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灯:半夜点上一盏灯,奇妙的事发生了

这是我的亲身灵异经历,那会上高中了,课程很紧,每天都要学习到很晚才能睡觉。有一天我们村的变压器坏了整个村子都黑漆漆的。灵异事件就发生在这个晚上。

没电,作业又没做完,家里又没蜡烛(那会家里穷,没有多余的钱买蜡烛的。只要没电村子的人都看会月亮星星后马上钻进被窝的)可是我怎么办呢?好讨厌的作业,正发愁时突然看见了我家的用来捣碎蒜的那个捣蒜窝窝,这窝窝铜质的,外型很笨重但是四周刻着看不懂的文字,似乎年代很久远。灵机一想,有了!嘿嘿!区区没电能难倒我吗,笑话?

拿起捣蒜窝窝,往里到了一些做饭用的胡麻油,然后从被子里撕了一溜棉花搓了个两寸长的灯芯。在胡麻油里沾了沾,搭在窝窝沿边顺进窝窝里的油里。拿起火柴轻轻的一划一点,呵呵,成了。闪亮的火花照亮真个屋子。

奇妙的灯:半夜点上一盏灯,奇妙的事发生了

奇妙的灯:半夜点上一盏灯,奇妙的事发生了

作业好多呀,不知不觉就很晚了,可能有0点过了吧,作业做得也差不多了,仰起头来身子如释重负的往椅子上一靠,哦!这是什么?房顶有一支火苗,还向外泛了一个一米大的光晕,光晕里还和放电影一样,我惊奇的看了一眼油灯窝窝,里面的火芯很强劲的燃着,再看看房顶,光晕里好像是一个姑娘,看不清皮肤黑白但感觉轮廓很好看还略略有点婴儿肥,镜头是从下往上取得,刚好看见姑娘的脸,她在愉悦的说着什么,背景是傍晚的天空,有点泛红,过了几分钟,图像里又出现了一个年轻男子,衣服看起来有点古怪,感觉梭梭拉拉的,手里端着什么,好像是一个碗,但是有些粗糙,递给了姑娘,姑娘接过碗喝了一口。男子坐了了下来,他们继续说着什么,突感啪啪的两声,油灯窝窝里的灯光闪烁摇曳了两下,灭了。屋子马上昏暗了后多,房顶的那支火苗还在闪烁着,这会故事里的男人女人站了起来,女人先拿起了碗,又拿起了一个东西,镜头在摇晃,很快消失了,房顶的火苗也没了。屋子一片漆黑。我慌忙地摸见火柴再次点着油灯,望向房顶,什么也没有了。

后来我又试了好几次,都在没有出现那天晚上的事情。只到一年后的一天,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但是故事和上次的不一样。相当离奇

人已赞赏
编辑推荐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夏夜问路

2016-9-4 23:23:55

灵异事件

野外科考遇到的灵异事件(2)

2016-9-5 12:39:01

5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为什么要骂他? 不懂哦

  2. 兄弟,你和牛建亚有什么深仇大恨吗?干吗骂那么难听?

  3. 自从我家的捣蒜窝窝放过一次幻灯片之后,我确信他不是一般的厨房用品,而是一个绝世宝贝,我把它藏在了床下,为此我妈说刺了我好几次,即使这样我也不拿出来,它是我的宝贝,因为它蕴含着只有我知道的秘密。每到晚上闲暇时刻都点起来试试,盼望能再次出现上一次的录像影片。可是一直在没有出现过,慢慢的我也失去了信心。于是它呆在我的床下再也没动过。
    高三一年时间过的飞快,参加完高考,感觉考的不是很理想,那几天对未来有些迷茫,每天晚上都翻来覆去睡不着,床头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从同学家借来的小说。有天晚上,正在看路遥的《平凡世界》,看的正起劲,突然没电了,这才又想起了我珍藏起来的捣蒜窝窝。趴下床一顿乱摸,终于我的灯簪出来了,对,就是那个神奇的捣蒜窝窝。油也没了灯芯也不好使了,重新给它加油,换灯芯,没一会就收拾好了。随着火柴的一滑屋子里又亮了起来,点上捣蒜窝窝,刺溜的就爬上了床。
    刚才的一顿忙活,小说也不想看了,于是直接躺在炕上开始闭眼遐想,如果有大学录取我会不会在新的学校碰见一个帅帅的男生,和他开始一段浪漫的初恋。

