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古曼童,我给泰国大师擦屁股的往事:第一卷纸

中元节作为传统道家的节日我真是累坏了。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除了帮客户烧钱消业,自己也是到处给自己烧钱消业。作为修行人,其实是可以不用烧那么多的。只是,我每年都要跟“那边”打交道,多少欠了点人情、鬼情、神情,趁着过节给他们送个大红包,好让我未来一年做事情更加顺利,他们也更加卖力。

我真是个人精啊!

从最新的反馈来看,有些参与火供的同学当下就有了反应,有些迟几日才有反应。反正不用管太多,业障这回事,慢慢消;烧钱这回事,就跟放生一样,多做有益!(但是必须要有正确的方法)日后有时间有精力再组织这种大善事吧。我也可以趁机做点功德。

其实,本不想说古曼这个话题。我特么以前都说了好几年了。但是本着给同学们再次又再次了解常识的宗旨,我决定再次又再次谈论这个事。并且为了避免断人财路,我首先要说明的是,佛牌不全是不好,古曼也不全是不好,有些事情过了就是不好。

好的,以上都是废话。

A

最初佛牌流入国内,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那时候香港台湾经济发达,许多人都去过泰国旅游,从而接触了这些玩意儿。精明的香港人在香港开了第一家佛牌店。同时,香港电影比如林正英系列等,也在电影里加入了泰国降头师、古曼之类的元素。

2000年以后,毗邻香港的深圳、广州陆续开了各种佛牌店,深圳作为外来人口汇集的城市,并不会太关心这些封建迷信,倒是广州,由于长久以来的民俗信仰,许多人都能接受这玩意儿。于是佛牌店就在广州如雨后春笋般打开了市场。

我本人大概是在05年、06年左右接触到佛牌。可以说是国内比较早期接触到佛牌的人了。2008年后,由于佛牌具有极高的利润,以及商家厚颜无耻的宣传,佛牌迅速红遍全国,许多女孩子,许多求财、求感情的人,纷纷打开钱包“请”这些玩意儿。但随着网络上反对佛牌的声音越来越大,尤其是对古曼的正邪定性,许多人更加倾信于佛牌或者古曼都是不好的。而且,卖佛牌的商人越来越多,价格很乱,竞争激烈,近两年,我们中国的佛牌市场已经走向没落了。

以上,可以说是全国最权威的中国佛牌发展简略史,请广而宣之。

也许,我说这些历史,你们并不感兴趣。你们只想看我给泰国大师擦屁股的故事。可是我必须说,这样显得我学识渊博,经历丰富。

B

我出山前以及出山后到现在,间接以及直接处理的古曼案例,没有上百,也有七八十了。

下面我就节选些案例给大家看,顺便普及些知识。

那年,我还没有正式出山授徒行法。有对夫妇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我,先把男方称为M,把女方称为W吧。

他们家养了很多“小朋友”,大概有七八个。这些“小朋友”,有些是托朋友从泰国带回来,有些就是在本地佛牌店请的。

这对夫妇非常沉迷于养“小朋友”,不过也确实是很有爱心的人,经常给流浪狗喂食,给灾区捐款。大概也是听信于佛牌商人的话,觉得养这些古曼是在真正的帮助它们。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运势越来越差,尤其是老公,身体越来越差,各种未老先衰的迹象都出来了,比如掉头发、气喘。

头次见面,我见男方面带青色,黑眼圈深重,这是阴气干扰导致气场紊乱的结果。

我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给他们洗脑。他们作为古曼的忠实粉丝,我实在不好意思直接说古曼不好。我的重点是,万法有缘,既然养了这么久,身体又差,运气又差,那说明缘分并不好,那就不要养了。

