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81号之黄泉守门人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真的遇到了一个英国籍美女,而且还是一个在中国留学大学生。

或许对那些在名牌大学读书的人来说,碰到,或者认识一个外国妞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

但是对于我来说,就非常不可思议,不同寻常了些。

当她出现在我面前,并说出我爷爷名字的那一瞬间,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放不出一个屁。

她二十来岁,肤色雪白。

有一双大大的蓝色眼睛,脸蛋尖尖的,个头非常的高挑,模样有点像电影明星海伦娜。

特别的漂亮,身上散发出来气质,让我这个自认为鬼都不怕的七尺男儿,都有一种不可亵渎的感觉。

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你说这外国小妞的身高,为啥大部分都那么高呢?

眼前这个像海伦娜的英国美女,她的名字叫做蕾哈娜-筱薇,中国名字叫做筱薇。

我之所以在她喊出我爷爷的名字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并不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大美女突然跑到工地上找我。

也不是因为她是外国妞,更不是因为她的美貌。

而是我想起了我爷爷临终前的话。

我叫黄泉,今年二十岁。

老家湖北,祖籍北京。

家境贫寒,相貌普通,初中刚毕业就跟着堂哥来武汉工地上干活。

黄泉这个名字,就像我的相貌一样,非常的普通,可是却带点不吉利的味道。

而我知道,我祖上根本不姓黄,姓富察,是满族八大姓之一。之所以改姓黄,其中的故事太多,不提也罢。

我虽然一贫如洗,却从小戴着一个金项链。

这金项链是一个十字架吊坠,是我曾祖那代传下来的,并交代后人,哪怕是饿死街头,也不能丢了这十字架。

关于这黄金十字架的来历,我一直知道是一位传教士送给我的曾祖父。至于原因,我爷爷没有说,显示他也不知道。

我家在破四旧的时候,被斗的非常凄惨,所以我从小就没有什么宗教信仰,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论者。

可是我却戴着金色十字架…

十字架的造型普通,巴掌大小,大概有三百克左右的重量,上面刻满的奇怪的铭文。

看上去,非常的古朴,像是有些年头的样子。

铭文符号怪异,其中有三个比较特殊的符号在横竖交叉的中间,我曾托人查过这两个特殊符号的意思。

这三个符号是古罗马文中的“惩戒”和“行刑”,还有“封印”的意思。

听起来,就觉得很牛逼。

我的父母因为这黄金十字架,在破四旧的余波中,彻底离开了。

爷爷在我六岁那年,也撒手人寰。

在他临终前告诉我,说将来有一天遇到一个戴着银色十字架的外国人,我的人生将彻底的改变。

筱薇瞪着她那迷人的大眼睛,弯腰盯着我,她胸前的银色十字架,在我面前摇晃,特别的刺眼。

“你是富察安泰的后人的后人?”

筱薇的普通话很标准,可是我感觉她好像并不了解中国文化。如果她熟悉我们中国文化的话,她应该说我是富察安泰的曾孙。

什么后人的后人…

我知道她刚才那迷离的眼神不是在看我,而是挂在我脖子上的金色十字架,虽然被她美丽的气质所繁衍出来的强烈气场震慑。

在短暂几秒后,也恢复了过来。

就我这模样,能找一个中国农村的女朋友就已经是祖坟冒烟了。

洋妞,那是梦遗的幻想。

我从地上坐了起来说:“嗯,你是谁啊?”

“我叫筱薇,是武汉大学中文系一名大二的留学生。”

这是我和筱薇的初次见面,就在武汉大学的校园里,她是美丽的外国留学生,我是屌丝般的工地小工。

因为我正在为武汉大学,修建第三个足球场。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灵异漫画:镜中的女孩

2016-10-8 11:43:21

灵异事件鬼话连篇

千万不要把糜谷做的笤帚放在枕头下

2016-10-15 13:04:11

3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中国灵异网

    您好,直播需要注册,否则在您更新章节时无法自动置顶。请注册后在这里留言,我们会把这篇文章作者归为您的注册号下。

    发布10章左右后,如果满足条件,会为您设置为直播模式。

    设置直播模式,需要您同时在此发布同意授权声明,同时将该声明发送到我们的电子邮箱(lingyi@lingyi.org),格式如下:

    本人授权原创小说《XXX》在中国灵异网免费连载,直至完结。本小说如在其他收费小说网站上架,因本人原因放弃在中国灵异网继续连载时,或在其他网站正常更新,但在中国灵异网长时间不更新时(大于7天连续不更新,或每月更新次数少于15次),中国灵异网可自行转载发布,直至小说完结,但中国灵异网自行发布的章节,应比收费小说网站晚XX天。
    本授权声明优先于其他小说网站授权声明。
    作者:XXX
    XX年XX月XX日
    (比收费网站落后多少天由您自由决定,这句话也可以不要,要的话应在1-30天之间。)

    感谢您的合作!声明以后,若小说在收费网站上架,我们可以允许您在文中宣传上架的小说地址,达到宣传的目的。

    • 勇远到底有多远

      主编对于鬼话连篇栏目的管理和规矩,越来越详细和专业了。给老哥点一个大大的赞。

    • 卅軾

      牛B再吹响点,希拉里是你奶奶,克林顿是你爷爷,特朗普是你大伯,玛丽莲梦露是你祖奶奶

  2. 卅軾

    【第二集】

      筱薇的祖父是天主教派往中国传教的大牧师,而我的祖父是晚清时期的贵族。
      
      他们如何认识,无人知晓,似乎并不愿意向后人提起。
      
      而这之间,又存在一个弃而不舍的契约,这契约让两个素不相识,异国他乡的人走在了一起。
      
      却又不告诉这是为什么。
      
      武汉大学外的一家咖啡厅里,筱薇有些失望的看着窗外。
      
      她因为没有从我这里获得任何她祖父让她来中国找我的原因,而我也像她一样看着窗外。
      
      “我爷爷除了告诉我这金色十字架很重要外,就是有一天,会有一个戴着银色十字架的人来找我,真的没有其它的了。”
      