    • 我觉得有可能是你前世的记忆,会突然消失可能是你的笔仙(前世)不愿意继续回想起来或突然记不起来了吧

  4. 刚才的一顿忙活,小说也不想看了,于是直接躺在炕上开始闭眼遐想,如果有大学录取我会不会在新的学校碰见一个帅帅的男生,和他开始一段浪漫的初恋。
    想了一会过了那副对未来的憧憬的幸福劲,睁开眼,哦,屋顶又出现了一个灯芯还有那渴望已久的光晕,光晕里播放着无声的画面。接下来就是播放的故事:

  5. 感觉象童话一样

  6. 灵异小说原本可以童话一样,不奇怪

    • 是小说吗?可是分类在灵异经历里面,我把它当作真实事件了

  7. 是一个带有古建筑色彩的屋子,一个女人躺在床上,被子半掩着身体,面色憔悴而苍白,眼神有些涣散但又似乎凝聚着强烈的光,头发划拉了一枕头,能看出来女人没生病前绝对是个美人。约麽有二十一二的样子,鹅蛋脸略有点婴儿肥。这不是上次光晕里出现的那女子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怎么了?一连串的疑问,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一老妪跑向了床边给女子指了下门外,激动的说了句什么,大概是说有谁来了,就在门外的意思。生病女子先是一惊,但马上眼神有凝聚在了一起,射出了强烈的光,老妪扶她起来。老妪身穿古代人衣服,不是很新,但看着还算干净整洁。具体哪个年代的我也看不出来,反正不是现代的。老妪手脚很麻利的扶起女子下床颤颤巍巍的向门外走去。好瘦,但背影好美。
    门外是一个小院,不是很富丽堂皇的那种,有点小清新的感觉,干净而别致归置很是整齐。正中间的走道里站着一位虎背熊腰的彪悍大汉,和武松似的,傍边还站着一个相比之下比较瘦弱的男子,长相俊秀,但眼神里甚是冷漠。甚至有些不情不愿的感觉,约麽二十三四的样子。穿着华丽似乎是个官爷。
    女子眼神里冒着光直视着男子,从袖口里抽出了一张早准备好的纸。男子接过纸一看惊愕了,只看见上面一行血字:我死之后,必成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女子这时一字一字的念着上面的这句充满了怨恨的诅咒。男子听着惊愕的颤抖了起来,女子好像是已经用尽了自己最后的力气,瞬间跌倒在了地上。老妪趴在跟前使劲的喊呀叫呀,掐人中呀,可惜女人再也没有动一下。最后老妪站起来,嘴里呆呆的念着,死了,死了死了。彪型大汉三步并一步的冲了过来,那男子也讷讷地移到女子跟前。最终彪型大汉跟蔫了的茄子一样瘫坐在地上摆了摆手,确认女子是死了。
    接下来屋子里的人多了起来,人们给女子穿上了一身漂亮的衣服,这衣服是红色的唐装,头上梳了很美丽的发髻。整理过的女子太美了,但是这种美却让人不能直视,好像多看一眼就会被万针穿心一样。人们把女子放在地上,有几个人和那彪型大汉商量着什么,好像是在敲定出殡下葬的时间,最后大家听从了彪形大汉的决定都离开了。
    这会天已经很晚了,其他人都走了,只留下彪型大汉瘫坐在女子旁边,嘴里说着什么,好像是在回忆,时而温柔,时而喜悦,他抚摸这女子的脸颊很是认真的表白着什么,之后悲伤的大哭。看的出来,彪形大汉和女子很熟悉,感觉他们不是青梅竹马就是邻家哥哥,对女子充满了暗恋和照顾,可女子却偏偏喜欢上了那个瘦弱男子。大汉隐藏了自己的感情,直到这刻才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可惜,阴阳两隔。
    这会门外有人敲门,大汉用袖子擦了下眼睛,强装振作了下精神走了出去。此刻除了女人屋子里静的出奇,可是气氛却特别压抑,就在这刻,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女子的灵魂出来了,她慢慢的从女子的尸体上爬着站了起来,口里不停地念着那句:“我死之后,必成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刚开始念的时候只是眼睛发光,后来浑身颤抖,再后来眼冒黑光,四肢颤抖到伸开,头发跟雷击了一样瞬间洒落一地的披发。开始升高最后飘了起来。
    哇哇哇!她变成厉鬼了。红衣厉鬼!

