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我经历及听到的灵异事件之十三:老宅婴灵

我在小学五年级之前,是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的。那是丹东市七道沟里的一个小院落,据说这个院落解放前是一户小地主住的,后来土改被没收,转来转去60年代末分给了我爷爷,我就在这个小院落里度过了虽不富裕但很快乐的童年。我家的院落旁有一座很大的老宅子,树皮院墙,青砖瓦房,从外面往门里看是条黑漆漆的幽深的大走廊,走廊两侧各有几个大房间,除了冲南的房间有排窗户其他的房间都没有窗户。在我小学二年级之前,这座大房子住着丹东一家工厂的保卫科长全家五口人。我一直纳闷,这么大的房子,里面黑洞洞的,只住五口人不害怕么?当时邻里都说这家人怪怪的,一个个铁青着脸从不和人打交道,感觉他们自己家人都很少沟通,保卫科长对自己的老婆儿女从来没有笑脸,他老婆似乎怕他怕得要死,这家的小儿子比我大一岁,也从来不和我们邻里这些小孩子玩耍。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这家的老太太突然去世了,跟着保卫科长被抓住了,听邻居说因为和厂里好几个女青年乱搞,犯流氓罪。不久科长媳妇带着一双儿女搬走了,不知所踪。没几个月姓江的原主人落实政策搬了回来,老两口和四个儿子(他家五个儿子,其中二儿子在外地工作),三个儿媳妇,两个孙子两个孙女,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住了进去,江家老爷子特别好客特别爱喝酒,在我印象中一个月他家总会有20天来亲戚朋友喝大酒,正巧我爷爷也是个爱酒的人,一来二去俩老头儿喝到一起,那个高兴啊,俩家越走越近,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的亲姑姑嫁给了江家五儿子,就是我的姑父。

记忆中我姑姑和姑父(老五))住在一进门左侧第一个大房间(他们家只有这个房间有一排窗户,但是屋子里也是很昏暗的);对面是杂物间;再往前左侧第二个房间是我姑父的大哥大嫂和小女儿的房间;对面房间住的是老三夫妻和一个女儿;再往里左侧第三个房间是我姑父的大侄子(老大的儿子,我上小学那年他就18岁了)的;对面是我姑姑的公公婆婆的房间;最里面一个细长的房间被分成两间,外间住的是老四的岳父岳母(老两口是农村的,被儿子儿媳赶出来了,投奔女婿),里间是老四夫妻俩带着四岁的儿子,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最里面的房间里。

本来两家老人关系就很好,姑姑嫁过去后,爷爷更是一个月至少有半个月在江家和姑姑的公公大伯们喝酒,我也经常“奉”奶奶的“命令”跑去江家“传达旨意”,”爷,我奶说了让你少喝酒!”“爷,我奶让你赶紧回家”,顺便混几口肉啊鱼的尝尝。可是在姑姑嫁过去半年左右光景,一天我放学回家,进屋看到姑姑和奶奶妈妈在说话,三人表情怪怪的,我只听到姑姑说什么“家里好几口人晚上都做一个梦啊”“小孩要好吃的要玩具啊”看到我回来她们就不再讲了,三个人异口同声让我没事少往江家跑,我那时小,很听话,说不让去就不去呗。

没多久到春节了,大年三十一早,奶奶和妈妈都开始在厨房忙起来,让我送一些家里做的面点给姑姑,进了他们家大门,就看到正对房门最里面的墙前不知什么时候添了一座神龛,红色的灯光,烟火缭绕,供的除了财神,菩萨外,单独一个格子里有一大张黄纸上用毛笔写了好多字,写的什么我离得远没看清楚,屋子本来就昏暗,多了这么一个神龛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我把面点送到姑姑房间没做停留直接就回家了。白天无事,我玩得特别开心,晚上一家守岁到凌晨一点才上床休息,我迷迷糊糊将要睡着的时候,突然隐约听到江家那面有男人声嘶力竭大喊大叫,我父母也听见了,父亲起身出去,没过多久回来了,跟爷爷奶奶和妈妈说:“老四的儿子中邪了,浑身哆嗦,翻白眼,还指着房间门口说“来了来了”,老四拿着斧头在门口劈空乱砍,大喊大叫骂呢!”奶奶说:“这咱可管不了,等明天问问小姑娘(我爷奶对姑姑的称呼)咋回事”

