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怨念》

独立的宿舍楼,诡异的蒙脸宿管,经常出现怪事的禁区厕所,男女同楼的开辟先河,宿舍里的同伴相继疯魔,这到底是为什么?

一切随我来引入禁地。

我叫林浩,是一名刚刚考入宁阳大学的学生,以前都听人家说,大学里经常会发生些怪事,尤其是宿舍的厕所里,会听到一些怪异的声音,这种事情我起初很是嗤之以鼻,觉得都是些荒谬之谈。

但是没想到,在我第一天入住学校的时候,还真的发生了怪异的事情。

大学里头人很多,宿舍也很多,想要找到自己的宿舍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我便开始四处找人打听。

有时候运气不好,问的都是一些和我一样的新生,一开始有些沮丧,走来走去,便觉得累得慌,当时我便找了一个休闲石椅坐了下来。

百无聊赖之时,有一名女同学坐在了我的旁边,她不时的露出惊咦声,我好奇的看了看她,第一眼的映像便觉得她很清纯,一个马尾辫装束的很是清爽。

看了一会,她又惊咦起来,我朝她玩弄的手机看了两眼,有些好奇究竟什么事让她连续惊咦几声。

出于礼貌,再加上我也不知道她是老生还是新生,我只能涵盖的喊她一声,“这位同学,能不能问一下,你在看什么?”

她转头看我,明亮眼眸朝我眨了眨,正面看着她的确让我为之一亮,刚才只是侧看,现在正面相看才发觉,她不仅清纯,还十分的可爱。

“哦!我在看QQ群里面发出的消息。”说完她又看起了手机。

见此,我有些无趣,只好试探性的问她宿舍的地址。

“能不能再打扰一下。”我看着她问。

她脸都没转,注视着手机回道:“你说。”

看着她这么专注的模样,我有些失笑,不过还是忍住了,当即说道:“请问你知道C栋男生宿舍在哪吗?”

原本很平常的一句话,却没想她的反应如此之大,她霍然转头看着我,神情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你确定你要找的是C栋?”

她的一脸怀疑让我很是茫然,不过我还是十分笃定的告诉她,“当然确定,咯,这是学校发给我的通知单。”

接过通知单,她的脸色更怪了,让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她没有说明原因,而是一个劲的摇头,随即在我愕然的目光中,拿着手机迅速的跑开了,见此,我急忙喊道:“喂!你还没告诉我该怎么走?”

“一直往东走,你就会看到啦!”她跑着回了一句,我奇怪的看她一眼,便再度踏上寻找宿舍的征程。

按照女孩的指示,果然找到了宿舍,只是这宿舍也太独立了一点,我一路看过来,别得宿舍都是一个挨着一个,这倒好,隔了一片小树林,大晚上的想出来吹个凉,怕都觉得瘆得慌。

站在宿舍大门外,我看到宿管室里全都拉上了黑帘,这大白天的拉上黑帘会不会太奇怪了一点。

暗自失笑一番,便喊了一声:“有人吗?我是来住宿的。”

安静等了一会,宿管室里传来一道沙哑的老头声:“我在里面,进来吧!”

我楞了一下,他这门都不开,我怎么进去,在我疑惑间,我没在意拨弄了两下铁门,却不料,门居然开了,见此,我自嘲一笑,随即走到了宿管紧闭的房门前。

敲了两下房门,门开了,只是下一瞬,让我吓了一跳,只见一名整张脸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白发老头站在门里,这诡异的打扮,想不吓人都不行。

“大,大爷,你怎么这身打扮?”

大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我看了十秒,即时又莫名的眯眼笑开了,“呵呵!老头子我有些身体不舒服,所以才这么打扮,哦对了,你是不是叫林浩?”

“咦!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跟他不过是第一次见面,真的很好奇。

他却笑着说:“这有什么的,你的全部资料都在我这,如果没有这些资料,我都不会放你进来。”

我哦了一声,随即问他,“大爷,我的宿舍在几层?”

