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冥纸人》——我是一个扎纸匠,就在前几天,我接到了一个葬礼的纸活,这个葬礼上有白色的纸人还有血红的棺材……

七月十四,阴风萧瑟,鬼门大开。

很多商铺都早早的关了门,因为我们这里是个镇子,迷信的很,鬼节晚上,路上几乎没人。

但是我的店却没有关门。

我叫洪尘,是个手艺人,我的工作是个扎纸人的。

现在是深夜十一点,几乎连开灯的人家都没有。

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电闪雷鸣。

我点燃了一支烟,看着窗外的雨,身边摆着刚刚扎好的纸人和刚印出来两叠纸钱。

本来我是个不信邪的人,但是,去年的鬼节发生的事,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

去年的鬼节如往常一样,那天的生意很好,因为是鬼节,所以祭祀的人特别多。

当时有一个叫张蛋的农村小伙子在我这里订了一个纸人和十叠纸钱,他要给爷爷上坟,他爷爷死在鬼节前一天。

他要的纸人很奇怪,要白色的,必须是女人。

我当时就很好奇,扎了这么多年的纸人,压根就没扎到这么奇葩的纸人,一般人家都是扎丫鬟,是粉色的纸人,或者车,或者别墅,白色的纸人又是什么意思。

当时我也只是好奇了一下,没想太多,就做了这个白色纸人。

结果差点把命丢了。

我做纸人的速度不是吹出来的,这个镇子里难逢敌手,不出十分钟就扎好了一个白色纸人,拿出水彩,画上眉毛鼻子眼睛嘴,活灵活现。

看着这个白色纸人,我的心里有点发毛,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很诡异的感觉。

天色将晚,夜幕降临,我应该早点睡了,因为明天我还要去主持老爷子入土。

正在我昏昏沉沉睡去之际,我听到楼下有动静。

我的店是两层楼,一层做生意,一层住人。

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仔细的听。

好像是脚步声,有东西正在上楼,妈的,不会是大半夜进小偷了吧?

我赶紧下床拿起身边的拖把,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偷到我这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也越来越紧张,这特么要是进来一个魁梧的大汉,把我搞死怎么办。

脚步声停止了,看来已经到了我的门前。

“当当当……”

一阵敲门声响起,我一脸懵逼。

这小偷偷东西还敲门?这么礼貌?

“进来!”我直接冲着门嚷了一声。

门被慢慢打开,一只堪称三寸金莲的小脚从门外慢慢的踏了进来,接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白裙。

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就站在门口,月光照在她那清纯可人的脸上。

我看的直眼了,“你是谁?”

“你知道我是谁,谢谢你创造了我,今天,我就要报答你。”

说着,白裙从她的身上滑落,露出雪白如玉的皮肤。

我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坐在床上。

眼前的尤物向我慢慢走来,把我推倒在床上……

一番云雨过后,身边的女子便开了口。

“我已经报答了你的创造之恩,你明天不要烧了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恩。”

我随意的答了一声,便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七点的闹钟准时把我叫醒,我揉揉眼睛,一翻身,好像是压到了什么东西。

用手一摸,好像是纸。

昨天晚上扎的纸人在我旁边!

妈的,怎么可能!

朦胧中,我依稀想起昨夜的春梦。

妈的,闹鬼了。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来。

“洪先生!我是张蛋!你马上过来吧!对了!别忘了带上我的纸人!”

“好,我马上过去。”

说完就挂了电话。

看了看身边的纸人,她叫我不要烧了她,不然我会后悔,可是现在根本来不及在做一个纸人,若耽误了,我就会损失一大笔钱。

算了!我赶紧穿上衣服,拎起纸人就赶紧下楼开车。

张蛋家离镇子里很远,我开车开了三个小时才到,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张蛋就站他家门口焦急的等着我。

看到我下车连忙跑过来。

“洪先生!你可算来了,宾客都来了,就等着你来主持呢!我爷爷都等不及了……”

“卧槽!你说什么?你爷爷?”

我听到这句话着实被震惊了。

“不不不……口误口误……”

张蛋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

想起昨天晚上的梦,和张蛋这小子说的话……我隐约感觉这事情不对头。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都来了,我也要硬着头皮主持完。

我打开后备箱,拎出了纸人和纸钱。

“走吧洪先生,家里都是人!就等着你来主持入土了!”

张蛋说完,就拉着我往院子里走去。

走进院子,我就看见一口鲜红的棺材

棺材红的很不自然,是扎眼的那种红,红的像血一样。

红棺材,里面躺着的必定是惨死之人,按民间的说法,红棺材里面的尸体进入地府都会成为厉鬼,如果不用红棺材,头七死者家里必会有血光之灾。

当然,现在入土仪式还没有开始,这棺材自然是空的。

这老爷子究竟是怎么死的?红棺材都用上了?