      筱薇转过头看着我,然后把手伸到我的面前,“可以取下来借我观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我连忙点头,取下了脖子上的项链,却有着尴尬的伸手抓着头。
      
      那黄金十字架被我用五根红绳编制成一个链圈,因为我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它看起来有些脏。
      
      这东西,一拿出,就和周围的环境有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我在筱薇邀请我来这里后,刻意换上了一身干净时尚的衣服,但是这家咖啡店的装饰,实在是过于高端。
      
      让我和这里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我的肤色较黑,比较粗糙,一看就是那种干苦力的人。
      
      突然跟一个大美女,而且还是一个洋妞在一起品尝咖啡,足以吸引周围的眼球。
      
      现在又拿出一件脏兮兮的玩意,而且还是黄金的,周围人的眼光和心思,可想而知了。
      
      这是夏天,武汉的天气特别热。
      
      筱薇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背心,蓝色的超短裤,洁白的肤色,金黑交错的长发,看上去特别的美。
      
      特别是她胸前,两乳中间挂着的银色十字架,这十字架为她增添了非常高的气质。
      
      只是在她伸手接住我递过去的金色十字架后,我猛然发现,那银色十字架上的竖条里面,好像有闪烁出一道金色的电光。
      
      我之所以看到,因为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个这样的大美女坐在我的面前,我不可能无动于衷。
      
      那金光一闪即逝,我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想了想,伸手一指,“那个,你的那个银色十字架可以借我看看么?”
      
      筱薇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把金色十字架还给我后,伸手从脖子上,将那银色十字架取了下来。
      
      银色十字架一到我的手里,我就感觉特别的幸福。
      
      这东西,她应该跟我一样,都是从小佩戴,算是贴身的物品,一个女生将她贴身的物品交给一个男生,这在中国说明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我不知道筱薇的想法,可在她听见我想看看这银色十字架的时候,那一瞬间的犹豫。
      
      说明她从来没有,或许很少让异性触碰过这件东西。
      
      难道真如爷爷遗言那样,遇到戴银色十字架的老外后,我的命运将彻底的被改变?
      
      心里幻想着,毕竟能够拥有一个像筱薇这般的外国女朋友,或者老婆,那也是一种任何男人都想拥有的美梦。
      
      银色十字架没有任何变化。
      
      外观上,看起来和我的金色十字架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刻满铭文,非常的古朴。
      
      我刻意看了那三个特殊符号,符号的形状和金色十字架上面的不同,但是都在同一个位置。
      
      “你知道上面那三个符号是什么意思么?”我将银色十字架还给筱薇后问道。
      
      筱薇看了看说:“古罗马文,意思是救赎,治疗,毁灭。”
      
     

  3. 勇远到底有多远

    我的天,在这网站的写小说方面,竞争还挺激烈呀!不过我觉得这也是好事,有竞争才有进步。希望交作者为好友。一起写作、一起进步!

    • 勇远到底有多远

      你在这只是宣传?不管怎样,还是希望交个朋友。一起商讨一下,怎样写作。

  4. 卅軾

    【第三集】
      环境寂静,灯光柔和的咖啡厅里,我和筱薇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都是一些客套话。
      
      筱薇来到中国后,一直在寻找我。
      
      她先从金色十字架入手,遇到过很多骗子,大都是中国的男性,想要借此机会跟她发生点关系。
      
      我问她为什么不从我曾祖父的名字,或者我爷爷的名字入手。
      
      她的回答非常的简单。
      
      筱薇认为,在我国那个年代里,我们家根本不可能将金色十字架保存下来,这是她没有想到的事。
      
      一个星期前,她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听几个朋友讨论。
      
      说在附近的工地上,有一个土鳖戴着黄金打造,而且看起来非常古朴的金色十字架。
      
      于是,就是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我在武汉大学里面,由于年龄和那些大学生差不多,不开工的时候,走在校园里面,一些大学生误认为我也是学生。
      
      他们有的邀请我一起打篮球…
      
      况且,在武汉大学里面,也有很多我老家的人,虽然并不认识,却是一个镇或者一个市的。
      
      我想应该是这些人暴露了我的身份,说老子是个土鳖吧!
      
      “黄先生,有件事情你可以答应我么?”聊着聊着,筱薇忽然这样问。
      
      我:“不知道什么事呢?”
      
      筱薇:“我想今年暑假,你能够陪我一起去北京旅游。”
      
      我很诧异,北京虽然是古城,也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可对于我来说,真的没什么好玩的地方。
      
      旅游这词,我认为就是闲的蛋疼。
      
      然而我并没有去过北京,因为我没钱吧,反正不怎么喜欢。
      
      我宁愿有空的时候泡在网吧,也不愿花几百块去一些人人都想去的地方,真相不明白,那些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假如我有很多钱,想去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古城,而是五大名山。我觉得,大山里的风景,特别的雄伟壮观。
      
      但是如果有一个美女跟随,不要说去北京,就算那都不去,到处逛马路,那也不错啊。
      
      虽然筱薇不论相貌,还是生活背景,还是个人素质,都是我高不可攀的对象。
      
      她就像是天鹅,而我就是癞蛤蟆。
      
      如果没有遇到,我这只癞蛤蟆永远不会去想,天上的天鹅是啥味道。
      
      但现在,我和天鹅之间有了接触的机会,我的所有不利的条件,早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
      
      管它的,缘份这事,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万一人家就喜欢我这种土鳖呢?
      
      心里想着,我瞪着她,“你来中国两年,难道还没有去过北京?”
      