大爷一口说出,“三层。”说完又看了我两眼。

这种目光让我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很不舒服,好在他终于转身进去了。不一会,他拿着钥匙走了出来,递给我说道:“这是你的钥匙,记住,晚上十点之前,无论什么事,都要回来,要不然,你只能在外头过夜了,记住了吗?”

这种事情我早有准备,每个学校都有校规,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我都懂。

跟大爷说了一句便走上了宿舍,来到一层的时候,我怔住了脚,不为其他,就是觉得太安静了。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按理说这一天无论在校园什么地方都会热热闹闹的,可是在这栋宿舍楼周围,却是安静的让人有些压抑。

想了想,便觉得不对劲,于是便到一楼走道逛了一会。

没想到,我却发现这一楼宿舍竟然空无一人,我说怎么这么安静,原来都没人住,这简直无法理解,那那些新生都去哪了?

不会就我一个人住在这么一栋空荡荡的楼层里吧!

想了想就发怵的很,我有些不相信,又跑到二楼去看了一番,还是空无一人。

我有些紧张不安,要是真让我一个人住,虽然舒服,安逸,没有那么多吵闹,可是这也正是我害怕的地方,要是半夜里响起什么动静,不被下个魂飞魄散,那才出奇了呢!

在我暗想间,三楼忽然传来几声笑谈声,闻声我突自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人了!”

感叹一番,我便爬了上去,三楼走道灯好像没开,有些昏暗,而且就连走道上的窗户都是深谙色的那种,如果不打开,怕是有点吓人。

“哎!你也是新来的吧?”在左边,一名跟我个子差不多高的白衬衫的男孩看着我问。

“是啊!就你一个人吗?”我问道。

“没有,我这里还有四个人。”

闻声我走了过去,发现他这个宿舍和我分配的宿舍是同一间,我当时就松了一口气,走进去后,一一和他们打了声招呼,他们也很随和,大家相处的还不错。

我走到自己的床位,刚准备坐下歇会,却不料张猛说了我感兴趣的话。

“哎!你们听说了吗?我们这栋楼只有两个宿舍有人,其他的都是空的。”

两个?我有些疑惑,“张猛,你是不是说错了,我刚才都看了个遍,只有我们宿舍有人,其他的都没有。”

张猛看了看我,随即笑道:“呵呵,我没说错,我是听我哥们说的,他是大二的老生,他告诉我,我们三楼将会有六名女生搬进来。”

“啥!真的假啊?”大伙都不信,其实这有点说不通,男女一个宿舍楼本就是不可能,更不要说还放在同一个楼层。

张猛见大伙不信,便耍起了本性,“好!既然你们都不信,那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赢了,你们每人给我五十,怎么样?”

大赌伤身,小赌助兴,这又不是什么大钱,赌就赌了,不一会我们五人全都压上了。

张猛见到了钱,那眼色,都快笑开了花,好像他上辈子就是一个没见过钱的穷鬼似的。

“好!大家都押上了,我也压五十。”

他这一出大伙不愿意了,我们一输加在一起就是两百多,他倒好,这五十块钱,我们只能拿不到他的一半。

这种事大伙肯定不愿意,最后也不知道张猛这小子哪来的决心与信心,竟然豪爽的仍上了二百五十块。

就在大伙兴奋时,楼道里忽然响起了电钻的声音。

 

走道里的电钻声引起我们的注意,大家出去看了一下,顿时愣住了,一块超大面积的黑帘横在楼层过道上,完全挡住了我们与那头的视野。

在我们疑惑中,一名蓝色工服的叔叔撩开黑帘走了出来,他看见我们对我们笑了笑,随即默不作声的下了楼。

这时,张猛忽然笑了起来,“呵呵!你们知道这黑帘干吗用的吗?”