他们心里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养了这么久,完全丢弃,也是心有不舍。

M先生说,师父你看我身体这么差,要不你帮我加持下吧。

我说,这个简单。

我当下就运用某个法门,隔空甩了一个巴掌给他。

他当场打了个冷战,顿时对我的功夫深深佩服。

离开时,他们夫妇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走。

突然,M先生没有任何预兆的摔了一跤。脚后跟肿了个大包。

我们赶紧把他扶了起来。

M先生说,师父,是不是那些“小孩子”不喜欢你赶走它们,专门让我摔一跤来警告我。

我说,非也。这是因为你身体里阴气太重,我刚才那巴掌是来驱散你身体阴气,但并没有完全散清。正邪交集相冲,导致你走路乏力。如果真是“小孩子”让你摔跤,那更加没必要养了。灵体这么小气,今天可以是摔跤,明天就可以让你撞车。

夫妻俩听了我这么说,心里都发毛了。过了几天,在他们的请求下,我为他们的那些“小孩”做了个小型的超度。所谓的小型超度,严格来说,是把他们送到该去的地方,而不是像电视里那样什么转世为人。要知道,能够投胎的人是需要相当的功力和福报的。

是日,我在他们家里设了个小坛。我用太乙法水洒向古曼的载体,只见腾起阵阵乌烟,转眼间就有七八个“小孩子”跪在我面前。

他们有的裸着身体,有的断脚断手,有的面目狰狞。说好的被大师经文驯化过,听话乖巧呢?说好的长相漂亮,衣服华丽,法力高强呢?真没职业道德啊,拿这些残次品来忽悠我们中国人。这些小朋友跟野外那些亡魂有什么区别?没觉得有经过加持。

我是不会告诉你,里面还有只猫的灵体。

我跟他们说,萨瓦迪卡,宝宝们好。我是China的麦师父。你们China的养爹养妈就不打算养你们了,今日我要把你们送到城隍那边去,不是城管,是城隍。你们OK不OK呀?

他们都在摇头。

我说,那我把你们送到寺庙去,怎么样?大把香火,大把钱,这辈子不会缺money噢,你们OK不OK呀。

他们依然摇头。

然后,他们都给我磕头。

我说,Do you want to follow me?

他们这回就是不停的点头。

我说,虽然我长得挺帅,面目慈悲,功夫高深,但目前我人手充足。日后有机会再过来加入我的团伙,哦,不,是团队,叫team。OK不OK呀?

他们也没有选择了。

最后,我用太乙法门给他们穿上漂亮的衣服,用金光给他们加持了身体,顿时个个身强力壮,最后打发他们找个隐秘的地方修行去。不过,他们答应过我,只要我有需要的时候,随叫随到。

至于以后我跟“他们”有什么故事……下次再说。

这个案例就说完啦。

C

佛牌是来源于泰国的所有相关灵牌、佛像的统称,古曼属于其中的分支。其实在泰国,佛牌并不神秘,就像我们弄个观音啊佛啊戴在身上一样。而古曼不管是不是经过什么大师加持,什么佛经驯化,凡是有小鬼在里面的,必然属于阴牌,因为它本质就是阴的。

上文故事里,这对夫妻很明显的由于经常跟古曼接触,导致阳气外泄,阴气入侵,身体运气各方面都不好。其实这种情况还好,最怕就是出现附体的现象。假如出现附体的现象而没有认识可靠的师父,那就倒大霉了。严重的持刀杀人而浑然不觉。轻者抑郁。我并不是危言耸听。你也不要说泰国大师的加持就不会出事。我说句难听的话,就算你养的狗,你也不能保证它一辈子不咬人。何况你跟你的大师还隔了个国家,他连你的生辰八字都不知道怎么帮你。而且,恐怕泰国大师也管不好自己放出去的古曼,一是数量太多,二是需要很强大的通灵能量以及法力。如果你不想养的话,还是早日处理吧。

这篇就说到这里为止,下篇我会继续给泰国大师擦屁股。其实真要写下去,我这个公众号就要改名叫做“麦师父给泰国大师擦屁股的往事”,因为我可以写上十万字,假如我有空的话。

或许你想听听我跟他们斗法为国争光的事情?我特么的都低调好多年了,我想想要不要说出来。

本文末尾直接回复参与讨论,专业人士为你解答专业的古曼问题。

比骨灰级玩家还要骨灰的非玩家的角度给你解释。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

2016-8-31 15:20:20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同学的告诉我的灵异事件

