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不要徘徊在深夜

偶然在天涯论坛看到了一篇转自本网站的文章,才有幸来到了中国灵异网这个网站,看到了众多网友的奇闻异见,今天在评论里跟网友清风的真挚聊了几句,看了他的故事,我也决定说说我的故事,之前嫌打字太累懒得写,一直只是看看大家的故事。言归正传,事情是这样的。

03年的时候我从家乡考到了上海的一所艺术学院,让我见识到了大城市的繁华与绚烂,并从此爱上了这座城。故事并不是发生在学校里。大四开学后,我通过平时演出,工作认识一些经商的朋友,那时候因为我的专业不错,所以除了必须性的演出,我能接到很多商业演出机会,所以收入自然在我们班级算很高的,那时候年纪小,性格张扬,还多多少少有些爱慕虚荣,有了钱没想投资什么,而是立刻给自己买了一辆车,当时钱不多,买了一辆红色马自达3,刚有车,所以之后的一大段时间不论做什么都要开车,甚至工作结束了,深夜也会开着车在高架桥来回游荡,心里那个美。

当时为了演出方便,也为了能有时候带女孩儿过夜,我在闵行租了一套房子,是个比较新比较好的小区,还是复式,我一个人根本住不了,只是为了显摆吧。租房时候,就想着二楼可以作为健身什么。等住进去才发现没事情根本就不会上楼,所以楼上一直空着。平时我都是在楼下活动。

我记得很清楚是夏天,那天演出完换好衣服,卸了妆大概十点从剧院出来,跟朋友去大排档吃了炒年糕,大概十二点半离开,到家大概快两点。家里有我养的一只雪纳瑞,我叫他布丁,因为太晚,加上两个小时演出又唱又跳,确实累了,没有遛它就匆匆洗澡睡觉。上海的夏天热,布丁一直都趴在卧室门口睡觉,就这样有时候都热的大喘气,有时候我把它抱上床没五分钟他就热的跳下去,又回门口了。可是那天我还没睡着,布丁就一下跳上床,而且像小人一样和我背靠背睡着,我当然虽然热但是反而觉得它更可爱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它的叫声吵醒了,我根本没多想就翻身把手放它屁股上,想让它不要叫,这时候我迷迷糊糊看见我脚下床边站着一个人,个子大概一米七,男的,我能看到穿着深色中山装,梳着背头,很油那种,然后背着手很挑衅的看着我,但是脸是一团白,因为为了通风我晚上睡觉是不拉窗帘的,我以为是月光反射。

当时我特别害怕,第一反映是完蛋了,肯定有人从窗户进来偷东西,(我住在七楼)所以我马上眯着眼睛假装没有醒来,因为当时除了车,我唯一值钱的又放在家里的就是一台索尼笔记本电脑,一部诺基亚呢N71一个钱包,就算全拿走我都会装作不知道,绝对不会反抗。

我紧张的甚至不敢呼吸,就在这时候,我瞥到我床的左边,也就是布丁睡的那一边,一个女的坐在床边,背对着我,特别瘦,床着一件累死于风衣的黑色衣服,还是收腰的,特别合身那种,披肩发也是特别垂,这时候我意识不对,我用手使劲揉了眼睛,然后两个人都消失了,我拿起手机看了看,马上四点了,天一会就要亮了,我当时一直是认为自己眼花了,所以没有害怕的意识,也没发现布丁赶都赶不下床。

我起来从冰箱拿了饮料,打开电视看,一直到八点多,我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事也就忘记了。我没有像大家遇到脏东西后病倒了的状态,唯一就是开始特别怕冷,那种冷不是冬天穿少了那种冷,就是感觉每个毛孔都渗透进去的那种寒意,大热天我都不敢开空调,还把浴巾披在身上。

我认为我是出汗后立马吹空调,受了风,还专门拔了火罐。但是也没好,因为不是什么大毛病我根本没放心上。不知道过了几天,后来我感觉也就过了两三天,因为那部剧我们早演一周,所以我基本每天回来都在凌晨,那天还是一样晚归,我刚打开门布丁一下狂叫着冲了出来,以往我一开门他也是冲上来但是绝对不会叫,那天它可以说是横冲直撞,而且跑到了楼道,我还喊它让它不要叫,怕吵到周围邻居,因为我在喊它所以还没有来的及开灯,就在我要开灯时候,我一下发现那两个人,现在楼梯口,面对我,没有动,穿的还是那身衣服,脸一团白,这次我看到那天坐着的女的比男的高,我真是吓疯了,一把把门摔上,拔下钥匙就往楼下跑,布丁也跟着我跑。

一直跑到小区院子里,我还是觉得腿软,手也在发抖,我当时就想今天肯定是回不去了,而且我意识到觉得我那两个是鬼。小区里有路灯,也有晚归的业主,缓了几分钟,我就带布丁上车,好在还没进家,否则估计钱包手机都来不及拿。