看他这嘚瑟的样子我有点开始相信了,只是这其中的道道真的让人想不通,如果真让女生住进来,那可真是开辟了从未有过的先河。

张猛见我们不说话,又嘚瑟道:“还是我告诉你们吧,这就是用来遮挡女生宿舍用的。”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大家都很惊讶,我呢有了之前的猜测,也就没有多少惊讶,今天是报道第一天,闲来无事,大会就一起到校园里逛了会,熟悉熟悉环境。

傍晚时分,回到宿舍的时候,却陡然听到黑帘后传来的女生嬉笑声,我本不想去偷看,可是有人想啊,大家都是青春期的男孩子,对女孩子的吸引那是相当强的。

可是好事没那么容易得逞,张猛几个刚准备撩帘偷看,却被突然爬上楼的宿管大爷给逮个现成。

大爷还是那副打扮,黑布蒙着脸,怪异的很,他看着我们六名男生,嘱咐道。

“小伙子,现在不同平常,你们最好收敛点,不然老头子我可不会轻饶你们。”

说完,又指了一下过道中央的卫生间道:“那个地方是禁区,你们要上厕所洗衣服可以去最东边那个,还有十点以后必须解决好所有的事,不管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许出门,记住了吗?”

大伙一开始想不明白,这中间的厕所靠的近,为啥不能上,不过宿管大爷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他便用校长的名头来压住我们,说完便下了楼。

我们虽疑惑,但毕竟刚来,什么都不懂,只好遵守。

第一个夜晚,在我们几人谈笑风云中缓缓度过,我的作息习惯一般都很迟,直到大伙进入梦乡我这才堪堪入睡。

谁知道,刚躺下不久,耳边便传来一阵流水声,这声音显得很空荡,好像荒山之中响起的回音,令我无法入睡。

声音持续很久,我实在没辙便准备开门看看,宿管大爷的话,我也是充耳不闻,更何况现在谁还不睡觉,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一开门便看见了蒙脸的大爷站在门前。

他那露在外面的双眸,好似深渊让我不禁一颤。

“大,大爷,你怎么在这里?”我有些错愕的看着他,还有些惊慌,着实是他这打扮太过吓人。

大爷盯着我,足足沉默了三十秒,在我浑身不自在的时候,这才说了话。

“我不是告诫过你们,十点之后不准出门的吗?”大爷的声音很低沉,就像是将死之人最后发出的声音。

见他这么严肃,我一时无措,最后我便将听到的流水声告诉了他,哪知道,他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什么流水声?我怎么没听见,快回去睡觉。”

我看了看他,不胜惶恐,这老头的口气太强硬,我只好退了回来,重新关上门后,刚躺下’床,便听到了大爷离去的脚步声。

睡在床上,我有些心乱如麻,这老头半夜不睡觉站在我们门口干什么?好像在监督我们一样。

更令我不解的是,那流水声怎么听都像是厕所冲水的声音,但是大爷说过,这中间的厕所是禁区,不可能有人去上,但是最东边的厕所离得较远,声音不可能这么响。

这么一推算,就令我更意外了,难道有人没有听他的话,偷偷的去那厕所上了?可是我刚才看了一下,那厕所门口被两个书桌挡住了,如果去上,动静不可能就这么一点。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了许久,始终没个头绪,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竟然都一点多了,明天还有课,还是早点睡吧!

好在这次没了动静,也算是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有人忽然靠了过来,这人我认识,就是当初告诉我宿舍地址的女生。

她满脸好奇的趴在我的桌面上,离我特近,也不知道她有意无意,总之我觉得我是有些尴尬。

“喂!你昨天睡得还安稳吗?”

我愕然不止的看着她,不明所以,“你究竟想问什么?”

她的脸色忽然露出纠结,就在她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又突然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在我诧异间,她忽然指了指教室门口。

我转眼看去,却发现,我们宿管大爷竟然在我们教师扫地?我就纳闷了,扫地不是专门的清洁工的事吗?一个宿管跑来扫地是怎么回事?

那大爷忽然抬起了头,他一眼就看到了我,不过我好像觉得他的目光不是集中在我的身上,而是我的左侧,我再此转过去,去看见之前跟我说话的女孩。

大爷看着她?为什么?而她似乎又对大爷有些莫名的害怕?这一切到底有什么关联?

