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乱葬岗的孤魂

村里的老人总会告诫调皮捣蛋的孩子们不要到后山小树林里去玩,说那里不干净,为什么会不干净呢?老人们倒不是吓那些孩子,听说村里人因为生活艰苦去小树林里砍樵的,进去后再也没出来过,家人去找,之后那家人就再也没出现过,估计是他们误入了乱葬岗,出不来了。闹文革期间,即使疯狂地破除迷信,也还是有许许多多关于树林后乱葬岗的各种骇人传闻。

奶奶是经历过文革的世纪老人,暑假回家乡住的便是奶奶和爷爷的旧瓦房,爷爷没能熬过文革的摧残,奶奶一个人带着我爸和小姑两个孩子,一直支撑到改革开放,儿女婚嫁。现在已是85岁的高龄了。身体很是健壮,看不出是八十几岁的老太太,相对看起来像六十岁的阿婆。怎么也想不通奶奶是如何养生的。

八岁的我习惯靠在奶奶膝头听她同村里的老人一起唠嗑。夏天夜晚的院子凉风习习,月光照得院子亮堂堂的。

奶奶刻满风霜的手轻轻抚着我的头发,“阿梅啊,听着哟,这次回来要乖乖的,不要到处乱跑了,特别是后山的小树林,记住了?”我表面上应了声好,心里早就按捺不住,小孩子天生的逆反心理,你越说那东西越不能碰就越去碰,越是警告很多次就越去犯错,当听到不能这么做时,心里早就预备这么做了。

隔壁家王阿婆唬我说到:“就是,小梅啊,你爸妈把你放在这里,你可千万要听话呀。那小树林里有一个乱葬岗,就抗日战争时留下的,有日本鬼子还有八路军,没人敢进去的,敢进去的不是疯了就是再也没出来过,不信你问你林爷爷。林爷爷是住在前头的我爷爷的至交。林爷爷轻咳了一声,正色道“小王啊,你们就别唬这娃娃了,这娃才多大呀。娃,爷爷给你讲个故事如何?”

我两眼放光,点点头。刚刚奶奶和王阿婆讲的都不算什么,我可是偷偷看过日本贞子的“大胆娃娃”!小看我,心里犯着嘀咕,却还是默默地听林爷爷的故事。

八路军抗战时期曾以他们村子为根据点。鬼子进村后烧杀抢掠,残害了不少村民,八路军改变了正面进攻的策略,改成了游击战。歼灭了大部分日军,由于大量的死亡人数难以处理,村里人就将尸体全都搬运到后山,挖了个万人坑,填埋了尸体。

战争结束后,随即而来的是大跃进三大改造,文化大革命,本来后山还有几家守墓人,但渐渐的人们不再供奉山神,不再信牛鬼蛇神,守墓人搬离了乱葬岗,村民大量的砍伐树木,破坏生态。一日,一场大雨冲刷了山体,乱葬岗里的尸骸被冲刷出来,凌乱不堪地堆砌在万人坑里。

有人还去坑里扒尸骸的衣服和鞋子,在那时艰苦的环境下,一个人再疯狂的事也是做得出来的。去的人多了,能用的尸骸身上的东西也被剥夺得七七八八了。

后来时常有人听到山的那头有狼哭鬼叫的声音,时常深夜哀嚎不断。胆大的人夜里提着油灯进到林子里,第二天便在林子外发现了赤身裸体断了脑袋的尸体。上级有派人调查,白天进到林子里勘察路过乱葬岗时竟看到穿着军衣的红军在烧饭檫枪前来调查的人在看到那军人用一截白骨的手抓着勺子搅动锅里血红东西的时候,吓得连滚带爬,几个人都面无血色,拼了命的原路返回。

可不管他们朝哪个方向跑都还是回到乱葬岗,筋疲力尽的他们惊恐的看着裹着日军衣服的东西扑向他们,是的,是东西,说不上是完整的尸体,只是一团扭曲的手和脚。

同行的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先祖是懂风水的,虽然在他这代已经失传了,可他多少懂些苗头,知道进入了不该进的地方,之所以走不出去是遇上了所谓的鬼打墙,这些死人怨念很深,是想绝了他们的路。他连忙点起了手里的火折子,果然,这里没有空气的流动,火折子上的火都不动。他举着火折子朝每个方向探去,顾不上同伴的呼救声,在西南方向,火苗轻轻抖动了一下。确认了前进的方向,躲开了栖身而来的怪东西,大喊一声,“西南方向有出口,大家快跑”也顾不上是否有人跟上,握着火折子奋力跑开了。终于跑到之前的入口前,他松了一口气,回头一看才发现同伴们一个也没有出来。失望的跪倒在地上,感觉手上的火折子怪怪的,低头一看才发现,哪里有什么火折子,那分明是一只正在抖动的手,是他同伴中一个的手,手上一枚金色耀眼的戒指映入眼帘,之后便是眼睛一黑,倒下了。抖动的手一阵抽搐过后也停止了抖动。