看来这张蛋家亲戚不少,挺大的院子都坐满了人。

“张蛋,冒昧的问一下,咱家老爷子是咋死的?”

“我爷爷是病死的!”

张蛋很肯定的回答。

他肯定是在骗我了,病死,又怎么可能用红棺材呢。

“洪先生,开始入土吧,大家都在这里好久了。”

我点了点头,拿起纸人,生了一盆火,准备开始入土。

入土,顾名思义,就是把尸体埋进土里,在乡下的风俗中,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一个仪式,否则死者是不会安息的。

作为一个扎纸人的,这么多年我已经学会了主持这种丧事。

看着眼前鲜红的棺材,心中有点发毛。

我清了清嗓子,“长子抱尸体入棺!”

我说完,张蛋就从屋里抱了个尸体走了出来。

因为张蛋的父亲死得早,所以张蛋就得充当长子。。

我看到这尸体就大吃一惊。

这尸体穿的并非是寿衣,而是鲜红的大袍子。

卧槽,这是丧事?这家人脑袋有人问题?给尸体穿个大红袍子?也不怕尸体变成厉鬼?

在我震惊的注视下,张蛋把老爷子的尸体放入棺材中。

我离得近,看到了老爷子的尸体。

他的脸上都是刀口,好像都是被利器割伤的,皮肉外翻,怎么看也不像病死的。

这老爷子死的诡异,而且还是穿着大红袍子入的棺,想想都不对劲,这个活完事了拿钱就得走人,这个地方绝对不能久留。

“长子近亲随我来!”

我唤了一声,只有张蛋跟了过来。

难道这一院子的人没有一个是老头的近亲?

张蛋估计看出了我在想什么,对我使了个眼神,我们就出了院子。

入土的第二步,就是在他家门前的十字路口前把纸人和纸钱烧了。

生的火盆早已经被人抬到了十字路口。

我把纸钱递给张蛋,张蛋跪倒在火盆前烧着纸钱。

“爷爷,出来捡钱…….爷爷……出来捡钱。”

看着无数次这种场面,但是我还是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看着放在张蛋旁边的纸人,我想起昨晚的梦。

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个梦。

十叠纸钱很快就烧完了。

张蛋把白纸人拿了起来,想放进火盆里。

看到这一幕,我赶紧着急的大喝一声。

“等等!”

张蛋听到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怎么了洪先生?”

一个农村人,守风俗是肯定的,怎么可能无缘无辜的做个白纸人又给尸体穿个大红袍。

“谁让你们做的白纸人?”

“是一个道长!”

“什么道长?叫什么?”

“洪先生,这跟你没啥关系吧?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好,没事了,你继续。”

我总不能因为一个梦,就把我赚钱的机会放弃了,现在想来,真是后悔。

张蛋把白纸人放进火盆里开始烧。

白纸被火烧的翘起边来,慢慢变成了灰。

当火烧到纸人的眼睛的时候,不知道错觉还是什么,我感觉那个纸人的眼睛好像透露出绝望的神情。

我看甩了甩头,可能是昨晚做梦没睡好吧,出现了幻觉。

“张蛋,盖上棺材就可以入土了,能直接把钱结了么?”

“哎呀,洪先生,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近几天可能给不上钱能不能宽限两天?”

听到这话,我就知道了这钱不好要。

“可以,到时候你联系我吧。”

“不不不,洪先生,你先不能走,你在这里住几天,等钱下来就给你钱咋样?”

“多谢你的好意,我还是不住了!”

这钱肯定不好要,我要是再住在他家,吃他的喝他的玩他的,到时候可没脸跟人家要钱了,绝对不能住下。

妈的,这老头入土都这么诡异,我一定早点离开。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14,994 人参加, 跟帖 14 条)
  1. 中国灵异网 中国灵异网

    楼主您好,连载作品请在本文直接更新,您登陆账号后,每次评论,小说都会自动置顶。谢谢

  2. dspcr

       想早点离开,就得赶紧结束这里的事。

      

      我赶紧跟张蛋回到了家里的大院中,亲戚们都坐在那里窃窃私语。

      

      “老张头死得真惨啊……肯定是他媳妇杀的他,你看他那脸,得让人砍了多少刀啊,这老头平时人也挺好,咋就死在那么一个老太太手上呢…….”

      

      “是啊,这老张头的媳妇,听说是在荒郊野岭里捡回来的,比他小了好几十岁呢…….”

      

      “造孽那,那老张头平时看起来挺老实的,怎么还能捡回来个小媳妇养?”

      

      “老张头死那天他那小媳妇也跑了,等小蛋子看见他的时候,满炕都是血啊……”

      

      “这老头子不能捡回来个鬼来吧?”