一时间脑海凌乱的很,两节特选课在我迷糊当中缓缓度过,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熟人,那是我高中的同学,也是曾经暗恋过我的女生。

在我毕业的时候,她向我表白过,只是当时我一心放在学习上,无暇念及,后来毕业了,我们就没再见过面,没想到缘分还真是不浅。

吃完饭后,我准备去宿舍洗衣服,下午没什么课,时间充足的很,只是在回宿舍的途中,我发现有人跟踪我。

我走她走,我停她停,我们宿舍偏僻,出现这个情况,我也是有些心虚。

只是在我鼓起勇气转头时,却错愕不已。

 

转头一霎,我忽然看到了小雅,那个暗恋过我的高中同学。

小雅见我发现了她,有些忸怩无措,双手交缠在一起,看上去十分可人。

就在我开口问她的时候,她却突然反应极大的解释道。

“林浩,我,我不是在跟踪你,我……”说着她忽然抬眼看了一下树林后的宿舍楼,见此,我有些疑惑。

“你……也住在这里面?”我问道。

她无声的点点头之后,便低下了头,见此,我便走上前去,想跟他说说话,却不料,她忽然抱住我,泣不成声。

“小雅!你,你怎么了?”面对突然‘袭击’,我也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浩,我妈妈去世了。”说完,又抽泣起来。

这种事说来都是天有不测风云,我也爱莫能助,能给与她的只有安慰,拍了拍她的肩头,一边安慰着,一边和她一起回到了宿舍。

宿舍楼前,又看到了宿管大爷,我很自然的和他打了声招呼,他却不予理会,我莫名的绕了绕脑后,就在我临走前,他却突然说话了。

“小伙子,以后千万不要半夜开门了。”

我愕然回首,他却走远了,说的我是心里乱的很。

“林浩,你有没有觉得这宿管大爷有点怪怪的?”小雅突自说道。

“嗯!是有点怪,可能他本性如此吧。”不以为意说了一句,便上了楼,在三楼楼梯口和小雅分了手,回到宿舍后,我却见到了诡异的一幕。

血!没错就是血,关门的时候,无意中在门后板上看到的,而且还是一个手掌血印。

现在宿舍里都没人,我也无法查证这是谁的血,只好等他们回来再问也不迟。

拿好了脏衣服,便准备往东边的厕所去洗衣服,却在这时,禁区厕所里陡然传来女孩的唱歌声。

我猛然一顿,有些紧张害怕,现在虽然是白天,但是由于窗户的深谙和走道里的空荡,让我想不乱想都不行。

看了一眼两边空荡的走道,我觉得偷看一下,现在大爷也不在,只要不被他发现就行。

这个声音是女的,那肯定在女厕所,我趴在挡住的书桌前,想听个仔细,可奇怪的是,声音消失了,我疑惑的探出脑袋看了看半遮掩的女生厕所,发现没有异状,便准备离去。

可有的时候,有些东西很吊人胃口,刚离开没几步,声音又有了,还是一模一样的唱歌声。

我踟躇不前的回头张望,随即又往回走,还是原来的位置,这次声音没有中断,而且听得出来,那声音长的很欢快。

我心里不断的发毛,可我不信这世上有鬼这个东西,便决定试探性的小声问道。

“有人吗?”

问出的一霎,只有一个字形容,静!静的连歌声都不见了,只剩下我的急促心跳声。

紧张的气氛不断笼罩在我的脑海,沉寂一会,唱歌声陡然转换成嬉笑声,像一个可爱的小女生戏耍一般。

“林浩!你在干嘛?”

突然间,在我心脏不断急促的时候,身后陡然传来小雅的声音,我猛然回头,顿时愣住了。

什么也没有!

我双目瞪大,这之间,我将眼睛擦了好几遍,可依然是空荡一片。

“难道是错觉?”

就在我回首时,我眼角的余光忽然偏见一道白色得幻影一闪而过,我整个身子猛然一颤,迅速转过去时,一阵阴风吹拂,接着,脑海沉沉的昏意令我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直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唤,我这才醒转过来。

“林浩,你小子终于醒了。”张猛开心一笑,拍了拍我的胸口道。

我看着他,有些茫然,“这是哪儿?”