2016-8-31 18:25:27

7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朵朵

    好神奇

    • 麦师父说

      后面更神奇。这只是抛砖引玉。等我整理一下,晚点发上来。

    • zsamam

      您的微信号加不上,显示的是该用户不存在

  2. 麦师父说

    《非礼女明星的灵体:我给泰国大师擦屁股的第二卷纸》

    这个事我考虑很久要不要写出来,里面有十八禁的内容。所以,假如你还没成年,请在家长的陪同下共同阅读本文。假如你已经成年,请你好好宣传转发本文的主旨精神,这真的是在积功德,种福田。

    A

    那年,寒风萧瑟。

    有几个外地过来的客人找到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找到我的。

    那时候我不在深圳,而是隐修于我的家乡,他们来了两女一男。

    男的是个年轻人,打扮时尚,看到肉的地方都是满满的纹身,纹的都是泰国经文图腾,我看着都想上去抽几巴掌,你怎么不去纹个关公?

    他在某市经营佛牌店,学过少许的泰国法术,店里的佛牌都是他泰国的师父做的。另外两个女孩是他的客户。下文把男的简称为纹身哥。

    这两个女孩绝对是大美女,身材高挑,容貌姣好,从事演艺工作,具体我就不方便多说了。下文简称为S跟SS。SS比S胖一些,所以SS就有两个S,S只有一个S,这样你会记得吗。反正就是SS和S两个女孩,一个丰满点,一个瘦削点。

    纹身哥真的好拽。就是那个,行为举止方方面面都透露出有点那个……我想不出形容词,只是脑海中突然冒出那个谁,唱歌的,汪什么呀,忘了。他们两个挺像。

    纹身哥说,麦师父听说你会法术是吧。

    我说,就会丁点,也没啥大本事,凑合凑合吧。

    纹身哥说,S是我的客户,在我的店里请了佛牌,最近出了点状况。

    我说,附体是吧。

    纹身哥拍大腿说,麦师父英明呀,你眼功真厉害,我还没说你就看出来了。

    我心里想,我还真的不是看出来的。开佛牌店出事,无非就是附体了。

    我说,呵呵呵呵,过奖。

    这时候,我朝S身上扫眼过去,发现她整个人都被团黑气包围着,都是阴气,但是没看到有灵体。

    我又说,她现在没有附体,但是身体很差。她附体的时间应该是在下午7点之后。

    纹身哥又拍大腿说,麦师父英明,你怎么知道她的发作时间是在下午7点之后?

    我心里苦笑,7点之后就是入夜,有能力的灵体可以没日没夜的附体,没能力的灵体也只能在入夜之后才能附体。纹身哥好没常识。

    最后纹身哥把来龙去脉跟我阐述如下。

    S在他家的实体店请了尊古曼回去养,祈求财运感情顺利如意。S把古曼放在自己的卧室供养。有次,S上香后,给古曼摆完可乐饼干蛋糕牛奶,转个身就去跟她的新男友上床翻云覆雨。就在S达到那个什么什么的时候(写到这里我有点脸红,写不写下去呢),没错就是S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脑跟脖子位置有股凉气钻了进去,整个人打了个冷战。

    从那天起,每到晚上她就想哭,哭的声音还不是她自己的声音,就像小孩子的声音那样,全身发冷,要盖很多层被子才温暖,还有个更邪门的动作,就是手总是控制不了的自摸!

    S后来去找纹身哥处理,可是纹身哥使尽自己吃奶的力气也没办法把里面的阴灵驱走。本来纹身哥想带她去他泰国师父那边,可是一问价格,感觉太贵了,最后找到了我。

    那么,S为什么会在达到生理顶峰的时候被附体呢?