      筱薇笑着说:“去过几次,都是从那里经过。”
      
      我:“要是你不嫌弃的话,我倒是非常乐意跟美女一起去旅游。”
      
      不管是哪国人,只要是女人,赞美她美丽,就一定没有错,筱薇也不例外,而且她本来就漂亮。
      
      我的这句话,一点都没有溜须拍马的意思。
      
      筱薇露出满意的微笑,“那个,我祖父和你祖父之间存在约定,他们一定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和你之间是不是该换个称呼?”
      
      我很惊喜,“当然可以,你可以称呼我泉哥,或者直接称呼我们名字,黄泉也可以。”
      
      筱薇说:“我今年十九,还是称呼你泉吧。”
      
      一个字的称呼,被女生这样称呼,筱薇或许觉得没什么,而我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泉!多么的亲切啊…
      
      我:“那我称呼你薇好了。”
      
      就这样,我和筱薇,这个美丽的洋妞,因为祖上的关系邂逅,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成为了朋友。
      
      恋人,是我的想法。
      
      如果能和她成为恋人,我发誓,我会好好的,用我一生去守护。
      
      
      
      
      
      
      
      

  5. 卅軾

    【第四集】

      筱薇接了一个电话,买了单就离开了咖啡厅。
      
      她离开的同时,我原本打算和她一起离开,呆在这种地方,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可是转念一想。
      
      人家是外国人,留学生,高贵典雅,气质非凡,生活品味自然也非同一般,根本不是我这土鳖所能了解的。
      
      她约我来这里,说明她喜欢这种地方,而且还经常光顾。
      
      为了表现出我也是有着和她共同爱好的男士,我在她起身离开的时候说:“那我在坐一会,这里环境不错,我非常喜欢。”
      
      筱薇有些惊讶,“那你就在这里坐吧,我的事有点急,就先走了。”
      
      透过窗口的玻璃,我望着筱薇离开的背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在咖啡厅附近,连忙起身准备离去。
      
      妈的!
      
      鬼才喜欢这种地方,老子还是觉得大排档舒服一些,这鬼地方,连路边的烧烤摊都不入。
      
      我刚起身,就看到一个美女出现在我的面前。
      
      黑色长发,白色短袖体恤,黑色短裙,肤色雪白,个头娇小的一个典型的中国美女。
      
      这个美女,我在进来之后就发现了,她就坐在我旁边的一张桌子,一直盯着我。
      
      我抿着嘴,笑不露齿,轻轻的向她点了点头,“你找我?”
      
      她点头,伸出手,“你好,我叫樱花集美。”
      
      小鬼子!
      
      她奶奶的,我说对方咋那么抚媚性感呢,特别是她的胸,单手难握,一看就像是叉叉女主角。
      
      原来是个日本娘们…
      
      不过我觉得,如果能够征服日本娘们,也算是为国争光,报仇雪耻了吧!
      
      连忙握着她的手说:“你好你好,我叫黄泉,请问有什么事么?”
      
      樱花集美坐在了之前筱薇坐的地方,她双手放在桌上,两个关节撑着,“刚才你的那件十字架项链,可不可以借我看看?”
      
      “给你一百元。”
      
      她见我有些犹豫,从肩上挎着的粉色小皮包里面拿出一张红钞,然后放在桌上,推到了我的面前。
      
      难道爷爷的遗言是真的?我的命运已经开始转变了…
      
      美女,财富正在向我招手!
      
      我刚才的犹豫,是觉得因为这金色十字架,已经遇到了两个美女。
      
      不是一般的美,都是那种非常有气质的类型,如果去参加选美的话,她们绝对名列前茅。
      
      瞟了一眼那张红钞,我将金色十字架取了下来,“可以,不过。”
      
      樱花集美瞪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不过什么?”
      
      我表现出一脸尴尬的样子说:“不过你的给我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么?手机号或者微信什么的都可以。”
      
      她诧异的盯着我。
      
      我在想,她一定认为我是一个色狼,但我才懒得去理会。
      
      有妞不追,是为不孝!
      
      况且,作为一个老迈的单身狗,只要能够脱单,脸皮厚点,猥琐下流些,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以。”
      
      樱花集美说完拿出手机。
      
      我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添加了对方为好友,在她同意之后,“那个,你要答应我不能把我拉黑才行。”
      
      樱花集美笑着说:“我为什么要拉黑你啊?不会的,你把那十字架给我看看吧。”
      
      “说话算话。”
      
      于是我把手里的金色十字架递了过去,然后坐在她的对面,开始悄悄地观察她。
      
      樱花集美接过金色十字架后,放在面前,看得非常的认真,甚至比刚才筱薇查看的时候,还要认真一些。
      
      她大概看了两分钟。
      
      “其实我在日本的时候,就见过这金色十字架。”

  6. 卅軾

    【第五集】

      樱花集美的话,让我为之一愣。
      
      她接下来的一句,更是让我感觉到,这金色十字架,绝对是一个宝贝,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宝贝。
      
      “你说什么?”
      
      樱花集美将金色十字架还给我后,甩了一下头,“刚才那个美女手里的银色十字架,我应该也见过。”
      
      猛然想起对方的身份,我就不怎么觉得奇怪了。
      
      这金色十字架是我曾祖留下来的,曾祖年青那会,是清朝末年,革命起义,列强横行中国的年代。
      
      在这个年代里,特别是日本,更是猖獗如家里的蟑螂。
      
      樱花集美是日本人,她见过,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时候,或许她祖父是某个日本军官呢。
      
      “是在我祖父留下的两幅画里,由特高科的一位叔父,从中国带回到日本。”
      
      见我一脸不信,樱花集美解释着。
      
      
      我已经相信了,现在她连特高科都说了出来,那就深信不疑。特高科是什么,在那个年代,这可是日本一级情报单位。
      
      就像国民政府的中统局。
      
      我冷眼看了过去,语气有些冷淡的说:“那你的祖父?”
      