第二天一早姑姑就过来了,说那个房子她是不敢住了,过年就在我们家待着吧。然后说她从嫁进江家,就好几次梦到一个光身子小孩从老四屋子出来,身体发青,双眼圆睁特别吓人,要好吃的好玩的要衣服。姑姑都吓坏了,和婆婆妯娌们一说,她们基本也都梦见过,江家人很信这个,找了个会“看事”的仙姑,那人说是江家在农村夭折了一个孩子(姑父的确有个姐姐不到一岁就去世了),就是那个孩子回来要东西。她帮江家立了个神龛,供了些神佛和保家仙,另外供些好吃的,还有些小玩具小衣服,这之后家里挺平安的。可谁知大年三十晚上老四家的儿子(才四岁))特别调皮,平时看着供桌上的吃的玩的大人不让他动就憋着气,这过年大人一时没看住,放着家里年饭饺子不吃,偏偏去用手抓供桌上的饺子吃,还把供桌上的小衣服小玩具拿下来用鞭炮崩坏了。跟着晚上就出事了,发生了父亲看到的一幕。那是大年夜,没法去请仙姑,这初一一大早,老爷子和老四就去请人了。

初二我和妈妈去姥姥家住了十多天,后面的事情是回家后听父亲和妈妈讲的:年初四“看事“的仙姑终于来了,在老四屋里起乩,一面铜锣上放着朱砂,用毛笔蘸着在黄表纸上写着很多看不懂的“天书”焚烧,然后仙姑翻着白眼倒在在椅子上,嘴里“霍霍”出声,连人带椅子蹦起来一米多高,两个大男人都按不住(这个父亲是亲眼所见,他一直觉得匪夷所思,仙姑就是个五六十多岁的小老太太,不可能有那种力气连人带椅子蹦起来那么高,姑父的几个兄弟都按不住),足足蹦了十多下仙姑才停下来,恢复了正常,说上次弄错了,这小孩子不是江家的人,是死在这屋里的另一个婴儿,就埋在这屋子里,他也只是要了一点吃的穿的,和江家相安无事,可是被抢了吃的,毁了衣服和玩具,所以他才会找上老四家的孩子。跟着在仙姑指引下,江家人真的在里屋地下挖出了一个小木箱,里面有具婴儿的白骨,因为木箱子用的是工厂产品的包装箱,上面的出厂日期只有一年多,江家人报了警。几个月后听到结果是:保卫科长乱搞男女关系,在那个年代还是很忌讳的,他把一个女青年肚子搞大了后领回家把孩子生了下来,他和那个女青年都一口咬定孩子生下就死了,因为里屋没人住,就找了个木头箱子埋地下了。 虽然很多人都怀疑那孩子是被他弄死了才埋掉的,但是那时候侦破手段太有限,一具白骨研究不出什么。邻里都在传说他们家老太太去世,他们家两个孩子脸色发青还有保卫科长被抓都是婴灵报复,正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婴儿的遗体运走之后,江家人包括我姑姑再也没有梦到那个婴灵,一家平安无事。两年后,那个地方拆迁,盖起了林立高楼,这个故事只留存在了少数老住户的记忆中。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仲夏惊魂

2016-11-29 22:21:10

灵异事件

走夜路

2016-11-29 22:26:24

1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火舞艳阳

    很黄很暴力

    • 火舞艳阳

      关于起乩,人和椅子蹦起来老高,我在农村是亲眼见到过的,绝对不能用常理去判断

  2. 火舞艳阳

    我是丹东的,就愿意听你讲故事

  3. 火舞艳阳

    被保卫科长杀了后埋的,杀亲生儿子,不管在阳间阴间都犯了律条

    • 火舞艳阳

      不过后来听说这家伙出狱后全家去北京了,在崇文门烤烧鸡,混得挺不错,千万富翁了

    • 火舞艳阳

      你去过?

    • 火舞艳阳

      丹东七十万人口小地方,好多人沾亲带故的,打听个人不难

  4. 十一郎

    好看

  5. 火舞艳阳

    可怜的孩子可以帮他超度一把啊,去寺院里

  6. 火舞艳阳

    太恶毒了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