    其实,任何人不管男女,在阴阳交合达到顶峰的时候,全身上千个窍位都会被打开,就算没有很强大法力的阴灵,也可以冲进去。那个冲进S身体里面的小孩是个男孩,心眼小,又好色,受不了自己的女主人跟别的男人啪啪啪,所以一怒之下趁着S身体薄弱的时候杀了进去,来个“你对别人好,我也不想你好”的局面。

    一旦进入人身体的窍门通道打通之后,小灵体就可以通过这个方法经常出入,来去无踪,你也无可奈何。

    由于这个小灵体也有点感通,而我家又设了坛场,它晚上估计不敢来,所以我建议去他们的酒店处理这个case。

    • 麦师父说

      fuck 好假啊

  3. YQR

    师傅 我们是否要认为佛牌都是骗人的?

    • 麦师父说

      任何事无绝对,佛牌作为工艺品、文物藏品,或者像我们的玉观音金佛一样,就只是个装饰品。但只要注了灵体的佛牌,就是阴牌,灵体毕竟是灵体,泰国大师又不见得驯化得好,不碰为妙。

  4. 麦师父说

    B

    那天,我让他们几个在房间里待着,我自己在酒店外面的麦当劳吃雪糕。之所以我不跟他们待在同个房间,是怕那小孩子看到我不敢靠近。

    入夜后没多久,我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我拿起雪糕就往酒店走。走到酒店房间门口,点了根万宝路,深吸一口,以烟代香,在门口画了个封锁类型的符,同样再把这道符虚空地画在房间周边。这样小灵体就跑不了了。

    纹身哥打开房门,只见S头发蓬乱,全身颤抖,胡乱言语,而且,自己在不停的扒自己的衣服。旁边的SS怎么摁也摁不住。眼看内衣就要被她扒光了。

    我赶紧冲到浴室,拿毛巾往她身上盖。唉,造孽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真的没看到什么,你们要相信我!

    我喊,纹身哥你还不来帮手,S要春光乍泄了。

    好不容易用浴巾把S绑起来,那小灵体嗖得一下飞了出来,S慢慢清醒了。

    我让纹身哥照顾好S,自己在房间里寻找小灵体。它大概是受了符的影响,冲不出这个房间,又冲进了S的身体里。S再次全身打冷战。

    S说,%&@#¥%&#@%&

    我特么的就听不懂,这是附体的小灵体在说话,估计是泰语。泰语我只会萨瓦迪卡和卡坤卡,多半句都不会。

    幸亏纹身哥会泰语,他翻译说,你是谁,轮到着你来管我吗,快点放我出去。

    我对S(小灵体)说,萨瓦迪卡,我是China的麦师父,你影响到S的生活,我给点money你,你能否get out?

    纹身哥翻译S(小灵体)的话说,不,我就喜欢她,不离不弃。

    看来这个小灵体戾气很重,劝和是没办法了,只能动武。

    我说,我这辈子都没怎么欺负过小孩子,except you。

    说完,我念动咒语,用三昧真火把小灵体逼出S体外,同时驱散S体内的寒气。

    反正这小灵体是跑不掉的,我先帮S处理下问题,慎防小灵体又回到S的身体里。我又点了根万宝路,以烟代香,在S身上写了封身的符。这道符如同给S穿了件保护衣,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可以防止任何邪灵上身。

    我隐约听到小灵体突破我的封屋符,又被弹回来的惨叫声。

    我赶紧找了个水杯,倒了杯水进去。我调出隐态法器捆仙绳,哪里有响动就往哪里丢。所谓的隐态法器,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法器,非常适合我这种出门不想带东西的懒人。最后我用捆仙绳绑住小灵体,丢到水杯里,再在水杯周边画符,把它封闭起来。为什么要用水?水是个很好的载体,可以更好的把它困住。

  5. 麦师父说

    C

    炎炎夏日,我吹着空调看书,好不过瘾。

    好久没联系的纹身哥给我打电话。

    纹身哥说,麦师父啊,这回出大事了,你要救我。

    我淡淡说,你怎么不去找你师父啦。

    纹身哥说,你还记得S吗。我后来带她去见我泰国的师父,回来后就不像个正常人了。

    我说,那再去找你师父呀。

    纹身哥说,不能再去泰国了。我师父看上S了,要她陪睡几个月才给她解决问题。

    陪睡?真黑暗。

    其实,他们上次过来找我处理小灵体的问题,还没完全写完。我只能说,他们那次把我得罪了。

    那究竟S有没有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去泰国给泰国大师陪睡呢?请留意第三卷纸。

    “好色泰国大师邪法逼女信众献身”

  6. 麦师父说

    离大师这么近,哈哈,收藏了

    • 麦师父说

      就是普通修行人。谢谢!