  8. 这个会不会是投影啊,一个装水的玻璃杯,起了放大镜的作用,后面你看到女人拿个什么东西,应该就是她把杯子拿走了,所以成像就没有了,小孔成像+凸透镜成影

  9. 我的捣蒜窝窝的特殊组成里可能含有木种记忆能力的贵金属

  10. 真神奇,没找个师傅看看那个东东?

  11. 哇哇哇!它变成厉鬼了,红衣厉鬼!嘴里重复念着那句:我死之后,必成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我死之后……越念越快,越来越快。哦!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大树和疯了一样摇摆,屋子里一片昏暗,厉鬼消失了。更准确的应该是厉鬼冲出去了。速度太快,感觉就和消失了一样。
    我吓得浑身寒毛直冒冷气,手都不知往哪里放了,慌忙中拨翻了油灯,灯灭了。屋顶的火苗摇曳了两下,也消失了。光晕没了,录像也没了。我的神智才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一把把被子盖在了头上,默念:“南麽阿弥陀佛,南麽阿弥陀佛…..外边很静,不时地听见知了的叫声,慢慢的我缓和了下来。我的世界正常无比,刚才的一切只是幻影。
    安慰了自己一通,心里终于平静了下来。开始捉摸刚才的幻影片,想来想去觉得那女人从柔弱女子一下变成厉鬼,绝对是心里有强大的怨念,那个男子做了什么事,才使她有如此大的怨念,不惜变成厉鬼呢?让她不可原谅不能饶恕的呢?我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一晚上都没睡着,猜测了无数版本可能性。但是任压不住我想继续看下去的强烈好奇心。

  12. 接下来几天,一直很矛盾停留在继续看还是不看了的状态,看吧,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万一那已经升级了的红衣厉鬼(我且叫她女红吧)一下子跳入到现实世界怎么办?我还没谈恋爱,没逛过大型超市,没看过一次电影,太多的没干过的事在等着我干。我可不想引火上身,葬送我美好的前程。通过一番痛苦的心理挣扎,我决定把那宝贝封存起来,不同的是这次我把它藏在了屋后放粮食和存菜的储物室。(那时农村把每年收的粮食都集中在一个房子存起来,还有菜呀什么的,凡是能收藏的吃的东西都会存在这里)因为自从看见女红后,我对这个捣蒜窝做得油灯有了强烈的防范意识,在不管在放在我的床下了。收藏好他,心里还是不太甘心的离开了。
    每天还是干着喂猪,做饭,收拾房子打扫院落,偶尔也帮妈妈去地里干点农活,那时家里地比较少,我家总共也就2亩三分地,我妈一心想让我进城做个城里人,所以很少让我干地理的粗活重活。妈妈是个要强而能干的人,身体微胖,农村人长年累月的干活所以练就了一个好身体,棒棒的!可是就在最近妈妈突然患上了幻听,她总是能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
    有一次妈妈在午睡,我在边上看小说,她突然问我:“芽儿,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听了听,没有啊!这是大中午的太阳正烈,所有的动物都好像躲起来了一样,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啊!我问:“什么声音?”我妈说:“敲东西的声,好像是庙里的僧人敲击木鱼的声音,很脆很均匀.”我又仔细的听了听还是没有,妈妈却说声音很大,听不出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但是不停地再敲。我突然想起啦我的捣蒜窝窝,于是借口说上厕所走出了妈妈的屋子,疾步飞进我的屋子又转入套间里的储物房。
    拿掉盖在上边的筐篓,扒开裹在上边的旧书页。捣蒜窝窝静静的在哪里没什么变化,就是里面油腻腻的反射出几点闪亮的光。突然觉得妈妈的幻听可能和它有关。不行。我要看看他到底蕴藏着什么故事。于是我决定晚上再次试着点亮油灯。