张猛几人全都露出怪异的模样,最后方明忍不住开口问:“林浩,你怎么了?先是倒在厕所外,接着又说些胡话,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发生什么事?我,我好不记得了?

暗暗的想着,便准备坐起,却不料,脑后传来的痛感令我不禁皱眉。

“啊……好痛啊!”

马壮见此,忽然失笑道:“痛就对了,你小子仰面倒下去不痛才怪,你要知道,那可是地砖板啊!”

我错愕的看着他,“你看到我倒下去了?”

马壮跟个傻子似的摇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的?”

问起这个,他们一致的坏笑起来,令我茫然不已。

这时,爱八卦的刘星凑了过来,一脸怪异的看着我,“哎林浩!你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好运,昏过去还能被一大美女救起,我要是有你这么好运,我就算昏十次我都愿意。”

“哈哈……”

大伙闻之一起哄笑,可听在我的耳里,却是另一回事。

“你刚才说什么?”

“哎呀!别装了,要不是咱们同楼的大美女救了你,你怕是还在那躺着呢!”张猛忽然说的话,令我有些惊慌,我清晰的记得,我当时转身时廖无一人,虽然听见了声音,却不见人,现在听他这么说,我就更加觉得诡异了。

小雅!他们说的话,是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因为就是我听见小雅的声音之后昏倒的,可是那诡异的一幕,又让我有些不太确定,看着他们一脸的奸邪,我决定问个明白。

可就在这时,小雅却突然领了袋水果走了进来。

“林浩,你醒来。”小雅开心的走了过来,在我茫然的目光中,将那水果放在了桌面上。

看着她,我有些质疑的问道:“小雅!是,是你救了我?”

小雅闻此,当时便不假思索的回道:“对呀!我当时喊了你一声,可你就当没看到我似的,随后我见你突然昏倒就把你扶到床上了。”说完,见我还是一脸疑惑,不由问道:“怎么了?你,不记得了?”

看到她有些失落的表情,我有些尴尬,不管我看没看到,但我想,他不会骗我,我之所以茫然,是因为当时怪异的一幕让我无法理解。

看着她,我做出了大胆的一步,我把她的手,放在我两手的中间,认真地说道:“小雅!我没有不记得,不管怎么说,我都该好好的谢谢你,要不待会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小雅刚准备说话,一道缓慢沉重的脚步声缓缓响起。

 

脚步声如敲魂钟一般,很有规律的响起,门后的走道里,回音不断,似是空寂后的潮起,似是灵魂交织后的惊悚。

“好像有人来了?”大家楞了一会,张猛忽然说道。

有人来其实并非常事,至少在我住进来的时候,我并未发现有过陌生人进来。

“呵呵……”

突然,空荡的氛围中陡然响起一道轻笑,笑中入魂,让人不禁滞愣。

“我去看看!”胆大的马壮忍耐不住当先一步走到了门前,随他开门的举动,那笑声不知为何听在心里是那么的空寂与阴深。

门半遮掩着,马壮却突奇愣在了当地,将仅有的缝隙挡的死死的,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马壮,你小子看啥呢?傻了吧!”张猛性子急,不由喊了出来。

过了一会,大家被这拘谨的氛围搞得十分难受的时候,马壮突然向后倒了下去。

“马壮!”

“小马!”

…………

马壮昏迷当天,我们大家送他去了医院,但,奇怪的是,医生说他什么毛病也没有,而且送他去医院没多久,他就自己醒了过来,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异常沉默。

回到校园,我们替马壮请了假,之后便各自回到了教室,奇怪的是,那个女孩又跟我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哎!你们在宿舍里有没有听到一些怪异的声音?”

我疑惑的看着她,好像她知道一些什么,“你是不是知道我们宿舍的一些事情?”

她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继续问道:“你们宿舍有没有人看见什么然后突然昏倒的?”