  7. Nala

    话说,我在2013年的时候从泰国请过古曼童,当时是华侨学校,用自己的生辰八字托人去配一个合适的古曼童,是托人带回国给我的,本人没有自己去。据说是龙婆炎师傅的,请来后各种事情非常顺,后来慢慢的运气变得越来越差,父母亲人见到我都觉得我眼眶黑问我是不是生病了。并且感觉朋友亲戚开始疏远自己,因为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养古曼童他们怕影响他们,感情也分手了,那段时间人都抑郁了。后续拖朋友找到了个泰国师傅,在中国开泰拳馆,这个泰国师傅自称懂些这方面,看过我的古曼童说灵体早跑了,现在就是个空壳,劝说我不要再继续供奉,不然乱七八糟的东西会跑进去。之后的之后,我就浑浑噩噩的把那佛牌哪里来送回哪里去了,送走后一段时间,人才慢慢恢复好的状态,直到现在运气都比较差。不知是否有影响那么久?

    • 麦师父说

      龙婆炎是不看八字就加持的,我本人见过他。你现在过的蛮好就行了。远离阴牌。

  8. 麦师父说

    师傅快更新吧很精彩哟

    • 麦师父说

      哈哈 来了。古曼童因为处理比较多,真的有很多大家想象不到的故事。

    • 麦师父说

      师傅你的性格很不错,幽默

    • 麦师父说

      年轻一代的法师,并不是都像传统大家印象中的古板严肃了。

    • 麦师父说

      麦师傅我特想知道你长啥样

  9. 麦师父说

    《好色泰国大师邪法逼女信众献身:我给泰国大师擦屁股的第三卷纸》

    其实,在第二卷纸里,我真的很多都没交代完。

    可是,我已经写了2000多字,再写下去,怕太长影响大家阅读的观感,只能粗糙的结尾。

    虽然我自认为文笔还是OK的,但是请不要认为这是小说,出于方便,部分内容会有文学性修改。

    麦师父是传统道家修行人,在这个圈子有不少学生,也有不少的同修朋友。

    如果你真的当成是小说的话,我只是觉得我写的比较精彩。But,假如,哪日,我因为码字出名,大家想起麦师父不是他济世救人的功力,而是他调侃的文章。

    我觉得,这是对我修行水平的侮辱。所以,不过我也挺期待这种侮辱。

    呵呵呵呵。

    A

    那结尾其实是这样的:

    我把小灵体封在水杯里,并且用三昧真火调理了S的身体。当时我非常认真的对S说,你的体质相当敏感,来路不好的灵体就不要去碰了。

    纹身哥很生气,他说,麦师父,S请的灵牌都是我师父出品的,我师父功力深厚,怎么会来路不好呢。

    我当时是有点生气了。

    我说,这个小灵体之所以跑到S身体里,最根本是因为没有驯服好,戾气嗔念还在,更何况灵体就是灵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卖这些玩意儿是在造孽啊。

    纹身哥说,虽然你有点法力,可是这方面我更信我师父。他年纪大,德高望重,我觉得这只是个偶然事件。

    我真的有点生气了。我问S,你信不信我。

    S说,我信,可是,我相信纹身哥。。。。。。

    我心里感叹,纹身哥的洗脑功力比法力高多了。又或者,他比我帅。当然这点我是不认可的。

    我说,既然如此,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我也没必要帮你们处理了。以后的事跟我麦某没关系。

    我将封屋符解除,把那杯有小灵体的水杯甩手打碎。小灵体逃之夭夭。

    它还是会回来找S的,但S身上的封身符我并没有解除,大概两个月内尚有效果,可以防护包括小灵体在内的任何邪灵。

    你们会问,我为什么不帮他们把小灵体处理掉,而是自己白忙活一场呢?