      

      “呸……这话可不能瞎说。”

      

        听着张蛋这些亲戚说的话,我也听出了老张头死的大概。

      

      应该是这老张头花钱从外地买了个小媳妇回来,然后那小姑娘把老张头逃了,他家里人也不好意思报警,肯定是这样。

      

      当时的我根本没想到老张头的死是厉鬼所为,因为我当时根本不相信着世界上有鬼,可是我错了。

      

      我走上前台,对着院子里喊道。

      

      “盖棺!入土完成!”

      

      说完,四个小伙子就把棺材盖盖到了棺材上。

      

      这四个小伙子很麻利,刚上盖子赶紧回头去拿钉子。

      

      我也松了一口气,这个诡异的入土仪式还好没出什么岔子。

      

      “咦?你们谁动棺材盖了?”

      

      四个小伙子拿着钉子回过头,不解的看着周围的众人。

      

      “没有啊……”

      

      周围的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

      

      天色越来越阴沉,让人有点喘不过气。

      

      不知道是阴天的原因,还是我害怕了,黄豆大的汗水一滴一滴的从脑袋上流了下来。

      

      妈的,挣了这么多年死人钱,没见过这么邪门的事。

      

      四个小伙子见没人承认,骂了一句,又盖上了棺材盖。

      

      我看了张蛋一眼,他站在棺材旁边,脸色苍白。

      

      小伙子们又把钉子放在棺材盖上,抡起来手中的锤子砸了下去。

      

      可是棺材盖仿佛钢铁一般,钉子丝毫没有扎进去。

      

      四个小伙子都愣住了。

      

      这时,棺材盖子居然自己慢慢的动了,下滑了一下,露出了张老爷子被砍烂的脸。

      

      这四个小伙子也是倒霉,到了现在还没反应过来。

      

      我也愣住了。

      

      在场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愣住了。

      

      直到张老子直挺挺的从棺材里坐起来,我才反应过来。

      

      棺材盖子直接滑到地上,哐当一声震醒了所有人。

      

      “我操!有鬼啊!!!”

      

      整个院子里都乱了,大喊声刺激着我的耳膜。

      

      我赶紧冷静下来,告诉自己,这只是简单的诈尸而已。

      

      不一会,院子里的人就几乎跑没了。

      

      只剩下我跟张蛋两个。

      

      张蛋面无血色,直接冲着他爷爷跪下。

      

      诡异的一幕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张老子居然自己又慢慢的躺下了。

      

      “洪先生,麻烦你,盖上棺材吧,爷爷同意了。”

      

    我一脸的愕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费力的盖上棺材盖子。

      又拿起钉子钉上棺材盖子。

      

      这一套工程下来差点给我累死。

      

      “洪先生,今天入土可能是入不成了,你去屋里休息吧,明天把棺材埋了,我就给你钱。”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的心里很不情愿,这地方其实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待下去了,太邪门了。

      不过为了钱,没办法,不情愿也得留下。

      

      本来人山人海的大院子,瞬间空了下来,院里现在只有一个血红的棺材,还有跪着的张蛋。

      

      我叹了口气,向身后的土屋里走去。

      

      这土屋不大,里面有两个卧室,可以看出一个是张蛋的,还有一个是张老爷子生前住的屋子,因为炕上还有血迹。

      

      这带血的炕我是不敢睡,所以我直接选择了张蛋的屋子。

      

      既然让我住了,我也就不客气了,今天也真是够累的。我脱了鞋就爬上了炕。

      

      看看窗外,马上就要下雨了,张蛋还没有回来的意思,依然在棺材前面跪着。

      

      这地方真是他妈的邪门啊,明天一早就把这老爷子入了土,拿了钱赶紧走人。

      

      我躺到了炕上,很硬,并没有床舒服。

      

      现在我身心俱疲,所以很快就入睡了。

      

      模糊中,我感觉到有人在摸我的脸。

      

      我赶紧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是她,我扎的白纸人。

      

      我吓得赶紧坐起来,向后退去。

      

      “你为什么还要烧了我?”

      

      “我…….”

      

      我直接被吓得一身冷汗,妈的,被她缠上了!

      

      “烧了我,你会后悔的,你会为了这些钱,你会丢了性命!”

      

      我现在根本说不出话,嘴唇不受控制哆嗦着。

      

      “把你的狗命交来吧!”

      

      她的脸变得狰狞,雪白的肌肤慢慢开始腐烂,还有蛆从她的皮肤底下探出头来。

      

      她走向我,抬起已经腐烂的手对着我的脖子抓来。

      

      轰隆!

      

      一声巨响惊醒了我。

      

      我睁开眼,原来是一场梦。

      

      外面雷声不止,下起了瓢泼大雨。

      

      我赶紧坐起来,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

      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我赶紧向窗外看去,没有看到张蛋的影子。

      

      妈的!张蛋呢!

