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二十七 屋里有“人”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二十七 屋里有“人”

现在,洪山村靠近乡村公路边,还可以看到一幢倒塌的房屋,只剩下一个红砖垒的屋围子,已经没有了屋顶。就是这个很不起眼的破屋子,三十年前,曾经闻名这一带。后来,我专门去请教过房主,他给我讲了如下的故事。我将过于荒诞的内容删去,只保留我认为可信的和有趣的部分。当然,有些内容我到现在还不相信,但为了尊重讲述人,我把这些内容也暂时保留。读者朋友信不信,我就管不着了。

这幢房子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洪山村民组队长老胡。在那个年代,和村里大多数的土坯房相比,这幢红砖黄瓦的房子曾是村里最好的房子。可是,老胡家人搬进新居不久,就遇到不少怪事,以至把他家人吓得不敢住了。

最先发现屋里异常的,是老胡十四岁的上初中的女儿燕子。据说,这孩子在家写作业时,总是觉得旁边有“人”悄悄地盯着她,等她下意识地猛一回头,又什么也看不见。这种被盯梢的感觉,相信有不少人有过体会,尤其是敏感体质的人,还有比较胆小而又自个儿处在陌生的、较暗环境中的人。可是燕子的体会比别人更清晰,因为她自从搬进新屋以来,经常有这种感觉,好像自己是个目标,被锁定一般,又像有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总是悄悄对着自己,无论如何逃,都逃不脱它的跟踪。好在她是个胆大的女孩子。有一个周日下午,她正准备把作业写完,好去学校上夜自习。写着写着,忽然觉得有人贴着她的脖子,像在看她写作业。她故意不动声色,可是那个“人”呼吸吹在她脖子上,都感觉到了,细细的,只不过不是热气,而是……凉凉的……冷气!她猛一回头,又是啥也没有!她就继续写。不过她多了个心眼,就是在这种感觉来时,依旧不动,看看能不能看到“他”。燕子的书桌在窗前,她写作业时,眼睛的余光可以看到房门。就在她继续写着时,那扇房门慢慢地,慢慢地,开了一道缝!可是她认真地抬头看,那门又像发现了燕子在注意它一样,立即不动了!这一下,孩子有点怕了,就对妈妈说了自己的感觉,可她妈妈听了,一脸的惊恐,连忙安慰孩子,说她可能眼看花了。

其实老胡的妻子也发现了屋里的异常,只是没敢对孩子说,她担心孩子听了更害怕。那天,她回家拿东西,忽然听到屋里有声音,像有人在家里挪动木椅子的声音。她想,家里没人啊?这是怎么回事?就在大门外继续听,听到声音像是从客厅里传来的。难道是有人偷东西?不会呀,大白天的。她就开了大门,进了院子。结果客厅里的声音更大了,仿佛见有人来,连忙把各种搬动过的东西复位一般,一会就安静了。她狐疑地开了正屋的门,见客厅里一切正常。但是,她还是看见了一个很令人疑心的细节:客厅里间的布帘子的边,还在轻轻地晃动,像有个什么人刚刚钻进帘子里,掀动了那道布帘一样。她家的客厅是两间屋,在里间放了一张床,床前拉一道布帘,来客人多时,这床也可以用得上。

她看看周围,窗子关得好好的,不可能是风吹动布帘,那么,那布帘后就给人的感觉是有“东西”了。妇人家毕竟胆小,不敢立即去掀布帘看后面有啥,就出去把邻居家的李大嫂叫来,两人一起去,掀开布帘,可是帘子后面就是张床,被子叠的好好的,里面干干净净,没什么呀。她就把这事对老胡说了。老胡听了,满脸的不相信,还说他妻子疑神疑鬼。