      樱花集美笑着说:“一个日本商人,不是你心里想的战争份子。”
      
      看来她也清楚。
      
      我想应该很多日本人都很清楚,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很少见到日本人的原因吧。
      
      当然,那个时候,日本也有反战同盟会。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想发动战争。
      
      我爱国,但我更爱女人。
      
      有时候我看抗战局,心里会想,如果我出生在那个年代,一定是一个大汉奸,卖国求荣的家伙。
      
      因为我决定和眼前,这个在中国留学的日本美女继续交谈下去。
      
      当我正准备开口的时候。
      
      “大凶,大凶啊,快点叫你们老板出来,贫道要救他一命。”
      
      声音粗犷,嗓门很大,坐在咖啡厅二楼的我听得清清楚楚,于是我探头通看了下去。
      
      这家咖啡厅一共两层。
      
      坐在二楼,可以清楚的看着一楼的一切,因为整个咖啡厅的中间是空的,两边有两道楼梯,可以上到二楼。
      
      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道袍,大约二十五六,胡子拉渣,头发扎成一个小辫的年青男道士出现在一楼的中间。
      
      他看上去很瘦,手里拿着罗盘,背后背着桃木剑,在一楼转来转去,嘴里大声的嚷嚷着。
      
      咖啡厅的漂亮女店长和几个服务员想要赶他出去,甚至还拿了两百块钱出来。
      
      只是这年青的道士,死活不愿意走,而且吵着要见老板。
      
      男道士接过女店长手里的二百快去,一脸严肃的神情,“这鲸吞四方的风水局没有摆好,你快叫你们老板出来,否则他孩子难保。”
      
      几番纠缠后,女店长见男道士好像说的煞有其事。
      
      她想了想,将男道士拉到一边。
      
      两个人小声的交谈了一会,女店长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挂了电话后,她满脸尊敬,极为客气的招呼那男道士起来。
      
      一楼突然出现的事情,似乎就这么结束了。
      
      当我准备再次和樱花集美攀谈的时候,她不知道是真有急事,还是懒得鸟我,找了了理由离开了。
      
      我看了看桌子上,没有吃完的点心,还有店主为了吸引顾客,免费提供的糖果。
      
      那是小粒,透明的硬糖,薄荷口味,含在嘴里,喝着苦涩的咖啡,非常的舒服。
      
      将糖果一把装进口袋,我转身走下楼去。
      
      “那个黑脸小弟,不得了啊,你怕是要遇到大麻烦。”
      
      
      

  7. 卅軾

    第六集

      他说起话来,左腿不停的抖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身上的灰色道袍很邹,看上去就像几天没有洗过,用麻绳简单的连同桃木剑一起捆绑着。
      
      似乎他很不会用上那桃木剑。
      
      因为桃木剑已经连同他本人一起,被那麻绳缠绕的很死。
      
      之前在楼上,没有看清他的模样,此刻站在他的面前,我发现他的脸型很瘦,瓜子般的脸蛋。
      
      身高大概一米六五左右,满脸的胡须,三角鲳鱼眼,头发乌黑,故意留的很长,上面戴了一件木制,雕刻精美的发冠。
      
      外观上,他确实像一个修道人。
      
      然而他的行为已经谈吐,我怎么看,就觉得他是骗子。
      
      一个年青的骗子!
      
      他连续喊了三声,我才在门口停了下来,转身向他确认是在叫我,见他对我招手,这才走到他的面前。
      
      来到他面前后,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没有说一句话,就那样看着。
      
      我有大麻烦?
      
      如果刚认识的两个外国美女同时追求我,而且爱我爱的死去活来,这事还真是个大麻烦。
      
      要真是这样,我到真希望这大麻烦能年年有…
      
      “吆,脖子上挂东西不错,难道你是基督教徒?”他指了指我脖子上挂的金色十字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好像他根本看不上这金色十字架,故作高深莫测似的。
      
      左腿那里抖动,嘴里不停吃着那女店长为他准备的点心,眼神不停的左看右看。
      
      我没有回答,目光停留在他身后背着的桃木剑上。
      
      这桃木剑非常的光滑,色泽鲜艳,是那种黑黄混合后的颜色,看上去非常的厚重。
      
      剑上没有任何雕刻,很人一种神秘古老的感觉。
      
      他难道真的是个道士?
      
      可是他的年纪,还有他行为和说起话来是的动作…
      
      “你不用怀疑我的身份,只要相信我所说的话就行。”说着,他从身上带着的布包里面摸出两件东西出来,笑盈盈的看着我。
      
      他先将第一件东西递给我。
      
      是一张精美儒雅的名片,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江西龙虎山道教协会,荣誉会员张天一!
      
      “你是张天一?”
      
      我感觉到非常惊讶,诧异的抬头看着他,虽然我并不是认识张天一,但是我看过张天一撰写的风水相术符咒类书籍。
      
      这张天一,可是道教协会,公认的风水玄学大师!
      
      据说,张天一是道教嗣汉六十七代张天师,更有传说,他是张天师的九次轮回转世。
      
      张天一很得意的将第二件东西递给我,然后嬉皮笑脸的说:“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接过那东西,是一张两指宽的黄纸条,这纸条很薄,相互折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五角星。
      
      “这是什么东西?”我抬头看着张天一,他没有回答我的询问,而是向我眨了下眼睛。
      
      猥琐的动作,在联想到他的样子,他的行为以及那幅嘴角,让我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我捧着腹部,咬着牙,“什么基督教徒,我他妈连道教都不信,还会相信洋鬼子的玩意。”
      
      张天一咧嘴笑着,指了指我手里拿着的东西,“这是一张平安符,看在你即将成为我同行的份上,收你一百块就好。”
      
      骗子,绝对是一个骗子!
      