      

      我看了一眼棺材,我直接愣住了。

      

      棺材盖开了,张蛋也不在了。

      

      妈的,怎么会这样!

      

      我赶紧慌忙的穿上鞋子!赶紧向外跑出去!

      

      结果刚跑出门外一张血淋淋的脸就映入了我的眼帘。

      

      这一幕差点吓破了我的胆!

      

      我赶紧后退几步,结果却不下心绊在了门槛上,我直接跌倒在地。

      

      我一阵眩晕,刚才这张脸几乎是贴在了我的脸上。

      

      我赶紧甩了甩头,不行,我现在必须清醒。

      

      我抬起头仔细地看了看对面的这张脸。

      

      是张蛋。

      

      “张……张蛋……你怎么了?”

      

      我磕磕巴巴的说出了这句话。

      

      满脸血迹的张蛋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慢慢的挤出来了几个字

      

    “我…….我爷爷回来了!”

      

  3. dspcr

    一会第三更

  4. 1454169586

    啥时候更新?很好看呢

  5. dspcr

      “什么…….你爷爷?”

      

      “是,他…….他回来了。”

      张蛋说完这句话就直直的倒下了。

      我哆嗦着嘴唇,直直的看着满蓝血迹的张蛋。

      妈的,不行,老子不要钱了,得赶紧离开这了!

      但是。

      

      现在发觉这些,太晚了。

      

      我冒着大雨跑到车上,赶紧发动车子,可是车子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怎么发动也没有反应。

      

      我气的一拳锤在方形盘上。

      看来今晚是走不了了。

      

      张蛋也不知道是死后死活,在房子门口躺着,这房子我是不敢住了,就先在车里将就一晚吧。

      我把车座放倒,我也跟着躺下。

      

      我的目光渐渐地移到了天窗上。

      

      天窗上有一张脸。

      

      那张脸破烂不堪,脸上都是烂掉的肉。

      

      是张蛋爷爷的脸。

      

      “卧槽尼玛!!!”

      

      我大骂一声,手忙脚乱的打开车门向外跑去。

      

      说实话,当时我看到这张脸,我的腿就已经软了,不过,求生的本能还是让我像兔子一样冲了出去。

      

      张蛋家附近的地形我并不熟悉,不知道怎么跑的,我居然特么的跑到了一个小树林里。

      

    进了树林,我拿出手机,借着手机的亮光往树林里面走。

      

      这片树林很阴冷,可能是因为夜晚的关系,高大的树在手机的照射下就像鬼影一般张牙舞爪。

      

      当时我的心中很慌乱,因为在这片树林里,我压根就找不到路,就算能躲开张老爷子的鬼魂,也会饿死在这鬼树林里。

      

      身边的杂草和树枝不断地刮着我的皮肤,很疼。

      

      妈的,我现在只希望赶紧走出这片树林。

      

      手机屏幕的光芒照射到前方。

      

      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

      

      身形佝偻,好像是个老人。

      

      手机的光照在他的身上,他身上穿的是个大红袍子,还有那已经被刀砍烂的脸。

      

      就直直的在树边站着。

      

      看到他之后,我没敢出声,这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张蛋的爷爷真的回来了。

      

      我把手机慌忙的关掉,向后退去。

      

      我还侥幸的想张老子的魂会不会还没发现我。

      

      就在我后退的时候,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这只手很冰冷,好像没有温度。但是特别有力。

      

      我的感觉是如坠冰窖,身上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还来不及反应,这手就一用力把我拉进了草丛里。

      

      

      “小子!别出声!”

      

      刚被拉进草丛,就有一个苍老而猥琐的声音就传入我的耳朵里。

      

      我也没敢出声,点了点头。

      

      妈的,你个老东西,抓老子抓的这么疼就算了?你他妈的还不让老子叫?

      

      当然,这也就只能在心中想想,毕竟这家伙也算救了我一命。

      

      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好像正在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

      

      一股臭味也离我们越来越近,是尸体的臭味。

      

      我慌了,想要起来跑。

      

      但是这只有力的手直接把我按下去,压根站不起来。

      

      由于我整个人都住在草丛里,所以,我只能看到上面有一块红布飘过,然后消失。

      

      臭味不见了,脚步声也听不见了。

      

      意识到安全之后,我赶紧挣脱出这只手。

      

      “你是谁?”

      

      问话的同时,我赶紧打开手机,照向面前的人。

      

      苍老的脸上布满皱纹,估计他那皱纹都能夹死几只苍蝇了。

      

      还有那双手,干枯的像老树皮一样,跟死人一样。

      

      要不是他身上穿着的道袍,还真就把他当鬼了。

      

      “老夫是个游方道士。”

      

      “你怎么会半夜在这么个荒郊野岭?”

