也掐算不出、猜测不透,只是察知它戾气煞气极重极重、根本无法化解,至少方圆百里的佛道之士应该无人可以做到。

    所以,玄真道长才让吴半仙如实转告,让我们赶快去外地碰碰运气,试试能不能找到道行更高的修行中人帮助化解,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只好准备寿器、节哀顺变了。

    说完这些,吴半仙一分钱也不肯收,也不肯留下吃顿饭,马上就起身告辞,表示他这次之所以犯忌实言,就是为了怕我们不当回事儿而疏忽大意了……

    送吴半仙回家以后,我们全家都觉得这事儿太过诡异吓人。

    既然连吴半仙的师傅玄真道长都没有办法化解处理,而且他甚至说方圆百里都无人可以解决这个事儿,那我们应该去哪里找道行更高的修行中人?

  17. 豫西老胡 yxlh

    如果说人家吴半仙是为了故弄玄虚吓唬人从而骗人钱财的,可是吴本初根本没提化解之法,更是连我爸主动给他的钱人家都坚决不要。

    我爷爷只是低着头一直抽烟默不作声,直到最后他才说了一句,再找个“明眼人”算算看,万一吴半仙的师傅老糊涂算错了,岂不是让我们家瞎紧张一场。

    对于爷爷的这个说法,我们全家都很赞同,毕竟神仙还有失误的时候呢,他玄真道长再厉害,也不可能像佛祖如来那样洞悉三界之事–至少,那个骷髅和石缸的来历,他就掐算不出来。

    而离我们这儿十多里外的周坝头(村名),就有一位“铁嘴神卦”周若清。

    虽然周若清不能改运改命什么,但他们周家祖上几辈儿都是研究奇门遁甲的,在算卦方面确实是非常厉害。

    毕竟自古都有“学好奇门遁、来人不用问”之说,周若清给人算卦也是那样,求卦之人进门以后找个凳子一坐,根本不用你开口,周若清就能将你求问之事说得明明白白。

    更重要的是,周若清性格梗直、铁口无忌,当真是有啥说啥毫不讳言,所以才被周围的人称之为“铁嘴神卦”。

    据说我们村的胡二海,七八年前带上厚礼去周若清那儿问卦求指点,结果周若清二话不说直接把胡二海带给他的礼物给扔了出去,说你还是早点儿去自首争取政府宽大处理吧,你逃不掉牢狱之灾的,我周若清怎么能收你这种人的东西。

    后来,胡二海惊愕过后转身就走,直接就去公安局投案自首了,听说被判了十五年的有期徒刑,现在还没有出来呢……

    既然奶奶他们也赞同先去周坝头请周若清算上一卦,我爸当天就带上一条帝豪烟与一件仰韶酒赶往了周坝头村。

  18. 豫西老胡 yxlh

    不过,等到我爸从周若清家里回来时,我发现他脸色很不好看。

    原来,我爸在周若清家里奉了烟酒坐下以后,周若清皱眉思忖了一会儿,就站起身来把烟酒之物客气而又坚决地送还我爸,直言不讳地说是你们家的事儿我看得准却帮不了忙,一个月之内会出两口棺材的,回去准备后事吧,我无能为力。

    听爸爸如此一说,我们全家再次面面相觑,深感绝望。

    如果说玄真道长可能老糊涂或者看错了还有可能,可是“铁嘴神卦”周若清说的居然与玄真道长一模一样,他们两个同时错到一块的可能性太小太小了!

    无论是玄真道长还是“铁嘴神卦”周若清,在我们这方圆百十里都是鼎鼎有名的。

    现在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地都说我家要连出两口棺材,再加上前段时间遇到的那个骷髅抱着个石缸的事儿,我们全家一下子紧张不安了。

    “如果这事儿真的避免不了,我和你妈都一大把年纪,你干脆提前给我俩准备两口棺材算了。”我爷爷倒是豁达无畏,表示为了避免祸及儿孙,愿意早点儿“回去”。

    我和我爸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爷爷,期待他能说出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当初一看到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爷爷他就吩咐赶快准备一口棺材,而且我二叔一出事,爷爷就料到跟那个骷髅有关。

    “咳咳,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就干脆把当年的事儿简单说一下吧,”

    爷爷咳嗽了两下,终于开了口,“其它大江大河上有漕帮排帮等江湖帮派,其实这黄河上也有一个更为神秘的门派,叫做镇河宗,我们胡家以前就是镇河宗里面的一员……”

  19. 豫西老胡 yxlh

    原来,九曲黄河上早就有个道门组织,叫镇河宗;与漕帮排帮他们不同的是,镇河宗乃是道家门派的一个分支,讲究的是以术济世、造福黎民,而不是逞凶斗狠、祸害百姓。

    由于镇河宗的祖师爷从一开始就定下了“大道无形、藏身隐名,永镇黄河、恩泽万世”的门规,所以极为神秘、知者甚少。

    我们胡家早就加入了镇河宗,直到我太爷惨死以后,我爷爷他才果断退出了镇河宗。

    “那个镇河宗是个黑社会或者是个邪教组织吗?”我对所有的帮派组织都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听了爷爷的话以后立即追问道。