她这话让我瞬间一滞,马壮的事情我可是历历在目,当下也不隐瞒,认真的点点头。

她见了,神色更加的诡异了,“我劝你们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拿根绳子把他绑好。”

“为什么?他又不是怪物,为什么这么做?”

她的脸上充满了惊色,接着又很诡异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我莫名的看着她,在转头一霎,我又看见了宿管大爷扫地的身影。

“这女孩为什么这么怕这宿管大爷,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暗自猜测一番,便甩了甩有点沉闷的脑袋继续听课。

下午三点钟,小雅找到了我,看她的脸色似是有些纠结,我带她来到一个休息的石椅旁,坐下后看着她问:“小雅!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小雅怔然片刻,才说道:“林浩,我们班有个男生追求我。”

我一听,这不是好事吗!现在的小雅比之过去出落的越来越漂亮了,有人追不是稀奇事,但是她为什么要告诉我?

她又说道:“林浩,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我没有思考便答应了她,因为我们是三年的高中同学,现在缘分又这么深,没有理由拒绝。

“好,你说。”

她见我答应,脸上露出一丝绯红与开心的笑容。

“我想,想让你假扮我的男朋友可以吗?”

“啊?”我始终未能想到,她要我帮忙的事居然是这个,但是从这之中我似乎猜出了她的心思,随即我认真的看着她问:“小雅!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个男生?”

小雅没有丝毫犹豫,“嗯!不过他这人有点缠人,我跟他说了好多遍,他就是不依不饶,他说,除非我有男朋友,要不然他不会放弃的。”

说完之后,她又有些担忧的看着我,“你能帮我吗?”

看着她,我沉思一会,觉得这件事也没什么,反正都是假的,再说了,以前我总感觉有点对不住小雅,说不定,帮她这次能抵消一点我心中的愧疚。

“好!没问题,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小雅面如甜蜜笑容,随即在我耳边亲昵的说了一通。

傍晚时分,小雅让我在宿舍楼上等她的指示,那男生晚上会到我们宿舍楼下来找小雅,可我没想到,就是这件事让我再次陷入恐怖诡异的氛围中。

晚时六点多,我本来是在三楼窗户口等待指示的,却不料,马壮又出了状况,他躺在床上不知为何突然发了疯似得在自己身上乱抓乱扰,意识完全不清晰,为了不让他自残,我们只好将他绑在了床上。

处理好马壮的事,我又急匆匆的跑到楼下,却发现楼下空无一人,我知道我耽误了小雅的事,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在我有些担忧的时候,小雅突然自楼上下来了。

“小雅!我……”我想解释,小雅却捂住了我的嘴。

“林浩,你别说了,你刚才的事我们宿舍都告诉我了。”

原来是这样?也是当时马壮发狂时,闹出的动静可不小,听到也很正常。

“那,那你的事怎么处理的?”

小雅一听,顿时错愕,“怎么?他没上去找你吗?”

“找我?”我有些糊涂了。

“对呀!当时我也实在没有办法,你刚好也不在,我只好将你说了出来,之后他说先回宿舍一趟,然后再找你谈谈。”

谈谈?呵呵!我暗暗嗤笑,“找我谈什么?再说了,我到现在也没见到他啊!”

“可能他没再回来吧!”说完,小雅忽然拉起我的手,说道:“林浩,能不能陪我去校外吃点东西?”

看着她希冀的目光,我不忍拒绝,不过她这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

“好!我回去拿点钱。”

小雅一把拉住了我,“不用了,我请你。”

“好吧!”

晚上陪小雅吃过饭,回来的时候,马壮也消停了下来,张猛,方明四个人也是睡得奇形怪状,看样子他们也是为了马壮的事忙活得不轻。

一夜无话,翌日上课时,学校qq群里发了一条消息,上面写着一条搞笑的事情。

寻人启事?

但是,继续往下看时,我彻底的惊呆了。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亡灵

2016-11-26 19:39:38

鬼话连篇

蛔虫

2016-11-28 21:41: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