两点多也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但是当时我脑海里肯定的是绝对今天睡不了觉,哪里都不敢去,但是又相当累,浑身无力。就是去酒店也是害怕,开着车我突然路过一家洗浴中心,我想起洗浴中心的大厅都是好多的床,很多人在休息,那样我还不至于害怕,我就把车停到洗浴中心的车场,可是布丁不能进去,好说歹说,给了值班前台接待一百元,并且保证布丁绝对不会随便大小便,并承诺在七点半他们交接班之前带他走,才同意把布丁拴在前台椅子下。就这样我俩在洗浴中心待到七点,这期间我一分钟都没有睡,甚至是靠在休息的床位上。

天亮了,我打电话给两个朋友,让他们来找我。其中一个朋友是我们团里的钢伴老师,是上海本地人,他说带我去找一个阿婆,她懂这些,我就开车带他俩去了阿婆家。

阿婆住在一个物流公司的院子,也不是自己的房子,是阿婆和她的老伴住在这里帮物流公司看院子。屋子陈设很简单,就是大多数老年人家里那样,很干净,唯一不一样的是客厅旁边隔出来一块,墙上只贴着一张红布,下面的桌子上摆着香炉,很多绢花,还有好几尊菩萨像。我们来的时候只有阿婆的老伴在,善良的老爷爷给我们倒水,并告诉我们阿婆买菜去了,很快就回来。虽说是很快,但是我却既紧张又着急,因为我怕到了极点!

没过多久阿婆回来了,我们赶紧站起来迎了上去,阿婆跟我的朋友简单聊了几句,然后我朋友告诉她说我看到了脏东西。这时候阿婆笑眯眯跟我说,看看,你们小年轻爱玩,天天半夜不回家,还在外面。我甚至声音颤抖着说,对,最近都是这样的,自己在家待不住,总是玩够了回去睡觉。我还没说我看到了什么,阿婆让我洗了手对着菩萨像和墙上的红布上香,我赶紧照做,而且发自内心的无比虔诚。然后阿婆就开始抽烟,我则一直在菩萨像前一个大概阿婆自己做的那种垫子上跪着。

阿婆不知道嘴里是唱还是说着什么,然后拿香在黄纸上画着。过了一会儿对我说,你总半夜回家,你把两个被车撞死的人带回家了。我赶紧说,对对,就是两个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阿婆点点头,说,没事我帮你送走,我简直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就快要热泪盈眶了,心里也轻松了不少,还接着问,我说我就是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阿婆说,你要是看到了脸你就没命了,我瞬间又陷入恐惧,但转瞬又庆幸自己没有没有看到。

因为阿婆说我把那两个带回来了家,自然要去家里面做法,(我管它叫做法事)让我买红布,还有一些烧纸,香,还有一床新被子,然后再给阿婆买一件红色的新衣服。并且强调不用买贵的,最便宜的就行。然后让我自己也买一件红色的衣服。这些都是第二天做法的时候用的。我赶紧谢过阿婆,跟我朋友就去采购这些,阿婆说给她的衣服不是她穿,实际上是她请来的神穿,也买最便宜的就行,但是我想阿婆是老人家,还帮我,我还是买了一件中等价格的给她。买完这些,我跟布丁又在我朋友家借宿了一晚,那一晚我还是一夜没睡,一直在看国外剧团演出的碟片,不是我多努力,是因为我看其他节目都害怕,我朋友也在我强求下不许睡觉,陪着我,只有布丁在沙发旁睡的跟之前一样。

终于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开车接阿婆和公来我家。阿婆还特意强调让我喊两个未婚的男性朋友也一起来我家,正好昨天那俩朋友都处于光棍状态,就强行被我喊来。这是三天后我第一次回家。他们都在,我仍然有些害怕。到家后,阿婆把他家里墙上那块红布也带来了,然后找了一个位置贴在了我家墙上,我问阿婆她说这是神,专门请来帮我的。弄好这些,阿婆开始用红纸剪了一串小人。然后让我拿一个铁盆,用来在里面烧纸。弄好这些我就是楼下买了些外卖回来给大家吃,因为阿婆说要到夜里十一点后开始。