    我为什么要帮?他们压根没有信过我,也没有尊重过我,包括我的门派。修行人不能有傲气,但绝对不能没有傲骨。

    我保S两个月平安,萍水相逢,分文不取,我算是很仁慈了。

    在这个圈子里面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怒其愚昧,哀其不幸,这些被过度洗脑的人,最后都会沦落为信仰的牺牲品。钱捐出去了,时间浪费了,最后死了才知道,信了整辈子的某个信仰,某个神,也许就是虚无缥缈的不曾存在。也有一些人,在我的帮助下渡过难关却不知感恩,总以为是自己人力胜天,不求付出但求索取,许许多多,形形色色,有空可以跟大家讲讲。

    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两个字,尊重。

    宗教也许就是个大笑话。

    我不信宗教,我信道家跟佛家。家跟教,是不同的。

  10. 麦师父说

    B

    上文最后提到纹身哥打电话找我。

    事情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他们几人从我家回去之后,大概也就是在年头,S又出现了之前附体的情况。我画在她身上的符过期失效了,小灵体轻而易举地钻入了她的身体。发作的时候没有人敢靠近她,各种脱衣服,各种哭叫。纹身哥深知自己惹了大事,不得不为了这件事情自己吐血买单。

    对了,当初他们过来找我而没有去泰国找他德高望重的师父,是因为他师父要价很贵,S作为受害者是不可能出这个钱的,所有费用要由纹身哥买单。

    纹身哥跟S还是去了泰国。

    我把纹身哥的泰国师父简称为阿赞B。阿赞在泰国是老师的意思,阿赞B就是B老师的意思。

    不知道阿赞B给S做了什么法,她回来后精神低落,日日夜夜都想回去找阿赞B,看到的所有人,做的所有梦,里面都有阿赞B的影子。过了段时间,S的小腹莫名疼痛,去医院检查看到小腹处有团阴影,可是这团阴影又会移动,医生也搞不懂是不是肿瘤。

    纹身哥打电话给阿赞B问是怎么回事。阿赞B什么也不说,只说,你让S做我的老婆,三个月,我就能把她治好。

    纹身哥虽然迷信,但是不至于是个傻子。他知道这个事就是他师父做的。

    阿赞B看上S了,要睡她。

    好邪恶的世界!历史上像这样以法谋事的事其实真的不少。估计泰国那边没有双修这个名词,不然阿赞B会以双修这个名义堂皇地睡了S。什么是双修,请百度。希望广大女性朋友擦亮双眼,保护自己,不要被任何大师以双修的名义骗色。

  11. 朵朵

    有意思,麦楼主文笔诙谐,既能当小说看,又不失真实性。麦师傅,我来污辱你了嘿嘿。

    • 麦师父说

      要把生活里的事件碎片写的很有趣,挺有难度的。希望不要要求太高。

  12. 麦师父说

    C

    于是,纹身哥和S又出现在我家客厅。

    但是由于上次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我不能那么随便的答应他们处理这个case。

    我说,上次的事你也知道。按照我们道门的规矩,我是没必要接你这件事的。

    纹身哥说,是的,上次确实是我们不对。我很后悔。你看S现在这个样子,求求麦师父你原谅我吧。

    我说,接是可以接,但是你要给我坛上的祖师做个供养。

    纹身哥说,红包我已经准备好了。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个大大的红包。其实,我并不为之所动。我要的是他的忏悔。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更加看重的是诚意。

    我说,物质供养是一方面,你还需要给我法坛磕108个响头。记住,是要响的。

    纹身哥就真的开始磕了。

    可是他磕完之后我自己觉得还是不够,这种人真的值得帮吗?今天有S出问题,明天就可能会有SS以及SSS出问题。我看了眼法坛,我说,祖师说你刚才的诚意还不够,再来108个吧。

