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捐赠

笔名:阴势

器官捐赠 一

“您好,胡先生,让你久等了。”

医生从门口走近来,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病历翻来覆去的看。胡彦有些坐不住了,手不着痕迹的揉搓着裤子,青紫的嘴唇上下开合,却说不出任何话。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医生,生怕下一秒他错过任何他所希望听见的事情。

“胡先生,您先别紧张,放松下来,今天告诉您的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情。”医生笑容满面的将病例递给胡彦。

“这……这是…..”胡彦看着手中的病例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医生,他在被一件前所未有的大喜事冲击着他的大脑。

“真如你所见,胡先生。您的病有救了。”医生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你们双方的配型都非常成功,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心脏今天晚上就可以送到,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建议您先住院,晚上心脏一到立刻给您换心脏。”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的等待,已经被病痛困扰了这么多年,医生曾经断定他活不过三十岁。不过他幸运的活到了三十一岁。可他感觉身体越来越糟糕。现在只要剧烈运动,就会觉得像要死了一样。

他现在都能感觉到他的心脏正在每况日下,如果不赶紧找到新的心脏换下,他会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死去。

也许是这个世界的人太自私,打从他出生起他的父母就开始找新鲜的心脏。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投入了多少人力,被骗了多少次,途中经历了多少挫折。所有一切似乎都是一场与死神玩的游戏,突然而已。

没想到早已经放弃的自己居然真的遇见了一场真实的梦境,自己终于不用再等死了。

“胡先生!您先别激动!”

医生看见胡彦颤抖的紫色双唇还有急促的呼吸,以为他要犯病了。

“激动!为什么不能激动!医生!三十一年了!整整三十一年了!我…….我…….我终于能等到重生的一天!医生,告诉我,告诉我,我的那颗心脏是哪里来的!”

胡彦现在已经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就算现在因为激动而异常跳动,他也丝毫没有察觉到。

“这个……..”医生有些为难,按理来说他不能透露死者的身份,可胡先生他有得罪不起,算了还是委婉点,“死者的具体身份我不能透露给您,不过我能告诉您的是,给您捐赠器官的死者死因是车祸,在死者身边还找到了一张器官捐赠同意书。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了。”

“呵呵呵呵呵……”

医生说话的时候一脸严肃,可胡彦似乎没有认真听,而是神情诡异的笑着。对着手中的配型单咧嘴闷笑。

兴灾惹祸的感觉不予言表。

器官捐赠 二

“滴滴滴滴…..”

机器的刺耳叫声让一直因为迷药而昏睡不醒的胡彦睁开了眼睛。如所有人一样,长期处于黑暗的人看见光明一样。

针扎的疼痛让他重新闭上了眼睛。

不过也正是那缕阳光所赐,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虽然伤口依然疼痛,但他能感觉到那个伤口里一颗炙热的心脏在不停地跳动。

它强壮有力年轻,它赋予了他新的生机,给了他第二生命。虽然不知道那个给他心脏的人到底是谁,不过还真谢谢那个人死了,不然他不会有再活一次的机会。

“胡先生,您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医生的话语再次唤醒了胡彦。

“很好医生,从来没有这么好过。”胡彦现在很虚弱不过所有人都看的出来他现在非常高兴。

“这样,那真是太好了。”医生松了一口气,毕竟心脏移植可是一个大手术,成活率本身就很低,更何况…….

“胡先生,恭喜您手术非常成功,现在只要在医院住一个月看看有没有排斥。如果一切都正常的话,您就可以出院静养了。”

“那麻烦医生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现在我开始给您做一下检查。”在医生的示意下,身后的护士推来了许多仪器。

胡彦惬意的闭上眼睛,感受着那些冰冷又熟悉的东西在自己身上游走。他没有了以往的害怕,而是享受着,享受着这一切。

“胡先生这是你今天的午餐。”护士微笑递给胡彦餐盘,并且贴心的将床摇起。

“萝卜!居然是萝卜,我已经好久没吃到萝卜了,好怀念。”胡彦夹起一块萝卜开心的吃了起来。

“哦,对了我的眼镜呢?我可爱的老花眼镜,吃饭的时候没有报纸看是不可以的。”胡彦开始翻来覆去找寻着自己的眼镜,可怎么也没有找到,无奈之下他按下了呼叫铃。

“胡先生,怎么了?”护士非常迅速的赶了过来。

“我的老花眼镜找不到了,还有我要的今天的报纸呢?为什么我没看见它?知道吗?你这种行为我一定会投诉的!”

胡彦在说出了事情的严重性之后,因为太过生气他又把一块胡萝卜放进了嘴里,像是碰见仇人一样的咀嚼着。

“胡先生,我想你应该搞错了,你才三十多岁怎么会有老花眼。而且我是你的私人护士我从来不知道你有看报纸的习惯。对了!胡先生你是不是吃胡萝卜了?你不是从来不吃胡萝卜的?”

护士诧异的看着胡彦现在所有的行为。她和胡彦相处的蛮久的,胡彦给他的感觉一直很随和,而且喜欢和年轻的护士和医生打闹开玩笑。

而现在胡彦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斤斤计较年过六十的老头。

对啊,我不是不喜欢吃萝卜吗?我还这么年轻,我怎么会老呢?看报纸?自己不是尊崇网络时代吗?

“胡先生,你怎么了胡先生?”护士看着陷入沉思的胡彦赶紧叫醒他,可他似乎已经无法自拔了,怎么也唤不醒,“胡先生,你等一下!我这就叫医生过来!”

当医生来的时候,胡彦像是抓到了一把救命稻草,激动的抓着医生的胳膊,紧紧不放。

“胡先生,您先冷静。如果您这样我们之前的手术就全白费了。”医生似乎对胡彦的反常并不在意,非常平静的看着他。

对,手术!好不容易找到的新心脏,不能让它报废。想想自己经历了多少苦,才等到这一天,对!冷静,一定要冷静!

“对,就这样,胡先生,听我口令,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斯~呼~斯~呼~”

胡彦就在医生的诱导下慢慢的平静了心情,在医生检查完身体之后,他才把事情说了出来。

“呵呵,原来是这样,您先别紧张。”

医生轻笑了一声,看着胡彦不解的眼神,忙解释道:“其实这是在移植术后很常见的一种情况,捐献者的器官移植到受捐者身上,受捐者的有些行为会跟捐献者类似。有时候甚至会认为自己就是捐献者。这个没关系,很快这种行为就会消失。就算有也是很小的行为,而且受您的大脑支配。”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三只手的报应

2016-12-3 23:59:09

鬼话连篇

午夜凶铃

2016-12-4 20:13:58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阴势

    写的垃圾,这里又不是写小说地方。二逼

  2. a3369256966

    有兴趣来我们网站写灵异长篇吗?Q3369256966 买断分成皆可 千字15-500

  3. 阴势

    么逼玩意,草你妈的!真尼玛Sb小编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