      

      “捉鬼!”

      

      “张老爷子?”

      

      “不是!是一只千年厉鬼!跟刚才那个老头有很大关系”

      

      “那鬼在这个村子里?”

      

      “没错!”

      

      “你觉得我相信你所说的话么?”

      我盯着眼前这老道士说。

      

      “呵呵,你一个扎纸人,怎么可能不相信道士呢?”

      

      老道士自信的笑道。

      

      当然,我以前不信鬼,但是现在发生的一件件事,都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

      

      以后晚上扎纸人是不是都得害怕了……

      

      “道长,那个千年厉鬼是什么来头?”

      

      “嗯,这千年厉鬼是个女鬼,道行高的很,经常扮成小姑娘去魅惑男人,这老张头就是被他杀的,这女鬼还勾引了他那孙子,张蛋,让他弄个大红袍给他爷爷穿上了,让他爷爷成了厉鬼,如果没错的话,她还让张蛋在你那里扎了个白纸人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的?你知道这个白纸人是什么来头?”

      

    “这个白纸人,我也不是很清楚。”

      

      老道士说完就站了起来。

      

      “小兄弟,天亮了就离开这里吧!不然把命丢在这里就不好了。”

      

      我没等我回话,老道士背起包袱就走了。

      

      我在草丛中动也不敢动,就这样,我坐到了天亮。

      

      起身甩掉一身的露水,我往张蛋家走去。

      

      到了院子里,张蛋还在那里躺着。

      

      我探了探他的鼻息。

      

      没死,还活着。

      

      如果那个道士说的是真的,张蛋真的把他的小奶奶给玩了,这口味可就重了。

      

      我把张蛋抗到炕上,平放在炕上。

      

      “小伙子?我是村长,小蛋子他怎么了?”

      

      突然院子外传来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他昨天淋雨了,感冒了,还在睡觉!”

      “哦,我还以为小蛋子没了爷爷想不开了呢!”

      

      “没事的村长,我照顾他吧。”

      

      “行小伙子,你看这丧事也没办好,你就先别走了,等小蛋子醒了就下葬,中午来我家吃吧!”

      

      “好,那就等张蛋醒了我再走。”

      

      现在想想,我真是在无情作死,老道士都跟我说了让我早点离开,可是我还在这里耽误着不走。

      

      当然,我也是想离开这里的,可是现在张蛋昏迷不醒,我走了也没人给我结账。

      

      我也想等张蛋醒了问一问那个白纸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白纸人也太过诡异,一天搞不明白,我就一天不安心。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中午。

      

      因为没地方吃饭,我只能死皮赖脸的去村长家蹭饭。

      

      村长家里张蛋家里并不远。

      

      所以我开车很快就到了。

      

      村长家很好认,因为这是全村唯一的一栋两层小洋楼。

      

      我下了车,对这院里大喊。

      

      “村长!我来了!”

      

      “呦,洪先生,饭都做好了,我正想叫你去呢!没想到你自己来了。”

      

      村长很热情走了出来,不过从他的眼神里我可以看出,他并不欢迎我来蹭饭。

      

      我也没办法,没人给我做饭,我在这破地方等饿死不成。

      

      走进了村长的家里我才算是大吃一惊。

      

      妈的,这个是个名副其实的贪官啊。

      

      一楼看起来很平常,和普通人家一样,等我到了二楼时候,差点被里面金灿灿装潢刺瞎了眼。

      

      操,二楼整个就是个宫殿。

      

      “洪先生,老伴去世得早,家里就我自己一个,饭菜也就是将就,招待不周啊!”

      

      村长得意的笑着说。

      

      看着桌上的饭菜,十个菜就没有素菜,桌上还放着半瓶茅台。

      

      妈的,这真是个贪官。

      

      在村长的“邀请”下,我坐在了餐桌上。

      

      “洪先生,我听说昨晚张蛋家闹鬼了?他爷爷的尸体还丢了?”

      

      “没有!没有!昨天下雨,那棺材盖没盖上,怕老爷子尸体被雨淋湿了,我就把老爷子尸体找个地方放起来了。”

      

      “那就好,早上砍柴的村民跟我说张蛋满脸是血的在他家门口躺着,估计是看错了。”

      

      “是啊,张蛋一直在屋里躺着的啊。”

      

      “唉,你说张蛋这孩子还是可怜,有这么个爷爷,给他找了个小奶奶,还没好几天没就这么丢下张蛋走了,他那小奶奶也没良心,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

      

      村长“很痛心的说着”,喝了一口茅台酒。

      

      “是啊是啊。”

      

      我附和着村长,现在我只想赶紧吃完这顿饭,赶紧离开这贪官的家,毕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他接触的太多可并不好。

      看着这村长喝的正起兴,我站起了起来。

      “谢谢村长的招待,我吃饱了!”