后来连老胡本人也遇到怪事,才相信屋里真有其他的“人”。

那天中午,村部招待各村民组队长,老胡喝得微醉,回家休息。他躺下后,就鼾声大作。可是不久,他就大叫着,只穿着内衣,从家里跑出来,把村里的人吓了一跳。后来听他自己说,本来他睡得好好的,忽然被客厅挪动椅子的声音吵醒了。起来开房门一看,客厅没什么呀?就又去睡。可是他眼睛的余光看见有个人影在自己的房里,来来回回地,飘来飘去。他一转脸,仿佛间好像还看见一个人影的一部分,消失在房门处。他想,也许是眼睛看花了,就认真地盯着房门处。可是看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就准备继续睡。刚刚在半睡半醒之间,感觉有个什么东西悄悄抓着床单,爬上床来了,那种感觉很清晰。有了刚才两次的经历,这次,他决定看看究竟是自己感觉不对呢,还是真有什么,所以他醒来了也不动,不睁眼,让“他”继续活动。顿了一下,“他”就来了,坐在他床边,就跟有个人坐在床边的感觉一样。一会儿,他感觉“他”坐在自己的小腿上,不太重。好像在看他有没有反应,老胡依旧不动,“他”就又往上挪动一下,坐在他膝盖上了!老胡仍闭着眼,均匀地呼吸,谁知“他”又往上挪一下,这一回,竟然坐在……他……大腿上了!老胡刹那间一跃而起,大喝一声“谁?”可是,屋里一切都是好好的,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刚才感觉太真切了,难道是自己疑神疑鬼?坐在床上,他细细回味刚才那种清晰的感觉,真是太他妈的邪门了!这究竟是咋回事?他回想起妻子说的各种怪异的感觉,心里顿时有点疑惑了。他只好又躺下,闭上眼。忽然感觉好像有么细细的东西拂在脸上,痒痒的,他一睁眼,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一个老女人的脸,静静停在他头顶上方,离他头不足一尺,头发蓬乱,面无表情,眼神呆滞,定定地注视着他!那蓬乱的发白的头发有几缕垂下来,拂在他脸上,那脸上的皱纹都清晰可见!他吓得大叫一声,翻身就向外跑,连鞋都没穿。

看到老胡的样子,人们也很狐疑,有人说他眼看花了,有人说也许屋里真的不干净。有人出主意,叫他请阴阳先生看看,到底因为啥。可是,后来阴阳先生来过,只是说屋里不干净有多种原因,至于究竟是哪种原因,谁也说不准。就在人们议论纷纷时,老胡的三叔偶然记起一件事,一下提醒了大家。他说好几年前,有个疯女人死在他们村,村里人善良,好心把她掩埋在老胡这幢新房后面的山坡上了。难道是她在老胡家作怪?这一下提醒了老胡,他还真记起有这么一回事。可是,那个老女人的坟离自己的新家有这么远啊,怎么会呢?

就这样,老胡的新房是凶宅的消息,传遍了附近的村庄。老胡想处理掉这幢房子,可是谁也不去买,老胡只好搬回原来的老房子住,把这栋房子空着。

那时,村部偶尔会来客人,村支书胡爱民听说老胡的新家出活鬼,他作为共产党员,又好奇又不信,想验证一下,就和老胡商量,把那幢房子改成村里的一个临时歇宿点,类似村部招待所。可是,所有在那幢房子住过的客人,全都有刻骨铭心的印象,有人夜晚住进去不久,半夜吓得尖叫着冲出屋子;有人住过一次,打死也不敢再住第二次了;有人说的更邪呼,说半夜摸到一张脸,却是冰凉的!支书是个不信邪的人,就自己带着通迅员,亲自去住一夜晚。那晚开始时一切还都正常,可就在支书想着也许是人们疑神疑鬼时,通迅员尖叫着从厕所冲出来了,一脸的惊惧神色,支书问他咋的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刚才他方便完了,提起裤子时,提不起来,因为有个什么东西把他的裤子使劲往下拉!支书批评他乱说。可是睡到半夜,支书本人也吓得跑出来了,因为二人明明睡时盖好了被子,可半夜,他们被冻醒,拉灯一看,两人的被子全堆在门后,而门、窗都关得好好的!支书和通迅员简单地收拾一下,狼狈地连夜离开屋子。可是还没走出大门,屋里传来很大的一个声音,像什么东西倒下来,又像大石头砸在墙上一样,夜深人静,听得二人心惊肉跳,仿佛“她”终于吓走二人,以此声音庆祝胜利一般!

就这样,这幢房子再也没人敢住,渐渐地,就彻底荒废了。俗话说,屋要人衬。意思是再好的房子也要有人住,才显得有人气。人一不住,房子就会渐渐破败下去。老胡的这栋房子长时间没人住,就塌了。

我想,很多人有猎奇心理,有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假如这幢房子现在还是好好的,就开辟成一个特色旅店,让人们去体验一下,也许有那么些吃饱了没事的人,还真敢去住一番。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

父亲经历的灵异事件之九:外婆的最后时光

2016-11-23 23:16:30

亲身经历

亲身灵异经历:难道我的前世是地仙(六)

2016-11-24 20:06:04

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匿名

    这种鬼还不算坏,也就吓唬吓唬人,但不害人。就算是有道高人,也不会诛杀这种鬼。顶多是超度。所以,这种鬼活的时间长。或许这也是天理公道吧

    • 天使在人间

      说的是啊

  2. 匿名

    乖乖文采太好了,不过这事也太邪乎了吧,本人也住过床头下就是坟的房间只是中元节那晚床头像有人捣撞,此事千真万确这是朕的亲身体会

  3. 匿名

    什么时候更新啊

  4. 马户君

    身临其境,有水平。喜欢你的文章。再来,再来。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