  13. 晚饭过后,早早钻进我的屋子,拿起本书翻来翻去的等家里人睡觉。终于爸妈十点多关灯睡了,又等了一会,确定他们已经睡了后,拿出油灯,(以后就叫油灯了,每次打捣蒜窝窝好累)添加了油和芯就点着了。
    点了一个多小时,房顶也没出现火苗,光晕就更不用说了,我捉摸今天可能不会出现了,再加上想起上次看到的影像心里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果断决定放弃今天的行动。在吹灯之前先上个厕所,夜有点黑,一个人战战兢兢的快去快回。进门后快反锁屋门。一个箭步爬上床,整理了一下就去吹灯,突然发现油灯的火苗哗哗的两扑闪后,一丝细细的青烟从火苗的最高点bi’u的一下伸展射到了屋顶,一只小火苗出现在了青烟的最顶端,但是他没有灼烧的能力,我屋的顶是用纸糊起来的,火苗是紧贴着纸燃烧的,但是纸没有任何的烧伤迹象。同时出现了以前的那种光晕,刚开始是模模糊糊的,闪闪烁烁的,突明突暗。等了一分钟多点慢慢的就光线也亮了,再次的出现了图像。

  14. 晚饭过后,早早钻进我的屋子,拿起本书翻来翻去的等家里人睡觉。终于爸妈十点多关灯睡了,又等了一会,确定他们已经睡了后,拿出油灯,(以后就叫油灯了,每次打捣蒜窝窝好累)添加了油和芯就点着了

    点了一个多小时,房顶也没出现火苗,光晕就更不用说了,我捉摸今天可能不会出现了,再加上想起上次看到的影像心里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果断决定放弃今天的行动。在吹灯之前先上个厕所,夜有点黑,一个人战战兢兢的快去快回。进门后快反锁屋门。一个箭步爬上床,整理了一下就去吹灯,突然发现油灯的火苗哗哗的两扑闪后,一丝细细的青烟从火苗的最高点bi’u的一下伸展射到了屋顶,一只小火苗出现在了青烟的最顶端,但是他没有灼烧的能力,我屋的顶是用纸糊起来的,火苗是紧贴着纸燃烧的,但是纸没有任何的烧伤迹象。我又拿了张纸试着把青烟隔断,但是青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穿过白纸直直的冲向屋顶,小火苗也照旧泛着微弱的光。是不是纸太薄了,于是我又拿了一本书,把冲向屋顶的青烟拦腰隔开,这次和上次不一样的是青烟在书的上边有了5-6厘米的消失,但是5-6厘米以上还是那条细细的青烟。真是太神奇了,次青烟不受拦截阻隔。同时出现了以前的那种光晕,刚开始是模模糊糊的,闪闪烁烁的,突明突暗。等了一分钟多点慢慢的就光线也亮了,再次的出现了图像。

  15. 还是一古代建筑,一个男子坐在桌前拿着本书,似看非看的翻着,身材略显瘦弱而皮肤白皙,面目几分俊秀,青色袍子外搭一褐色褂子,外加一个丸子头。这才看清楚是上次影像里女红诅咒的男人,我们切叫他咒男吧,眉头紧锁,手里的书看了两眼就丢在桌子上,望着门外,急切而烦躁的在等什么。
    一炷香的功夫,一仆人摸样的人急切的走进屋子,向咒男说着什么,像是汇报又像是给介绍什么。咒男有些犹豫不定拿不准主意,仆人又手舞足蹈的说了一会。咒男似乎打消了心中的顾虑,终于手握紧拳头示意就这样去做。仆人匆匆的走了。咒男来回在屋子里心有所思的来回移动。
    不一会,一女子抱着一个约麽一岁的孩子走了进来,向咒男简单的作揖,咒男赶紧走到跟前,扶她坐在了靠右的椅子上。举止行为看得出他们是夫妻。女子眉清目秀,但眼神凝重,略显倦意。她衣着得体,进来时步态轻盈不急不缓,一看就是个大家出来的女子。咒男扶她坐稳后,看了看孩子,又像夫人询问,视乎是关于孩子吃饭的问题,女子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很是疼惜的亲了亲孩子的额头。但是孩子视乎睡得太沉,丝毫没有动静。咒男也视乎无奈的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两人开始了良久的沉默。