到了十一点一刻,阿婆说可以开始了。让我换上新买的那件红色上衣,然后他让我一直在烧纸,然后给那块红布上香,中间还有很多小细节我已经想不起来了。过了好一会,阿婆让我躺在卧室床上,盖着新买的那床被子,然后把小人放在被子上,围着我用一个树枝一样的木棍,打着那些小人,嘴里一直念着什么,大概是咒语吧。几分钟后,她说好了,然后把小人裹在他让我买的一块红色花布里,拿了一些纸钱,还有香,让我那俩朋友中的一个下去烧了,因为阿婆说我当天晚上不能出门,已经十二点多快一点了,我的两位朋友因为害怕都互相推脱不敢下去,在我苦苦哀求外加请吃大餐的条件下,我另外一位朋友才答应我下去替我烧了这些。阿婆特意强调一定要在十字路口烧掉。做好这一切,阿婆也要回去了,因为那晚我不能出门,我只好让我那位弹钢琴的朋友送阿婆回去,另一位留下陪我。

阿婆走后,那一晚,我俩各自占据一个沙发看着电视,聊着各种听来的有关鬼神的故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沙发睡着了,大概是好几天没敢怎么睡觉,又加上阿婆的帮忙,第二天醒来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不知道是我心理的作用,还是阿婆请来的神仙的保护,整个屋子都感觉充满了阳光,亮堂了很多。但是我还是请朋友陪了我几天,再后来我就请朋友来跟我合住,但是我再也没有看到什么,直到一年后搬离了那个房子。

到今天我因为工作的原因还是经常熬夜晚归,当然我也真的改不掉晚归的毛病,只是再没遇到什么了。大千世界,我一直都觉得那些传说里的神仙鬼怪是存在的,在这个网站看到这么多朋友的经历,见闻,让我更加笃信他们的存在了。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我是一个阅读者。
最新跟贴(有 5,302 人参加, 跟帖 18 条)
  1. 阿拉善奇木轩颖齋刻烈

  2. 珍惜身边的人

    读起来很真实!

    • 毒舌上司

      谢谢

  3. 牛建亚

    晚归只是一个窗口,祸根是你的德性。其实你早就垮了。

    • 牛混蛋

      “扭贱鸦”只是一个狗屎

  4. 清风的真挚 清风的真挚

    写得非常好,比我好多了!有文化底蕴就是不一样。赞!!

    • 毒舌上司

      谢谢,我也是不学无术的主,就是喜欢看大家的文章

      • 清风的真挚 清风的真挚

        支持,你说的没错,有故事还请共享,我最近比较忙,都没发文章,只有上来逛逛,等闲下来我还会再发的,灵异网也越来越好了,还支持打赏,想必以后不但能在灵异交友,还能赚点小费。想想就开心。真心希望灵异网能越来越好!

  5. 罗哥

    中国灵异网有一点好,没有乱七八糟的广告。不像有些网站,这面一直在关闭广告,那面还往出弹。根本没法看,时间长了,人气也就没了。

    • 清风的真挚 清风的真挚

      这位朋友说得好!灵异网一定也会越来越好的。虽说来这不长,但站主还有很多网友都是好人。抛开灵异不说,大家在此都是很有爱的。

    • 朵朵 朵朵

      说到我心里去了,这个网站干净

  6. 牛建亚

    你又在骂娘了。编辑把你所有骂娘的话删了,那是对你的挽救。但是删去之前我还是看到了,既然让我看到,我就在原地说几句。

    别人的你看不见,你一直在照自己老母的葫芦画别人的瓢。这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的本质是用大麻治癌症,痛得受不了了管不了别的,代价是拿你自己的老母消费。我知道你也懒得去想它了,但是掩耳盗铃别人听得见,也看得到。人走到这一步是穷途末路,是一种灵魂被摧毁的干嚎,只有和你一样的人渣会觉得你还能占点便宜,因为他们和你有同样的致命弱点,以为天只在看别人做,而自己总会有点运气。你天天说灵异,天天写灵异,隔着靴子挠痒你看得见灵异的本质吗?这个世界因果有道,善恶是非自有应报,神鬼精怪王侯庶民都遵循这一原则,你能独游其外?看到一次亡灵你可以请人超度一次,看到两次你怎么办?看到十次呢?本不治治标,纲不实修目,你的人生就只能到处奔命,惶惶不可终日。

    人生是一种自我约束,是一种责任。面对一个几近疯狂的人生赌徒,我没有打破自己的底线。不管你怎么喷,我说好一个网名就是一网名,说好不用自由言论以外的语言就不用无赖言论,说好讲道理我也从来没有用臆想的罪证污蔑过你。你做到哪一条?我有资格教训你。

    • 毒舌上司

      看见就好,就怕你看不见

  7. 朵朵 朵朵

    你俩不再舌战就好了,每次看见了又不能当作没看见,看见了心里又不舒服。。。。

    楼主这篇写得很好,看了过瘾。

  8. 蝴蝶蜻蜓

  9. Mr.WEN

    见过很多 但是我一点都不怕!不知道为什么!!!我还很好奇去看

    • 毒舌上司

      我见过以后也就不害怕了

  10. mary

    向上帝认罪悔改,鬼之类的必不敢靠近你。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