    纹身哥说,师父,我头都要破皮了。这这这,再磕下去我会脑震荡的。

    我说,要么你磕头,要么你们走。

    纹身哥看了看旁边坐着的神态恍惚的S,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磕头了。

    所以,真的不要不尊重法师,不尊重法师的门派。他们把这些尊重看得比命还重要。其实法师都是很慈善的人,但是他的慈善是不允许别人拿来利用的。

    在泰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纹身哥并不知道。阿赞B做法的时候纹身哥在坛外等候。S现在神志不太清醒,也难以表述当时发生的事。

    幸亏,我有办法。

  13. zhyphy

    一天一更太少了,虽然楼主码子辛苦,我还是等养肥了再看

    • 麦师父说

      我以为没人看呢,哈哈,欢迎常关注噢

  14. 麦师父说

    我就喜欢写实的。最真实的描述出故事,不一定就没看点。

  15. 麦师父说

    不过也可以说,本人比较喜欢听这些、看这些真实的,灵异的故事。

  16. 麦师父说

    表示点赞 + 持续关注。

    • 麦师父说

      谢谢。真实故事与小说,尤其灵异悬疑小说,还是很容易分辨的。现实的法术、斗法哪有那么瑰丽的想象力,都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谢谢关注!

  17. 麦师父说

    继续更新啊,支持你

    • 麦师父说

      来了,今天更第三卷

    • 麦师父说

      麦师傅,我碰到一个问题,两年前我请了5个古曼童,一个狐仙,一个佛牌,从来请了以后我的五官就开始变形了,整个人没有一点精气神。我不知道是不是古曼童引起的。你能帮忙看看吗?

  18. 行素

    快快更啊~好着急~~~~

  19. 朵朵

    等更呢

  20. 麦师父说

    上文说到,在泰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纹身哥并不知道。阿赞B做法的时候纹身哥在坛外等候。S现在神志不太清醒,也难以表述当时发生的事。

    幸亏,我有办法。

    我拿了个水碗,放在法坛的案桌上。不要小看这个小小的水碗。在道法体系里,水碗可以查事,可以斗法,可以治病。我曾经亲眼看到某位老师父用水碗跟人斗法。水碗上出现了代表两方法师的黑点,斗输的那方,黑点就会消失。

    我让纹身哥把S的名字、八字写在红纸上。把这张红纸烧成灰,洒在水碗上。

    我念动某个咒语,静心观看水碗上的灰形成的图像。我看到图像连起来大概是这样子的:有个老头子,衣服不太清楚,满脸皱纹,身上好多黑气缠绕,这个应该是阿赞B。他前面坐着的是S,再前面是个摆在地上的坛场。好多虫子好多蛇。他给S喂食某样看不清楚的东西,他推倒S,想压在S身上,S把他推开,老头子陪着笑脸。后面就看不到了。

    我问纹身哥,你师父是个老头子吧。

    纹身哥说,是的。

    我把我刚才看到的图像跟纹身哥说了,我想,阿赞B是给S下了降头术。

    降头术源于蛊术。蛊术流传于苗疆之地,最初发源于我大中华西南地区,后流传到柬埔寨,而后流传到泰国。蛊术最早在隋朝已有记载,《隋书》有记:“……庐陵、南康、宜春,然此数郡,往往畜蛊,而宜春偏甚。其法以五月五日聚百种虫,大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余一种存者留之,蛇则曰蛇蛊,虱则曰虱蛊,行以杀人。因食入人腹内,食其五藏,死则其产移入蛊主之家。”

    在泰国比较出名的高僧或者巫师,大多数都是从柬埔寨过去的。有些蛊术是纯粹的药物作用,就是中了毒。有些蛊术就是法术,用饮食的方法,将阴灵传送入人体,达到控制他人的作用。而泰国的降头术我认为是属于蛊的范围,倾向于法术蛊。他们以凶猛的或者易于获取的动物作为材料,杀其肉身,取其亡魂,再通过在坛前以经咒加持,使其驯服,作为法师做事之用。

    当然了,这个是属于邪法。学了邪法如果不害人,自己就会难受,严重的要把自己泡在粪缸里面才能解除痛苦。同时,祸及子孙。所以,学降头术的人都是单身人士,不会有子嗣。但是,他们也不是走修行路线的修行人,他们只是术士。故而他们会有情欲,他们可以用蛊术降头术来迷惑女性信众,让她们作为自己的妻子、二奶、三奶……