      “去你妹的平安符。”
      
      我将张天一给我的两件东西全部丢给他,然后怒气冲冲的走出了咖啡厅,在门口差一点撞到一个孕妇。
      
      在向这孕妇道歉后,准备离开的刹那间。
      
      漂亮的女店有过来,非常恭敬的喊了一声:“老板娘。”
      
      就在我走到店门外,准备过马路的时候,听见那个张天一在那里说:“看到没有,贫道要是没有出现,刚才那个小子一定会撞翻你。”
      
      “我去你妹…”
      
      

  8. 卅軾

    第七集

      我实在懒得理会那个假冒,到处招摇撞骗的张天一。
      
      如果是平时,老子一定会转过去找他好好理论,但是现在我心情非常的舒畅,有种年底就能结束单身狗的感觉。
      
      所以,我开始过马路。
      
      忽然一个急刹车,吓得的两腿发软,然后从车门里探出一个满脸横肉的秃头男。
      
      他凶神恶煞的向着我大吼大叫:“你他妈眼睛瞎啊?没看到是红灯,信不信老子撞死你!”
      
      “老子…”
      
      “怎么…怎么会这样!”
      
      我准备杀过去,好好跟这个秃头男理论理论,可我一偏头,发现那红绿灯,竟然变成了红灯。
      
      在我过马路的时候,我看得很清楚,明明是绿灯,怎么就变成了红灯了呢?
      
      我记得刚才有几个人跟我一起过马路,于是我扭头一看,那几个人都还站在原地!
      
      秃头男在后面车辆的催促中,连忙驾着车离开了。
      
      我站在马路中间,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让我在大热天里,感觉全身发凉,竟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位同学,我想问一下…”
      
      绿灯亮起,对面那几个人走了过来,其中有一个四眼男。
      
      我叫连忙住他,想要询问一下,刚才他们为什么不走,可是人家根本没有甩我,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对了,刚才跟我一起过马路的还有一个很土的老太太…”
      
      可是人群中,根本没有什么老太太,一眼看过去,周围大部分都是年青时尚的大学生。
      
      “见鬼?不太可能吧!”
      
      我抬头看了一眼悬挂在蔚蓝天空上的那轮火球,虽然现在是下午三点多,但也是阳光明媚。
      
      刚才怎么可能见鬼?
      
      有些不安,恐惧的我走进了校园,回到了我所在的工地上。
      
      我住的地方非常简单。
      
      几根钢管架子锁成房屋的框架,四周拥雨布围起来,顶上和下面的四个边用三合板压住,并用铁丝固定在钢管上面。
      
      回到工地上的家里后,我开始收拾行李,准备换个工作。
      
      我早就打算换一个体面点的工作。
      
      只是我堂哥一直拦着,说我要文化没文化,要技术没技术,就算去馆子里当服务员都没人要。
      
      以前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现在不一样,我觉得我现在的工作,是在消磨的气质。
      
      在说,就这工作,怎么配得上和两个洋妞做朋友,这身份,这地位,实在让我有些抬不起头。
      
      我收拾好行李以后,来到工头住的地方,校园里面,校方特意提供的一间房屋。
      
      在工头那里借支了两千块钱,然后给我堂哥发了短信。
      
      我离开了,离开了工地。
      
      工钱方面我并担心,因为我堂哥还在这里,还有我们村里很多同乡。
      
      堂哥后来打电话劝说我,被我拒绝了,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还有生活品质。
      
      我才二十,都尼玛干了两年工地。
      
      堂哥无奈,只能任我而去,他答应到时候帮半年的工钱的结了,然后打到我的卡上。
      
      我手上也有点存款。
      
      毕竟在工地上干了差不多两年,省吃俭用下来,大概有三四万的样子。
      
      我想这点钱,足够我在武汉东湖区附近找到一个能够改变我本身气质的工作,应该是可以的。
      
      出了武汉大学的校门,我就开始在网上投简历。
      
      服务员,销售和保安,是我认为唯一可以胜任的岗位,所在我的简历,大部分都是投在这种招聘单位。
      
      我的行礼不多,两套换季更换的衣服,一些洗漱用品。
      
      一个大点的商品纸袋子搞定。
      
      带着这些东西,我在附近的公园里,一边休息,一边用手机在网上找工作。
      
      大概下午五点多的时候。
      
      我准备在附近找家廉价旅馆,同时吃点晚饭的时候,收到了一个面试电话,让我十二点过后,去东湖北苑路一家名为皇冠的酒店面试。
      
      “你好,我是来面试传菜员的。”

  9. 卅軾

    第八集

      北苑路的皇冠酒店距离武汉大学不远,步行半个小时就能到。
      
      经过简单的面试,我成了这家三星级酒店里面的一名传菜生,在这里,我的眼光长了见识。
      
      工作到十月份,我的气质也有了明显的改变。
      
      在这期间,我和筱薇一起逛过几次街,在微信上,跟樱花集美聊的非常不错,我甚至邀请过两人来皇冠酒店用餐。
      
      当然是单独分别邀请…
      
      这件事,让我在其他同事面前,有了不可思议的份量。
      
      然而,在国庆节这天我却离开了。
      
      因为我要陪同筱薇去北京旅行。
      
      十月一日,凌晨四点。
      
      我特意从网上买了一套款式新颖的衣服,还有一个小型的黑色拉杆箱。
      
      然后在理发店花了一百多块做了一个发型,现在看上去,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土里土气的样子。
      
      在酒店工作的时候,同事们都觉得我有点像古天乐。
      
      我照着镜子,手里拿着古天乐的明星片,认认真真的对比之后,猛然发现还真有点像。
      
      都是一样的黑,一样的脸型。
      
      由于我在工地上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身体看上去特别的强壮,加上我这人又爱运动,六块腹肌特别的明显。
      
      我身高有一米七七,跟身高一米七二的筱薇走在一起,在长途汽车站里,吸引了不少羡慕的眼光。
      
      现在的我,似乎和她有那么一点情侣的样子了…
      
      “泉,是这辆车么?”
      