      

    “吃饱就好,洪先生慢走。”

      

      我跟村长点了下头,就赶紧出了院子,开上了车往张蛋家走。

      

  6. dspcr

    开车的路上,我看到了很多来来往往的村民,扛着锄头,对我的车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议论什么。

      很快就回到了张蛋家里,虽然不知道这些村民在议论什么,但我也不想知道,总之不可能是在说我的车很帅气。

      等我回到家,张蛋已经睁开了眼睛,无神的看着窗外。

      “张蛋!你醒了?”

      我招呼了张蛋一声,张蛋半天才回头看了我一眼。

      “洪……洪先生……我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赶紧扎一个红色的纸人出来!在我爷爷的棺材前面烧了……要不然……”

      “不然会怎样?”

      “你不用知道!赶紧扎出来吧!我给你加多少钱都可以!”

      “我现在没有工具啊!怎么扎纸人,我还得回我的店里去拿。”

      “不行,那样……就来不及了……”

      “你要红色的纸人干什么?”

      张蛋要的这两个纸人都让我很惊奇。

      如果说很少有人要纯白色的纸人,那么,红色的纸人是根本没有人要。

      作为一个扎纸人的,对于这种东西我也是有一点研究。

      红色很喜庆,给死人穿红袍就会变成厉鬼也是有原因的。

      死人是一件悲伤的事,所有人都应该悲伤,但是给尸体穿上了红袍子,死者就会认为自己的死是一件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所以就会非常生气的变成鬼,这种气,我们称作怨气。

      这红色的纸人,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唉…..洪先生……这就是……就是命啊,你赶紧走吧……这村子不能待人了…..”

      “我的钱呢?”

      “我……我没钱。”

      “行了……你先休息吧!”

      这张蛋八成是被吓坏了,没钱怎么可能请我来,等他清醒了再谈钱的事吧。

      我又安抚着张蛋睡下。

      这村子闹鬼是真的,我信了。

      这几天我做的梦,张老爷子的葬礼,纯白的纸人,还有那个神秘的老道士。

      一切的切,都说明这个村子现在很不安全。

      张蛋要红色的纸人要干什么呢?

      看样子,他好像是能跟他死去的爷爷交流。

      不过,我感觉,这村子肯定不能久留。

      等张蛋一醒,我就赶紧拿钱走人。

      天又阴了下来,这几天好像多雨。

      天色越来越阴沉,这天气,阴的不正常。

      这是让人心烦意乱的阴,喘不过来气的阴。

      正在睡觉的张蛋的嘴在颤抖。

      他睁开了一半眼睛,哆嗦着挤出了几个字。

      “快……快走!”

      “没事的,就是阴天了。”

      可能又做噩梦了吧。我尽力安抚着张蛋,他又闭上了眼睛。

      妈的,怎么我的心里这么毛呢。

      我拿出手机,打开了游戏玩了起来。

      有事情干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夜幕降临,天色阴沉,不见明月当空。

      看了看手机,晚上九点了。

      张蛋也没有醒来的意思,那就让他睡吧。

      那晚所发生的一切,直到今天,我都后悔那天晚上没有走。

      雨一点一滴的掉了下来,即刻就变成了倾盆大雨。

      我赶紧去把门关上。

      张蛋家的门是木头门,插门的只有一根木头桩子,想必小时候在乡下生活过的人都知道。

      现在外面不但下雨,还起了大风。

      狂风抨击这木头门,木头门在吱嘎作响。

      张蛋家里没有什么电器,唯一用电的只有那盏破灯,

      电视什么的娱乐设施恐怕只有村长家才有吧。

      这种天气,如果没有什么娱乐的东西去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那么就会很恐怖。

      “妈的,我也睡觉好了!”

      心里发毛的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可是又怎么睡得着。

      那老爷子的尸体确确实实的不见了。

      看着外面空空的棺材,心里忍不住的发毛。

      这老头子,死了也不消停!

      正想着,我就看见外面有一个佝偻的人影正在向院子里走进来。

      轰隆!

      一声响雷之后,灯灭了。

      可能是雨太大,弄坏了电线吧。

      我赶紧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向窗外照去。

      然而什么都没有。

      我苦笑一声。

      在这破地方,精神紧张,老出现错觉。

      我刚关了手电筒,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敲门的节奏很快,就像报丧一样。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外面这么大的雨,怎么可能会有人在外面敲门呢?

      想想刚才在门口一闪而逝的佝偻身影……

      不可能的!

      难道这老头自己回来了?

      不管是谁,总得开下门看看。

      我状着胆子往木门处走去。

      妈的,老子扎了这么多年纸人,还能怕鬼不成?