    如果S中的是药物蛊的话,这就有点难为我了,我得找药方。如果是纯粹的法术蛊,对我来说就是个小case。药物蛊的药方是非常难找的,就说其中要用到的一味黄连。此黄连必须在当年的七月十四夜间采挖,其后晒月光至八月初一,以让其受月阴之精华,增其苦味寒性,方能去掉蛊术的毒热。我所学的茅山派里,就有专治蛊毒之符。以相应的药方配合,患者需连续服用四十九日,其蛊毒会从肛门排出,就痊愈了。

    我让纹身哥把S扶好坐稳,我需要查测S体内的不良信息,希望就是法术蛊,真的。

    我在我的左手书了道万应符,这道符可以让我的左手敏感起来,是我的探测器,我可以感知对方的病气以及不良信息。

    S身上有团黑气,感觉里面不止一个灵体,而是好多个。这样,我也放心了。说明这是个法术蛊,我不用找药方也能帮助到她。

    里面起码3~4个灵体的气,我首先看到的最大的那团气是个胖胖的女人;再细看有个孕妇,画面显示她的下体流着黑色的血;还有蛇的灵体;还有蟾蜍的灵体;还有我看不懂的灵体。

    我试图跟这个孕妇感应,这种感应并不是任何时候都准确无误,跟法师的状态、以及灵体的灵性有关。我当时查获的信息大概是这样子:这个孕妇难产而死,被埋在很荒凉的地方,某日阿赞B挖了她的尸体出来,取了孕妇的头发,突然有股力量让她附在自己的头发上,后来附在头发里的她被泡在许多血的空间里,估计这些血就是被杀的动物的血。它们的气息混合,最后孕妇的头发就有孕妇惨死的怨气,也有动物被杀的恨气。

    阿赞B给S喂食这团带有巨大阴气的灵体团的头发后,这些混有阴气邪气的灵体,就附体在S体质比较薄弱的地方,子宫。有些附体是可以让人说话,有些附体除了影响人的思维外,也会让人生病。这个法术蛊就有让人生病,以及改动人思维的功能。这个法术蛊在S身体里面形成个肉团,至于怎么形成,我就不太懂了,有些还能长虫子呢。这个肉团以后会越来越大,最后从肚子里爆出来,人也就挂了。类似这样的法术我在苗法里见过。

    我只需要把这团杂乱的灵体清除掉,再让S喝些壮补阳气的符水,肉团也会慢慢消失的。

    我让纹身哥把S绑在椅子上,我怕跟这团灵体斗法时影响到S,免得她乱动。实际上还是比较顺利的,我在左掌书了道降妖符,隔空连续打了几掌S的下腹,只见有团黑黑的气飞了出来,我再调出我的隐态法器,九龙阴箭,追着它们跑。

    你们会问,师父你为什么不用捆仙绳把它们绑起来丢到水杯里再处理?

    你们就真的不知道我的用心良苦了。你们别忘了像阿赞B这样的邪师,所谓借力打力,以牙还牙,我是没办法找到阿赞B,但是出自他坛上的这团邪灵是可以回去找他的。

    我用意念喊了句话:你们这帮畜生,你师父让我杀你的!

    我破了阿赞B用在S身上的法术,再说上这句话,妥妥的让这个法术报应反噬在阿赞B身上。灵体的思维是非常简单的,它们不会思考我这句话的真假。它们只知道要找阿赞B报复。这团邪灵就像驯养不好的老虎,马上回去要报复它的主人阿赞B。反噬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不管阿赞B法力有多高,最后也会自食其果。乱用邪法,必有报应。

    这个斗法里的秘诀我特么的从来没有说过,看到这篇文章的我的学生,你们赚到了。

    呵呵呵呵。

    可是我跟阿赞B的事其实还没完,万万没想到我竟然被纹身哥出卖了。我差点在朋友家里吐血。

    是的,也差点挂了。

    那么,我究竟有没有挂呢。。。。。。。

    第四卷纸告诉你。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