  16. 许久,仆人带着一端着木盘的道士走进了屋子,盘子里一把一尺来长的木头小剑,小剑下是一叠黄色符纸,旁边是两只类似碗的容器,一只里面盛满水。一只里面盛满糯米,在边上是一条绳,这条绳上绑满了各种颜色的小布条。(我知道这是什么?这是从百家集来的童男的内衣衣襟,有很强的驱鬼辟邪作用,很难找,因为一般人都不会给自己家孩子的内衣衣襟。更何况要集一百个,其难度是很大的。其实就是驱鬼人把一个人身上的邪气分散到一百个人身上,再依靠这一百个童男的纯阳正气消除掉分散在自己身上的邪气。)
    仆人做了简单的汇报,道人也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咒男摆了摆手,仆人就识趣的出去了,临走时拉上了门。咒男又和道人说了点什么,似乎是有劳了之类的话。之后道人就走到了孩子跟前,看了一眼后摇了摇头,视乎很难搞很严重的样子。接下来就开始了做法。
    道人手端起容器里的水含了一口,一手抓了一把符纸往空中一抛,嘴里含着的水顺势往空中的符纸上一喷刚好喷出水雾落在了符纸上,符纸瞬间出现了红色的符的各种弯曲的线条,道人左手顺势又往符纸轻轻一弹,符纸瞬间就开始燃烧了起来。道人拿起木剑就开始在又跳又跑的在房间里乱画,乱戳,乱砍,足足跳了半个小时,才拿起五彩的布条很快的挂在孩子的脖子上,手抓糯米向空中,向屋子四周,向咒男,向女人孩子一顿乱撒,之后又端起碗里的水在孩子身上一顿乱喷。之后又是一顿撒符纸烧符纸后,他给咒男和女人各给了一块红纸叠成三角的符包,示意他们时刻装在身上,不能丢掉。又向咒男说了一些什么,好像是叮嘱一些事情。说完后咒男喊了一下仆人,门就开了,仆人进来领着道人走了。真个一个驱鬼仪式就算完了。咒男和女人都紧张的看着孩子,孩子动了一下,又转了下身,眼睛慢慢的睁开了。好像刚睡醒一样,咒男和夫人都出现了高兴的神情。

  17. 楼主哪人

  18. 西域

  19. 我当时看的一愣一愣的,这哪是油灯,直接就是一个电影播放器么,容量够大,录像功能够好,不足之处就是没有声音。油灯里的油快没了,光亮越来越暗,终于灭了。紧接着屋顶的火苗也没了。
    屋子一片漆黑 躺在炕上想捋顺这个故事的情节,应该是那女鬼女红开始了疯狂的诅咒和报复,而在咒男家由于孩子的身体问题,不幸率先显现在了这个弱小的孩子身上,在无数大夫的共同观察下确定了孩子是邪气入侵。所以咒男在仆人的打听下请到了道士为孩子驱邪。于是就出现了上述驱邪的情景。想着想着就睡了。
    迷迷糊糊的,我好像走进了一个到处是花的公园,公园里风景很美,湖水清澈,荷花盛开,柳枝摇曳,小鸟轻飞,阳光倾洒在整个地面,温暖而和煦,美妙的琵琶演奏着美妙的心情,似乎缠绵无限缱绢。对面的女子坐在湖畔的亭子里,满脸的柔情,浑身的妩媚,修长的玉指轻轻的浮动和弦,像一副画,那么那么美,对面坐着一男子,白色的古代衣服,手里握笔突尔疾驰,忽而对着女子停思,时而又拿起写的东西给女子入情的清吟。这画面太美太美。我舍不得离开,静静的看着他们,我突然有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那不是女红和咒男!原来他们俩是情侣,有过这么一段美好的回忆。
    突然腿一抽经,我醒了。原来是做了一个梦,奇怪的是梦里出现了女红和咒男,根据梦里的清形,他俩应该是一对情侣。这下似乎有点眉目了。好瞌睡,一翻身,就继续睡了。

  20. 天一会就亮了,起床走出屋门,妈妈拿着铲子在收拾她喜爱的小菜地,小铲子在菜地里勤快的忙碌着,五平米韭菜,五平米胡萝卜,五平米小青菜,两渠小葱,三棱豆角,旁边还有十几颗西红柿挂着一些半青不红的果实。菜地的四周是精神的葫芦瓜,伸着很长的腾爬满了菜地的四周,开满了金灿灿的花沐浴在早晨的阳光里,把整个菜地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葫芦瓜的栏栅。院子被菜地占去了大半片,这可是妈妈的宝贝,我们家每天的菜都从这出来。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