      筱薇一只手拿着汽车票,一只手拉着红色拉杆箱,过了安检后,来到一辆旅游大巴的车前。
      
      她对比了车牌和车票上的号码,扭头向我看来。
      
      “颚L4432。”
      
      我有过去,看了看,车牌号码和车票号码吻合,向着筱薇点了点头,“嗯,是的。你先上车,把行李箱给我。”
      
      作为男士,我觉得我应该帮筱薇把行李放在大巴的车仓里面。
      
      说话的同时,我将手里提着的一袋零食交给筱薇,然后接过她的行李箱,打开了大巴的仓门。
      
      大巴的车门开着,驾驶位上没有人,里面的灯亮着。
      
      在里面,已经有十来个乘客。
      
      我走在筱薇的前面,根据车票上的座位号,找到了位置,因为我和筱薇的票是同一时间买的。
      
      所以,我们座位连在一起。
      
      “你坐里面,靠窗,舒服一点。”我接过两个人的零食袋,让筱薇走了进去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这种感觉,非常好…
      
      我紧挨着筱薇,如此的近距离挨着,她身上特有的女人香,让我幻想翩翩起来。
      
      如果能够和她上床…
      
      筱薇没有注意到我看她的眼神有了变化,只见她拿出平板电脑,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
      
      她耳边的一撮酒红色发丝低落下来,贴在她的右肩上,发头紧紧的挨着筱薇的右乳。
      
      虽然现在是秋天,她里面却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花领衬衫,外面套着一件咖啡色布大衣。
      
      大衣的纽扣没有扣上,就那么敞开着,加上她那里有特别的大…
      
      所以我,有了生理反应。
      
      “泉,我们到了北京打算先去什么地方呢?”
      
      筱薇扭头看着我。
      
      我耸了耸身体说:“不是早就商量好了么,先去长城,不到长城非好汉,这可是中国老话。”
      
      筱薇深吸一口气,抿了抿嘴,把平板电脑放到了我的面前,伸手一指,“我想先去这里。”
      
      “京城81号?”
      
      “这里可是北京四大凶宅之首啊!”
      
      

  10. 卅軾

      “我最近看了一部电影,就是讲述这栋老房子的,而且我的祖父曾经在里面居住过一段时间。”
      
      “你祖父是传教士?”
      
      筱薇点头:“嗯,他是首领。”
      
      我们两人围绕着京城81号的话题,聊着聊着,直到大巴启动,而我也不什么时候睡着了。
      
      或许是睡前和筱薇聊的话题,我竟然做了一个很长很长梦。
      
      梦里的时代,是晚清时期的中国…
      
      哗啦啦的海浪声,伴着邮轮的嗡鸣,让我清晰的感觉到,海风扑面的那种舒畅。
      
      这是一艘豪华的游轮顶层,我就站在甲板上面。
      
      我穿着军绿色的长袖衬衫,军绿色的尼龙布裤,一双军用黑色皮长靴,两手插在口袋里面。
      
      在我的周围,紧挨着我的是一个白脸小生,三七分的头型,头发很短,被他梳理的非常光亮。
      
      这个人的年龄和我差不多。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西装的款式非常的老旧,左手端着洋酒杯,站在我的左手边。
      
      在我的周围,有几个和他相同装束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有些男人竟然还留着很长的辫子。
      
      这些留着辫子的男人,穿着洋装,看上去非常的滑稽。
      
      不过他们好像都认识我。
      
      因为他们都称呼我为方公子,在梦里,我的身份好像是一家洋行董事长的大公子,而且我还会一些拳脚功夫。
      
      好像我有一个师傅,这个师傅很厉害,样子有点像,有点像那个招摇撞骗的张天一!
      
      “方少,这次从日本留学回来,你打算做些什么?”
      
      我准备开口回答白脸小生的问题,却见从邮轮甲板下面走出两个人,其中一人的相貌,竟然跟我爷爷有些相似。
      
      而另外一个人,是一个洋人。
      
      我之所以楞住,就是因为这个洋人,他大概四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黑袍,胸口挂着一件金色的十字架。
      
      那白脸小生姓赵名天,是我在日本留学时,认识的一个中国同学。
      
      从我刚才想要回答赵天的问题里面,这个时候,应该是宣统元年,也就是1909左右。
      
      因为我想要告诉赵天,回国以后去北洋新军任教…
      
      而突然出现的两人,那个富态的中国男人,似乎对我能否成功进入北洋新军里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好像清朝政府里面,某个大人物,名字叫做富察安泰。
      
      竟然是我曾祖!
      
      “学生方敬尧,拜见洋务富察大人。”
      
      我走了过去,向我的曾祖行了一个拱手礼节。
      
      他打量着我,“原来是方枭方董事长的大公子,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富察安泰笑着说,然后向我介绍起那位戴着金色十字架的传教士。
      
      “这位是来自英国的蕾哈娜-皮德诺夫先生,是一位天主教的教教领。”
      
      富察安将那个传教士泰介绍给我后,又向那洋传教士说:“这位是我一个老友的孩子,叫做方敬尧,你的事情,要是他师傅肯出面,就好办的多。”
      
      皮德诺夫把手向我伸来,我才从惊愕中缓过神。
      
      这不是筱薇曾祖父的名字!
      
      难道我曾祖和她曾祖是这样认识的?
      
      我连忙和他握了握手说:“家师自我去日本留学时,就已经失去了音讯,不知教夫需要恩师做些什么?”
      