      到了门口,我还是不敢开门。

      外面的雨很大,水从门缝下面冲进了屋里,弄湿了我的鞋子。

      我低头一看。

      卧槽,外面流进来雨里居然带着血。

      妈的,门外站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了。

      直接抬起了木桩子,妈的,你可以杀了我,但你不能吓唬我。

      我打开门之后,门外什么都没有。

      地上也没有什么带血的水。

      妈的,就是自己吓唬自己。

      嘲笑了自己一下,把门关上,木桩子插上。

      一转身,一股难闻的臭味扑面而来。

      我的脸直接贴上了一张脸。

      不,是一张被刀砍烂了的脸。

      卧槽!

      我直接吓得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爷爷啊……爷爷,我好歹也给你主持过葬礼,你就留我一条狗命…..”

      正在这时,张蛋的屋子里传出一声惨叫。

      不用问,肯定是张蛋的。

      等我跑到屋里,张蛋已经死了。

      眼睛睁得很大,嘴也张着。

      是被吓死的。

      见了不少死人,这死状我也是有点不敢恭维。

      我后退了几步,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是个红纸人。

      这纸人扎的活灵活现,我自认比不上。

      因为我一眼就看出了,这纸人扎的是张老爷子。

      这纸人是哪来的?

      张蛋死了,的赶紧报警,我拿出手机,可是手机却没有了信号。

      我赶紧找了一把雨伞就跑了出去,这种事,应该跟村长说一声。

      现在是半夜,又下了这么大的雨。

      村长一定在家。

      等我跑到村长家的时候,看着一脚泥泞,拍了一下脑袋,妈的,这么大的雨我不开车。

      进了村长家里,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二楼。

      村长也死了,脸被人砍烂了,血顺着楼梯往下流。

      旁边也放了一个红纸人,跟张蛋死时候地上放的一样。

      我被吓得后退了两步。

      赶紧跑出了村长家里。

      村长的血从楼梯上流到楼下和雨水混合到一起。

      死了两个人了,我可以说已经是被吓傻了。

      我没有拿伞,漫无目的在雨中走着。

      村子里满地都是雨水,不过,现在全部都变成了血水。

      看起来这并不是村长一个人血。

      这个村子,今晚死了也不止两个人。

      我依然是漫无目的的走着。

      直到一个穿着红袍,有些佝偻的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

  7. 1454169586

    下次啥时候更新,明天吗

  8. dspcr

    红色佝偻的人影就站在我的面前。

    雨水打在我的脸上,那感觉十分冰凉。

    张老爷子的尸体就站在这满地的血水上,如同死神一般。

    可能这村子就剩下我自己一个活人了吧,现在,眼前的死神也向我来宣告死刑。

    我绝望的看着眼前佝偻的人影。

    他也抬起了那被刀已经砍烂了的脸。

    我现在满心的后悔,我不该来这个村子,也不该为了钱留在这个鬼地方,现在这个村子的人都已经死在了这个厉鬼的手上,看来,我今天也不能幸免了。

    张老爷子迈开脚步慢慢的向我走来,我也向后退去。

    张老爷子走的很慢,我退的很快。

    但是张老爷子离我越来越近,我好像不管退的多快都甩不开他。

    我已经闻到了腐臭味。

    见甩不开这老头的尸体,我直接转身向后跑去。

    大雨没有丝毫停下的迹像,天上也不断闪过一道道惊雷。

    我的脚落在地上,溅起一阵水花和泥土。

    身后的腐臭味丝毫没有减弱,可见,我无论跑的多快都我都无法甩掉身后的赃物。

    腐臭味越来越近了,我也快要跑不动了。

    “啊卧槽!”

    正当我跑的正欢的时候,我一脚踩进了泥里,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我咬着牙强忍着痛,闭上了眼睛准备等死。

    腐臭味直接扑到了我的脸上。

    身下肮脏的泥土混着血水正在渗透我摔破的伤口。

    一阵阵刺痛传来,鼻子还呼吸着腐臭味,这种感觉比死了还难受。

    一阵剧痛从我的背部传来,这一下差点直接弄断我的颈椎,直接给我疼的眼前一黑。

    等我再睁开眼,那鬼物已经跑到了我的前面去。

    我看着张老爷子远去的背影,一脸懵逼。

    不过,没死就好,只要还活着,就有钱赚,就还能享受。

    妈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没准老子还能发大财呢。

    我那时候想的确实对,我如今店面越做越大,现在也不愁吃穿。

    不过,那个鬼节的事还是让我耿耿于怀,这将是我一辈子的心魔。

    摁灭了手中的烟头,也不再回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什么白纸人红纸人,什么道士,老头的尸体,什么鬼节。

    都是做梦一样。

    我到现在我都不记得我是怎么从那个鬼村子回来的,也不知道这个红白纸人究竟有什么含义,也不知道那张老爷子的尸体跑到哪里去了,我只知道,事隔三年,我过得很好,只是阴雨天还隐隐作痛的背部告诉我,这些我经历过。