    “不,正好相反,镇河宗一直强调的都是永镇黄河、恩泽万世,是保护河工渔民、沿黄百姓的,从来都没有做过害人的坏事儿!”爷爷摇了摇头果断地回答说。

    “既然这样,爷你为啥会退出镇河宗呢?”我继续追问。

    “因为,当时镇河宗里面好多前辈高人都莫名奇妙地惨死了,全部都和你太爷一样,自己把自己从头到脚剥得血淋淋的;听说就是因为他们碰到了个骷髅架子,一个个才像得了精神病一样自己把自己给残酷折腾死。”

    爷爷搓了搓手继续说道,“所以前段时间我看到了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就开始有些怀疑当年镇河宗前辈高人碰到的东西,是不是和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一样……”

    “现在镇河宗还没有消失吗?”我爸也在旁边插嘴问道。

    “嗯,镇河宗要求的是不显山不露水隐身藏名,当年灭了那么多的会道门,镇河宗却一直都延续着,毕竟它不是一般的帮派组织,也从来不做违法犯罪的事儿,算是正统道术的一个分支流派。”

    爷爷点了点头,再次强调镇河宗可不是黑社会组织,虽然咱们胡家早就退出来了,但也不能胡扯八道,镇河宗是正统道门的一个分支,做的都是保护河工渔夫、沿黄百姓的好事儿。

    “好事儿好事儿,既然镇河宗做的都是保护老百姓的好事儿,四十多年前为啥一下子死了那么多镇河宗里的人,而且一个个都是自己剥了自己的人皮!”

    奶奶在旁边好像有些并不认同爷爷的说法,“先别管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了,还是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找谁给化解一下自家的麻烦吧。”

    奶奶说得有道理,不管那个镇河宗是好是坏,是散了还是仍在延续,那对我们胡家都不重要;当前最为重要的是,赶快另请高人给解决一下我们家要“连出两口棺材”的问题。

    可是,就连吴半仙和他师傅玄真道长都无能为力,我们家又能找谁来进行破解呢?

    要知道无论是玄真道长还是“铁嘴神卦”周若清,都是非常厉害的。

    特别是周若清,多年来虽然从没有给人破过灾殃,但确实是料事如神,还从来没有听人讲过他算卦不准的。

    既然玄真道长和周若清都认定我们胡家要连着出两口棺材,这肯定是不会有假。

    老爸老妈他们都很紧张,爷爷却是执意要和奶奶他们“先走”,说是这样就能破了那个魔咒,避免祸及儿孙家人。

    “咳咳,当年你爷在出事儿之前就说过,他走了之后就能给家人免灾;现在轮到我了,我也不能拖累你们……”

    爷爷再次对我爸说,要他赶快准备两口棺材就行,说是他和我奶奶都一大把年纪,该享的福也享了、该受的罪也受了,早点儿回去也不是啥坏事儿。

    我爸我妈当然不肯,却一时也想不出来去找谁来化解。

    正在这时,我突然想到那天收账时遇到的那个姑娘。

    当时她转身进院之前,好像说过什么“看在你这人财色不迷本心、还算不错的份上,我就送你八个字:振和后亿、一越双关,实在解决不了的话,不妨过来找我。”

    那个时候我不明白她的说究竟是“振和后亿还是震河厚谊,一月双官还是一越双关”,现在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丫头她,她说的竟然是“震河后裔、一月双棺”!

    镇河后裔,指的应该是镇河宗的后人;一月双棺,指的就是一个月要出两口棺材啊!

    想到这里,我立马激动了起来,好像快要溺水淹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行不行先抓住再说……

  20. 豫西老胡 yxlh

    一口气更新了近五千字,今天的任务老胡已经完成;

    看在老胡够实在够勤快的面子上,还请路过的朋友们能够高抬贵手、点赞顶贴一下,感谢感谢,老胡在此拱手有礼啦!

    最后,如果点赞与顶贴给力的话,这说明还是有朋友愿意继续看的,那样的话我下午或晚上再上来一次,仍旧会大力更新,谢谢!顺祝所有点赞顶贴的朋友们开心顺心、心想事成!

    • 青羽

      更新快一点,很好看

      • 豫西老胡 yxlh

        好的,谢谢支持,欢迎有空常来、不吝指教,谢谢!

        • 橙子

          快更快更,好看好看

    • 哭不出了

      老胡辛苦啊~

    • 哭不出了

      任务虽然已经完成,福利还是可以再砸一波撒~

      • 豫西老胡 yxlh

        好的,谢谢啊,我马上就更。握手!

        • 1791904954

          楼主写的太精彩了,赞一个!

    • 风儿

      我才路过看到,有情节、有悬念,还想一探究竟。希望老胡同志继续努力!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