      富察安泰说:“他想在中国找一处阴阳交界的地方,然后在这个地方建一座宅子。”
      
      “是的,我打算用这处地方,用来改变中国的厄运。”
      

  11. 卅軾

    第十集

      在邮轮的甲板上面,我和富察安泰,还有那个传教士聊了一会。
      
      当提及到我回国后打算,我将之前准备回答赵天的话,告诉了富察安泰,他答应了我。
      
      让我到岸以后,去他府上一趟。
      
      这艘邮轮是从英国开往中国,中途经过日本,在大西洋航行了半个月,才在今天傍晚到达旅顺港口。
      
      在旅顺的火车站,我和他们分开。
      
      赵天的家在北京,他应该和富察安泰他们一起,但是他下了邮轮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
      
      我的家在上海,原本可以换乘其它轮船,甚至可以在日本的时候,就乘坐开往上海的轮船。
      
      只是在日本,我感觉到有一股浓浓的的硝烟味。
      
      而在旅顺坐火车,不乘船的原因,是我想晚几天回去,顺便在火车上,了解一下现在的国情。
      
      秋夜的旅顺,特别的寒冷。
      
      虽然我穿了一件大衣,坐在人山人海的候车室里,依然感觉到这股冷流。
      
      一个披着貂皮大衣,里面穿着白色旗袍的短发女人,神色慌张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两手插在口袋里面,不时的回头看看,像是有什么人在跟踪他一样,当我看到她样子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我的旁边。
      
      这个人的容貌,竟然和樱花集美一模一样!
      
      我正诧异,想要开口跟她交流。
      
      谁知道我刚刚放下手里的报纸,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隔着她的大衣口袋,顶在了我的腰上。
      
      只见她冷冰冰的道:“不许动。”
      
      我的直觉告诉我,顶住我的东西,在她大衣口袋里面,应该是一把小型手枪。
      
      “走。”
      
      她挟持着我,非常紧张的把我带到了车站里的洗手间。
      
      我本想问她是不是日本特务,可到了嘴边的话,变成了,“你是革命党?你叫什么名字?”
      
      她没有回答我的两个问题,而是示意我打开我的行李箱,我打开了以后,她从里面拿出一套西装,还有一定礼帽就走进了洗手间。
      
      看来她是想女扮男装,躲过那些追杀她的人…
      
      就在我收拾行李的时候,车站外面冲进来一群当兵的,他们手里都拿着长枪,大概有二十人左右。
      
      一进来,就引起骚乱。
      
      这个时候,车站的工作人员开始喊话:“上海的车的到了,上海的车到了,要进站的快点过来检查。”
      
      我准备过去接受检查,正好有两个清兵向我走了过来。
      
      略一犹豫,我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包烟,同时递了过去,“两位兵总,你们这是抓什么人?”
      
      其中一个老兵油子,接住了我的香烟,“革命党,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娘们,你有没有看到?”
      
      “好像刚才是有一个,不过她去了那边?”
      
      我随手乱指了一个方向,那两个清兵扭头一看,立马向着我指的那个方向飞奔过去。
      
      这个时候,刚才挟持我,抢劫我衣服的女人也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救我?”她语气冰冷,大大的眼睛瞪着我。
      
      我:“因为你是革命党,这个回答可以么?”
      
      说完,我连忙提着行李,向着检查口走了过去,而她紧紧的跟在我的后面,似乎是缠上我了一样。
      
      我走在前面:“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
      
      “王彩燕。”
      
      原来她是中国人,而且还是一个革命党,怎么死后投胎,就变成了一个日本人…

      我知道我是在做梦,梦里的一切非常的真实,却不是我能控制的。
      
      上了火车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王彩燕,等到了上海后,我经过一家报摊时发现。
      
      上面写着:旅顺知府钱进民于1909年9月6日被革命党王彩燕,在凌晨两点左右刺杀身亡!
      

  12. 卅軾

    第十一集

      一个急刹车,我猛然醒来。
      
      当我醒来后,我就有点后悔,非常的后悔,然后我闭着眼睛,假装根本没有醒。
      
      还在浏览北京著名旅游景点的筱薇,似乎没有发现我已经醒了。
      
      她也没有拒绝我继续把头埋在她香肩上的这个动作,我贪婪的嗅着她身上的女人香,很想亲上一口。
      
      梦里的故事很多,而且好像很长,而我只不过睡了一个小时。
      
      筱薇说:“你醒了就起来吧,我的肩膀现在狠。”
      
      我心里感觉特别温暖,有点不好意思的坐正过来,伸了懒腰说:“不好意思,刚才做了个美梦。”
      
      筱薇扭动了身体说:“梦到什么了?”
      
      我说:“梦到你了。”
      
      其实我刚才的梦里,并没有出现筱薇,就连和她相像的人没有出现,在认识她以后,我经常说做梦梦到她。
      
      筱薇扭头很少诧异的盯着我,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又梦到我了?”
      
      “真的。”
      
      “我刚才真的能到了你,不仅能到你,还能到了你的祖父…”
      
      筱薇说:“哦,那我这次在你梦里是一个什么人,做了些什么?”
      
      以前和筱薇说梦到她,那些都是我瞎编的,这次虽然也是瞎编,不过我相信,她听到后一定非常惊讶。
      
      “梦里,你变成了一个中国人,而且还是一个刺杀清廷大官的革命党,还打劫我的衣服呢。”
      
      筱薇目瞪口呆的说:“革命党?”
      
      我用力的点点头,然后我将刚才那个梦里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当然,我将樱花集美在梦中的人物,换成了筱薇,在我用语言描述出筱薇祖父的样子后。
      
      “泉,你这个梦太不可思议!”
      
      筱薇说的没错,我这个梦就像真的一样,而且我并没有见过筱薇祖父,只是从她口中知道名字。
      
      筱薇惊讶的说完,然后从皮包里面拿出一张老照片。
      
      “这…”
      
      照片里面是一个传教士,站在一栋大屋门口。
      
      这传教士就是我梦中出现的皮德诺夫,同时,在他旁边还有另外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青年。
      
      青年的样子,我非常的熟悉,他就是在旅顺港和我分别后的赵天!
      
      背后的那栋老房子,大门上面,还挂着一个刻着“赵府”的牌匾,可是我现在想不起来,赵天的家在京城里,是否有这么大的一个宅子。
      
      真是一个离奇的怪梦!
      
      梦里的赵天是方敬尧在日本留学时认识的同学,而我就是梦中的方敬尧。
      
      那么这个赵天又是什么人呢?
      