    夜晚总是过得很慢,扔掉空着的烟盒,我又开了一包烟,三年,我每一年的鬼节都无法入睡。

    据说人死在鬼节,就会有很强的怨气,而这张老爷子不但是死在鬼节,而且穿了一身红,怎么可能安息。

    三年的鬼节,我都害怕他会回来找我。

    因为他杀了整个在村子的人,那天我也在村子,没有杀了我,他不可能罢休。

    看着身边的纸人,我扎了一个红的,一个白的,我虽然不知道它们有什么用,但是,想起三年前的事我总是很懊悔。

    如果我扎了那个红纸人,或者不烧掉那个白纸人,是不是那个村子的人就不会被杀?

    我又点了一支烟,看着地上的两个纸人,陷入了沉思。

    突然我感觉后背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站在我后面……

    “三年没有找过你,你想我了没有?”

    我身后突然传来冰冷的声音。

    我站起来赶紧回过头。

    眼前的一幕是那么熟悉。

    傲人的曲线在白色的轻纱下若隐若现,双手玉指如葱,两双小脚被古典的绣花鞋包裹着。

    脸上依旧是那一张风华绝代的容颜。

    如此美人,在我身后慵懒的站着。

    可是就算这张脸绝美,我也不敢欣赏,反而后退几步。

    停止了三年的噩梦终于又开始了,可能今晚我是过不去了。

    寒意从我的脚下升起,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不行,今天就算死我也要问个清楚再死。

    “你他妈究竟是谁?干嘛缠着我不放!嗯?是不是老张头三年前死了跟你也有关?”

    妈的,今天是豁出去了,反正也不知道接下来是死是活,不如老子今天就问个痛快。

    女子没有回答我,只是慢慢走过来坐到了我面前。

    “我说我是被害者你信么?”

    她笑了笑,她笑起来更加的迷人。

    我也冷笑一声,“你是被害者?那老张头是什么?”

    女子用她清澈的眼睛看着我。

    “今天我就跟你说清楚一切,不是我害的老张头,是他侮辱了我!”

    她的眼神里闪现出一丝愤怒。

    我也没打断她,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女子见我不说话,就继续说了下去。

    “我死于唐朝,是个普通百姓人家的女子,所以我死了就被草草埋葬,我的尸骨就埋在了姓张的那个老头家附近,有一天来了个道士,发现了我的尸骨!可能是他见我有几分姿色吧,本应该在轮回中的就被他做法把我的魂魄从轮回中抽了出来!”

    听到女子这么说,我不禁心生怜悯,本应该轮回,但是却被人硬生生的从轮回中搞了出来。

    “他为什么这么对你?你把他得罪了?”

    女子听到我这么说,冷笑一声。

    “我想我不是第一个被他从轮回中弄出来的人,因为他做法把我的魂魄和肉体融合之后,我的肉体就又成了活人之体,他做法定住了我,就把我糟蹋了。”

    女子笑了笑,眼中掩饰不住的苦涩。

    “那老张头那小媳妇怎么回事?”

    “就是我,那老道士把我侮辱了以后,直接就定住了我的肉体,我连话都说不出来,那个老张头看起来老实,呵呵,他在老道士哪里花钱买了我,就开始折磨我,糟蹋我!我也不能动!直到把我糟蹋死!”

    我听的心惊肉跳,妈的,没想到这么美的女鬼会碰到这么两个畜生!

    “那老张头怎么会死了?”

    “我死了以后我的灵魂就出来了!那道士的妖术根本奈何不了我!因为我有千年道行!我就杀了那个老头!”

    “我想去找那道士杀了他!可是那道士给了老张头孙子一笔钱,让他孙子扎个白纸人,又给那老头的尸体穿上大红袍子!以怨气压住我的道行,然后烧了那个纸人,我的千年道行就会毁于一旦!”

    我越听越慌,这个张蛋太贪财了,宁愿把自己的爷爷变成厉鬼?

    “可惜那个道士没控制好他的道术,最后这老头怨气太强,起尸了,杀了一个村子的人!”

    “我记得张蛋死的时候让我扎个红纸人?为什么?”

    女子听了也是一愣,“什么红纸人?”

  9. 1454169586

    今天什么时候更新

    这是个短篇小说还是长篇的

    • dspcr

      现在在凌云文学网已经更新四十多万字了

  10. 1454169586

    今天不更新了吗,凌云社要花钱的看这个

  11. 1454169586

    这个账号以后就不更新了是吗

  12. 赌书泼茶人

    请各位读者关注凌云文学网冥纸人,如今正在疯狂连载!http://www.lingyun5.com/book/12932.shtml点击网站进行阅读!

  13. 943346369

    快快更新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