后来上级也有派人下来,但进去林子后都没再出来过,而当初逃出来的生还者也在一个月后疯掉跳井自杀了。

林爷爷说完了,夜也深了,他拉过我的手拍了拍“娃呀,爷爷说完了,你该去睡咯,也要记住了,那边真的不能去,知道你好奇,但不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奶奶会伤心的。懂?”

我乖顺道“我知道啦。不会让奶奶伤心的。”

“那就好,那随你奶奶去睡吧。我们也该回去了,小王,小刘。”几位老人又相互寒暄一番,就各自回家了。

在旧式的木床上,奶奶为我扇着扇子“阿梅?睡不着?吓着你了?”

“不会,只是在想,乱葬岗真的那么恐怖吗?奶奶你去过?”我转身对着奶奶。

“怎么说呢?你奶奶我还真的去过一次呢,你爷爷那时病入膏肓“又没钱买药,只好冒险去林子里找药。”

我急道“那您现在不是还好好的,而且还那么年轻有活力?所以那些都是唬人的吧。”

“阿梅呀,你听我讲,乱葬岗的事谁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只是有人这么传,也就有这么一讲。奶奶那时进去时的事,现在想想都后怕,现在之所以还在这里和你讲故事,只是我做事都问心无愧,没有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我想想也是,奶奶很善良,连瓦房外有燕子院子筑巢也要当成自己的事一样,处处照顾着。

这晚,听完了奶奶当年的故事后,我觉得,人心真的很重要,当一个好人更重要。

奶奶当时是四十多岁的妇人了,挎着竹篮,围着头巾就上后山树林了。刚进去时很是平常,她很快就找到了所需要的草药。正当她往回赶时却发现怎么也走不出去,还总绕回原来的地方,她心想糟了,出不去,自己丈夫可就真的没救了,还有两个孩子需要自己的照顾。想到这些便定了定心,鼓着劲继续走着。

忽然远处响起一声怪叫,凄厉而恐怖。吓得她不得已瘫倒在地,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不敢回头看。惊恐地看着前方歪歪斜斜走来的日军鬼子,真的是鬼,白森森的骸骨裸露在衣服外面,走起路来“咯咯”直响。

后背更加的冰冷,一双冰凉的手捂住了她的嘴,一丝凉气透过肌肤“嘘,别动。不要被发现了。”是人声?可手怎么如此冰凉?

她不敢动,那两鬼子兵晃晃悠悠向着远处走去。后面那人松开了手。她鼓起勇气转身,看到了一个身着八路军大衣的年轻士兵,刚成年吧,怎么会穿成这样在这里?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问,那年轻八路道:“大娘,不要担心。我看您像极了自己的娘亲,不想您在这不毛之地有什么危险。我。。。我。。。。。。。现在没法回家见我娘。想请您帮个忙成不?我现在哪也去不了,所以,能帮我把这个拿给我娘吗?”他说这掏出包裹着麻布的一对龙凤镯。“我娘本来要给我娶媳妇用的,不过现在用不上了。大娘,就算帮帮我这个孤苦的。。。孤苦的。。。呜呜。。。。。。”他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身为母亲的她轻轻搂着正在抽泣的年轻八路。没有了害怕,她信这不是一个灵魂而是一个孩子,一个被战争遗弃的简简单单的孩子。“我知道我知道,我出得去的话一定帮你带到。”

“真的?大娘谢谢您了,像您这样的好人一定出的去的。”笑得像个孩子。

“嗯嗯,苦了你了,孩子。能告诉你家在哪,姓甚名谁吗?”

。。。。。。后来奶奶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去的,只是握着那对龙凤镯。再后来爷爷病好了,她交还了龙凤镯,那家人哭得像泪人儿似的。

奶奶说,好人一身平安。奶奶还说,信还是不信都没关系,只是不要失去了那颗被称为“人心”的东西。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雪儿最后更新于2016年12月04日
这是中国灵异网未注册网友投稿文章,注册以后,您的个人简介会在这里显示。
最新跟贴(有 1,224 人参加, 跟帖 2 条)
  1. 漱石枕流

    是啊,心有善念,天地自然会保佑的。

  2. 道一

    能不能别写小说,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