      还有,他怎么会和筱薇的祖父在一起合影?而且照片里面,两人的样子和装束,应该是在梦中,我和他们分开不久。
      
      “薇,照片里面的年青人是谁啊?”我将照片还给筱薇后问。
      
      筱薇说:“听我爷爷说,这个人是祖父最害怕的人,称呼他为魔鬼。”
      
      赵天是传教士眼中的魔鬼!
      
      可是我看上去,两个人的关系应该不错,怎么在筱薇祖父回国以后,将赵天称之为魔鬼呢?
      
      我和筱薇,开始围绕我刚才的梦,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大巴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大概十五个小时左右,开进了北京东城区的长途汽车站。
      
      下了车,已经是晚上八点,快九点整的样子。
      
      在车上呆了那么长的时间,我们都很疲惫,下车后,我和筱薇立马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
      
      七天商务宾馆,是这家酒店的名字,在前台我们开了两间房。
      
      拿着房卡,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我和筱薇来到房间,她的房间就在我的对面。
      
      “薇,明天见。”
      
      
      
      
      
      

  13. 卅軾

    第十二集

      宾馆的房间装修不错,价格便宜,最主要的是通风。
      
      筱薇说完,就推门走了进去。
      
      她进去以后,打开行李,从里面拿出一件睡衣,就去了洗手间。
      
      洗完澡,筱薇就趟到了床上。
      
      耍了一会手机,她觉得眼睛有些酸酸的,肚子也有点饿,可是懒得起床出去吃东西。
      
      闭着眼睛,不知不觉就入睡了。
      
      床头柜上的时钟,钟针缓慢的前进,当时分秒三根指针重叠在一起,停留在十二这个数字的时候。
      
      一阵风从窗口吹了进来!
      
      筱薇被这突如其来的风,吹的半醒,她伸手拉了拉被子,朦朦胧胧中,发现在床周围有四个黑影。
      
      像是有四个穿着黑袍的人,突然出现在的她的面前…
      
      筱薇猛然惊骇的坐了起来。
      
      蓝色的大眼睛看向四周,同时打开了房间里面的灯,可是整个房间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人。
      
      “难道刚才是幻觉?”
      
      筱薇四周又看了看,在确定没有人,认为刚才只是幻觉后,她关掉灯又躺了下去。
      
      她侧身躺着,脸朝着窗口。
      
      在这个方向的床头上,放着一面镜子,筱薇刚刚躺下去,还没来得及闭眼,惊讶的盯着那面镜子。
      
      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筱薇看到,在镜子里面有四个女人,她们穿着黑袍,装束有点像英国的修女。
      
      修女的脸色,都是苍白如雪,眼睛里面闪烁着绿色的光芒,嘴里冒着肉眼可见的寒气。
      
      房间里的温度,急剧下降!
      
      “泉!”
      
      筱薇发出刺耳的尖叫。
      
      我不知道别人是否被这声尖叫惊醒,因为我还没有睡。
      
      试想和一个漂亮的洋妞一起旅行,住在同一家酒店,却开了两件房,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
      
      在这种情况下,不会幻想一下?不会觉得寂寞难耐么?
      
      总之一句话,我想和筱薇在酒店里面发生点那种事情。在分开以后,我躺在床上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当我听见筱薇的尖叫,立马掀开被子冲了出去。
      
      可是,在我打开房门的瞬间。
      
      如被电击!
      
      我木纳,脑海一片空白,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望着突然出现在门外走廊上的一个衣着前卫的男人。
      
      这男人留着长发,发色雪白。
      
      他的模样和我梦中的赵天,几乎一般无二,只是眼前的人,衣着是当下最流行的款式。
      
      “方敬尧!你不是早就死了么?”
      
      这个像赵天的男人,称呼我为方敬尧,而方敬尧只是我梦中的身份。
      
      我可以将其解释为,方敬尧是我的前世,我的前世认识一个叫做赵天的男人。
      
      眼前这个和赵天一模一样的男人,他称呼我为方敬尧。
      
      那么,他就一定是赵天!
      
      可是我前世认识赵天,那个时候距今已经一百多年,而眼前称呼我前世名字的赵天,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我可以确定了。
      
      他就是我梦中的赵天,我前世的日本留学同学。
      
      我自己投胎转世,他为什么还能活着,而且还这么的年青,好像他从来没有老过一样。
      
      “炽天使十字架,原来在你这里!”
      
      赵天冰冷的目光,冰冷的语气,让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全身瑟瑟的发抖。
      
      “你们搞什么?”
      
      “神经病啊!”
      
      “半夜三更大吼大叫,疯了么你们?”
      
      突然传来其它住客的声音,我宛若被赋予了勇气,猛然想起对面的筱薇,爱的力量让我抛开了一起。
      
      我立马冲出房门,直接撞开筱薇所在房间的门。
      
      “薇!”
      
      “薇,刚才怎么了?”
      
      “别怕,有我在。”
      
      
      
      

  14. 卅軾

    有人看么??

    • 勇远到底有多远

      当然有人看,你文章的阅读次数已经达到了八百九十五次。评论的人少,不代表没人看。
      老弟,我以前问过你,你说来这写这小说是为了宣传。那我觉得你来错了。因为这灵异网的主题是真实的灵异事件,虽然有鬼话连篇的栏目,但读者是比较少的。除非你有豫西老胡的写作能力,不然,就跟我差不多了。

  15. 勇远到底有多远

    我觉得你是题材选的不够吸引人。那京城81号电影,简直拍的稀烂。你现在按照电影的模版写小说,读者肯定少。不然,你肯定会超越我。因为我的写作能力很低!
    不管怎样,加油吧!祝你宣传成功!

  16. 卅軾

    这个是征文!

  17. 勇远到底有多远

    写得还不错,我给你留言顶贴!希望继续更新,对梦想,不要轻易放弃!

  18. 卅軾

    有人看的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